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 这就是师兄给的历练任务吗?

    ‘真累人呀。’

    日暮西斜,一处挂着药字的药铺前,穿着一身浅蓝布衣、顶着伪装面容的灵娥,在斜阳余晖中伸了个懒腰,倩影映在挂着青苔的石板路上。

    过路的行人顿时投来了善意的目光,有位挎着竹篮的中年妇人还招呼着:

    “小蓝姑娘,晚上去婶家里吃饭呀!”

    “不了,”灵娥笑着婉拒,“还要准备明天要用的药材,忙的脱不开身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连忙答应一声,又叮嘱她保重身子、别太操劳,才缓步离开。

    灵娥回了这处石屋,带上木门,随手下了几道禁制,禁不住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此时屋内角落、桌台、木橱,都已摆满了纸包,上面悉心标注了分类与用量。

    她化名蓝杏儿,以一名‘药师’的身份,已在这座镇子住了半年;

    半年内,真仙境大妖猎杀九十九只,其中还有数头天仙境老妖。

    灵娥每次出手都是趁夜摸黑,纸道人远远投毒外加焚尸灭迹,而后悄然回返,让此地妖族势力迅速陷入了恐慌。

    她虽然只亲手杀了九十九只大妖,却吓跑了此地半数的妖族,缓解了陈塘镇大半压力。

    今夜,灵娥会除掉自己锁定的最后一个目标,再悄悄离开陈塘镇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自己离开时,会出现被夹道欢送的‘尴尬’情形,灵娥选择不告而别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是做了些力所能及之事,还是被师兄派过来的,没什么值得感谢。

    来陈塘镇之前,灵娥早已预料到,此地应该缺一些伤药,故在坊镇中收购了大批凡人能用的丹药,不到一个月就已消耗干净。

    灵娥立刻又去坊镇‘补货’,但她想到自己在陈塘镇不会久留,能帮得了一时、却帮不了一世。

    考虑了几日后,灵娥总算找到了一条‘明路’!

    她凭纸道人之法,在凡俗和坊镇搜集了不少药材、药方,将这些药方留给了陈塘镇。

    今日午后,灵娥又将敖乙给的那批灵石拿出一些,托付给了陈塘镇上信得过的几位长者。

    ——之所以未将灵石全留在此地,是怕这批灵石为陈塘镇招来灾祸,灵娥考虑此事时,已是尽其所能的周全。

    “要走了呀。”

    灵娥纤指在木桌边缘划过,目中流露出几分感慨。

    仿佛又看到了那些孩童在桌前欢闹,看到了那些双目中满是麻木的伤者,再次露出温暖的微笑……

    她也看到了与妖兽生死搏杀的凡人兵卫,看到了那些放下锄头、拿起长枪的柔弱妇人。

    修仙讲究资质,并非谁人都可,所以灵娥在护卫此地的壮年男女眼中,读到了他们对力量的渴望。

    仙识朝西南方向探查数百里,那里有一座大城,其内凡人安居乐业、权贵醉生梦死,与陈塘镇对比颇为鲜明。

    灵娥也问过此地的长者,为何陈塘镇的凡人不舍弃此地,退去内陆。

    长者答曰:祖训如此。

    ‘若我们退,妖就向前追,那样死的人更多,更多妖会闻讯而来,凡人跑得过那些妖兽吗?肯定跑不过,那就糟了。’

    灵娥并未继续追问,回自己住处后想了许久,道心又圆满了一层。

    “这大概,就是师兄让我来此地的深意吧。”

    提笔写下了一封书信,灵娥仔细读了读,又去屋后的小院转了圈。

    这半年中,除却见证了此地凡人如何与妖族对抗,也遇到了不少趣事。

    让灵娥感觉有些哭笑不得的是,她在镇子上活动时,用了面具遮掩面容,又将修为境界表现为元仙境,还是较弱的那种,让自己看起来十分普通。

    但这半年,依然收到了六位男子的告白。

    灵娥自己都感觉奇怪的是,她本以为自己会泛起点波澜,道心出现一点点缝隙。

    可每次被告白,灵娥都是无比平静,为对方摆事实、讲道理,言说自己早有意中人、现在是为了修行在外历练,并鼓励他们去找寻各自的幸福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细细品味,才发现一颗芳心早已被师兄填满,容不下半点旁人的足迹。

    “臭师兄,非要让我在外面历练三年。”

    灵娥嘟囔一声,施起土遁,悄然离开此地,朝着东海方向遁去。

    待她远离陈塘镇,找了一处僻静之地藏身,才开启了千里之外的纸道人,对着早已迷晕的一头天仙境[3Q中文 www.xbshu.cn]妖兽,注入天仙剧毒。

    待处理好尸身、收摄了残魂,纸道人自焚于地底;

    灵娥拿出了师兄给的那枚玉符,轻轻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‘不要是耗时间的任务,不要是耗时间的任务,不要是耗时间的任务!’

