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此大千世界与众大千世界一般,都是洪荒碎片所化;

    在此地碰头的这几道身影,也都非普通人物,其中最为显眼的,便是那骑着青毛神兽、面容颇为英俊的青年道者。

    灵山,地藏。

    他来后尚未开口,背后缓缓升起一只宝旗;

    这宝旗为青蓝底色,其上绣着朵朵莲花,升到空中便绽出璀璨金光,又有白气下落,将这荒无人烟之地,眨眼间化作仙境一般。

    青莲宝色旗!

    “诸位,”地藏微微一笑,寒暄都懒得半句,径直道:“可愿一直被那天庭,被那人教欺凌?”

    周遭那几道黑影顿时陷入了沉静,各自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谛听神兽缓缓趴下,身上青光流转,监察方圆数万里。

    地藏坐在谛听背上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各位都是上古巨擘,而今却被天庭算计如此凄惨,各自手下甚至子孙命丧妖升山,成了天庭扬威的踏脚石,心底当真就甘愿忍耐?

    据我所知,妖族太子殿下在妖升山也遭重伤,妖族中兴之气运如今微薄如那西山之日暮,各位心中,可有遗憾?

    贫道不愿有那般多弯弯绕绕,此次邀各位前来正式商谈,便是为了应对天庭之事。

    各位有条件,可以直接提。

    我灵山需要一个因果、需要借妖族之名义,以报此前为道门三教所辱之恨,否则引发圣人大战,着实不美。”

    那阴影中,有头包裹着漆黑浓焰中的狮子精,一开口却是粗狂的女声:

    “我们冒着被圣人针对的风险,灵山能给我们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一颗莲子,”地藏左手张开,有颗金光闪耀、形状不算规则的莲子,轻轻闪烁光亮。

    这莲子一拿出来,就散发出淡淡的晦涩道韵。

    一头蹲坐在地上的猿猴老妖掐指推算,沉声道:“好宝贝,十二品金莲所结,既可令太子殿下早日痊愈,也可让太子殿下道行精进。”

    “不够。”

    有个浑身沾满了黑色岩石的妖族高手冷声回了句。

    地藏含笑点头,又拿出了一只卷轴,推给了那只老猿猴。

    老猿猴将卷轴小心翼翼地打开,其内闪耀出道道金光,却是一门功法……

    地藏淡然道:“上古妖庭遗失的《化灵补心录》,可令妖族再不愁妖兵,如何?”

    在此地的这几头老妖依然有些犹豫,那老猿猴已是开口道:“此两件宝物,已足以让我妖族,与你灵山联手。”

    “联手?”

    地藏微微扭头,像是听错了什么,随之哑然失笑,在怀中捏出了一点金光。

    这金光迅速膨胀,化作了一只四方大印,被地藏托在掌心。

    大印之上雕刻着一众大妖,其上共分为六层,最上一层是两只金乌展翅高啼,倒数第二层是鲲鹏托底,十头巨妖仰头怒吼。

    周遭这几头大妖立刻站起身来,一个个面色凝重,气息不畅,眼底光芒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地藏悠然道:

    “我要的,是这场算计中,你妖族听命于我,令行禁止、不可违抗。

    只要走到最后一步算计,无论最后成或不成,妖庭天帝印玺,送归妖族。

    诸位,如何?”

    宝旗金光中,这几头老妖缓缓低头,再无其他言语。

    地藏坐下,谛听见此状,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哈欠,禁不住在地藏心底吐槽:

    “咱费了这么大功夫找回来的两件宝贝,就这么被你拿出去赌了,你个败家主人唷,说不定血本无归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静,”地藏心底哼了声,“此次借刀杀人,我有十七层算计,倒要看那水神如何赢我!

    从现在开始,要有威严之感!”

    谛听顿时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情报有误啊。”

    度仙门,小琼峰。

    李长寿星夜回返,带着少许遗憾;

    回到小琼峰后,便将身上的酒气蒸干,顺便清理掉了元神周遭缠绕的醉意。

    不是说,云霄喝多了就喜欢跳舞吗?

