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换上一身宽松的深蓝道袍,准备几张随时更换的易容面具,再将自己的真容遮掩起来,让脸蛋看起来圆一点……

    一个普通的小师妹,就这么练成了!

    师兄说过,最好的伪装就是普通。

    初级的普通,指的是在外看起来普通,没有什么引人注意的特异点;

    高级的普通,是行为上符合普通的人设,去做一些大部分炼气士都会做的事;

    终极的普通,则是道心保持着‘普通’二字,不会有任何非普通的想法,却拥有随时、稳定跨越普通障碍的实力。

    ——选自《师兄的一堂课》。

    收拾了一阵,打量一下镜中的自己,灵娥满意的点点头,开始检查桌子上摆满的宝囊,以及宝囊中的宝囊。

    常用的几类迷药、元神毒,都准备了足够的分量,且乘以三。

    应急用的解毒丹、补充自身仙力、疗伤用等丹药,也已考虑到了绝大多数的环境,且乘以三。

    还有师兄此前百般叮嘱必须带上,同时也让灵娥略感不安,那种用龙王之血以及某鸿蒙凶兽毒素炼制而成的【长生道毒】,灵娥也备了三份……

    这是不是预示着,师兄给自己安排的历练中,有可能会遇到金仙境高手?

    灵娥念及此处,不由叹了口气,将这些宝囊挨个收到了三个储物法宝中……

    这其中,还有一些小底牌。

    比如师兄搞的微型阵盘、十六联自爆纸道人等等,都是灵娥此前学习过使用方法,但没实际运用过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费这么大力气,非要让自己出去历练……

    山中修行不快乐吗?

    出去又有什么乐趣呢?天还能不是这片天?

    灵娥又叹了口气,这次历练如果真的是历练,那也算一回事,可以增长道心,在危险中磨练自己的意志。

    就凭师兄的性子,九成九的可能,会一直在地下躲着追踪!

    这是历练吗?

    这只是师兄布置的综合考核!

    灵娥暗戳戳的吐槽了一阵,在自己的法宝库中左挑右选,最终选择了一把上品仙宝品阶的宝剑,作为伴手之物。

    自从李长寿开始搞丹药厚财,灵娥就没缺过法宝,防身的灵宝也是有些的,守护元神的法宝就有六七件;

    但拿一把‘主流品质’的宝剑,既可彰显自己有点实力,免得被人当成小白兔打劫,也可达到不显财露财的效果。

    灵娥抱剑、提剑、背剑、扛剑,对着琉璃镜摆了一阵造型,最后满意地提着宝剑走到草屋门前,拉开了木门。

    门外阳光明媚,李长寿负手而立;

    齐源老道也端着拂尘,微笑注视着灵娥。

    “师父!师兄!”

    灵娥步态轻盈,跳到李长寿面前,对着师父像模像样地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“弟子这就出去闯荡了!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。”

    齐源含笑点头,叮嘱道:“外面不比山上清净,你是门内金仙苗,修为也算不错,但在外行走当小心为上,莫要多管闲事、多招惹因果,山外有山、人外有人,天仙在洪荒可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谨记师父教诲。”

    灵娥脆声喊着,随后又看向李长寿,小声问:“师兄,还有什么要叮嘱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次外出,我交给你三个任务,限期三年,完成之后可以在俗世、坊镇中随意行走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拿出了一只玉符,递给了灵娥。

    灵娥眨眨眼,她还以为师兄会含蓄一点,想方设法给自己设计难题,没想到是直接给自己发任务的形式。

    历练的难度顿时降低了不少,最起码目标明确。

    灵娥瞄了眼玉符,见其内有一行大字闪烁光亮:

    【前去南洲边界陈塘古镇,铲除一百只真仙境之上的妖魔。】

    一百!

    灵娥额头挂满黑线,抬头看向了自家师兄,美目中带着几分委屈。

    “师兄,来真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来真的还来假的不成?”

    李长寿淡然道:“本次历练的目的,在于让你体会生灵生存之不易,为你道心能更进一步圆满。

    师妹,修行不易、长生更不易,你一直在山中修行,将这份安宁的环境当做了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但生存权并非生而就有,人族之今日是前人用性命拼回来的,第一个任务目的,就是要你去体会这些。

    加把劲!