    心底默念三声,灵娥双眼睁开一条缝隙,朝着其内看去。

    诶?

    怎么没变化?

    灵娥头一歪,难道自己杀的大妖中,有滥竽充数之辈?还是需要自己本体去杀一百只真仙境大妖?可贸然用本体,未免太不稳妥……

    “嗯咳!”

    侧旁突然传来少许动静,灵娥嗖的一声遁入大地中,一溜烟遁出数百丈远。

    但她很快就停下身形,仙识打量着自己刚才所站之处立着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师兄?”

    “是我,”李长寿淡然答着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灵娥传声道:“我不信,你怎么证明?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某人一日沐浴的记录是十二次,十三岁那年被蛇咬了脚踝哭了三个时辰,十七岁就学会了在内襟中缝一些柔软的布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!”

    灵娥脆生生地喊着,自大地中飘出,背着小手跳了回来,嘻嘻笑着:

    “完成任务!我可以回山了吗!”

    “这才第一个人族,”李长寿将她手中玉符拽了过来,抹去其中的那行字,显露出第二行小字,并改写了部分内容。

    灵娥禁不住低头扶额。

    竟然是直接写进去的!

    李长寿将玉符塞回灵娥掌心,笑道:

    “本想把你打晕再写第二条,这次看你表现不错,出色的完成了第一阶段试炼,就省了这个环节。

    怎么样,半年来收获如何?”

    灵娥抿嘴轻笑,取下脸上的面具,化掉伪装的妆容,背着手,在李长寿身旁转了两圈,嘻嘻笑个不停,眼睛都快笑出花儿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有六个人想找我结成道侣,六个哟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手指微弹,精准命中灵娥脑壳,疼的灵娥捂着额头差点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若是有瞧上的,为兄可去找月老帮你一把,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臭师兄,人家玩笑之言嘛,”灵娥埋怨着,又小声嘀咕,“我还是想陪在师兄身边的,师兄你别赶我走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温和的一笑,又正色道:“第二道试炼有些凶险,切记莫要逞强。

    你若三道试炼提前完成,不想在外也可提前回返山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试炼呀?”

    灵娥低头看向了手中玉符,看到那一行小字后不由一惊,连忙抬头,但眼前已空空荡荡,哪里还有李长寿的身影?

    师兄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,让灵娥错以为这是梦境。

    再看一眼手中玉符,灵娥一阵皱眉。

    【沿此图寻到一座岛屿,在不暴露自身行踪的前提下,救出因除妖被困的有琴玄雅。】

    “有琴师姐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灵娥不敢久留,匆匆遁走,闯入东海之中,沿着玉符内的地图赶去那处荒岛。

    在灵娥身后不远,纸道人军团继续跟随。

    其实,灵娥所不知的是,这半年试炼中,妖族之所以无比恐慌,主要是因此地实力最强的数头金仙境老妖,一夜之间悄然蒸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哈、哈欠。”

    兜率宫后院,树下的玄都大法师强打着精神,看着面前云镜上同步呈现的两幅画面。

    左侧是灵娥在海底快速穿梭,右侧是李长寿与白泽在水潭旁,正伏案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大法师全程监督,自然是知道的,自家小师弟与白泽这半年不断商议,做了个‘雄关镇妖魔’的计划;

    计划内容颇为复杂,要分几步才能落实到位,需要利用人族气运、人皇功德、天庭天规,让中神州仙门无法再操控南洲俗世的凡俗势力。

    “长庚的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,都是怎么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大法师对着云镜自言自语,随后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他抬指轻弹,云镜中画面一转,右侧的画面换做了一处荒岛。

    荒岛上,几名年轻男女被困缚在石柱上,有琴玄雅赫然在其中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双手被仙绳捆绑、高举过头,吊在半空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气息十分微弱,但会时不时朝着周遭看一眼,所表现出的境界,也只是真仙境中期。

    荒岛的海水中潜藏着道道黑影,妖气与仙力混杂,仿佛在等待人来营救。

    大法师淡定的一笑,又提振起些许精神,等着好戏登台。

    半日后,灵娥一刻不停,抵达附近海域。

    她仙识锁定了有琴玄雅所在荒岛,躲在数百里之外不敢靠前,化身一条游鱼混在鱼群中,仔细思索着对策。

    ‘有琴师姐是在配合师兄演戏?’

    定然是了。

    有琴师姐在门内备受关注,不可能被捉了之后,门内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灵娥仙识看着有琴玄雅此时有些破损的衣裙,小眉头轻轻皱着。

    在俗世混了半年的娥,啥场面没见过?!

    就凭有琴师姐的姿色,怎么可能被捉住后还如此安生!

    世上坏人多的是呢。

    重点是!

    这里离着东海水晶宫不过万里,假如出什么变故,龙族高手定能及时赶来,完全符合师兄的性子!

