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 嘀嘀咕咕,窸窸窣窣。

    ‘李长寿’和灵娥站在有琴玄雅面前,灵娥与有琴玄雅不断小声说着什么,李长寿却只是轻轻点头、摇头。

    实际上,是‘李长寿’在暗中传声,并将一只瓷瓶,不着痕迹地递给了有琴玄雅……

    “长寿师兄为何不站出来做这些?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用传声之法回道:“我知师兄你不愿被俗名所累,但本该是师兄的声名,就该给师兄才对。”

    ‘李长寿’笑了笑,又传声道:“有琴师妹,若你能见我之所见,闻我所闻,自不会有这般一问了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明显一怔;

    她注视着李长寿,又对面前这位笑容总是很温和的同门师兄,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她似乎,明白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李长寿也不明白,她到底明白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但她应该,是明白了点什么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觉得,自己渐渐掌握了,应对这位有琴师妹的一些小技巧。

    周遭也有不少弟子看到了这一幕,但并不知他们三人在嘀咕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位同门是谁?”

    “蓝灵娥师妹的师兄,此前不是与金鳌岛炼气士、那个龙宫太子比斗过一场吗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狼牙棒!

    我怎得都给忘了,这般记性当真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传声道:“有琴师妹,事不宜迟,对方说不定马上就寻到此处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很快轻轻点头,背着大剑驾云飞到半空,看着下方乱乱糟糟的人群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喊道:“各位,时间紧迫,且听我一言!

    我有一法可退强敌。

    来袭之敌有鹏妖代步,又是寻地脉袭来,逃离此地已是不可能之事!”

    下方众弟子只是仰头注视;

    还好,有琴玄雅脚下踩着一朵别人绝对看不透的白云……

    她拿出一只瓷瓶,喊道:

    “各位请看,此物乃万林筠长老赐下,可灭杀天仙的绝世毒丹!

    稍后我将与几位师兄师姐一同出手,用这般毒丹布置阵法,用此物看能否重创此敌!

    各位还请退回地穴,在地脉附近等候。

    各位长老,也请听玄雅一言!

    若几位师兄师姐与玄雅无法得手,那时还需各位长老以命相搏,护持众弟子!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的这番话,抑扬顿挫、慷慨激昂,算是真情流露。

    若非李长寿已经安排好了接下来的作战计划;

    且刚才山门的大战中,来袭的那名天仙境老道的实力,已经被李长寿摸清,此刻他有九成九的把握能灭掉来犯之敌;

    李长寿自己,都差点被有琴玄雅的话语所打动……

    顺道一提,最后那零点一成的失手概率,按惯例给无法抹除的——

    天道随机性抽风。

    必须时刻给天道老爷足够的尊重!

    几位长老顿时站了出来,想代替有琴玄雅用这毒丹。

    田长老道:“玄雅,天仙非同小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老!”有琴玄雅目中宛若有星光绽放,定声道,“请信我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玄雅,我与田长老留下,你也在此地助阵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另一名真仙境外务长老也道:“那我们两个护卫弟子,再在地穴之中布另一处阵法,用作第二段埋伏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略作思索,又听闻李长寿传声,立刻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长老们招呼几声,刚从地下飞出来的众弟子,又立刻朝着山谷深处的地穴飞去……

    今日,他们这些未成仙弟子,当真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一旁角落中,灵娥小声嘀咕道:“这也行?”

    ‘李长寿’负手而立,传声道:“有些人,有些事,是不能用常理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灵娥顿时若有所思状,抬头看了眼自己师兄,低声道:

    “那师兄呢?”

