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“殿下,末将是封国主之命前来,如此回去……实在是难以复命!

    敌国近来蠢蠢欲动,国主担心他们会对您暗中出手,殿下,还请允许末将陪你出行,待您回返度仙门后,末将自会回返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轻轻皱眉,那张原本没什么表情的美丽脸蛋上,此时也多了少许的无奈。

    元青开口劝道:“玄雅师妹,咱们要去北俱芦洲,那里到处都是险地,多了宇文将军,也能多个人照应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突然开口,淡然道:“元青师弟此前就认识这位将军?我刚才,并未听这将军自报姓名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”元青看了眼李长寿,含笑道,“我与玄雅师妹一同长大,也一同拜入了度仙门中。

    这位将军名为宇文陵,是玄雅父王最为信任的将领,平日里负责守卫在玄雅父王身旁,这次他赶过来护卫,显然是形势当真有些险峻。”

    原来面瘫女和大暖男还是青梅竹马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拱拱手,道:“是我多言了。”

    “六公主殿下,”宇文陵皱眉喊了声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看向了趴在葫芦嘴上的酒玖,目光流露出少许请求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,不碍事,”酒玖仙人趴在葫芦嘴边缘摆摆手,嗓音也有些懒散,“既然是你家的护卫那就一起吧,一个刚成仙的大块头,在咱手里也翻不起什么浪。

    这个,大块头,去葫芦后面坐着吧。

    稍后不要乱出声,让你跟着其实也是不妥,好在门规中没有限制入门弟子外出不能有自家护卫跟随。”

    那宇文陵拱手道:“多谢仙长。”

    言罢,这大块头背着巨斧飘向了大葫芦后方,酒玖手指一点,大葫芦周遭的仙光缓缓打开了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李长寿见状,不动声色的朝着侧旁走了两步,又从侧旁绕到了葫芦最前方,拱手问了句:“酒师叔,弟子可否在您身后坐着?”

    酒玖一阵哭笑不得,“怎么,你都百多岁了还怕生?

    过来坐吧,你师父说你是谨小慎微的性子,还真是没说错。”

    “李师兄,请坐此处,”有琴玄雅主动起身,略带歉然地对李长寿一笑,主动向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劳烦,”李长寿点点头,也不顾后面那两道略显犀利的目光,淡定地坐在了有琴玄雅刚才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两道目光,依然是来自刘雁儿和王奇,显然是对李长寿这般‘排外’有些不满,应该是觉得失了他们度仙门弟子应有的气度。

    李长寿自然选择无视。

    酒玖仙人继续‘御葫芦飞天’朝着北方行进,刘雁儿和王奇似乎是为了嘲讽李长寿,还特意去找宇文陵攀谈。

    然而,宇文陵这魁梧大汉却是沉默寡言的性子,三人之间好一阵尬聊,天几度被聊死;

    还是元青有些听不下去了,主动加入了聊天,才让氛围顺畅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长寿却是看都不看后面,右手始终缩在袖口,一缕缕灵识在自己身周散着。

    决定亲自去北俱芦洲东南前,李长寿也曾深思熟虑,并提前找自己相熟的百凡殿执事打听明白了,这次护送门人弟子过去历练的仙人,就是前几次负责这个方向的酒玖仙人。

    酒玖修行虽尚不足千年,但实力非同小可,更有一身厉害的神通,也有几件掌门亲赐的厉害法宝,据说自身修为境界更是已接近天仙境;

    ——正常炼气士成仙后的境界,依次是元仙、真仙、天仙、金仙、大罗、混元无极,这被称之为‘天仙道’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酒玖是少数几位跟自己师父有点交情的门内仙人。

    李长寿原本觉得,前往北俱芦洲历练者本就是少数,有这位仙人护持在左右,总比自己独自前往北俱芦洲要安全许多。

    只是不曾想,半路上突然出现了这般状况……

    用视线余光瞥了眼元青和宇文陵,李长寿心底暗自思量,慢慢闭上双眼,他却是无心修道,一直保持在随时出手施展风遁的状态。

    还好,离着酒师叔近些,能多点安全感……

    呃?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只抿一小口,离着那边还远,误不了事,误不了事……”

    葫芦嘴上跨坐的酒仙人发出一阵奇怪的笑声,抱着自己装酒的葫芦,又偷偷抿了一嘴,脸蛋顿时变得潮红,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果然,还是找个理由离队独身前往吧。

