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‘这一战,对自己后续的扬名大计,至关重要。’

    云上,敖乙看着自己曾有些向往的度仙门山门,此时的心境,却已非十岁时那般。

    他来此地,就是为了找李长寿。

    敖乙甚至不知道李长寿具体的名号,以及李长寿在度仙门中具体的地位;

    但敖乙知道,自己今日必须在度仙门,找回当年亲手落下的场子!

    当年荡妖大会上的‘大爆活龙’,虽是敖乙自己表演的,但‘战绩’算在了李长寿头上;

    敖乙自觉,想要名扬四海之后没有污点,十岁那年那场比试,必须扭转过来!

    而自己也可借此,树立起‘知耻而后勇’的形象,自此一龙冲天!

    他,要为龙族做表率;

    要为龙族子弟,树立起一个榜样!

    让龙族慢慢的、一步步的放下自身抬起过高的自尊,才是挽救龙族的唯一路径……

    敖乙缓缓吸了口气,心底思索着稍后该如何说话;

    他这五位截教‘师兄’已经到了度仙门大阵之外,也不走山门,直接放出各自气息。

    金鳌岛炼气士,来砸场子……

    咳,来论道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鳌岛几位炼气士突然来拜访,度仙门上上下下,顿时被门内的钟声所惊动。

    最初时,钟声响起,但凡没有闭关的峰主、长老,都赶去了破天峰;

    但随之,副掌门和几位长老,都觉得这般太过隆重,那几位炼气士只是过来访友……

    金鳌岛是洪荒有名的截教道场,度仙门相比之下,略显籍籍无名了些,体量难以与之相比。

    但度仙门终归也是人教道承,太过大张旗鼓去迎接几名无甚名气的截教仙人,未免自落面皮。

    若今日来的,是某位大名鼎鼎的截教仙神,比如那峨眉山洞天福地修行的截教外门大弟子赵公明,度仙门自要众仙齐出,亲自迎接;

    但来了几名天仙……

    很快,各峰峰主长老被遣回大半,只留下了十余名天仙境的长老;

    这些长老与副掌门仲羽上人一同,带几位机灵点的真仙执事,招待这几位前来的金鳌岛炼气士。

    酒乌,在这些长老眼中,就是比较机灵一个‘后辈’。

    按长老的命令,酒乌忙前忙后,在金鳌岛一行八人被请入破天峰主殿‘度仙殿’时,带几名破天峰弟子奉上香茗。

    龙宫若是来了宾客,端茶倒水的都是清一色靓丽海女;

    度仙门却是反其道而行之,端茶倒水都是些模样周正、道基稳固的男弟子。

    这大概,就是一方势力和一家仙门的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分宾客入座,双方相视几眼,还没开始说话,就开始一阵扶须大笑……

    酒乌见多识广,知道这是固定流程;笑的时间越长,表明自己就越没有敌意。

    洪荒本身,并没有这么多可乐的事。

    笑罢,度仙门副掌门仲羽上人先开口道一句:“众道友莅临我度仙门,当真是让我度仙门蓬荜生辉……”

    双方寒暄几句,截教炼气士言说来意,说是来与度仙门论道;

    度仙门各位在场的长老尽皆露出微笑,立刻有人暗中去请,门内修为最高的几位长老,前来撑撑场子。

    论道讲道,在洪荒中也是较为盛行之事,其实也就是各自对道的理解拿出来,比一比,碰一碰,互相交流切磋一番……

    然而,这边论道还没开始,截教一行人,就提出了一个,在酒乌看来有些荒唐的要求……

    有位中年面貌的天仙缓声道:

    “前次荡妖大会,我家敖乙师弟刚刚十岁,被龙宫龙王派出与贵门高徒比试了一番,结果败于贵门高徒之手。

    这次,我家师弟渡劫成仙,就想再来与贵门那位高徒切磋一二,不知是否方便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几位度仙门长老对视一眼,一长老笑道:“年轻小辈切磋而已,这当不得多大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,敖乙太子乃龙王子嗣,自身修为进境非我人族年轻弟子可比。

