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 就……就这?

    大地深处,李长寿的纸道人带着纸道人军团,停靠在了一处石缝中,远远‘看着’空中的斗法。

    刚看了一波七宝盆栽对阵图老大,再看几名天仙空中互啄,李长寿着实有些提不起兴趣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点想笑……

    行吧,是他白担心一场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‘异想天开’,孔宣那是什么样的存在,怎么会跑出来无故吃人?

    孔宣,封神第一大刷子,本命神通五色神光,在封神大劫中直接横刷一切。

    这神通,刷宝物比落宝铜钱好用百倍,刷生灵,更是连准提圣人也能刷动。

    不过在封神大劫时,孔宣在跟准提圣人的对决中,正因用了五色神光刷住准提圣人,准提自神光中化出圣人法体,破了五色神光,孔宣由此落败……

    但换个角度,准提虽然是‘你退群吧’层次的圣人,终究已是成圣;

    孔宣虽不能敌,却逼得准提现出圣人法体,足可见孔宣这手神通有多强横。

    完全就是三教大师兄级的存在!

    由此,第一个疑惑随之而来——这家伙没事去掺和封神大劫做什么?

    根据李长寿所了解的讯息,孔宣乃是天地间第一只孔雀,有先天五行气伴生,好像是凤族元凤的血脉……

    ——这是一些‘洪荒小道消息’,李长寿也无法确定真伪。

    在度仙门门内典籍中,倒是有过这般记载:

    【上古巫妖大战,人族艰难生存,忽有一神鸟孔雀自南而来,张口吞人食妖,以此玩乐。

    后因杀业太重,惹来天罚惩处,又得大法师现身击之。

    神鸟落败,为大法师所擒,送归于南。】

    这说的就是上古时,孔宣出世的那一遭,也是大法师少有的几次出手记录。

    再看此地空中正跟度仙门仙人斗法的,确实只是一只孔雀妖,身长十丈、利爪尖嘴,浑身长羽多呈金蓝之色,修为境界也就在天仙境。

    此时它已被数位度仙门长老,连同有琴玄雅压制住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立于云端,一双纤手并着剑指,掐法诀时留下道道残影,十六把闪耀着冰蓝寒光的飞剑左右穿梭,将孔雀妖打的长羽乱飞、浑身伤痕。

    真实的激战:隔着千里扔出板砖,圣人的灵宝与先天至宝轻轻一碰,天地黯然失色,仿佛就要天塌地陷。

    虚假的激战:大部分观展者的目光,都被立于云端的仙子吸引去,她穿着冰蓝色长裙、青丝简单束起,身段不妖不媚却是那般醉人,将仙灵二字诠释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总体而言,这里的局势已完全控制住。

    李长寿又看了眼自己这只纸道人,以及临时从东海调来的纸道人军团,嘴角轻轻抽搐了下。

    来都来了,多看一阵吧。

    稳一手,等度仙门几位仙人功成身退,自己这纸道人再跟着一同退走便是。

    地上有数十名身着铠甲的将领,修为大多是在返虚、归道境,有五六名将领的战力,已堪比……

    ‘浊仙’。

    这些凡俗中的将领在下方摆出阵法,也不敢冲上去擒妖,虽然没出什么力,但稍后自会算他们一份功劳。

    此地的具体位置,处于东胜神洲西南角落,离着南赡部洲很近,距离黑豹夫妇所在山谷不过六千多里。

    俗世在不断扩张。

    李长寿仙识扫过方圆数万里,所见平原山川,尽是凡人的踪迹,发展出了数个强国、数十小国,互相之间连年征战。

    掌门季无忧口中的‘有琴国’,就是有琴玄雅的家乡——东胜神洲洪林国。

    洪林国地理位置得天独厚,处于东胜神洲南端,现如今已经将势力发展到了南赡部洲。

    虽三界凡人无算,国度部落繁多,但洪林国也算少有的‘跨洲’强国,国运还算强盛。

    如今的[八一中文网 www.x81zw.info]凡俗,但凡成为一国之主,就有一份人族气运加身;

    但也正是因这份气运,让他们无法踏上修行路。

    无他,天道所限。

    有个现象,在李长寿看来也挺有意思。

    ——凡俗大国之中,将领元帅小半都有修为在身,原本都是炼气士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海神庙已遍布南海之滨,更是曾架舟在南赡部洲游历,做过详细的调查。

    南洲这些进入俗世中的炼气士,主要有三个来源。

    其一,有许多仙人自觉修行突破无望,或是道心欲望较重,就会来凡俗中享乐度日。

    如何享乐?

