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一句且慢,生死两判!

    不过这次被‘判’的,好像是自己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在自己这句‘且慢’说出口时,心底已泛起了几分明悟。

    而当那股威压从天而降,李长寿顿时明白了点什么!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况……

    还别说,真的要他自己背一半的锅。

    另外一半锅,只能送给本该无所不查的天道老爷!

    嗡、嗡、嗡——

    空中突然出现一阵阵嗡鸣声,上空诡异地出现了一层层波痕!

    这股惊人的威压直接笼罩在了百里方圆之内,让此地生灵瑟瑟发抖,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李长寿再次抬头看去,却见空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朵仅有数十丈直径的乌云。

    乌云中央缓缓裂开两条缝隙,像是两只巨大的眼眸缓缓睁开,整座乌云也凝出了一名老道的面部轮廓,没有任何表情,空洞的眼眸在注视着李长寿。

    天道?

    道祖?

    李长寿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瞬间被看了个精光,心底泛起了一股强烈的危险预感。

    灵觉已经不是跳动了,已经快如烧开水的铁壶一般,在那吱吱乱叫!

    甚至,原本已经闪烁仙光的上半身,此刻仙光也已经被逼入体内!

    怎么办!?

    自己现在这种状况,万一被算作天道出现了偏差,被当成洪荒中的漏洞,必然有被天道直接抹杀的危险!

    哪怕他什么都没做,就算他什么因果都不沾!

    心一横,李长寿此时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顶着威压,他高声一句:

    “道门弟子无意冒犯天威!实乃粗心大意、一时疏漏!

    请天道老爷稍作等候!”

    尼玛,自己这是在说啥,还让天道稍作等候……

    紫霄神雷警告啊我去!

    李长寿连忙解开自己的道袍,将道袍内穿着的、那被缝了前后十六个布兜的法宝短褂脱下,随手收到了手镯之中。

    当真没想到,自己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暴露一部分底牌。

    为了天劫准备这么多,他是万万没料到……

    天道对他,原来真的没有那么上心。

    左臂靠近肩膀处缠绕着一只布绳,绳子绑有一块碎玉,这碎玉散发着淡淡晦涩难懂的道韵。

    【无名碎玉】:李长寿五岁时,草原上来了一批掘墓为生的贼人,拿着一批挖出来的古物,与他们部族换取牛羊金银,这块碎玉被当做了普通玉石,被李长寿发现其上写着一个古体的‘火’之后,撒娇得回。

    作用:具体未知。

    但李长寿入门十年后,偷偷将碎玉放在师父身旁,自己用初学的推算之法,竟无法发现此前能稳稳推算出的师父踪迹。

    碎玉的作用,推断为能躲避推算之法搜寻,自此一直带在身旁。

    【布绳】:本为一块麻布,其上沾染血迹,自一卷古老的兽皮夹层中取出,兽皮中所记录人族先贤之事,此麻布应为某位人族大人物受伤后落下的碎片。

    作用:根据兽皮上记载,人族佩戴可得人族圣贤庇护,但应该是纯粹心理作用。

    一把将布绳和无名碎玉拽下,塞到了手腕手镯中,李长寿又在手镯中拿出一把匕首,扭头看向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空中降下的天威顿时减弱了少许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一喜,但很快就稳定精神,扭头看向了自己左肩后部,那枚直接用纹身手法刻在皮肤上的古老符箓,此时正闪烁着微弱的光芒。

    李长寿滑动匕首,在符箓角落划过,这符箓瞬间被破……

    还好,只要稍后伤口愈合,符箓自会恢复。

    【上古巫族秘符】:躲灾、庇祸、防推演,为祖巫所创,对抗妖族所用。

    需刻画在兽皮之上才可发挥作用,但刻画在血肉之上效果更佳。

    这样的秘符,在右侧肋下还有一道,李长寿同样自己划破……

    瞬间,空中降下的天威,再次减弱了一分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还没完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捕捉到了关键词——‘防推算’。