    如今敖乙太子已经成仙,就不必,非要与我门中一位年轻弟子切磋了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敖乙立刻站了出来,对度仙门各位长老拱手行礼,言道: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自那次之后,心底便有了一块疙瘩;

    恐此事化作今后阻碍修行之魔障,这才厚颜前来,想与度仙门那位高徒再切磋一次。

    切磋时,我会请几位师兄,封住我的修为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几位度仙门长老顿时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“本就不是什么大事,”副掌门仲羽上人笑道,“来人,去将玄雅喊来吧。”

    当下就有一真仙执事领命,转身快步出了度仙殿,朝破天峰另一侧而去。

    敖乙略微回忆了下,又道:“那日与我切磋的,应该并非是这位名为玄雅的弟子。

    我隐隐听人,喊他做……长寿。”

    “长寿?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峰上的弟子?”

    一时间,度仙门几位常年闭关的天仙长老掐指推算,面露疑惑;

    另几位长老倒是知道此事,一个个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酒乌见状,心中念头急转。

    ‘感情,这龙宫太子投奔了截教,今天是找长寿师侄报仇来了!

    长寿如今应当只是返虚境八阶的真实修为,比这个敖乙弱了不少,龙族神通又颇为厉害。

    小琼峰背后本就没人,我若不替小长寿解释一两句,怕小长寿会被这小龙坑一把!’

    念及于此,酒乌立刻站了出来,做道揖,朗声道:

    “长寿乃小琼峰弟子,齐源师弟大弟子,上次东海荡妖大会,是我举荐他一同前往。

    但我听九师妹说起过,那次切磋,应该是敖乙太子赢了才对。

    长寿师侄错失一招,出了当时定下的边界!”

    在座一群度仙门长老,以及那几位金鳌岛炼气士,又齐齐看向了敖乙……

    敖乙沉吟几声,少年面容满是灰暗,叹道:

    “不,是我输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讲,都是我输了。

    我被这位长寿道友的符法所伤,修养月余,而长寿道友并未受伤,当时应当只是故意让了我半招,免得龙宫颜面无法招架。

    今日我来此,就是想找长寿道友了却这段因果,当面道一声谢……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的,却是颇为走心。

    一位度仙门长老笑道:“酒乌啊,去把长寿喊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,”酒乌低头应了声,也是连忙转身,驾云赶往小琼峰的方向。

    在云上,酒乌已经想了诸多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门内各位长老,肯定不想看本门弟子输一场;

    那敖乙自封修为,若是自封到长寿师侄伪装出来的返虚境四阶,稍后切磋起来,长寿师侄修为暴露在双方天仙眼中,岂不是会让度仙门名声扫地……

    必须劝长寿师侄放弃伪装,且在稍后斗法中,要全力去拼这一场!

    酒乌打定主意,在怀中掏出几样仙宝,稍后直接塞给李长寿让他路上祭练。

    然而,让酒乌没想到的是……

    他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酒乌仙识扫过,湖边草屋只有小灵娥在屋内打坐修行,丹房周围的林中灵气流转,看似风平浪静,但其中的凶险……

    他知道。

    酒乌不敢入阵,飘到丹房上空,运转仙力,奋力大喊:

    “长寿!”

    “长寿——”

    丹房中,‘李长寿’躺在摇椅上‘小憩’;

    然而,真正的本体,躲在地下密室中,在角落中闭目凝神。

    他的心神、注意力,又远在两万里之外的纸道人身上……

    只要有人闯入外围大阵,他手中的玉牌便会发出震动,从而让李长寿醒转过来……

    这,也是纸道人此时的重大缺陷之一,离开仙识范围之后,心神需要完全寄托在它身上。

    酒乌喊了两声喊不到人,急得他满头大汗,在空中团团乱转。

    灵娥从草屋中探了个头,想起此前师兄的嘱咐,连忙招呼一声:

    “酒乌师伯!

    我师兄闭死关了!”

    闻言,酒乌在云上一阵跺脚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!

    这个时候闭什么死关!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!”