    师兄搭的这个戏台子,未免有些太过粗糙。

    灵娥斟酌一二,心底已是有了主意,在荒岛周围细细侦查,摸清楚‘强敌’底细。

    因为师兄没有给自己限定时刻,灵娥也不着急出手,想给这次试炼一份满意的答卷。

    于是,一日后。

    灵娥用声东击西之计,先用一只纸道人假装偶然路过,在空中飘飘悠悠飞过荒岛附近,引起对方关注;

    自身则施展水遁,在海底绕了半圈,抵达了荒岛边缘。

    此地竟然毫无禁制,也让灵娥暗中一笑。

    但随之,灵娥道心泛起了浓浓的警惕,身影躲藏在石缝中一动不动,以防自己遭了师兄算计。

    静等了半个时辰,她悄悄施展土遁,摸到了有琴玄雅附近,前方的礁石却无比坚固,土遁竟无法穿透。

    小范围的逆五行大阵!

    布阵不花灵石的吗?试炼意思意思不就好了。

    灵娥心底吐槽几句,静静观察了一阵,身形化作一缕轻烟消失不见……

    少顷,一只小蝴蝶忽闪着翅膀,落在了有琴玄雅后背,借着她的长发遮掩自身。

    灵娥沙哑着嗓音、传声呼喊:

    “有琴仙子!有琴仙子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有琴玄雅身子轻颤,用虚弱的嗓音喃喃道,“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贫道……铭佳,与尊师相熟,今日路过此地,竟见仙子被困,特来搭救。”

    灵娥继续道:“稍后我为仙子解开仙绳,仙子向左前方冲出三十丈,贫道就可带你用遁法离开此地!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!”

    “小事,小事。”

    灵娥化作的蝴蝶轻轻忽闪了两下翅膀,那根仙绳自行解开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高举的双手垂落,但自身仙力太过微弱且运转不畅,立刻向前软倒,竟直接匍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好真实的演技……

    灵娥化作的小蝴蝶着实惊了下,立刻用一层仙力包裹在有琴玄雅身上。

    正此时!

    雷鸣声中,荒岛周遭的海面炸起道道水柱,数十道黑影冲天而起,手中提着闪耀着寒光的兵刃,已有十数道流光对有琴玄雅砸来!

    灵娥一急,立刻就要强行带有琴玄雅飞天而起,但灵娥还没有所动作,有琴玄雅身子突然涌出道道金光,一束金色光柱连天接海!

    金光中,有琴玄雅张开双臂,身形迅速飘起,闭目昂首、长发在背后飘舞,绝美的面容竟是如此圣洁。

    “好,停!”

    侧旁传来一声呼喊,那道金光缓缓消散,而那些原本气势汹汹扑来的黑影,此刻也是直直落在各处,各自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纸、纸道人?

    灵娥化作的小蝴蝶完全被阴影吞没,她有点懵懵然,许久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……

    一直到有琴玄雅呼了口气,而李长寿一具金仙境纸道人自远处飞来,手中端着一只留影球,笑道:

    “这次不错,一次就过了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闻言长长地松了口气,眸子中满是光亮,小声问:“师兄,下一条去哪?”

    “不急,先休息几天,”李长寿清清嗓子,“假名道人,还不现身?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看向身后,那只蝴蝶伴着道道仙光,化作了灵娥的身形,面容和自身道韵依然带着一层伪装。

    灵娥眨眨眼:“师兄,第二条试炼就是这个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李长寿温声道,“你这次表现……

    完全不及格,稳字经六千遍,回山后自己补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我不服!人家完成救有琴师姐的任务了!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石头荒岛上有蝴蝶的吗?”

    李长寿的化身大眼一瞪,大手对着周围点了一圈,骂道:“这里有一根草,我就算你过关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灵娥顿时委委屈屈状,有琴玄雅也没能绷住清冷的面容,拉着灵娥掩口轻笑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们弄这个做什么呀?”灵娥有些纳闷的问。

    “传声说。

    我会将留影球中的画面,在洪荒范围内广为流传,让你有琴师姐名扬四海,吸引更多贤才与正义之士加入天庭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,感觉好厉害,那师兄我第三条试炼要去的五庄观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早点做完,我也好早点回山!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你这次下山真正的试炼,那里是一位高人的道场。

    你需自行打探此地之所在,寻到此地、见到观中的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你是不是,也不知这地方在哪?”

    “还想再加六千遍?”

    “要不师兄你直接判我输了吧,我回山抄经文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翻十倍。”

    “打扰了,我去找五庄观……”

    兜率宫后院,那颗大树下。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听着太极图中传出的对话,嘴角一直挂着‘姨夫’般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长寿当年的三星拱月,若是都能结成姻缘就热闹了……嗯?”

    大法师突然眉头一皱,太极图轻轻震颤,心底泛起了少许明悟。

    “怎么在这个时候闹事……这些家伙也察觉到,洪荒将有大劫降临?”

    伴着几声嘀咕,大法师身影在原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少顷,一道流光宛若穿透了乾坤,极速消失在了天边……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