    不搞清楚生存的含义,你在面对长生劫时,做再多准备都不堪心魔一击。”

    灵娥弱弱地点头,感觉自己被灌输了一堆大道理,但又不知具体含义。

    “那师兄,我这就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给你,将我给你的人字纸道人交换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将空虚掌门给的掌门令递给了灵娥,灵娥也将袖中的纸道人拿了出来,还给自家师兄。

    她嘴角微微鼓着,眼底满是不舍。

    李长寿温声道:

    “凭此令出山门时,自不会有人为难,你也不必与旁人多解释什么,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的行踪。

    记住,从你离开小琼峰的这一刻开始,凡事就要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放心,我知道的!”

    灵娥轻轻吸了口气,振作精神,对李长寿拱手行礼,又对着师父齐源老道行了个礼,道一声:

    “弟子去也!”

    而后转身驾云,朝山门处飞去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

    齐源老道看着灵娥远去的背影,长长地一叹:

    “一转眼,灵娥也能下山历练了,起初带她回来时,她还是个小小的孩童。

    长寿,她修为够不够?要去杀妖的地方危险吗?你可做好了暗中保护的准备?”

    “师父放心,”李长寿笑道,“虽不能说万无一失,但我会竭力护好灵娥周全。”

    齐源正色道:“为师知你现在了不得,但你可就这一个师妹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师父您不必担心,”李长寿一阵作揖,百般保证,齐源老道这才放下心来,转身回了草屋中继续……修行。

    随之,李长寿本体回了丹房中,仙识锁定着灵娥的身影。

    等灵娥顺利飞出山门,李长寿的心神也挪移到了山门外的【车夫】纸道人身上,感应着灵娥的方位,施展土遁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普通·灵娥护卫纸道人军团·出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雏鸟总归是要学会展翅飞翔,云朵总要飘离生成之地。

    李长寿并不是想让灵娥离开自己身边,他纯粹是想让灵娥多些人生阅历。

    甚至如果条件允许,且灵娥实力、警惕性足够,像师祖江林儿这般外出游历千年,又因为一个人、一件事,转身回到出发的地点,也未尝不是一种洪荒的浪漫。

    现在不让灵娥外出见见世面,一直在山中修行,提前步入养老的人生阶段,其实对灵娥是不太公平的。

    李长寿很早之前做出让灵娥外出历练的决定,已经考虑清楚各种后果,且下了足够的决心。

    她不是任何人的依附,也不应是一个摆件。

    她应该去了解,天地不只是眼前看到的这些,人生选择也可有多种多样。

    当然,道侣的选择还是要保持单一和纯真。

    李长寿带着有点复杂的小纠结心态,一具纸道人去了黑池峰上,与白泽一同……开始暗中观察。

    离开山门两千里,就已飞出了山门名义上的边界。

    灵娥驾云飞在高空,仙识朝着最远距离散开,保持着足够的警惕。

    历练事小,让师兄满意事大!

    她可不能因小失……

    “救命呀!”

    突然间,一声急促的呼喊被风语咒带回;

    灵娥的仙识也注意到了某处密林边缘,有一层粗糙的遮掩阵法。

    仙识汇聚,如流水般轻松穿透阵壁,灵娥顿时见到了……有些不堪的一幕。

    修仙经典桥段!

    修为在真仙境的男仙,正在欺负一名元仙境的女仙,且已经进行到了‘你喊呀、你喊呀,喊在大声会有人来救你’的阶段。

    灵娥光洁的额头顿时挂满黑线,默默地驾云绕开了此地,总感觉这不是那个男仙在侮辱女仙,而是……

    师兄在侮辱娥的灵智水准!

    曾几何时,这完全就是师兄的教学案例,仅仅只是案件主体的修为境界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干啥,现在已经到了玩情怀的阶段了吗?

    灵娥心底一阵摇头,但表情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犹豫。

    突然间,灵娥心底泛起了些许念头,那女仙绝望且悲愤的目光在心底不断浮现,让灵娥陷入了少许纠结。

    师兄真的会用这么粗浅的招数吗?

    不对,那个男仙做这种坏事,怎么可能不做隔音阵法?

    那么粗糙的遮掩大阵,这男仙道心扭曲吗?想要人看还是怎么?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明,这确实是个师兄安排的试炼。

    可,这事万一是真的……

    虽说最好的答案就是视而不见,但如果真的是自己力所能及之事,却见死不救,道心当真不会有魔障吗?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当年师兄给自己的几个选项在心底不断浮现,灵娥的云头渐渐停下了。

    ‘灵娥,你要记得,遇到举棋不定之事,要尝试去打破思维框架,寻找新的选项。’

    新的选项……

    罢了!

