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最初把意识挪在这具纸人身上,李长寿也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是那种……

    感觉自己很薄,很轻,很脆弱,很无助,没有什么防御力,毫无安全感……

    但活动片刻也就适应了。

    出了坊镇,确定被人尾随,李长寿故作不知,驾云朝着自己预定的地点赶去。

    因临海镇周遭布置了反五行阵势,禁制遁法随意穿行,所以必须拉开一段距离才可施展土遁离开。

    那些尾随自己的‘奇怪大汉’,此时已经有两人赶在自己前方,在密林中布置了少许阵法陷阱。

    ‘应该,是拿出上品灵石时,被这些人盯上了。’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思量着,也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灵石算是东胜神州和中神州的硬通货,因为这东西用途最广,而且炼气士都有需求,且产出也稳定。

    而上品灵石,一般是灵脉最核心才能产出,罕见且珍贵,价值比普通灵石高了许多。

    前方三百丈的密林,应该就是对方出手之地。

    那里刚离开反五行大阵的边缘,是自己能施展土遁离开的边界……

    对方显然也是有过精心算计。

    自己这具纸道人的战斗力有待商榷,防御方面肯定不行,只有相当于返虚境炼气士的强度;

    但仙力却是他自身灌注的,能直接施展强横的法术……

    此地离着坊镇较近,虽偏僻,但强烈的元气波动,肯定会引来不少炼气士关注。

    而且纸道人耗损太多仙力,容易‘缺油’回不了家门。

    纸道人身上,可是带了自己三分之一的资产。

    虽然还有纸道人二号和三号做后备,但能不损失,自然是不损失为好……

    必须速战速决,还不能让对方碰到自己!

    离着对方布置的陷阱越近,那种视线汇聚在自己身上的感觉,就越发强烈。

    因为本体不在此地,并没有灵觉示警;

    李长寿看了眼自己腰间挂着的菱形宝石,这是他炼器第二满意的成果,测感石。

    ——第一满意成果便是摄魂珠。

    这六年,除了给纸人增加了‘寄托心神’、‘稳固仙力’等禁制,他也就做出了这么个小玩意。

    此时这宝石呈现为紫红色,代表有三道以上的仙识灵识,锁定在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前方林中,那两名躲藏在树后的身影,目光满是警惕。

    还有一名躲藏在空中云后之人,看似只是路过,却保持着跟李长寿相同的御空速度和方向……

    这么明目张胆?

    坊镇确实混乱,散修众多,鱼龙混杂,出了坊镇也就没了规则。

    距离对方的陷阱还有百丈……

    五十丈……

    十丈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突然刹云,喃喃道:“还忘了买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言罢,转身朝着坊镇方向要离开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上方一抹宝光砸落,后方、前方,各有两道身影现身,朝李长寿急冲而来,手中宝光闪烁!

    李长寿嘴角轻轻抽搐,但立刻做出一幅面色大变的模样,朝着下方丛林急坠。

    “你们!

    什么人!”

    险之又险,一口三尺长高的方印夹带万钧奔雷之势,从他面前直直砸落!

    劲风铺面,吹的李长寿这具纸道人长发乱舞!

    他刚落地,五道身影从前后、上方齐齐扑来。

    李长寿急退两步,右手握住肩头剑柄,口中大喝:

    “且慢!

    我愿交出部分宝材!”

    这五人动作却是丝毫不顿,两人催法、两人扔砸宝物,对李长寿急冲而来。

    李长寿双目一凝,背后长剑拔出三寸,一缕缕无色无痕的粉末,被他仙力催动,朝五人悄然飘去。

    他脚下施展出精妙步法,将袭来法宝、术法、符箓险险躲过,身形看起来颇为狼狈。

    空中那修为最高的偷袭者,对着李长寿张开左手;

    李长寿周围顿时出现一缕缕玄妙波痕,动作也随之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口宝印再次砸落!