    老子在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日无话。

    日暮西斜黄昏过,已是繁星满天斗。

    坐在这十多丈长的葫芦上,周围伴着缥缈的仙光,鼻尖嗅着淡淡的酒香,李长寿捧着一卷竹简,在那静静地读着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已经入定修行,包括坐在最后面的那个宇文陵。

    酒玖双目半睁,斜躺在大葫芦前端,任凭风吹着自己有些糟乱的短发,模样确实与常见的仙子大象迥异,也可以说是个性十足。

    李长寿静静的品味着书简中所记载的道术,推演着道术如何运转;但他身周的仙识依然没有收回,持续监察附近十丈范围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有过刻意的训练,这对他心神也并非什么负担。

    一只酒葫芦突然出现在视线前,李长寿面色凝重地摇摇头,道了句:“多谢师叔,弟子不善饮酒。”

    “无趣,”酒玖翻翻白眼,从葫芦嘴的‘塞子’上跳起,坐在葫芦嘴边缘,轻轻晃着全身最洁净的区域——那双纤细的小腿。

    打了个酒嗝,酒玖像是不经意地问了句:“长寿,你师父……快成仙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渡劫应该就在三五年间了,”李长寿将书简放在腿上,注视着眼前这位酒师叔。

    酒玖其实是自己入门后,百年中去过小琼峰的为数不多几人。

    “唉,”酒玖叹了口气,故意用一副老气横秋地口吻,背对着李长寿教育道:

    “当年我们几个相交不错,可惜了你师父,本来资质也是不错的,但受了一次伤后伤了道基,到现在都无法补全。

    长寿啊,其实不要看你师父还没成仙,他对咱们度仙门的道法理解都是不输任何千年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叔说哪里话,”李长寿露出少许笑容,双眼也略微眯了起来,却是极少在师父和师妹之外的人面前露出这般表情。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我师父一直倾尽所有的教导我与师妹,对我们而言,师父便是父母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,你修为怎么搞的,这么多年了才化神九阶,返虚都悟不透吗?”

    酒玖扭头瞪了眼李长寿,“本师叔刚入门的时候就听人说,你们小琼峰就被坏了运道,这么看来还真是错不了。

    手拿过来,本师叔给你看看资质!我记得你资质挺不错啊!

    可别真的是被你那个糊涂师父给搞糊涂了!”

    李长寿顿时眉头紧皱,虽然眼前这个酒师叔是好意,但……

    这要是被接触身体探查,对方更是真仙境的高手,自己用法诀掩藏的修为,铁定要暴露!

    酒玖已经朝着他伸出了散发着酒香的右手,李长寿下意识就向后挪了下屁股,讪笑道:“师叔,男女授受不亲,这恐怕有些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男女授受不亲?这话谁说的?听都没听过!”

    酒玖顿时一脸嫌弃,“我辈炼气士追求的是无拘无束,逍遥于世间,俗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礼法,管那干啥!

    快,把手伸出来!

    你莫不是修行出了什么差错?我记得你资质不是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师叔,这不太妥当……弟子前几年突然有了与女子碰就会浑身抽搐的病症!”

    李长寿瞬间站起身,脚步转动,身形带着两道残影,直接出现在了有琴玄雅身后,满脸苦笑地看着酒玖。

    酒玖眨眨眼,突然像是发现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刚才这家伙转换身形的步法……

    “游龙探云步?可以嘛小子,这么难学的步法都学会了?”酒玖的表情顿时有些古怪,“你师父说你只对遁法感兴趣,你该不会这一百多年……全搞这些了!”

    “弟子一直努力修行,从未有过半分懈……嗯?”

    这轻柔的触感。

    李长寿低头看着正轻轻戳在自己大腿内侧的那只葱白纤指,额头瞬间挂了几道黑线。

    顺着纤指看去,是一截光滑白皙的玉臂,宛若羊脂白玉精雕细琢而成,再向上,则是火红的肩带、衣领,以及那张正略微歪着、带着少许好奇的漂亮脸蛋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!

    ‘前几年突然有了与女子触碰就会浑身抽搐的病症!’

    李长寿嘴角疯狂抽动,但几乎只是瞬间就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这也是个狠人,此时丝毫不顾自己的外在形象,浑身就开始轻颤了起来,咬牙控制着自己浑身肌肉开始扭曲,面露痛苦,双眼向上猛翻,嘴里泛起了白沫……

    尼玛……

    有琴玄雅你不是冰山吗你!

    魂淡!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