    虽然八成可能是刚出山门的试炼开胃菜,但这点小历练,应该只是在总体评价中,占很低的分数才对。

    灵娥捏着下巴喃喃几声,仙识突然扫到了山林中嬉戏的几只妖兽,妙目顿时一亮。

    少顷,进行到了‘你越反抗贫道越激动’的那名真仙境男仙,眼前突然有点发昏,浑身仙力运转速度突然减缓。

    他立刻跳起来,将已经解开扣子的道袍摁住,四处扫视。

    “谁!谁在暗算贫道!”

    哼、哼哧……

    毫无征兆的,一股妖气在百丈之外爆发,且朝着此人飞速逼近。

    这真仙境豁然转身,却见一头双眼冒着红光、身长超过三丈的野猪狂奔而来,带起滚滚烟尘!

    这名男真仙立刻要拿出宝物,却发现自己此时,竟有些握不住长剑的剑柄……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此人喝骂一声,转身驾云飞起,那只野猪妖兽不知为何盯死了这男仙,卷起一阵黑风,猛追着不放。

    一阵清风吹过,那名女仙身上的禁制尽数被解开。

    她连忙站起身来,捂住领口,有些凌乱的面容上满是茫然无措,又听得一句无法辨别男女的传声:

    “快走吧,那头妖兽喝了情水,定会折腾那恶人一阵。”

    这元仙境的女仙忙道:

    “多谢恩公!还请恩公救我救到底,不然我如何能逃过此贼毒手?我愿当牛做马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你这都逃不了,那大概就是你的命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哎!恩公!”

    远处云上,灵娥施起风遁,迅速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那个女仙就是师兄的纸道人吧!

    刚才的那句带着‘弱者绑架’的求救,才是真正的试炼内容吧!

    哼哼!

    哪怕不是历练,面对这种情形,灵娥也不会继续帮下去。

    大家非亲非故,仗义出手一次就够了,凭啥还要对你后半生负责?

    真的是!

    灵娥得意的一笑,于风中自在飞行,心境也越发开阔。

    待遁出千里,灵娥看了眼身上的测感石,发现并无仙识查看,又朝着下方的山川瞄了眼。

    师兄没用仙识关注自己?还是有破解测感石之法?又或是根本没在暗中保护?

    要做最坏的打算……

    灵娥轻吟几声,继续驾云朝南洲边界飞去,途径各处坊镇,也都会尽量绕开,克制着自己的好奇心……

    但这天地着实太美。

    朝着左右去看,非小琼峰周遭的山围,眼界在无限蔓延;

    朝着天空眺望,蓝天白云似乎一成不变,又似乎变得无比广阔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微风,带着远处的鸟鸣人语小兽低吟;

    远见,深山密林上空有百鸟展翅,炼气士于云上来去匆匆,长满灵草浅花的山谷中人影重重。

    陌生的面孔、陌生的背景……

    灵娥嘴角不自觉露出少许笑意,也开始在一些美景前驻足。

    她会拿着解毒丹,小心翼翼嗅一嗅未见过的花朵;

    也会抓着灵宝长剑,戳一戳只有一点点修为的彩鳞蛇,又被带着起床气的小蛇追着跑遍半个山坡。

    她提着布靴、赤脚趟过清澈的山溪;

    施化形术,化作拇指仙子,与两只蝴蝶一同在花瓣上起舞,也不知道自己跳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星夜躺在无人的湖面,散开如瀑的青丝,想象自己是湖之女神,一不小心便融入了身下的星海。

    白昼寻到一片山花烂漫的无人之地,随手布下四五重遮掩阵法,在此地抚一阵琴,哼一段小曲儿,想着自己跟师兄在这里嬉闹的情形,而后躺在草地上一阵傻笑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是外面呀。”

    灵娥抬着小手,对着天空轻轻一抓。

    “哼哼,不过如此,办正事了!”

    哼着自己琢磨的小调,灵娥摄回各处阵基,小心翼翼检查了下各处情形,做贼般驾云离了此地,继续沿着繁忙的云路,朝第一个历练地赶去。

    黑池峰,水潭旁。

    白泽和李长寿各自端着一杯水酒,看着水面映出的画面,笑容一直未断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此法,当真比仙识探查要妙百倍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一点微末手段,不值一提,不值一提!”