    这次本来是奔着看她跳舞去的,结果喝了两大坛仙酿,她只是面色微红,自己元神都快挨不住了!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算了,可能是气氛烘托没到位,俩人关系还不算太亲近吧……

    闪身回了炼丹房,李长寿本体找了个绝佳的位置藏好;一直守着丹炉的纸道人,眼中顿时多了几分灵光。

    心神挪移。

    仙识扫了眼,湖边草屋中闭关修行的灵娥。

    显然,此前六千遍稳字经让她大有裨益,在稳道上前行了一大步!

    做师兄的,心底满满的感动,也会有少许成就感。

    想想接下来在山中修行的日子,估计真的要百八十年与云霄仙子见不到,李长寿心底也泛起了淡淡的不舍……

    每十年写一封信吧。

    寄信虽然麻烦,但也可以存着,下次见面一起给。

    自己接下来的百年,也会花心思研究乾坤遁法和乾坤大阵,捉摸着弄点乾坤类的法宝,或许能够用在寄信上。

    【洪荒信箱初步构想】:

    李长寿打算,用乾坤阵法开辟出一个稳定的小空间,单纯的储物乾坤,不必具有五行灵气;

    再在这储物乾坤开辟两个,与洪荒主天地的连接点,一个向左、一个向右,由此达到‘共享储物空间’,以及‘信箱’的作用……

    这类储物法宝,对自己的纸道人体系有十分重要的意义,可以让资源利用率达到近乎完美。

    李长寿也并非异想天开,纯靠脑洞搞道术研究;

    他这次其实也是‘站在洪荒巨人的肩头’,做合理的技术延展。

    洪荒储物类法宝大概有两种,一种较为普遍,依靠‘芥子乾坤术’,用几样繁复的禁制,勾画一个可自动放大、缩小物品的法宝。

    ——讲真,在如今度仙门中,把三个明面上的金仙境高手聚起来,研究百年,恐怕都无法悟透这几样禁制的‘原理’。

    但门内随便一个返虚境弟子,都能刻画这几样禁制,炼制简单的储物宝囊。

    李长寿在古籍上看到过,这几样禁制,据说是地仙之祖镇元大仙,以及几位不知姓名的洪荒大能推演而出,并在上古时就渐渐流传开来,造福众炼气士……

    还有一种储物类法宝比较‘高端’,是自虚无中开辟出一只只‘乾坤泡’,在其中存放物品。

    后面这类储物法宝,往往有着较高的容积、更高的上限,但缺点是难以炼制,非高手无法实现,还必须是擅长乾坤术法、金仙六品之上的高手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的构想,就是在这类法宝的基础上,留多个‘链接通路’。

    借这般研究,也可加深自己对乾坤这个概念的理解,尽早触碰到乾坤大道,提升……

    乾坤遁法的威能!

    等了两个时辰,将这炉丹药练好,李长寿在丹炉前伸了个懒腰,盘算着接下来该多炼制些什么丹药。

    这种不用谋算什么天地大势,静静等随便什么事发生,每天闲到想要闭关修行,顺便炼制炼制丹药的枯燥日子……

    堪称完美。

    “难得这般清闲,要不要去扩充下灵兽圈?”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“教主哥哥!”

    李长寿:对不起,您呼叫的神灵不在线。

    啊哦呀咦吼,吼吼囖囖咯酷酷哒(巫族古语)。

    “教主哥哥~”

    敖乙的第二声呼喊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,小声嘀咕:“在修行吗?”

    李长寿微微一笑,勾连神念、开辟梦境,将敖乙拉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见李长寿,小龙双眼顿时多了几分亮光,跳上来喊道:

    “哥哥,龙宫这边已经拟定好了第一批南洲各路水神!马上送到安水城中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李长寿眼前一亮,笑道:“总算来了,这笔功德我可是等了许久。”

    敖乙笑道:“哥哥说笑了,哥哥若是贪图这般功德,哪来今日的龙族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也是一乐,这年头说实话都没人信。

    当下,李长寿与敖乙说笑几句,叮嘱敖乙早日回返天庭任职。

    “……稍后我会将你提拔为天河水军副统领,与卞庄一般职务。

    天河水军会继续拿海中妖族练兵,且不会局限于四海。

    这股天河水军,陛下有意打造成天庭精锐兵马,稍后还会招纳一批高手加入其中,你与卞庄压力可能会很大。”

    敖乙抱拳低头,定声道:

    “乙定不负教主期望!稍后便以压龙石磨砺自身,早日迈入金仙境!”