    “严肃些,接下来还有各种麻烦事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传声道了句,朝着侧旁后退半步,避开地穴方向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灵娥,你稍后务必跟在我身旁,不要乱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灵娥纤手前伸,小心拉住了李长寿的长袍后摆;虽是在险境,可她脸蛋上,也不由露出微微的红晕。

    李长寿淡定地传声:“约法三章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灵娥朝着侧旁挪了半步,背着手站在那,一副跟师兄不是很熟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种时刻,也没人多关注她这般容貌俏丽、但修为不足的女弟子了。

    有不少弟子到有琴玄雅面前,连说自己想一同留下御敌;

    但有琴玄雅想着李长寿此前的叮嘱,不断拒绝,最后只是以‘小琼峰弟子擅土遁’为由,将李长寿和灵娥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几位长老合力,在地穴入口迅速布置了遮掩阵法。

    同时也阻隔了地**部对外面的探查……

    那强敌说不得什么时候便到此地,此时应当是沿着地脉找寻,耽误了少许时间。

    ‘又或是,对方有其他的算计?这个倒是不得不防。’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不断思量,看了眼灵娥,继续暗中指点有琴玄雅。

    既然选择了让有琴师妹做一次工具人,那就将她的作用发挥到最大……

    稍后,再花些心思,确保她不暴露这些就是了。

    两位真仙境外务长老,带着他们三名弟子,直接飞出山谷,在山谷侧旁比较显眼的缓坡上,故意流露出自身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为了吸引强敌注意……

    这时,有位长老扭头看了眼李长寿和灵娥,本想出声让他们小心些,但话到嘴边,也只能轻声一叹: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擅土遁,若事情不对,当以自保为上!”

    李长寿和灵娥对视一眼,低头称是。

    很快,两座困阵和防护阵,在山坡上,像模像样地立了起来;

    两位真仙境长老也拿过那毒丹,小心翼翼的探查了下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万林筠长老炼制的丹药,他们两人探查这毒丹时,也是一阵灵觉跳动,知道这是了不得之物。

    这其实就是迷药——【迷心醉魂散】。

    于是,两位长老目光也少了些许担忧和决然,有了几分希望……

    趁着他们在布置,李长寿带着灵娥躲藏在一颗大石后,心神侧重在山门中的激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壮汉纸道人第二次现身,效果并不理想;

    这些血蚊傀儡此时已经反应了过来,并未立刻派人追赶,而是不顾一切疯狂进攻破天峰。

    毕竟此前的那批‘道友们’无声无息,被灭在了一处峰头上;

    此中蹊跷,用脚指头想都有问题。

    也就大多数度仙门众仙会觉得,这壮汉如此狼狈的回来,必然是经过了一场血战,能斩杀如此多的大妖,着实让人钦佩。

    那壮汉继续骂骂咧咧,回应他的却只有神通、法宝,一时间无法引敌。

    ‘罢了。’

    引太多敌人去小琼峰,一次、两次算是巧合,多了也不好解释……

    度仙门主峰战局已经趋于平稳,血蚊傀儡的锐气已失。

    度仙门一方,此时虽尚且被压制,但伤亡增加的速度已经十分缓慢,万林筠长老、忘情上人等高手的作用,也越发凸显。

    但局势并不算完全稳定;

    现如今,就等上方金仙分出胜负,那里才是最为关键之地。

    若在人教高手赶来之前,度仙门掌门或麒零长老有一位败了,那度仙门今日依然是满盘皆输……

    ‘如何能帮上金仙这种层次的对决?’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冒出这个想法,随后便是眉头紧皱,自查自省。

    自己,是不是管的太宽泛了些?

    这问题,明显已经超过了自己此时的能力范围,也并非是他无论如何、必须去做之事。

    该不会有什么劫运之类的东西,正缠绕在自己身上吧?

    不然,自己怎么可能会冒出这种荒唐至极的想法?

    李长寿也并未过多纠结,理清思路之后,继续按自己的计划走下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;

    灵娥身侧的人字叁号纸道人,已感应到了那只鹏妖的妖气,对方虽然绕了路,但还是‘顺利’的追杀而至。

    当下,李长寿立刻掌控在山门中疾飞的三只纸道人,那壮汉与师兄妹主动攻向蚊子傀儡的主阵;

    三‘人’很快陷入困境,无力回天;

    但他们刚烈不屈、视死如归,最后冲到对方大妖站位密集之地,瞬间自爆!

