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 一朵普通的白云上,李长寿姿势普通地站着,飘飞在普通的安全高度,普通地回返小琼峰。

    心底却完全不如表情这般宁静……

    本来领队这活已经推出去了,没想到又被有琴玄雅一脚给踢了回来;

    顺带着,她还把门焊死,贴上了两道天仙级的封印。

    还好,此前已经把锅甩给了酒乌,给自己树立起了‘惨被捉弄的无辜受害者’形象,此时处境并不算太被动。

    至于酒乌形象受损,也是酒乌挖坑在先,而李长寿也只是在坑底往外爬的时候,对着矮道人脑门猛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反正也不会有人真的敢去怪罪酒字九仙,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不由开始琢磨,酒乌为何要这般行事。

    估计这矮道人感觉很有趣吧。

    前几次喝酒,酒乌都在劝他主动招揽些名声,从而得到门派重点培养。

    李长寿能明显感觉到,这位师伯有一种莫名的‘责任感’,想让他在这次领队的位置上暴露返虚六阶的修为,从而得到门派重视,从优秀弟子迈步到仙苗……

    但这么干……

    完全没有意义!

    纯粹是在添乱!

    李长寿禁不住揉了揉额头;

    修为是自己最大的底牌,哪怕这张底牌被曝光一小部分,自己就少了一份安全性,更会因此被人关注甚至忌惮。

    度仙门表面看起来一片祥和,却有各种暗流涌动,门内资源总共就这么多,各峰弟子门人却呈不断增多之势,各峰之间暗中竞争其实异常激烈。

    真以为他不知道,自己师父早年怎么负伤的?

    哪怕得不到准确信息,左右推测、验证、得出结论,师父还不就是被门内自己人给阴了!

    从对这件事,师父始终闭口不谈的态度就可以推断,阴了师父的那股门内势力也不小;对方当时应该是想废了自己师父,断了小琼峰一脉,但师父挣扎着再踏修行路,且没有再给对方机会。

    度仙门门规森严,未成仙弟子外出都要提前找百凡殿报备,且得到应允后才可出护山大阵;

    如果是被寄予厚望的仙苗,门内还会指派元仙甚至真仙陪同外出。

    早在八九十年前,李长寿就基本能推断出,师父受伤发生在哪几种情况下。

    第一,外出历练;

    第二,当年某次门内大比。

    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酒乌几千年前入门就拜在了忘情上人门下,起点高、飞得快,还是最强的破天峰一脉,这种惯性思维,让酒乌看不到门派内这点蝇营狗苟。

    但李长寿却不得不防,小琼峰是在门内的最底层势力,这让李长寿不得不对周围这看似平和的环境留这一……咳,留这二三……十手。

    ‘罢了,事到临头,也想不出拒绝的好法子了。’

    但凡托病、说自己有点走火入魔的迹象,八成会惹来门内高手手拉手探查……

    在这个节骨眼上假装自己偶然有所感悟,必须闭关修行,九成也会被检查身体……

    把灵娥打个半死然后自己必须留下来精心照料?

    呃,玩笑,玩笑,那也舍不得下手,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可爱小师妹……

    行吧。

    没了张良计,还有过墙梯。

    四日后的东海之行,自己只要不多说一句话,不多提半个字,让有琴玄雅成为实至名归的年轻一辈领队,自己降低存在感就是了。

    为此,他决定……上线一位靓仔。

    李·长相文雅、气质平和、帅到普通·悟净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有琴玄雅上次北俱芦洲之行可能是真受了刺激,回到破天峰闭关几年,修为竟连续突破,现如今已是返虚境八阶,反超了原本修为第一的那位破天峰的师兄。

    这也是有琴玄雅今天敢站出来,直接‘硬性接盘’的底气。

    这种连续突破的情形,虽然可遇而不可求,也并非是真的好事,说不定就会为她今后的天劫埋下什么伏笔。

    修行也有‘欲速则不达’的说法,像李长寿此时的境界,都是悄咪咪的、一步步、稳扎稳打突破而来。

    大概六十年前,暗中突破返虚境之后,李长寿目睹了一场门内渡仙之人被天劫劈成飞灰的情形;

    随后,他就开始强行压制境界,不断感悟每一个境界的‘细节’,反复温故而知新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小境界都被他反复‘踩踏’到无比夯实,他才会意犹未尽地迈入下一步,并小心计算着,自己今后面对天劫时的存活几率。

    当时李长寿就下定决心——哪怕多花两百年打基础,也要搞好渡天劫的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但不知怎么,他的修行速度并未因此慢下来,反倒是压制境界越来越费劲……

    大概,这就是大道有感,对他独有的磨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小琼峰时,师妹已经在修行。

    李长寿在树下静思了一阵,随后便摇头祝福了一句酒乌,希望他早生贵子,儿子也好、女儿也罢,都是身高八尺。

    转身继续忙碌。

    他开始制作新一套折叠式的‘法爷鸟笼’。

    师父的渡劫已经证明,法爷鸟笼是能够有效抵挡、削弱天劫之力;

    虽然给师父做的那只鸟笼,在抵挡了一道雷劫后就被天劫之力强行冲碎,但这东西,确实是在天道规则允许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一只能抵挡一道雷?

