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“月老你就是个管姻缘的神仙,你懂什么是男女之情!”

    前殿,有个醉酒的天将在那嚎啕小哭;

    月老满脸无奈之色,也只能在那说着些安慰的话,却是完全不敢松口,许诺帮这位天将牵红绳。

    当差万年,月老啥事没遇到过?

    这种情况见多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在那不断安慰,说一些道理,然后联络其他天将来处置此事。

    姻缘主要是靠自己努力,想跟那位仙子产生一些美妙的故事,必须要从长计议、用心去打动……

    在此之前,月老正在修补,此前被玄都大法师捏坏的那只泥人。

    泥人是天道之力所化,时刻有天道感应,虽可修补,过程却十分复杂;

    重点是要将这泥人暂时从姻缘轮盘中‘剔’出来,修补完成后再加回去。

    刚刚,在月老即将完工时,这天将突然来哭诉;

    因泥人不能太长时间离开姻缘轮盘,月老将最后一点、十分简单的拼装工作,交给两个弟子,自己出来应付应付。

    后殿中,两个童子小心翼翼地将泥人新的左臂装上,整个泥人飘出一缕玄妙道韵,瞬间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小点的那童子,指着桌子上还剩一点的泥巴,小声问:“师兄,这个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“糟了!肩头那里接错了!”

    “那,师父会不会罚我们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大点的那个童子沉吟一声,面露思索之色,把手中泥人上下翻看了一遍,顿时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他发现这泥人底部,在双脚、双腿之间有条缝隙!

    和小童子对视一眼,两人一起动手,小心翼翼地将那点泥巴塞在角缝;

    而后大童子又取了一支小簪子,将这点泥土戳入其中,轻轻顶紧。

    大功告成!

    两童子这边刚补救完,前殿喝醉的那名天将,便被赶来的两名好友架走。

    月老背着手漫步而来,温声道:“你们两个修补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修、修补好了师父!”

    月老接过泥人看了眼,满意地点点头,随手扔了两瓶丹药给徒儿。

    “做的不错,去前殿修行吧。”

    言罢,月老捧着泥人到了漫天星光之中,招来度仙门的那群泥人,抬手轻轻一推。

    姻缘轮盘现,大道轮转间。

    男泥人缓缓飘回了原本的位置,周遭那三只女泥人立生感应,三根红绳慢慢悠悠,朝刚回来的泥人探了过来。

    月老轻轻松了口气,总算搞定了。

    而后就见,这泥人轻轻晃了晃,将一只探过来的红绳不着痕迹地躲开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当真一心求道?”

    月老扶须而笑,看着此泥人身上那三只没怎么变化的红绳线头。

    “有趣,倒是要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,这事倒不能勉强你。

    咱有成人之美,不可有强人之难。”

    他话语刚落,男泥人又轻轻躲开了另一条红绳的缠绕,而后泥人身体一抖,一点泥土从它双腿之间滑落,漂在了星海之中……

    月老当即一愣,瞬间满脸呆滞,歪头看着那只刚修补好,被其他三只泥人环绕的男泥人……

    这?

    怎、怎么会这般?

    此子竟狠绝如斯?!

    不对,这有可能是修补泥人的时候,不小心掉了点碎屑进去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……

    就算这里的泥人真的缺、缺了一点,应该也没事吧?

    大法师应该不会注意到吧?

    这就是天道姻缘泥人,没有其他象征意义,顶多会跟本人生出点微妙的感应,不会影响这人的身体……

    吧?

    ‘记得重点关注下!’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此前匆匆溜走时的叮嘱声还在耳旁,月老喉结上下颤了颤,连忙向前几步,将飘在半空的那一点泥土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捏碎,碾粉,放入袖口,左右张望。

    “无事发生,哈哈,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三星拱月之势好福缘啊!好福缘啊!

    啊哈哈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殿门处的小童子欲言又止,却被大童子拉了下;

    这俩童子小跑着溜了出去,各自约定,将这个小秘密埋藏在了心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琼峰,地下密室中。

    李长寿盘腿坐在蒲团上静静修行,身若琉璃,仙魂无垢;一团三昧真炎在体内缓缓游走,照得他皮肤宛若半透明一般,其内有仙光闪烁。

    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,依然没有发现身体出现了哪方面异常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就在此安安稳稳闭关了几个月,待此时小境界近乎圆满了,方才放松了些。

    应该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虽然当前小境界圆满了,李长寿也不着急立刻突破,按此前所构思的那般,将该境界重新感悟一遍。

    第一步,温故而知新;

    第二步,转换视角、验证道果,查缺补漏;

    第三步,压制境界,精益求精。

    将这三个步骤重复做几遍,才能将产生‘疏漏’的概率降到最低,才算将这一节境界做得稳固。

    洪荒的先机,已经被那些先天大佬抢光了,自己如果想今后有自保的实力,只能前期求稳、中期求稳、后期求稳、大后期厚积薄发。

    他的思路一直很清晰。

    如今洪荒中,绝大部分的高手实力都已定型;

    自己要追求的,是今后所能站到的高度,而不是去争分夺秒抢时间。

    又闭关了半年多,李长寿总算确定自己身体并无异样,咯吱窝的痒劲也没再出现过。

    因有过一段飞升,自身境界到了,《无为经》上卷已被他参透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也没合适的机会去搞《无为经》的下卷,且私自修行本门核心功法是大忌,也是有一点点风险在的。

    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。

    抛开李长寿所留的那些后手、底牌不谈,他最后的护身符,其实就是,自己不去做违反度仙门核心门规、损害度仙门利益之事。

    慢慢来吧。

    《无为经》博大精深,上卷更有一则总纲;