    李长寿身周气息一震,直接暴露出元仙修为,将周遭波痕强行冲开,再次惊险地避开这宝印砸击!

    他目中带着怒火,低吼一声:“别逼我出剑!”

    空中,那名修为在真仙境初期的中年道人冷冷一笑,继续收回宝印,再扔出宝印,对李长寿额头砸来;

    那四人更是再次催出法术神通,封住李长寿后退的死角……

    洪荒,板砖砸人之道,盛行久矣!

    突然间,这几人中修为最弱的那名归道境炼气士,颤声喊道:“小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循声看去,却同时眼前一花。

    空中那名真仙面色一白,刚要转身疾飞,身形莫名一个踉跄,直接从空中倒栽了下来!

    地上四人倒的更快,在林间瞬间躺了一地。

    李长寿左手一扬,罗天宝伞升空而起,撑出一道隔绝阵法。

    一直在抓着剑柄后退的他脚步一顿,贴地突然前冲,终于拔出了自己的长……剑?

    这哪里是什么长剑?

    剑柄下有半截剑身,剑身无刃,剑尖却是七条法宝绳索!

    他甩动这把奇怪的长剑,其上绳索瞬间拉长,转眼将还未落地的真仙,以及其他四人捆住,拽向李长寿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长寿袖口,三只纸人翻着跟头跳了出来,还未落地就化作三名冷面老道。

    纸人壹号掏出一只镇邪木鱼,纸人贰号握住一只招魂金铃,拿出两罐焚仙粉,纸人叁号做出饿虎扑食状……

    五人叠罗汉般落在李长寿面前,贰号立刻洒出焚仙粉,三号扒走几人的储物法宝;李长寿掌心窜出两团三昧真炎,塞到了五人之间。

    木鱼敲响,铃声阵阵,诵经声起。

    李长寿目光紧盯着坊镇的方向,却见那里似乎有人朝着这边观望,但并无一人凑过来。

    仙识环顾周遭十里,警惕各处风吹草动,扔出的摄魂珠开始迅速旋转,一次吸纳五人的残魂。

    自他反击,到面前只剩下一摊灰烬,前后盏茶时间都不到。

    李长寿催动土遁之法,将长剑插回背部剑鞘,纸人依次跳回他袖口;

    地上那几件已经被三昧真炎烧成半毁的法宝,也被他收入了一只处理垃圾专用的宝囊中。

    最后一步,李长寿袖袍一阵,那些灰烬随风飘扬,化作此地草木养分;

    收回改良后的罗天宝伞,迈入地面‘流沙’之中,身影飞速朝着北方遁去。

    那些探查此地之人,也只是捕捉到了他离开的背影,以及那句喃喃自语……

    “都说了,别逼我拔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算着纸道人的仙力储备还富裕,先向北赶了一万里路,又转向东面逛了一遭,才遁回度仙门。

    之前的情况还真是凶险……

    还好,那名真仙大意轻敌,也是习惯了用法宝砸人,实力没发挥出几分,就被自己放出去的毒粉放倒。

    现在,李长寿已经有了代替软仙散的迷药,——迷心醉魂散。

    刚才拔剑时放出来的毒粉总共有六种,那真仙从空中跌落的瞬间,其实已经是死了半截,最后被三昧真炎吞掉的,只是还抖动的元神罢了。

    ‘假若自己也是这般大意,那挂了的必然是自己。’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感慨,对此引以为戒;

    全然没了赢过一场,平白得了几人家底的欣喜感。

    这也没什么可欣喜的,被人盯上,还是自己不够稳重,行事毛躁了。

    回去写份检讨,下次让师父多出来溜达几天吧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看着自己袖中那些宝囊中满满当当的灵药毒草、灵兽幼崽,估摸三五年有的忙了。

    发家致富!

    厚财护道!

