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“哈哈哈哈!难得看燃灯吃亏,为何老哥我道心如此舒畅!”

    “这燃灯并无厉害神通,但那盏灯确实不凡。”

    东胜神洲,一家坊镇的酒楼中,赵公明正抚须大笑,身上的铠甲不断颤动。

    三人坐在这宽敞套间居中的圆桌旁,却是三种截然不同的画风。

    孔宣的不染尘埃、傲绝尘世,仿若混沌未开、鸿蒙未定时,于混沌海中走出的生灵,自身总有一种圣洁、淡漠之感。

    赵大爷自还是那般英武气概,此刻因心情舒畅,嘴边笑容不停,给人一种莫名的喜感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纸道人坐在一旁,白袍白发散发着淡淡白光;

    若有人一眼看去,似乎就能了解这天庭普通权神的‘全部’,但回过神来,却又觉得这是一片汪洋,深不可测……

    三人在此地喝酒聊天,自是用大神通遮掩了天机,免得闲谈话语被人听去。

    孔宣问道:“这燃灯莫非在道门中很不受待见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,”赵公明啧了声,“本来,我们截教跟阐教,因为师尊与二师伯对收徒的理念不同,且早先几位大弟子积累了些恩怨,经常会有摩擦。

    每次只要有一点小事,这燃灯就会在后面煽风点火,夸大其词,让我们截教吃了不少暗亏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正色道:

    “燃灯这些举动,表面来看是打压了截教,实则却加深了阐截之间的矛盾。

    以至于三教有人站出来,以防止中神州仙宗倾轧为由,开了一次三教源流大会,借此修复阐截之间的裂痕。

    但可惜,终究是治标不治本……

    归根结底,始终是理念有所冲突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叹道:“很早就有人断言,阐截之间必有一场大战,却又不知如何才能弥补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水神吗?”

    孔宣下巴对着李长寿轻轻抬了下,赵公明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李长寿正色道:“我也只能尽力而为,且人教本就奉行清静无为,不得多沾因果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教训了一次燃灯,阐教之内定有师兄师弟对此有些微词,”赵公明抚须轻叹,“就怕他们觉得,这是人截联手,有意排挤阐教啊。

    老弟你觉得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其实不会太严重,”李长寿道,“我本身就带了诸多截教立场,这是阐教上下都知的。

    稍后我去请玄都师兄出山,去玉虚宫中拜访广成子师兄,此事自可化解。”

    孔宣在旁突然问:“他何时去?”

    “这要看玄都师兄自行安排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事,我只是随口一问。”

    孔宣淡定地回了句,而后拿起了此前看都不看一眼的仙酿,轻轻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李长寿见状,淡定的扯开了话题,问赵公明:

    “老哥不是陪人外出走动,怎得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赵公明面色顿时有些黯淡,咧着嘴角想笑,但笑容到了一半,便化作了长长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男女之事,果真比修行麻烦千百倍,唉……”

    孔宣不由来了兴致,在旁仔细听着。

    很纯粹的好奇。

    李长寿暗道一声‘就知会如此’,表面做出皱眉凝思状,温声道:“老哥这是怎了?若是有什么烦心事,不妨讲出来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摇摇头,抬头饮了一口李长寿拿出来的仙酿,静静无言。

    【长寿小课堂:

    遇到朋友在这种情形下露出这种伤感表情,且主动先说出了一句总结的话语,其实并非是对方不想言说此事,而是开口的情绪没有到位,想要在讲述前得到更多关注。

    故作的沉默下,隐藏着如海啸一般的倾诉欲!】

    李长寿关切地问道:“老哥到底是怎么了?莫非是与金光圣母起了争执?”

    赵公明苦笑了声,看着面前的酒杯,言道:

    “老哥我现在也不知该如何对旁人言说,但我与金光师妹……确实不适合做道侣。

    这事传出去,难免会影响金光师妹的清誉。

    唉——”

    孔宣道:“何必在意旁人言说?我辈生灵,修行参悟大道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所言有些偏颇,谁都不可能做到完全不在意旁人非议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在旁举了个栗子:“假若有人传出玄都师兄与某位仙子结成道侣的假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孔宣冷然道:“我看谁敢在背后造谣生事!定要让他生死不能!”