    自己细细参悟,逐字逐句慢慢体会,总归能有新的收获。

    说不定还能琢磨点新花样出来。

    等再过百年,门内同辈的仙苗们开始陆续渡劫,他也可安排一次‘外出凑巧’渡过了成仙劫,那时候再修《无为经》下卷也不迟。

    自密室回返丹房,收起了那只端坐了许久,已经完全能够以假乱真的纸人分身;

    李长寿坐在丹炉旁,开始慢慢祭练这口大炉子。

    这尊丹炉,名为‘千毒百金炉’,上等的仙宝,乃万林筠长老备用之炼丹炉。

    炉身用百锻明炎金,糅杂上百种珍贵宝材锻铸而成,莫说是万林筠这般天仙炼丹所用,便是普通金仙炼丹,也不会直接炸膛。

    细看这尊丹炉外壁,漆黑色金属光泽之下,流动着一股股纯粹的灵力,其上用细致的手法,刻画了百种毒虫、十二种剧毒奇兽。

    但这尊丹炉本身并没有任何毒性侵蚀,相反,它能够在炼制毒丹时,压制毒丹的毒性挥发,增加几分安全系数。

    本来,万林筠长老想让李长寿拿另一口更为珍贵,能够增加成丹率、提升毒丹品质的丹炉,但李长寿坚持选择了这一口备用丹炉……

    这点,让万林筠长老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毕竟如今的洪荒环境已非远古、上古,宝物难求,又重宝轻法;

    面对重宝而不动摇的年轻一辈,着实太少了。

    ——虽然李长寿本就是冲着安全系数。

    开炉炼了一炉毒丹,李长寿对这丹炉十分满意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,可以跟师父商量‘赚财’计划了。

    “先委屈你用这些小阵法护身,”李长寿喃喃道,“待有了宝材,定要让你在这里安然无恙,无人可欺。”

    这丹炉并非什么灵宝,自然不会给他半点回应。

    回来已有些时日,该去丹鼎峰拜会万林筠长老第二次。

    总不能拿了好处就销声匿迹。

    ‘嗯……去抓几条灵鱼,让灵娥做些菜肴,自己带两坛美酒过去问候吧。’

    李长寿如此盘算着,缓步走出丹房,驾云飘向了草屋。

    仙识轻易穿透灵娥草屋周遭的阵法,看见她正在窗前,伏案小憩;

    如瀑青丝垂过香肩柳腰,薄衫下曲线玲珑有致;

    若非她嘴边不时‘嘿嘿’笑两声,念几句‘师兄’,破坏了大部分的意境,这般美景足可动人心神。

    她手边的石板上,还有一副未完成的浮雕,刻着李长寿踩云而归的情形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好修行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摇摇头,却并未吵扰灵娥,撸起袖子去湖边炊灶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忙碌了两个时辰,一餐美味做罢。

    想起灵娥刚来山中那两年,锦衣玉食惯了的女童有些受不住山中清苦,李长寿的厨艺就是那时磨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后来,李长寿积极培养师妹艰苦耐劳、勤劳致富的精神,在她辟谷之后,将厨艺也尽数传授。

    把摆盘剩下的菜肴分盛在了两只饭盒中,悄然放一只饭盒在师妹身侧,另一只放在了师父门前。

    随后,李长寿提着几个小菜、两坛美酒,飘在合适的高度,规避开门内较为繁忙的云路,朝丹鼎峰而去。

    他刚走不久,灵娥鼻尖轻轻耸动,被菜香吸引,慢慢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“诶?”

    咂咂小嘴,蓝灵娥看到了手边的那只饭盒,也看到了上面放着的那只竹片。

    ‘修行莫要偷懒,勤勉才得仙果’

    灵娥先是一愣,随后便露出了喜滋滋的笑容。

    师兄来过了!

    还给自己做吃的了!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反常。

    蓝灵娥瞬间站起身来,左手托着右肘,右手捏着自己光滑的下巴,一阵沉吟。

    ‘哼,师兄必然是在试功课,考教自己是否还记得他授课的内容!’

    手指一点,一道符箓在她袖间飞出,贴在这饭盒之上;

    随后饭盒被她扔出了窗户,那符箓之上火光闪烁,饭盒瞬间炸碎。

    这波不能说完美,但最少也是优秀了吧!

    灵娥得意地一笑,随后迈步出了自己的草屋,寻找着自己师兄的身影。

    然而,她的目光……很快就被师父门前那只相同的饭盒吸引;

    得意的笑容逐渐僵在俏脸上,蓝灵娥抬手扶住了额头,轻轻低吟了两声。

    真的是师兄做的饭。

    好多年没吃到了……自己怎么……

    唉,都被师兄教坏了!

    “师父在闭关,肯定也没发现吧,饭菜是在阵法之外。”

    放着也是会坏掉……

    灵娥朝着左右看了看,蹑手蹑脚靠近自家师父的木门,低头捡起了地上的饭盒。

    ‘师父,弟子不是想虎口夺食,您忙着参悟仙路,肯定不会出关,浪费终归是不好的对不对……’

    吱——

    木门缓缓被拉开,正伸着懒腰的齐源道长,低头就看到自己小徒儿在门前,顿时露出了温和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灵娥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师父……

    师兄做了一些饭菜,让弟子给您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齐源顿时眉开眼笑,将饭盒接了过来,“难得你们有孝心,为师吃了再去破天峰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灵娥转过身背对自家师父,小嘴一扁,委屈巴巴。

    我在哭呀师父,我真的在哭呀师父……

    她吸了口气,随口问了句:“师父您去破天峰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嗯咳!”

    齐源道长故作淡定地道了句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为师这不是成仙了吗?

    之前为师接到了百凡殿通知,十年一次的峰主小聚,咱们小琼峰也能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诶?”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