    那,准备九只法爷鸟笼,岂不是可以无伤度过天劫?

    对此,李长寿只能摇头一笑。

    渡天劫对于师父而言是死劫,但对他来说,只要有九成九的把握能保证自己不死,那就是一场修行以来最大的机缘!

    首先,天劫是炼气士‘破茧成蝶’最关键的步骤;

    劫雷落下,元神升华;

    凡躯化作仙胎,神魂化为仙婴,自此踏入了一个崭新的天地,成为洪荒中强壮了一点的蝼蚁。

    其次,天劫也是一次正面接触到大道的机会。

    若炼气士在渡劫时能够有所领悟,生死之间得见自身之道今后的演变之路,很可能会真的‘飞升’。

    度仙门内有记载,忘情上人便是直接在渡劫后半个时辰内突破到真仙境,跨越元仙境之后非但没有道基不稳,后续修行也是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而根据古籍记载,远古时,有人族炼气士渡劫之后飞升,更是直接突破天仙境。

    当然,李长寿没奢望这么多,他只是想达到一个相对较低的目标——

    平稳渡过天劫,道基圆满无憾。

    为日后一步步攀登‘长生’的高峰,打下坚固的基础!

    李长寿之所以做这个鸟笼以备用,其实是防范最后一道天雷,或者倒数第二道天雷。

    前面的劫雷,他肯定是要硬抗获得最大的好处,也有十成的把握去硬抗!

    为了防备发生‘器械性故障’,这只折叠式法爷鸟笼,其实是这两日来他做的第六套。

    有了这件利器,自己的生命无疑又多了一重保障,面对天劫存活下来的把握达到了九成九。

    再加上,接下来可以找机会参悟《无为经》,待他稳扎稳打突破到归道九之后,顺利渡过天劫的把握应该可以达到九成五。

    这种程度已经能够让他‘惜命’一搏。

    顺带一提,早年时,为了让自己戒骄戒躁、稳扎稳打,给自己修行足够大的压力,李长寿从最开始计算渡天劫把握时,就‘厚颜无耻’的,按自己会渡九道雷劫进行计算。

    为什么说自己厚颜无耻?

    毕竟九雷天劫是那些天才奇才的专属,而李长寿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修道奇才。

    他只是,把别人用在喘气的时间,都用在了琢磨修行之事上罢了……

    “是了,还有一件事比较重要,先记下来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突然想到了什么,停下手中的木匠活,拿出了一只玉简,用灵识在其中写下了一个标题与一段话。

    【《面对天劫时需遵的礼仪纪要》

    天劫乃天道对炼气士的历练,虽天道至公无私,但道祖合道后,极有可能为天道赋予了一丝人性。

    本着宁信其有不信其无,不求有功只求无过的原则,面对天劫时,需提醒自身,不可竖中指、不可破口大骂、不可心底数落天道如何,要反复告诉自己天劫是给予自己的机缘,是风险与机遇并存的机会,是人人平等的基本劫难。

    先对天劫做个道揖……】

    ‘要不要致感谢词?感谢百忙之中,天道大人抽空来劈?’

    李长寿沉吟两声,继续用灵识书写着。

    仔细琢磨,虽然自身实力和积累已经不错,但渡劫的其他工作,还要细致地准备几番才行。

    果然,有了无为经也不能操之过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天的时间匆匆而过,李长寿在丹房中忙碌了三天半,剩下半天的时间用在了集合上。

    赶路时,十六名真仙与他们十一名弟子乘坐一团较大的白云,各自都是老老实实的盘腿打坐;

    几位天仙独自乘坐几朵白云,在这朵白云上空飘着,隐隐呈守护的态势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就在最前方的那朵莲花状的白云上。

    有师门高手庇护,确实是挺舒服。

    李长寿坐在角落中,感受着天地间的徐徐微风,灵识探查着周遭各处,指尖捏着两只纸人。

    身为真·领队,有琴玄雅就在最前方坐着,又换上了她最爱的那身火红色的长裙,再加上精心准备的凤尾发饰,她再次宛若一朵盛开的火灵花,那般引人注目,那般骄傲不凡……

    身为假·领队,李长寿躲在最角落,打坐时略微眯着眼,身上的长袍虽然干净,但突出一个普通,弟子们从百凡殿中都能领到。

    但很明显,有琴玄雅并不想这一路都在前面独领风骚……

    平稳前行不过半个时辰,有琴玄雅就姿态优雅地慢慢起身,背着大剑,走到了李长寿身侧那大片空云上。

    “长寿师兄,”有琴玄雅低声问,“我可以坐在这吗?”

    李长寿:你坐就是了,哥等会就换地方。

    “有琴师妹说哪里话,请,”李长寿含笑应了句,但手指却指了个稍远的位置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轻轻颔首,略微提起裙摆盘腿坐下,动作依然十分优雅。

    而李长寿的目光,却不经意间在她双手划过……

    她手上,多了一幅与长裙不太搭配的厚手套。

    倒也是有心了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