    李长寿闻言,多少有点羡慕。

    摆脱了业障的祖龙血脉,说话都是如此霸气,长生也不过是他们青春期正常发育。

    抬手拍拍敖乙肩膀,看着这个人形状态一直长不高的少年,心底的愧疚感……

    已是相当淡了。

    “去吧,记得提醒你父王莫要大意。

    西面定不会安生,估计正开始暗中蓄力、蠢蠢欲动,憋着什么坏招式,而且可以默认已经与妖族全面联手。

    龙族现在是天庭附属,水神之位定下之后,龙族与天庭将会捆绑的十分紧密;

    他们或许会通过削弱龙族,打击天庭气运,不可不防。”

    “是!敖乙这就去见父王!”

    敖乙面色郑重地答应一声,在梦境中渐渐淡去身形。

    李长寿这边也做好准备,让纸道人在安水城神庙后堂等候,很快就见到数十条苍龙自天边疾飞而来的盛景。

    城中百姓大多抬头看了眼,而后继续各干各的,基本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无他,眼熟尔。

    不多时,几位远古战龙护着一张水蓝色的卷轴而来,恭敬地交给李长寿过目。

    李长寿打开卷轴仔细审阅,其上有数百个名号,对应各地水神之位。

    这算是第一批地方水神,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批。

    当这些水神归位,李长寿就可一奉奏表,让龙族负责‘行云布雨’之事,也可让天庭在南赡部洲,组成第一张香火网格……

    这步棋走稳,谋天庭之事,五百年足矣!

    “好,”李长寿站起身来,众老龙满是激动地看着李长寿。

    龙族再次在洪荒立足,得到天地认可的时机,眼看就要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各位……可做了备份?”

    数十位龙族高手也是脚下一滑,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般重要之事,今后需最少做两件备份,一式三份才可!”

    李长寿招来书桌,将卷轴缓缓摊开,请两位龙族高手一同,现场抄写了两份……

    如此,他才放心的点点头,随着这些龙族高手去了东海龙宫。

    东海龙王本来还想设宴款待他这具纸道人三天三夜,李长寿自是笑着拒绝,邀请东海龙王一同上天启奏,为玉帝呈上这份‘奏表’。

    后续之事自然毫无阻碍。

    也是多亏龙族手下留情,没去搞井龙王、溪龙王,省了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若是将南赡部洲的水路进行分级,此时‘一等’的大河都已分给了龙族。

    李长寿此前也思虑了很久,觉得如此做也有些许隐患;

    这次也趁机与东海龙王商量一二,将南赡部洲中部最繁华之地的‘二等’支流水神位,留着赏赐给一些人族功德不浅的善人。

    东海龙王自是连口答应。

    顺带着,李长寿也趁此机会,当着龙王的面,对玉帝陛下禀告了凤族孔宣之所求。

    “南洲下一任人族共主之图腾?”

    白衣玉帝笑道:“此事如何不可?只是不曾想,凤族还有血脉在外活动。

    对了,敖广爱卿,此事你可有心结?”

    “禀陛下!”

    敖广低头叹了声,“凤族与吾龙族远古时受魔头挑拨,以至于拼杀间打碎了洪荒大地。

    而今已过漫漫岁月,当年厮杀的凤族仇敌早已凋零,这天地间剩下的远古之族所剩几何?又何必再有仇怨?

    请陛下成全凤族!”

    “爱卿好胸襟,”白衣玉帝称赞一声,对李长寿轻轻眨了下眼。

    李长寿在旁眯眼笑着,也敏锐的察觉到,天数似乎起了变化。

    估计,玄鸟生商的天道剧本,在此刻已经开始正式启动。

    但具体发生在何时,这个却也不甚明了。

    应该不远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洲各路水神之事,李长寿也得了一笔功德。

    当他水神的旨意正式凝成,在凌霄宝殿正式得了这三阶神位,成为天庭持证上岗的普通权神,龙族这批水神的旨意凝成速度,骤然提升了数倍!