    看的度仙门众仙大声疾呼‘道友不可’,不少常年闭关的老仙仰头长叹……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这场景,双方都觉得,好像刚刚从哪见过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也挺心疼。

    这三只纸道人,毕竟是他如今能做出来的,品质最高、费纸最多的纸道人。

    但没办法,这三只纸道人已经发挥了他们的作用,且沾染了不少因果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壮汉的化身,骂妖族的时候一时爽,日后若是被一些与妖族有关的大佬,譬如陆压道人等翻旧账,那也不好处理。

    但现在自爆,也就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妖皇是那个壮汉骂的,关他人教擦边弟子——李·小琼峰劣质仙苗·长寿什么事?

    暗中瞧了眼自己身上那些防推演细碎物件,李长寿并未再多考虑此事。

    其实妖族早已退出了洪荒大舞台,妖皇当年为了对付巫族,大肆屠杀人族,以人族魂魄炼制逆天重宝,至人族几乎灭绝,与人族结下了不死不休的天大因果。

    所幸,当时早已与妖皇结怨的女娲圣人和道门高手,出手护住了人族血脉……

    身为人族,莫说是如此不痛不痒的调侃妖皇,在妖皇坟头蹦迪都不算失礼。

    ——也确实是有过这般情形。

    上古末,巫妖大战第三次决战过后,妖族元气大伤,人族把握时机大胜妖族,当时就有一位人族共主,命人在坠落的妖庭前起舞奏乐数十年,以作庆贺。

    人族大兴,可不是拜一拜天地、尊一尊三教教主就得来的。

    一句死伤无算,便知大兴艰难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人说起前事,会说一句‘巫妖不合天数’,由此凸显人族‘顺天地而兴’罢了。

    此战至此时,李长寿也是感触颇深……

    仅仅背后有个黑手,想小小的算计下度仙门,就葬了如此多的真仙、天仙……

    【伪装躲避因果,底牌了断因果,两者都是一般的重要】

    以后不能说藏不藏的问题了;

    而是……

    能藏多深就藏多深了。

    此时,天字贰号纸道人在破天峰地下潜伏;

    天字捌号纸道人,化作师父齐源的模样,在丹房中静坐,暗中掌控小琼峰大阵。

    李长寿将大部分心神,投入人字叁号纸道人,护在师妹、师父身旁,准备稍后出手灭杀袭来的天仙老道,护持下度仙门的‘枝叶’。

    破天峰周遭战局,已不用李长寿多去出手;

    从这次开战至此时,其实并没有多长的时间,但李长寿自觉,他做的确实已经够多了;

    凡事,过犹不及。

    此时的度仙门众仙,对刚才被围攻至自爆,以至于‘神魂俱灭’的三位‘古道热肠好道友’,大多只有愧疚与感激……

    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当然,李长寿也不会想到,已经有太上长老,想要事后给三只纸道人立碑祭奠,这种较为荒唐之事。

    度仙门向东一万六千里,那青鹏大妖掠空而来,在空中盘旋一阵,两股仙识已是锁定了下方的几人。

    李长寿对灵娥传声道:“靠我近些,将我当盾牌用都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灵娥眨眨眼,连忙缩在师兄身后,‘李长寿’则是将她完全护住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和两位外务长老,此时已是如临大敌,身周阵法随时待发。

    地下,灵娥心底颇为纳闷,脸蛋微红的小声问:“师兄,你今天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看,少说,认真学。”

    ‘李长寿’如此道了句,灵娥立刻点头答应,也略微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上方突有数道流光砸落,两位长老合力出手,周遭阵势自行被激发,将这几道流光勉强接下。

    随后,那鹏妖收拢双翅,自上空俯冲而下,速度无比迅捷!

    但这鹏妖背上的人影,却停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这个被血蚊神通控制的天仙老道,对‘毒’仙门的印象,已经无比的深刻……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