    立刻将自己贴身带着的其他几样东西都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比如,封在内裤口袋中的两只小巧的古钱币;

    据说是上古人族第一版钱币,其上具有少量功德,也有防推算、躲灾祸的作用。

    脚腕上绑着的一只妖骨碎片,大腿上贴着的一只彩色鱼鳞……

    林林总总,总共七样稀奇古怪,被李长寿拿师父做验证,确实是能不同程度躲避推算之法搜寻的‘奇物’……

    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法宝,难在发现,不难入手。

    说起洪荒,给人印象颇为深刻的,除却各种法宝、各类神通、各大高手,应该就是那神奇的推算之法。

    修为高深、且精通推算之道的大佬,借天道之力,掐指一算,十万里外发生之事,瞬间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李长寿本身就是一个‘小秘密’,带着前世记忆投胎到了这个洪荒世界,在这方面的防范意识十分强烈,辛苦再加走运,搞到了这些小玩意。

    可他万万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天道竟然也被忽悠过去了!

    此时,那威压已渐渐消失不见,乌云之上的老道面部轮廓也缓缓消散,但乌云还在他头顶漂浮。

    李长寿浑身冒出冷汗,若非自己心理素质还算过硬,此时已忍不住要瘫倒在海面上……

    他搞这些东西,纯粹是为了防止别人通过推算之法测算自己,并非是为了防备天道。

    ‘修为境界太低时,任何刻意的伪装,反而会引起高人的注意,招来祸端。’

    这道理,他早就明白,在门中一直是用普通做伪装色。

    他又如何会刻意跟天道过不去?

    大概……

    可能……

    没准是,天道有几种不同的模式?

    待机、节能、全力运转、高性能?

    咳,纯属玩笑。

    天道监察天地万物之运转,并未对所有生灵都过分关注,尤其是还未成仙、没什么破坏力的生灵。

    之前李长寿渡的八道雷劫,只是天道根据他的资质降下的,类俗于某种已经设定好的程序。

    当渡劫过后自己这边出现问题,才惹来了天道注视……

    而原本,其他像李长寿这般,自身积累超过了‘资质预期’许多的渡劫者,天道自会调整天劫强度,给渡劫者足够的磨砺,渡劫者受不住也是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但鬼知道李长寿在身上还带着这么多稀奇古怪‘防推算’的东西,天道在‘节能模式’下都看走了眼……

    而天道认真一看,他一个‘半仙’,浑身上下自然没有半点秘密。

    刚才降下的威压,并非是在探查,而是在警告。

    真·紫霄神雷警告。

    ‘还好,可能是此前有礼貌的好处。’

    李长寿调整呼吸,将短衫和道袍迅速穿好,心底思量着该对天道老爷说点什么感谢词。

    突听空中闷雷炸响,方圆千里风云变色!

    李长寿已是双手前拱,做了个深深的道揖。

    再次朗声喊道:

    “道门弟子,今启苍天!

    渡劫之变数,实非弟子有心计算!仅为弟子躲避人灾人祸之手段!

    今日得此道基,实乃弟子得道门法典,遵道门祖师教诲,日夜艰苦修行所致!

    恳请苍天念弟子修行不易,再降一次雷劫!

    也请苍天允弟子换一渡劫之地,以求不遭非命之劫!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空中那朵乌云开始缓缓膨胀,四面八方有一阵阵劲风吹来,方圆数百里之内的海面上生出一朵朵灰云,朝着李长寿头顶汇聚而来!

    李长寿立刻明白了什么,转身朝着海水冲去。

    自己此前为了防备渡劫前有人捣乱,特意寻了几处渡劫之地,且在海底布置了加速水遁的阵势。

    这谁能料到,他去第二处渡劫之地,并非是因为人为干预,而是……

    度第二次天劫!

    成仙劫搞两遍?

    这事听都没听过……

    果然自己面对天劫准备再多后手也不算过分!