    与东海龙王一同上天后第十二年,封南洲水神的旨意正式下达,凌霄宝殿的投影出现在南赡部洲各处。

    无数凡人心惊胆战之余,初闻天庭玉帝名。

    数百条品性端正、相貌上佳、精挑细选出的苍龙,自南洲各处显露踪迹,赴任水神之职,开始在各地留下一个又一个有关天庭与龙族的传闻。

    这些,都是天庭正位的基础。

    按玉帝所说,天庭气运也因此更为深厚。

    李长寿这个刚正式上任的水神,却也就此闲了下来,开始了度假生活。

    除却隔一段时间去凌霄宝殿参加朝会,设计地府改革方案,也不去主动谋算什么……

    就这般,又七年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李长寿在山中悟道炼丹,闲来无事、一时技痒,也飘去棋牌室,参加了几次四人博弈,故意输一些灵石灵丹出去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罚罚师妹、逗逗师叔,钻研钻研乾坤道法,给云霄仙子写一封,暂时还寄不出去的信……

    在山中悠然的日子,也是别样的充实。

    但李长寿最近越发有些提心;

    不知西方在憋什么大招,总感觉自己现如今,正处于暴风雨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文净那边暂时联系不到,当真不知西方在搞什么龌龊伎俩。

    但李长寿非常怀疑,肯定是地藏在暗中活跃,攒一波大招,削道门一点血皮……

    最容易出事的地方,此时明显是在妖族。

    李长寿看似松散,实际上一直不忘填充自己的纸道人军团,将此前损失的金仙境纸道人,也用‘伪金丹大道’补充了起来。

    【时刻不忘斗法、时刻准备好斗法,才能无惧斗法。】

    这段时间,李长寿也开始计划,将海神庙改名为水神庙、并朝三千世界发展神庙之事。

    这并非单纯为了积累功德——虽然这是主要目的。

    当海神庙可以在三千世界扎根,就可以为天庭寻找更多兵源地;这也是天庭兴起计划中的一小部分内容。

    只是,如今这些神使,已经明显不够用了。

    巫人族生育能力并不算强,不擅飞遁的他们,管理安水城方圆数千里范围的神庙,都已是相形见绌。

    接下来,还要物色培养一批机灵点的神使,最好是本身实力够强,且不会存二心的那种。

    巫族?

    这个倒是可以考虑,但巫族出不了北俱芦洲也是个问题,而且机灵程度有待商榷。

    思索这件事时,李长寿给自己的巫人神使们,解锁了一项新技能,在近期举办过的海神大典上展示了一次——

    数十个臂上能跑马的壮汉,用‘大河向东流’的曲调,唱跳了一首‘要抱抱’。

    效果相当炸裂,不少去观礼的三教仙人,事后都表示自己元神快裂开了那种。

    就这般,自与云霄仙子见面后,慢悠悠过了二十年……

    这期间,李长寿心念李靖,暗中画了几部注重【亲情】和【成长】的‘少年漫’,用门内传阅的形式,传递到了李靖面前。

    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作诗也会吟。

    拜女娲圣人所赐,李长寿现在对分镜、剧本、煽情点的掌握,也算达到了‘业余大师’级水准,草创两部作品并不算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但让李长寿感觉十分灵异的是……

    这两本厚厚的书册,在李靖看完,且又在门中流传了数月后,诡异的消失不见!

    自己暗中设下的自毁禁制,完全没了反应!

    那名刚借到了这两本书的女弟子,因此被吓的嚎啕大哭,毕竟这两本厚厚的画册,已经是度仙门的瑰宝。

    圣、圣母娘娘出手了?

    李长寿觉得,也只有这般可能。

    当他发现自己地下密室书桌上,多了一小撮九天息壤,便不在多管此事。

    一日,李长寿正琢磨第二封给云霄仙子的书信该如何写,心底灵觉轻轻一跳,神念泛起阵阵波涛。

    他闭上双眼,听到了诸多凡人在痛哭呼喊,神念激射而去,却见南洲边陲几座城池被火光环绕,妖气冲天!

    来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双眼微微眯了起来,地下纸道人军团立刻赶去救人除妖。

    天庭南天门处,战鼓声隆隆作响!

    嗯,稳一手;

    立刻去看望一下黑豹,跟他喝点酒,让他再为妖族……祈祷一波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