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看看,最近发生的这都什么事?

    地藏出手搞事暂且不提,这属于道门与西方教正常范畴的交手,总体而言互有胜负,普通的势力斗争。

    但紧跟其后……

    先是自家师父姻缘出现问题,被圣人娘娘牵了红绳;

    这波未平,玉帝陛下又突然决定,要下凡去磨砺自身、追求大道的圆满、体验后天生灵的生老病死……

    饶是李长寿有充足的常规战术储备,对此也是颇感头疼,为之吐槽无力。

    这都是闲!

    嗯咳,一个涉及圣人娘娘,一个是自己顶头上司,倒是不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但好在,师父那边目前来看,依然只是一件小事,玉帝这边事情虽大,却也听了他的谏言,选取了一个较为稳妥的方案:

    【神魂下凡】。

    后天生灵降生时都有魂魄,踏入修行之路后,魂魄可化作妖魂、仙魂,凝结元神。

    玉帝这般先天生灵,先天化形时便为元神仙躯,大多称其元神为神魂。

    本来,玉帝打算真正意义上穿过六道轮回盘,去世间走一遭,待经历了些许劫难,有所感悟后,立地恢复玉帝真身,回归天庭。

    但这般着实有些冒险,天庭也会出现几十年缺少主心骨的‘危机期’。

    经李长寿一番不怎么费力的‘力谏’,玉帝很轻松就接受了,李长寿提出的这个方案。

    接下来,玉帝会分出一缕神魂,让自身陷入沉睡,借着这缕神魂,去经历一场真实的梦境。

    这般处置,比起原本玉帝的设想,非但没什么坏处,还有诸多好处。

    玉帝能看到的好处总共四层:

    其一,玉帝可随时从沉睡中醒来,应对紧急情形;

    其二,哪怕是转世下凡历练感悟之事被人所知,又被谁谁所算计,玉帝本身也不会遇到危险;

    其三,更为隐秘,不容易为人所知;

    其四,若是王母娘娘问起来,也方便解释……

    然而好处其实还有第五层,只是这第五层鲜少有人会考虑到,或许只是李长寿杞人忧天。

    ——避免玉帝因为转世历劫时,性情产生变化。

    对于玉帝而言,数十年也不算太长。

    这位陛下也是心热,先让李长寿稍等片刻,发了一道玉符飞去瑶池;

    随后,玉帝直接将凌霄宝殿封起,对外宣布自身偶有感悟,要体悟天道,命东木公与水神,汇同通明殿当值正神,商议处理天庭事务。

    若遇紧急要务,可由瑶池王母决断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玉帝前后用了不过一个时辰!

    甚至度仙门那边,青丘一族和狐女小兰还未离开,李长寿在天庭,就已‘领’到了玉帝的‘神魂灵光’,离了开始自封的凌霄宝殿……

    不难看出,对此事,玉帝陛下确实是期待了许久……

    玉帝可能不在乎此事能产生的功德之力;

    但李长寿这个急缺功德的三阶正神,自然要趁此机会,加深地府与天庭的联系。

    待数十年后,玉帝回天时,李长寿还想搞个‘大新闻’,标题都已想好——

    《玉帝亲历六道轮回,体验众生之艰难不易》!

    呃,怎么有种【你已经是个成熟的玉帝,该去踏上自己的征途了】的既视感……

    将这一点神魂灵光小心翼翼放在袖中,李长寿驾着这具纸道人,径直赶回了水神府。

    稳妥起见,他多等了半个时辰,待一具实力媲美金仙境的纸道人抵达天庭,又喊敖乙招三千精锐天河水军来水神府。

    为了表达敬重,李长寿将玉帝的神魂装在一只精致的玉盒中,又在周遭布置了数十层禁制,这才放心的收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趁着敖乙未到,李长寿主要心神回归度仙门处,目送青丘一族驾船离开。

    不出李长寿所料,哪怕狐女小兰的红绳已缠绕在了自家师父的泥人上,二者的感情发展也绝不会太顺利。

    齐源老道依然是果断拒绝了狐女小兰,这次倒是留了余地,愿与之结交为好友;

    对此,狐女小兰颇为振奋,大有要在度仙门附近结庐而居,没事就来好友家串门的架势……

    此事后续会如何发展,李长寿也是完全看不透。

    甚至他还有些怀疑,这背后有关系到整个人族和妖族的大算计!

    且观后事。

    “哥哥!我带兵过来了!”