    白泽摆摆手,笑道:“倒是水神,灵娥后面的试炼,你可安排好了?”

    “我并未安排什么,”李长寿笑道,“这次她出去,我想让她看看洪荒原本该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我只会引导她去一些地方,暗中做些周全的护卫。”

    白泽皱眉道:“万一灵娥遭遇到什么大罗高手,咱们离着太远,来不及出手该怎么办?

    这似乎不稳妥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”李长寿淡然道,“此前我已请大法师出手帮忙照看,跟在她脚下的纸道人,也足够应对非圣人弟子之敌。”

    白泽不由一阵无语,叹道:“你这是让你师妹去历练,还是盼着她出去闯祸?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而不语,笑道:“之前的那头野猪妖,倒是我也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白先生对炼器之道可有涉及?

    最近我一直在构想一种传递消息用的‘法器’,但炼器理解不足,一直陷入了瓶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略懂,略懂。”

    白泽在袖中拿出一只羽扇,轻轻摇晃,与李长寿一边看湖水中的情形,一边探讨炼制乾坤法宝之事。

    李长寿此时自是一心多用,只不过暂停了天庭水神纸道人的活动。

    又半日后,李长寿和白泽讨论声停住,齐齐盯着水中的画面。

    灵娥在一处热闹的坊镇外徘徊许久,犹豫了一大阵,这才迈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纸道人军团,顿时被逆五行大阵所阻;

    李长寿立刻选了一具金仙境纸道人,化作一名老妪,驾云进入了此地。

    因进入坊镇后,灵娥的测感石瞬间变成橙红色,灵娥也无法分辨,其中是否有师兄的仙识。

    李长寿化作的老妪,与灵娥保持着不过百丈的距离,却并未被灵娥发现。

    李长寿低头看了眼老妪纸道人身上的测感石……

    这浅紫色……突出一个真实!

    身处热闹的街道,灵娥的大眼顿时一阵放光,在各处摊位前东看看西瞅瞅,又不可避免的,踏入了一些成衣法宝殿。

    ‘这丫头,花花世界迷人眼,也不知是否会影响到道心平稳。’

    很快,李长寿就觉得自己多虑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一件裙子,就要三百灵石?”

    灵娥满是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女掌柜,皱眉道:

    “这用料虽然不错,但边角都有些粗糙,而且花色调制也没做到多好,腰身和肩头还故意省了布料,成本最多十块灵石,你要卖三百灵石!”

    女掌柜忙道:“道友呀,这可不只是衣物,其上还刻画了不少禁制,足以抵挡元仙一击呢。”

    灵娥皱眉道:“你管这叫禁制?

    这怕是连最弱的元仙,一掌也能打透吧。”

    那女掌柜笑道:“这样道友,看你也是懂行之人,我报个合适的价格,三十枚灵石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灵娥明显犹豫了下,一咬牙:“二十五枚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片刻后,灵娥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,将这件仙裙收入了储物法宝中,转身离了这处法宝成衣店。

    风语咒带来了那女掌柜几声嘀咕,灵娥就当没听到,完全没被影响心情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些年的大部分月供都给师兄换草药炼丹了,灵石这块自然要省着点用,可不能乱花。

    论小穷峰的优秀传统!

    黑池峰水潭旁,白泽皱眉看着李长寿,嘀咕道:

    “人教圣人二弟子,人教小法师,天庭水神,道门智星,龙族、巫族拯救者,妖族敲钟人,大德后土守护者,云霄仙子准道侣,圣母宫的座上宾……

    就这?

    你就不怕小灵娥,被人用几块灵石就骗走了?”

    李长寿哼了声,也不理白泽,闭目便是一阵安排,顺便测试下灵娥的临场反应如何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敖乙带着数头老龙自东海而来,他们潜藏行踪、施展化形术和障眼法,混入了这座坊镇,找到了在茶楼中听曲儿的灵娥。

    敖乙此时化作柯乐儿的模样,端着一只托、带着各处视线,款款到了灵娥身后,低头道:

    “嫂嫂,哥哥命我送来些盘缠。

    您就是堵气外出,总不能缺了用度。”

    正嗑瓜子的灵娥动作不停,头都不回,沙哑着嗓音淡然道:“道友认错人了,我夫君是我师兄,他可没什么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嫂嫂又说气话了。”

    敖乙将托盘推到了灵娥手边,灵娥低头一看,顿时看到了一只手镯类储物法宝,以及下方压着的那个大字……

    稳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