    灵娥不明所以,刚要继续喊话,酒乌却驾云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闭死关,就是炼气士为了突破瓶颈,选择心无旁骛闭关,不突破、不出关。

    遇到李长寿闭死关,这虽是不巧,却也能回去解释。

    但酒乌身为度仙门执事,不由多想了些许……

    ‘直接说长寿闭死关,未免会让人觉得他避而不战,而且一个返虚境弟子,没事闭死关作甚?

    必然会让长寿恶了几位门内好面皮的长老;

    这可如何是好,偏偏咱又有那誓言约束,不能说关于长寿的任何秘密……

    诶?

    阵法!’

    小琼峰丹房外的连环阵,是长寿设计,自己小师妹出手布置,这勉强算是长寿的阵法本领的体现。

    酒乌眼前一亮,心底已是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驾云回到度仙殿,见酒乌独身回返,门呢几位长老面色顿时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原本相谈甚欢的大殿,也迅速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酒乌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鹤发瘦颜的仲羽上人淡然道,“那弟子为何没有过来?”

    “回禀副掌门,”酒乌低头道,“今日不巧,长寿师侄已闭死关突破境界,我不敢打扰,怕让他参悟的紧要关头,走了岔路。”

    仲羽上人闻言扶须轻笑,看着截教几位天仙,叹道:“几位还请见谅,我度仙门弟子长寿,近来努力修行,闭了死关。

    不如就请这位敖乙太子,任意选一名我门内弟子切磋,如何?”

    一旁,刚来不久的有琴玄雅,身着红裙、背着大剑,向前迈出半步。

    她刚要站出来直接迎战敖乙,却被自家师父暗中拉了下;

    随有琴玄雅一同过来的姜京珊,皱眉看了眼敖乙腰间悬挂的那把长剑……

    姜京珊感受到了灵宝的波动。

    敖乙又站了出来,沉吟几声,面色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来度仙门找当年那个家伙切磋一场,是他此行想了许久才定下的计划。

    而且,话已经说出去了;

    他也对几位师兄说了,心底因此事而存了阴影魔障。

    随便换一人,绝然不可……

    自己的计划,也不能就此被扰乱!

    “他闭死关,大概要多久?”

    敖乙低声问,随后便道:“待几位师兄论道讲道结束后,我就在山门之外,等他突破便是。”

    在场这群老道、中年道者,顿时为敖乙的坚持而动容。

    酒乌暗中观察,眼见一位长老就要开口,开口必然是让自己去想办法喊醒长寿……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这矮道人抢先出声,向前迈出两步,躬身道:

    “禀副门主,各位长老,各位前辈!

    长寿师侄虽闭关,但他一身本领,其实不在符法,而是在……阵法上!”

    心底思忖着,如何避开自己当日的立下的誓言,酒乌缓声介绍了,由李长寿设计、酒玖施工,打造的小琼峰阵法群,提出了又一个切磋的方案……

    ‘唉,长寿,师伯只能帮你到这里了。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小琼峰上飞来一片云。

    度仙门两位天仙境长老,陪同金鳌岛元泽老道,与那两位少女,一同在云上远观。

    菡芷注视着敖乙的背影,关切地问了句:“小师叔擅破阵吗?”

    “无妨,”元泽老道大手一挥,“此地阵法看着并不算玄妙,岂能困住敖乙师弟?”

    菡芷禁不住一手扶额,与旁边那名少女目光中,也顿时满是忧虑。

    下方,酒乌引着敖乙,缓缓落入小琼峰丹房大阵之外;

    酒乌对敖乙做了个请的手势,与敖乙一同迈步入阵内……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瞬。

    正在临海镇闲逛的纸道人,立刻转身去了就近的‘客栈’,租了一个带各类阵法的房间,又自己布置了几重阵法,让纸道人在此地端坐,如修行一般。

    纸道人握着几只瓷瓶闭目,李长寿的心神,瞬间被拉回了本体之中。

    谁在闯阵?

    仙识轻轻一扫,李长寿额头挂满黑线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而他心神回来前耽误了一阵,此时的敖乙已是双眼发昏,与酒乌一起,看到了那只木牌……

    【迷路了?】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