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今天兜率宫中的风儿,突然变得有些喧嚣……

    怎么有人在自己耳旁哭哭啼啼的?

    兜率宫后院角落的一棵树下,一袭蔚蓝长袍的青年道者剑眉略微皱了皱。

    正打坐的他,看着心底突然出现的,那有些模糊的画面:

    有个身高五六尺的矮道人在俯身呜咽,矮道人旁边还有个长相不错的女弟子,同样面露凄然……

    青年道者苦笑了声,幽幽的一叹。

    ‘老师您又这样。

    您不愿意出去走动,弟子也想安心修行呐。’

    他们拜的,应该是老师的画像吧,自己并无画像、雕塑在洪荒流传才对。

    老师的境界当真是太过玄妙,直接把因果‘滑’到了他这个弟子身上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,能惊动常年闭门不出,对凡事都不喜过问的老师,你们倒是真够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了声,这青年道者慢慢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他掐指推算,追寻着老师给自己的指引,心底泛起了少许明悟,轻声道:

    “原来是有外敌找度仙门麻烦,度仙门凭空遭灾……

    我人教道承并未主动惹事,却有人想拿我人教道承下手,挑拨三教关系?

    啧,这倒是不得不管管。

    上次在月老殿还弄断了度仙门某个小家伙的姻缘泥人,这次去帮一下度仙门,也算是了断这段因果。”

    青年道者话语未完,看似只是随意的一步迈出,身形出现在了兜率宫之外;

    又漫走几步,他已到了西天门处,身影飘然而出,那些守门的天兵天将竟毫无察觉……

    少顷,这青年已离了九重天阙,在高空俯瞰这波澜壮阔的洪荒大地。

    “度仙门是度厄道友所传道承,倒是可带上度厄道友一起过去,让度厄道友出手。

    如此,贫道所沾因果就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还有个麻烦事……

    度厄道友虽只是老师的记名弟子,听老师数次讲道的时间,在贫道入门之前,贫道该称他一声师兄才对。

    可咱是老师唯一亲传,他是记名,又该他称贫道一声师兄……

    这该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这青年道者顿时一阵纠结,其身影飘飘渺渺,朝着西牛贺洲、北俱芦洲、中神洲三大洲的交界处——昆仑仙山,飘飞而去。

    飞了一阵,昆仑山已经遥遥在望,这位玄都·特靠谱·大法师,很快又意识到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度厄师兄,在昆仑山哪段的哪个洞府修行来着?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一阵掐指推算,很快就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好,度仙门气数绵长,一时半会灭不了,这次的灾祸似是有所定数,不必太着急过去……

    先找找度厄师兄吧,免得此事处理的不圆满,又被老师关几个元会……”

    轻轻一叹,青年道者身影消失于昆仑山上,绕过玉虚宫附近,找寻着度仙门的便宜祖师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前,度仙门。

    有用了!

    圣人老爷有反应、咳,圣人画像有反应了!

    果然是‘台词’方面有问题!

    酒乌在那一阵激动,有琴玄雅也是稍微松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却并未高兴,而是暗自反省。

    此前自己有些欠考虑,托万林筠长老给酒乌师伯的锦囊中,用了苦肉计卖惨,却忽略了太多细节,以及,人教的主旨。

    刚才酒乌师伯反复哭喊,先不说圣人能否感应到,就算圣人感应到,也很难会看他们一眼……

    酒乌师伯的说辞,仔细分析,其实就是在山门被覆灭之前,想请人教教主前来相助。

    这是度仙门自身,主动为人教教主增加因果。

    而李长寿回过神来,及时找来第二个【哭者】补救,让有琴玄雅注重了情绪、圣人尊号等细节。

    先阐明他们度仙门是度厄真人一脉,拉近关系,最后又诵读无为经,让圣人老爷检验,他们确实是人教的道承。

    如此就成了,是外敌强行侵扰度仙门,要给人教教主增加因果;

    圣人画像,顿时给了回应!

    但,圣人画像上的道韵很快就收敛,这表明圣人老爷或是哪位人教高手,已经知道了此事。

    会不会管,什么时候管,还是未知之数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迅速分析着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有人教高手登场的几率,应该高达七成;但能否及时赶来支援,这个着实说不准。

    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外援上;

    自己在【召唤大腿】这方面,能做的已经做到了,不必再多花费心神。

    稳妥起见,既定的计划,还是要坚持走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大厦倾倒,该跑……

    还是得跑。

    李长寿再对有琴玄雅传声:“此事已成,还请师妹稍后,万不要对旁人提起我这段传声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轻轻点头,有些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而李长寿的仙识已离开此地,将心神专注于控制纸道人……

    之前百凡殿中一耽误,西南、西北方的大战,已是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双方从山门外围,打到了度山门中段的几座峰头上空。

    度仙门众仙一退再退,天仙、真仙大半负伤,真仙境已有数十人陨落,但好在天仙境此时只折损了两人。

    反观蚊子傀儡们,虽是越发凶狠,却已折损不少战力。

    单单是葬送在万林筠长老手中的天仙境大妖,已经有了三头!

    若算战绩,紧随其后的便是忘情上人,以杀一人族天仙、一妖族天仙境大妖,位居第二。

    还有几位天仙境长老,也是各有斩获……

    但总体情况,依然不太乐观。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此刻,仿佛又回到了万年前那一战,豪气顿生,始终在以一敌众!