    一路紧赶慢赶,李长寿在约定的时辰,赶回了自己离开的密林。

    在土中悄悄漏了个头,纸道人迅速将方盒摆好,看了眼自己的测感石,发现在微微闪烁光亮。

    李长寿很快寻找到自己师父躲藏在十里之外的身形,传声道:“师父,您先收下仙识。”

    正好奇打量这个纸道人的齐源老道立刻应了声,收回仙识。

    那菱形仙石果然不再闪烁光亮。

    纸道人身形缓缓耸肩摇晃,口中念着:

    “小、小、小……”

    一缕缕仙光环绕,那加厚的纸人再次出现,肩上挎着的小布包鼓鼓囊囊,动作灵巧的跳到了盒子中,自己还顺手带上了盒盖。

    “好了师父,拿回盒子,就当无事发生,回山就好。

    下次,咱们找个合适的理由出来溜达。”

    齐源老道顿时轻笑了声,驾云而来,取走方盒。

    李长寿松了口气,心神回归丹房之中自己的本体,立刻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那种脆弱、无助、弱小又可怜的感觉,总算消失了。

    还是本体舒坦……

    且安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‘长寿师兄,到底会喜欢什么?’

    度仙门内破天峰,离着酒字九仙住所不远,一处岩壁洞府。

    这洞府外看其貌不扬,其内布置却十分精致。

    踏入洞府便是一处雅致的‘大厅’,左手边能见到一丈长宽的莲花池,池底铺满灵玉,池水散发着盈盈光亮,莲叶之下偶然还有一二条锦鲤;

    右手边是宽敞的会客间,有蒲团、坐塌、屏风,两旁衬着帷幔,岩壁上挂了几幅山水画作。

    继续向内探究,则有两条岔路,其中一条是通往此地主人,真仙姜京珊闭关、起居的住处;

    另一条便通往姜京珊的亲传弟子,度仙门当代年轻一辈首席弟子,有琴玄雅的闺房。

    此时,刚从悟道状态醒转的有琴玄雅,正在思索上面这个问题……

    师父此前说过,互相赠礼,是增进彼此交情的有效手段。

    她想给长寿师兄一份礼物,也想得到长寿师兄的还礼,借此便可证明,长寿师兄也将自己当做了‘友’。

    挚友是需要不断交流、增进交情的,那是无话不谈的好友,是有琴玄雅颇为向往的境界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到现在……一个都没有。

    ‘我修为不高,也就有一手土遁,这说出去恐让人笑话。’

    土遁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轻轻眨了下眼,睫毛颤动间,已是想到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转身朝着一旁的衣柜而去。

    房间中的陈设其实十分简单,但几样家具都是材质不凡。

    在衣柜中取出一只首饰盒,刚打开便是光彩四溢,能见到诸多灵光闪烁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她来度仙门求仙前,父皇母后的赏赐;

    虽说如今南洲俗世浊气混杂,人族帝皇、国君牵扯因果太大,没什么炼气士敢干涉一国之君的寿元、命格;

    但这并不妨碍,这些国君通过各种手段,得来炼气之法。

    几乎半数的俗世人族国君,都有提升自己寿元的手段,有琴国便是典型的仙凡混杂,从国君到将领都有修为,堪比小型仙宗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在首饰盒中找了一阵,很快就捏出了一颗土黄色的宝珠。

    这并非法宝,而是自灵脉中形成的宝珠,其内蕴含精纯的五行土之力,虽不是什么重宝,却对土行法术有一定的增幅。

    对土遁也是一般。

    这类天成的宝珠,比相同效果的法宝、法器,珍贵了何止百倍。

    “师兄会不会觉得礼太轻了?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轻轻斟酌了一番,还是做下决定,取了个小巧的锦盒,将宝珠放入其中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又取了一方锦帕,斟酌犹豫了半个时辰,才在上面写了一句:

    ‘赠,长寿师兄’

    将方帕叠好盖住宝珠,合上锦盒,她抿嘴轻笑,莲步都轻盈了许多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