    凡俗中的临时情劫体验场所,这些炼气士自然瞧不上。

    他们要么成为一国之‘仙卿’,要么隐姓埋名,成为将领、元帅,努力妻妾成群、极尽富贵荣华……

    红尘滚滚,其实也是一种历练,但很少有仙人来了俗世做官,还能再走回去。

    道心染浊,道基被污,寿元缩减,仙路难复。

    得与失之间,天道老爷在维持着微妙的平衡。

    其二,是有浓厚仙门背景的国度,仙门大宗会直接派弟子门人,为这个国度效命。

    这类情况,主要集中在南赡部洲中部区域。

    很多凡俗王国,已算是仙门的代言人,为仙门提供源源不断的‘财’与‘仙苗’。

    其三,便是当年的元青那般,想走拜师修行、再回凡俗的路线。

    这三种情形自大禹帝君归于火云洞后,便已开始出现,如今已是俗世的常态。

    南洲、东洲的这些大国,要么王族发展出强大的‘保王势力’,要么王族就是被控制的傀儡,背后存在某个仙道势力。

    较为强势的凡俗王族,也都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,为自己拉靠山。

    度仙门就是洪林国的靠山,享受洪林国持续的供奉。

    不然只靠山门周遭两千里内产量有限的灵脉,如何能养的起一批批门人弟子?

    【凡俗秩序被仙道掌控,这本就是乱象;

    仙人私欲在红尘中被无限放大,这本就已是背道近魔。】

    李长寿为此也有一两个大胆的想法,只是时机未到,猛烈‘改革’,也有可能动摇道门根基气运……

    “将此妖就地格杀!”

    空中传来本门长老的一声呼喊,李长寿专注看向上方,却见己方几位天仙境全力出手,砸出十数道流光,齐齐轰在那孔雀妖身上。

    这孔雀妖惨叫一声,自空中迅速跌落;

    有琴玄雅剑指前点,窈窕身形俯冲而下,十数把飞剑齐聚身前,凝成一把三丈长的巨剑,对孔雀妖脖颈直直斩落!

    孔雀妖极力挣扎,扭头怒视有琴玄雅,额头涌出一缕火焰,浑身迅速被火焰包裹,如火流星一般砸在地上,溅起股股火浪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左手点在玉臂,右手剑指轻轻一震,身形骤然停顿、旋即向上倒飞,身周仙力盘旋,宛若一朵冰蓝之花在夜空绽放。

    那把巨剑已是斩开火浪,包裹着冰蓝仙光,直取孔雀妖头颅!

    毫无征兆的,李长寿心底灵觉一跳。

    巨剑斩落,被火焰包裹的孔雀妖毫无办法应对,已是低头认命,下一瞬似就是头颅抛飞、大妖受戮。

    正此时!

    那荡开的火浪突然静止,下落的巨剑被定格在了半空,一抹青光极快地闪过,孔雀妖瞬间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李长寿立刻反应了过来,那火浪和巨剑的静止都是错觉,实是那道青光太过迅疾。

    巨剑斩空,火焰消散,有琴玄雅轻轻皱眉,几位度仙门长老满是错愕,下面的那群洪林国将领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声冷哼自天边传来。

    循声看去,却见夜空月光下,一道人影离着不知多远,静静悬浮于半空。

    而后,刚出现的这人一步迈出,身周五色光芒闪烁,径直出现在了有琴玄雅和度仙门几位长老身前。

    尚未看清来人的面貌,青光闪过,那只孔雀妖出现在他身后……

    来人当着度仙门几仙的面,抬手轻点,孔雀妖身周火焰迅速敛回体内,妖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缩小,化作了一妙龄少女的模样,盘坐在云端。

    几名长老立刻向前,将有琴玄雅护在身后;

    有琴玄雅右手剑指轻轻晃动,那巨剑裂成十几把飞剑,环绕在身周,警惕地注视着突然出现的这个……

    男人?

    此人并未展露威压,身形修长、随意披散长发,一身翠绿锦袍打扮,但面容又有些像是女子,生的颇美。

    最奇异的是,他没有任何阳刚之气,也没半点阴柔气息,阴与阳在他身上仿佛完美相融,单纯诠释着一种莫名的美感……

    这人开口说话,嗓音也无法分辨男女,带着一股傲意。

    “她杀了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何意?”一度仙门长老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了断因果,”来人淡然道,“要么本座杀了你们此地所有人。

    要么你说出被她所杀人族几何,本座去救对应数目的人族,如此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这度仙门长老目光闪烁不定,刚才此人登场那一手挪移神通,已是显露出非凡的道境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轻哼一声,立刻就要开口驳斥,但一缕传声实时地钻入她心底:

    “别开口,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秀眉微皱,轻轻咬着下唇。

    来人却是眉头一挑,淡然道:“出来,地下那个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嘴角抽搐了几下,却也并未多躲,纸道人向上遁出三千丈,解开土遁,出现在了那群凡俗仙将之前。

    他用的是‘小法师’中年道者皮,此时负手而立,抬头注视着空中,也有几分威严。

    “道友当真厉害。

    贫道玄都小法师,今日在此地也算路过,这几人都是出自我人教道承,还请道友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小法师?”这人眉头轻皱,“你与那个大法师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李长寿拱手道:“同门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凭证?”