    只是,这位老爷子心底却是暗暗郁闷……

    此前按长寿的指点,同时葬下那么多大妖,都是感觉丝毫没有费力,也就多用了些毒丹罢了……

    如今这般直接正面斗法,毒丹、毒功、毒神通,威力似乎大打折扣……

    感觉相当费劲,颇有些费力不讨好的味道。

    始终不如与长寿结伴暗算敌人那般爽利。

    果然,长寿对‘毒’之一道,不只是有独特的见解,其今后的发展潜力,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万长老心底如此计较着,下手却是越发凶狠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打定主意,这一战若能护下仙门,就将自己最得意的毒经,对长寿倾囊相授,以作为对长寿这次暗为门内中示警的嘉奖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万林筠长老感受到耳旁有微风在扰动,又听到了熟悉的传声……

    “万长老,弟子长寿。

    还请长老不要恋战,分一分心神,观察下南边的战局。

    最好两边一同退入破天峰上,稍后再借破天峰大阵御敌,才是减少门内伤亡的正理。”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暗自点头,观察了下此时各处情形,发现自己已是有些‘孤军深入’。

    这个,倒不是万长老前冲太凶,而是同门仙人们……退的太猛。

    李长寿又传声道:

    “长老不必挂念弟子,弟子稍后会跟各峰弟子,一同进入百凡殿下的地脉挪移阵,长老您多保重自身才是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万林筠长老双眼微微一眯,嘴角露出少许‘阴冷’的笑意。

    正在硬抗万林筠长老的几名大妖心神一慌,连忙后退;

    但万林筠长老却也是同时后撤,与己方仙人离得稍微近些。

    他刚才,纯粹是因李长寿此时无碍,心底愉悦……

    解决了这个小细节,李长寿继续在暗中观察双方局势。

    此时,两处千仙斗法,距离破天峰都已只剩几个峰头。

    李长寿仙识捕捉到,几名门内带伤的真仙境外务长老,正急急忙忙朝百凡殿而去。

    看来是要让弟子们先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,破天峰将会变成斗法之地。

    虽还有防护大阵,但众多未成仙的弟子修为浅薄,一个不慎,随便落下几道神通、几只法宝,百凡殿八成就会血流成河……

    有太上长老下令,让修为不足的门人弟子暂离避祸,这几名受伤的真仙境外务长老,稍后就负责护持这些弟子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略微思量,对已经躲藏在地下挪移大阵附近好一阵的灵娥,传声叮嘱几句,让她稍后混入弟子堆中,带他的‘本体’和师父一同离开。

    灵娥立刻点头表示明白,继续潜伏在一条岩缝之中,静静等度仙门大批弟子现身。

    而李长寿此时的真身……

    早在两格月前就已经找好了藏身地,且巧妙的藏身其中,再也没主动活动过。

    片刻后,百凡殿内角落,出现了一条向下的坑洞。

    在几名长老和有琴玄雅、酒乌不断催促下,一名名年轻弟子迅速冲入这垂直向下的洞口,朝着地底急忙飞去。

    待一批批弟子抵达地脉挪移大阵,灵娥找准机会,与‘李长寿’一同在角落中走了出来,与众弟子汇合……

    过程还算完美,师妹又立一功。

    待有琴玄雅赶来,见到李长寿和灵娥之后,也是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拿着控阵玉符,向前开启地脉挪移大阵;

    这处地下空洞的底部,顿时出现了一面直径百丈、纹路复杂的阵盘,阵盘下方仿佛有阵阵龙吟之声……

    有百凡殿长老大喊:

    “快,每次五十人,进入大阵!

    玄雅,你与葛长老一同在前方开路!

    挪移大阵的落点,是在东面一处山谷!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当即领命,带着离大阵最近的一批弟子,迅速冲入阵盘,身影略微下沉,一闪便消失不见!

    大地主脉,其实就相当于盘古大神的‘毛细血管’;

    而地脉挪移阵,可让炼气士,沿地脉走势,朝正、反两个方向,定向远距离挪移。

    度仙门弟子们并未慌忙,甚至有不少弟子主动靠后,让入门稍浅的弟子向前先走……

    整个撤离井然有序,灵娥也被众多别峰的师兄所关照,第三批就挪移走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让一缕仙识始终伴随在师妹身周,自己则再无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年轻一辈撤离大半,度仙门众仙,已同时退到了破天峰附近。

    此时,战线被拉开,主峰大阵尚未开启;

    度仙门众仙露出颓势,蚊子傀儡们已经将注意力,完全放在了度仙门的几大天仙高手身上!

    李长寿一直等的时机,就是此时!

    ‘纸人军团出击!’

    破天峰附近,几座山峰夹缝的两道河谷中,四只纸道人悄然现身,在土中钻出了半个身子;

    从他们的袖口、衣缝,迅速跳出了一只只白色的小纸人,而后这四只纸道人迅速沉入地下。

    南北两侧河谷,各有二十只纸人,在四只纸道人附近迅速散开……

    这数量,已是李长寿能通过纸道人中继,心神同时控制原版纸人的极限,且根本无法长久……

    四十只纸人,化作了四十名身着浅蓝色战甲的‘仙兵’。

    他们面容各异,实力不强,防御更是真?纸糊,各自背着一把简单的法器长弓,手中握着一只有些特殊的‘箭矢’。

    这些长弓,也只有一些基础的禁制,完全称不上宝物。

    他们迅速朝着前方山林掠去,抵达一处处此前就被李长寿找好的隐蔽地点,将法器长弓拉满弦。

    箭矢之上,亮起了一道道繁复的纹路!

    【无声天毒矢】:一次性消耗类自研法器,可大范围、高精准度,瞬时无差别投放大量的毒粉!

    ‘杀敌,并非必须用神通法宝,而是应将某一点优势发挥到极致。

    横练一身腱子肉,不敌板砖一当头。

    放!’

    黑暗狭窄的角落中,李长寿打了个响指,四十把长弓的弓弦齐齐震动!

    一只只法器箭矢迅疾且无声,从敌军后方,掠向了蚊子傀儡最密集之地……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