    “看,就是这般,”李长寿双手一摊,“老哥在意的,是截教上下同门会如何看待此事,与道友关心玄都师兄同理。

    不过是不同人,不同事,各自关注的程度有所不同罢了。”

    孔宣若有所思,很快就了然地点点头,笑道:“确实是我见识浅薄了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得意道:“若说为人处世之道,道门弟子无出我老弟之右者!”

    孔宣对此也是深以为然,与赵公明举杯同饮。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这是好话?

    行吧,起码比精于世故、老奸巨猾好听。

    一杯酒水下肚,赵公明打开了话匣子,将他与金光圣母外出游历这些年发生的事详细说来。

    按赵公明的原话来说,就是与金光师妹相处起来……气氛总是怪怪的。

    两人找不到合适的话题,总是依靠着金光圣母对赵公明的‘热情’与‘主动’,才能维持表面亲密的状态。

    赵公明也尝试过找些趣事聊天,但没说几句,就陷入了停顿……

    他们去了几个大千世界游山玩水,若是遇到风景绮丽之地就小住些时日,如此走走停停,最后的结果却是……

    “心境莫名有些疲乏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抚须摇头,“我与金光师妹尝试过分离数月,看彼此是否有话想要倾诉,但再见面,谈话时还是不免有几分尴尬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总觉得,跟金光师妹相处,还不如跟老弟你相处轻松愉悦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默默地端起凳子,朝着侧旁挪了挪,淡然道:

    “老哥请自重。”

    “嗐!我是打个比方!”赵公明笑骂几声。

    侧旁孔宣歪了下头,纳闷道:“这是何意?又为何要自重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赵公明被逗得抚须大笑,简单解释了几句洪荒流传的‘纯阳道人’与‘重阳道人’传说。

    孔宣表示眼界大开,且不知如何评说。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老哥你此时可知,自己喜欢哪般女子了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笑道:“我本身是无需道侣的,如今道心被扰动,已是注定要渡一次情劫。

    若是非要有个道侣,我希望她能有二妹的温柔、没有二妹的威严,能有三妹的聪慧,但不要有三妹的恶趣;

    她不必为我舍弃什么,我也不必为她改了心性,相谈不必刻意而为,相顾一笑便有心神轻触。

    最好修为道境与我相近,如此也能互相理解,没话聊了还可说说大道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拿着玉筷夹了两根青菜,放在赵公明面前的盘子中,叮嘱道:“别光喝酒,吃点菜,吃点菜,怎么醉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”赵公明摇摇头,“这般女子也确实太难找了些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嘴角一撇,这般女子,截教不是有几位……

    孔宣忍不住感慨:“划分阴阳之后,当真太麻烦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但也因这般,”李长寿笑道,“修道寻真之路,也变得色彩斑斓,更有趣了些。”

    孔宣反问:“男女谈情,与道何益?”

    李长寿答曰:“情之一字,应入性中,可借此稳固本我,抵挡道对心的磨灭。”

    “本我不斩,恐难真正成道。”

    “若成道便是放弃本心本性,又何必超脱?”

    李长寿也像是打开了话匣,围绕此事侃侃而谈:

    “性情若失,言行举止皆近于道,那不过是沦为道之傀儡,何以称之为成道?

    若有生灵问:‘我为何事而寻真成道?’

    咱们总不能回答,是为成道而去成道。

    成道,是为无所拘束,是为无物可伤,若心无私欲,何必求此?

    故,成道绝非为被道同化,非融于道之间,再不应为道所困。

    道门典籍有言,三尸为善恶本我,可本我尸非斩出来的,而是如衣物一般脱出来的。

    脱掉的是虚与伪,存留的是本与真,此方为斩三尸超脱。

    话归此事,若心底存留一份情念、一份挂念,或许在自己即将迷失于大道之间时,能得一份回归本性的指引。

    这终归是好事,也绝非与修道相左。”

    “容我细细品味一番。”

    孔宣缓缓点头,坐在那仔细思索。

    赵公明在旁沉吟几声,问道: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典籍上看来的,怎得老哥我没看过?