    李长寿拿出那枚玉牌,随手扔了上去;

    这人手指一点,已是将玉牌半路送回,目光复杂地盯着下方的李长寿。

    “他,近来还好吗?”

    还……

    诶?

    李长寿瞬间满头问号,这口吻、这语调,还有对方那随之出现波动的眼神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天帝正德碑还热乎,怎么都想着再搞个‘洪荒大新闻’!?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正浮想联翩,来人已是驾云,带着那名孔雀妖化作的少女直直落下。

    上方,度仙门几位长老此时才反应过来,对着李长寿做道揖行礼,反倒是有琴玄雅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人教小法师……刚刚对自己传声的,不是长寿师兄?

    正此时,又一缕传声入她耳中:

    “高人在场,今日万万不可轻举妄动,若我推测不错,这位高人是天地间有数的大能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颔首答应。

    来人像是听到了李长寿传声,露出少许笑意。

    这笑仿佛有某种勾魂摄魄的魔力,宛若百花绽放的女子娇笑,又似温雅柔和的男子微笑……

    很矛盾,也很融洽。

    似乎为了印证李长寿所说,来人背后有五道神光闪烁,散发出一股强悍至极的威压。

    这神光与威压一闪而没,但那些凡俗仙将胆破心乱;几位度仙门长老与有琴玄雅,也是面色发白,道心震颤。

    来人看都不看旁人,只是盯着李长寿的纸道人,保持着离地三丈的高度,傲然道:

    “你所猜不错,我便是孔宣。

    前些时日,我这侄女血脉暴走,神智失守,我自闭关中刚刚醒转,一路寻到此处。

    她应已吃了一些人族,说个数量,我且去救了人,再来与你交谈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看向几名度仙门长老,后者尽皆不敢说话;

    落在李长寿身旁的有琴玄雅却开口道:“救人、杀人,本自两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昔日我心智暴走,吞食十万人族,又如何?”孔宣冷哼一声,“其后妖族炼制戮巫法宝欲要灭绝人族时,我出手护住百万人族,偿还了因果。

    业障功德既可抵消,杀人救人又为何不可互抵?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一步向前,顶着孔宣不经意间散发出的威压,定声道:“所杀所救,可是一人?”

    孔宣那双凤眼一眯,冷然道:“天数昭昭,增减互抵。”

    “所被吞食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玄雅!”李长寿赶紧站了出来,拦在有琴玄雅身前,“少说两句,少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一旁有长老立刻道:“此妖为祸凡俗,已吞食数十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孔宣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,反倒是把他侄女——那之前伤人的孔雀妖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少顷,只听得,天地间传来几声尖锐地呼啸。

    夜空出现一点闪烁的光亮,那道青光再现,自李长寿身前一晃而过,留下了一只只铁笼,铁笼中还关着数百名凡人男女……

    孔宣的身影,站在铁笼上方,看着有琴玄雅,淡然道:

    “这是被妖族所擒的血食,十倍奉还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抿了下嘴唇,眼底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李长寿叹了声,直接开口道:“玄雅,你可是这位孔宣道友的对手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有琴玄雅低声道了句。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我也不是,忍忍吧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对着孔宣做了个道揖,站在李长寿身后,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孔宣又露出少许笑意,言道:“你这小法师,倒也是个妙人。

    对了,你家大法师……可曾提起过我?”

    李长寿不由心底思量,实话实说,会不会惹恼这位‘定位模糊’的洪荒狠角。

    “我跟大法师同处的岁月不长……”

    孔宣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但,却听大法师提起过那么一两次!”

    孔宣瞬间多云转晴,眯眼轻笑,问道:“他都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大佬您到底是男是女?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搞懂,总觉得事情会变得……非常之刺激。

    “道友,”李长寿皱眉道,“此涉及我家大法师清誉,恕我多嘴问一句,您道号是写作‘萱草’之‘萱’,还是‘宣告’之‘宣’?”

    “问我属阴属阳,直接问就是了,刚才还觉得你直言直语,性情不错。”

    孔宣哼了声,淡然道:“我此时尚未决定阴阳归属。”

    话语一顿,孔宣目中泛起少许回忆,轻描淡写地道了句:“若非他当年避而不见,我或许已作出抉择。”

    这都行?

    不对,这里面好像有故事,只不过稳妥起见,寿不敢多说,也不敢多问……呐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