    一身银甲的敖乙自水神府外快步而来,头盔被他夹在肋下,虽是少年面容,已有六分英武气。

    李长寿起身甩了甩拂尘,笑道:“走吧,随我去地府阴司一行。”

    敖乙像模像样地抱拳行礼,“是!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近来可回过东海?我此前在通明殿为你特意要来了出入玉符,莫要让弟妹独守闺阁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!”

    敖乙有些不好意思,嘀咕道:“我昨日刚回来,最短一个月就会回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眯眼笑着,走入了星光遍布的夜幕,刚要继续调侃小龙,侧旁有道倩影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!这是要做什么去?带弟子一起呀!”

    声如百灵、体态轻盈,一身浅蓝短裙、稍微挽起的青丝,又能随意进出水神府中……除却龙吉公主,还能有何人?

    他要做什么去?

    简单版答案:送你父亲去轮回。

    详细点答案:把你父亲的神魂装到了小盒中,送去地府阴司托关系轮回转世,体会一把凡人的人生!

    李长寿温声道:“有要事要外出一趟,可是又有不懂的问题了?”

    “那我等老师回来再讨教。”

    龙吉反应颇为迅速,笑吟吟地答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长寿一开口说是‘要事’,她便不再说‘同去’二字,这点让李长寿也颇感舒适。

    当下,李长寿让龙吉在水神府自行玩耍,便与敖乙匆匆出了府门。

    三千天兵四人一列排成一条长龙,李长寿也被敖乙请入了一座华美的车架中,拉车的是两头颇为威武的异兽。

    天兵开路,天将相随,车过天门,无人拦阻。

    倒是真有点普通权臣的味了。

    出得东天门,跨过浩瀚的东海,这队天兵各自撑起仙力,宛若一条银白苍龙,顺着天柱一路下行,闯入了幽冥界中。

    这一路风驰电掣、云升雾随,引来不少炼气士注视,更是让那些赶去地府办事的仙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行至酆都城雄关外,有一队阴兵向前,客客气气地将天庭车架拦了下来;待问明了车中是水神,又立刻让开道路,并抢先一步赶回酆都城报信。

    不多时,整个酆都城都变得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十殿阎君齐聚城门等候,三千阴司判官来了三十位资历最老的大判官,其他阴兵阴将更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水神的好帮手、与水神交情最深的地府巫族代表——牛头马面,被安排到了相对显眼的位置,稍后负责搞气氛。

    进入酆都城的通路都已被封了,前来阴司办事的仙人,也被告知暂时不要活动。

    天兵开路,阴兵回避;

    车辇悬停,天将前禀。

    敖乙朗声道:“禀水神,已到了酆都城外十里!”

    车架中,李长寿收起手中品读的玉简,整了整白袍,提着拂尘低头出了车架,当即对着酆都城远远一拜。

    “让兵马在此等候,轮回重地,大德后土之所在,莫要给阴司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敖乙抱拳答应一声,点了三十名天兵跟在李长寿身后,一同驾云朝酆都城而去。

    城前寒暄两句,各自道揖见礼。

    李长寿直入主题,笑道:“此次是有要事与阴司相商,还请找个僻静之地,咱们细细言说。”

    “水神请!”

    秦广王立刻安排了下去,命阴司大鬼小鬼散去,十位阎君连通牛头马面,将李长寿和敖乙引去了阎罗殿中。

    到了殿内,秦广王坚持要让李长寿上座,李长寿自是固辞。

    地府阴司能这般给面,一是有求于天庭,二是看在了妖升山之战,李长寿化解北洲巫族的族灭之危。

    十位阎君在天道序列中地位不低,而李长寿对自己的分量,一向都是朝着最稳的方向掂量。

    坐在阎君刚命人搬来的石椅中,李长寿看了眼左右,又道:

    “敖乙,带天兵去殿外守候。”

    秦广王见状,顿时接道:“除牛头马面二元帅!各护卫退去!”

    当下,大殿中的阴差与天兵齐齐退走,让这座威严中带着一点阴森的大殿,顿时变得空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咳!”李长寿清清嗓子,坐在侧旁的十殿阎君、旁边站着不敢说话的牛头马面齐齐向前探身,生怕错过了李长寿的只言片语。

    “各位不必如此紧张,”李长寿笑道,“其实对地府来说,实质上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秦广王笑道:“水神交代之事,如何有难事?那都是大事!更何况是这般动了天庭仪仗!”

    五官王在旁拱手笑道:

    “先前北洲之事,多亏有水神您出手,我等实在不知该如何报答。

    水神若有所请,我等自当竭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沉吟几声,在袖中拿出了那只玉盒,托在了掌心中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此次我前来地府阴司,为公非为私,此事需各位百年内绝对保密,万不可对外言传半个字!”