    还有,老弟你突然这般正经地说起这些,老哥着实有些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非要拆台是不是!

    这不过是为了提醒孔宣,男女之事并非毫无必要,且先天混沌体修行到最后,很容易成为‘大道之使’,丧失本我。

    但若是心底有了道之外的牵挂,就能更好的抵御大道对自身的侵袭。

    简直为兜率宫后院的某师兄操碎了心!

    李长寿突然想到了什么,满脸严肃地问:“老哥,你跟金光圣母进行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步?升温境?”赵公明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牵手、相拥、碰唇、洞房,哪一步?”

    赵公明老脸一红,嘀咕道:“第一步吧……偶尔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会有事,”李长寿缓缓点头,“若你四步都走完了,又说彼此性格不合,那我当真是要去碧游宫告你一状了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骂道:“我可有那般不堪!

    对了,你与我家二妹,又走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“发乎于情、止乎于礼,每次见面都是聊聊天、散散步,应当说刚走了……

    半步吧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淡定地解释着,把心底浮现出的凉亭画面擦掉。

    这种私密事,自是不好对外言说,打听别人家的就够了。

    赵公明想了想,又问道:“那我二妹与你相处时,可会尴尬?”

    李长寿仔细回忆了下几次相处的情形,含笑摇头,“我们便是不说话几个日夜,彼此也觉得颇为融洽。”

    “嗯咳,”孔宣此时已是回过神来,“若是这般,贫道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此前已经自称‘我’了,此时竟改口‘贫道’,这个不情之请……

    “道友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你与云霄道友相会,可否让我在暗中观摩?”

    孔宣也知这要求有些过分,解释道:“这些事,我也想多了解一些。

    母亲将凤族最后的希望寄托于我身,如今我境界已是陷入困境,先天混沌宝体早已没了助力,也该确定阴阳归属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一本正经地忽悠道:

    “道友可知,在种族繁衍这种事上,我们人族应可算是洪荒的行家。

    尤其是经圣母娘娘亲手捏出来的第一批人族,那绝对是保存了人族快速繁衍的真意!

    人族更是天地间的主角,凤族若是能与人族结好,气运自会被影响……”

    孔宣不由问:“那第一批人族又能去哪里找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巧了,”赵公明在旁一拍桌子,“我们截教就有两……位……老弟你眼神为何如此吓人?可是老哥说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李长寿淡然道:“还是谈谈该如何帮老哥你处置后续之事吧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眨了下眼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孔宣却是眯眼一笑,道一句:“若是能再见一次玄都道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恍然大悟,不由尴尬挠头;

    李长寿也是挑了挑眉,心底有了谱,今日点到即止,不再多提此事。

    如何帮赵公明解决问题,李长寿其实早就准备好了方案。

    此刻,他直接拿出了一只卷轴,开始阐述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此时金光圣母也已知两人并不适合做道侣;

    他们在金鳌岛的观赏龙宝池旁相谈时,定下过约定,若互相觉得不合适就不去勉强彼此。

    ——这条后路,其实也是出自李长寿当年给火灵圣母的锦囊。

    而今赵公明与金光圣母走到了这一步,李长寿拿出了这套方案,已算是功成圆满。

    世上哪能都是‘彼此喜欢又互相合适’的有情人,半数的感情,都是年轻时谈是否喜欢,年长后看是否合适,洪荒亦然。

    有情人终成眷属,对部分生灵而言,终究不过是一句美好祝愿。

    “只是,老弟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沉吟一声,“把分离之事如此大操大办,是不是有些夸张了?现在也没人知道我跟金光师妹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淡定提醒:“莫忘了多宝师兄的土洞神通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先是一怔,而后额头挂满黑线;

    一旁孔宣掐指推算一二,随后也是禁不住笑出声来,连说‘有趣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兜率宫中,树荫下。

    刚将太极图收起,看完戏准备修行一阵的某青年道者,突然皱起剑眉。

    今天的风儿,怎么又……开始喧嚣了呢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