    这次,劫云笼罩了方圆百里的海面,且劫云的厚度,也是此前的十倍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在海水中飞速水遁,这大片劫云在上方朝着东侧保持同速度飘动。

    且看劫云之上,劫云凝成了一座巍峨的天宫,天宫前后是数不清的灰色人影,在天宫之中还坐着一位威严的帝君。

    这些人影尽皆是劫云凝成,看不清任何面容。

    天宫之下,两尊巨大的龙凤雕塑,龙张牙舞爪、凤展翅高啼,似乎下一刻就要化作活物,互相厮杀。

    龙凤之下,却是一群群凶兽,一道道魁梧的人影,似是在演化大妖、巫神的一场大战!

    最下方,一只只银白泛紫的雷斑,在劫云各处显现,却在劫云中迅速汇聚,化作了一口十丈见方的雷池!

    雷池之中的雷霆如液,在缓缓被填满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第二渡劫之地就在三百里外,一路上有数个此前布置好的阵势,不断给水遁中的李长寿加速。

    几乎,他刚赶到第二处小岛,空中就传来轰鸣之声。

    顾不得太多,李长寿抓住一只宝囊用力甩动,六只折叠法爷鸟笼被扔向了各处,这次都来不及打开它们……

    宝囊尚未落地,李长寿左手已握住一把刻刀,右手抓住一把木剑,袖口飞出一只只符箓!

    心有所感,刚刚抬头,李长寿脚下顿时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空中,那雷池缓缓倾斜,一片‘雷瀑’对着他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无数雷霆瞬间将这片昏暗天地照的透亮!

    李长寿左手刻刀飞速晃动,凭空刻下一只只古字,全身上下法力鼓动,上半身再次闪烁出七彩仙光,仙灵气息被他铺在最上方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李长寿身形被雷瀑淹没,那些古字几乎瞬间破碎,他修长的身形也被摁在了已被融化的地面上……

    少顷,雷光消散,李长寿跳出地上那四四方方深坑,道袍只剩褴褛,气息跌宕难以平复,禁不住低头喷了口鲜血。

    这才是咱真正的天劫?

    够、够劲。

    他立刻挥动刻刀,在身周写下一个又一个古字,这些古字连成的内容,是一篇上古人族先贤神农氏所写《布耕》;

    这些古字宛若自成某种阵势,在他身周按原文布局排列,而后缓缓升到了李长寿头顶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长寿身周涌出一团三昧真火,将他自身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在他身周各处,一朵朵九瓣莲花缓缓飘开,各个如脸盆般大小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他全力催动自身法力时出现的异象!

    来吧,天劫!

    李长寿仰头看去,长发与道袍齐齐飘动,上方雷池再次倾倒,又是一片雷瀑轰落!

    但这次,李长寿双腿一弯,整个人冲天而起,双目神光涌动,主动迎着雷瀑而去!

    九雷天劫!

    已经等你,实在太久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,怎么又不走了呀?”

    南海上方,一朵白云停在那,被老道拉着的少女小声问了句。

    这老道注视着李长寿第二处渡劫之地,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什么天劫?

    上有天宫,中有龙凤,下似神魔,莫非是排行第二的九霄神魔劫!”

    但随之,老道又是摇头一叹,“今天这南海是怎么了?修道奇才相约渡劫?

    可惜,又有一个小家伙要葬身天劫之下。

    走吧走吧,看这个无用。”

    少女轻声问:“师父,人家就不能度过这种天劫吗?”

    老道问道:“刚才那个八道的雷劫,你感受到周围有灵气向渡劫地涌动了吗?”

    少女顿时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不就对了?八道雷劫极难渡过,更何况是三十二凶劫,刚才渡劫者已经魂飞魄散,现在又来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老道苦笑道:“资质太好,是会遭天妒的,洪荒的高手着实已经太多,不靠天劫压一压,大劫说不得转眼就来。

    走吧,莫要去看人落魄事。”

    老道言罢,这朵白云继续南飞,那少女却是好奇的多看了千里之外的海面。

    那朵极大的劫云,已经差不多要压到海面上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