    十位阎君顿时瞪起铜铃般的大眼,一个个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李长寿:“我想让各位帮忙,送一缕神魂投胎转世。”

    这座阎罗殿中顿时安静了下来,落针可闻、烛火炸响,直到牛头嘴边冒出一声:

    “嗐!”

    然而,牛头还没来得及多说,一旁马面‘脚疾眼快’,把牛头直接踹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离着稍近的楚江王扭头一巴掌拍了下去,打得牛头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“此事着实是大事,”秦广王定声道,“但无论有多困难,我地府定会全力以赴,阴司上下,绝对会帮水神完成这般大事!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了笑:“这般我就放心些了,各位请看。”

    他淡定地解开宝盒的禁制,其上透出一缕缕金色的功德,直接用功德凝成了一名白衣青年闭目打坐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要转世的并非旁人,正是咱们天庭的玉帝陛下。”

    噗通几声,却是几只石椅直接被摁塌,十位阎君齐齐站起身来;

    先是瞠目结舌,而后面面相觑,差点就直接给跪了……

    “玉、玉帝转世?”

    “这如何使得?玉帝可是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这似乎是一缕神魂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李长寿起身笑了声,随后便收敛笑意,正色道:“咱们这位陛下,心忧三界、挂念苍生,但因自己从未体会过凡间重重,不知凡人苦到底苦在何处。

    故,陛下以这一缕神魂转世,经凡尘历练,可体悟天道、感悟天帝之道。

    各位,此事万不得泄露出去,免得坏了陛下的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我们办事,水神您放心!”

    十殿阎君顿时凑了上来,围在这锦盒周遭一阵嘀咕,商议该如何轮回,该如何保密,又该如何对后土娘娘禀告此事。

    李长寿很快就捕捉到了关键点……

    后土娘娘?

    倒是意外确定了,化身六道轮回盘的后土娘娘,此时还能直接与外界交流!

    这应该是地府的底牌,也是酆都城最后的依凭,李长寿并未多问,各位阎君围成一个圈不断商议。

    轮回投胎这种事,是他们的专业领域。

    牛头马面在旁凑了过来,好奇地打量着玉帝的神魂,头套一阵晃动……

    嗯?头套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看了看这十位头角狰狞、面容吓人的阎君,仔细辨认了下。

    果然在脖子处发现了细微的色差!

    很快,十位阎君商量清楚了此事,秦广王向前言说:

    “水神,此事我等定会全力相助,只是有两件事。

    这第一,生死簿上该如何定这转世身的命途?这个我们可不敢乱定,若是让生死簿自行生成,万一让陛下不喜……

    除此之外,玉帝神魂转世,便是一缕神魂,那也是惊天动地的大事,此事还需娘娘开口应允,不然我等也不敢开启轮回。

    稍后不如我带水神您去轮回盘中一行,与娘娘言说此事?

    您放心,娘娘应当不会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正色道:“阎君所说既是,此事事关重大,让娘娘把关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至于后世命途,陛下其实也有一点点小要求。”

    秦广王振了振衣袖,手中宝光涌动,凝成了一杆判官笔,一本生死簿,此时用的可能还是这天道至宝的‘本件’。

    “水神且说来!”

    李长寿在怀中拿出一只卷轴,递给了秦广王,面色也稍显尴尬。

    “这是陛下的一点小要求。

    咳,陛下这次是去体验凡人生活,重点就在于普通二字,所以就选个普通的……富贵人家,有个普通的青梅竹马,还要有普通的志向,整个人生要尽量普通的精彩。

    重点是,陛下想体会为人兄长的滋味,一定要着重安排个普通的绝色小妹……”

    秦广王额头顿时沁出了豆大的冷汗,却将这卷轴仔细看了一遍,见到这上面一半内容都是转世身的身形、样貌、气质,并无实质的命途安排,也略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样,”秦广王笑道,“您要不先去六道轮回盘一趟,我与诸君在此地为陛下细致地设下命途大概,再给您过目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善,有劳各位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拱手道谢,众阎君连忙回礼,而后给了牛头马面一只石符,让牛头马面引水神去轮回秘境。

    李长寿刚走,这十殿阎君再次凑成一团,开始凑个普通的人生剧本出来。

    大德后土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莫名还有些紧张,此时但凡听到‘娘娘’二字,不可避免就有一丢丢的……阴影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