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 正所谓,打蛇打七寸,撸猫先放刀。

    道门威压灵山,对方推出替死鬼,赵公明一句让其自证,直接拿住了这些家伙的死穴。

    这如何能立誓自证?

    一自证,不就露馅了吗?

    当下,一老道立刻变脸怒斥:“你们道门,除了天道誓言就没其他手段了吗!”

    赵公明被骂的面色一沉,美髯飘舞、双目绽精光,手中已是握住一把金色木鞭,背后浮现出二十四颗星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几道身影齐齐向前,与赵公明并肩而立!

    金灵圣母一身金裙熠熠生辉,纤手握着龙虎如意,背后浮现出五团金光;

    龟灵圣母掌托一口浅绿色小钟,跟在自家师姐身后,目光多了几分锐利;

    赤精子反握阴阳宝镜,身着八卦仙衣,气息源远流长,宛若一抹云烟延伸于九天之外;

    太乙真人负手向前,头顶悬着一口宝罩,罩上趴着的九条苍龙,仿佛随时会活过来一般;

    玉鼎真人头顶一口玉鼎,这玉鼎垂落七彩光辉,将他身形包裹其中,似先天神人降临;

    黄龙真人振了振衣袖,扭头看了眼各位同门、隔壁同门的宝物,略微……

    有那么一点心酸……

    不用太多,只是这几位高人出列,与赵公明同进退,道门威势已是让灵山众炼气士尽皆无言。

    再看这几人身后,大法师、广成子、多宝道人傲然而立;

    那一位位或是名声在外,或是寂寂无名却实力不凡的三教仙人,尽皆跃跃欲试状……

    灵山众炼气士心底刚要泛起的那些浪花,就这般被拍死在了心海。

    道门众仙直接用行动证明——其他手段自然有,就怕你们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让他立吧。”

    一名老道低声道了句,众老道目中多是悲愤。

    那名中年道者浑身颤抖了几下,突然扭头对着灵山方向跪下,瞬间声泪俱下:

    “教主!教主啊!

    弟子所作所为,为灵山抹黑、有辱教主威严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灵山的某个角落;

    地藏正对盘坐在树荫下的老道,低声说着什么,此刻那替罪羊就是由这老道控制。

    似乎也是存在某种默契……

    大法师袖口中,李长寿凭纸道人传声提醒,大法师身周立刻泛起一缕玄妙晦涩的阴阳道韵。

    相隔数百里,间隔一座大阵,这二人再次过招。

    却说那老道得了地藏指点,控制着那已经被‘摄魂’的中年道者,转身对灵山叩首,喊出那声教主;

    随之,这中年道者就站起身来,转身面对着道门众高手,目中满是悲愤。

    “赵公明欺我在先,那谣言虽是贫道所放,却只是为了逞一时口快,何以惊动道门如此大张旗鼓来犯!

    尔等不过是借题发挥,借打压我西方教,扬你们道门声威!

    何其荒谬!

    好!

    今日贫道便成全了你们道门威名!看你如何偿我西方这般因果!”

    言罢,此人浑身气息爆涌,体内金光闪耀,周遭灵气急速汇聚,竟是要直接自爆!

    但他身周光芒刚起,自爆还未触及元神,一只大手凭空出现,摁在他肩头,瞬间封了他浑身仙力。

    双方众仙也是一愣;

    顺着那只手掌看去,只是见到一截手臂、一张旋转的太极图……

    灵山一方的三名老道立刻出手,但他们刚有动作,那条手臂已是拽着这名中年道者遁入太极图中!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这中年道者凭空出现在了赵公明身前,被五颗定海神珠镇压道躯神魂!

    这变故发生的太快。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大法师竟能如此轻描淡写,当着西方教众高手的面,直接将‘关键人物’随手抓了回来!

    灵山众老道作势前冲,道门众仙齐齐向前,威压更重,让这些老道一时不敢前行。

    就听大法师悠然道:

    “话还没说清楚,何必着急自尽?

    且将此事前因后果,你如何散播的谣言详细说来,再供出有无同谋者。

    我道门自会对你施以惩戒,你是否要自尽,是你自身抉择,与我道门有何因果?”

    那中年道者双眼一瞪,眼底满是悲愤。

    有灵山老道出声骂道:“此乃西牛贺洲,我家教主驾前!你们道门弟子直接出手拿我西方之人,可有将圣人面皮看在眼中!”

    “道友莫要乱说什么圣人面皮。”

    多宝道人淡然道:“你我尽是圣人老爷的弟子,自家老爷的面皮该由我们这些做弟子的来维护,而不是背后里暗行龌龊、自毁根基,如今无计可施了,又将圣人老爷的面皮拿出来,做自己的护身宝物。

    如此,到底是我们在落圣人面皮,还是你将你家圣人老爷的面皮扯下来,扔到了我等面前?”

    那老道面色涨红,骂道:“道友强词夺理的修为,当真是厉害无比!”

    广成子开口道:“若按道友你所言,那这次西方造谣生事,污蔑道门截教,岂不是也在落我通天师叔的面皮?”

    “不过一则谣言,何以扯到圣人面皮?”

    又有一灵山老道‘挺身而出’,笑道:“今日之事,其实不过是二人之私怨,道门与我西方教都是圣人老爷所立,大家何必闹的如此僵硬。

    倒不如,让赵公明道友自行决断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”太乙真人悠然道,“西方还真是厉害,我们讲道理,你们就说面皮,我们说面皮,你们又开始讲感情。

    好话都被你们西方教说了,合着便是我道门今日持强凌弱了呗?”

    那老道笑道:“贫道并未有这般意思,但道友如此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太乙真人缓缓点头,打断了这老道的话语,淡定地道了句:“今天我们过来,就是捏你们这些软柿子,不服就打,服就憋着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听到这,也是差点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这太乙真人倒也是个趣人。

    双方话语交锋间,西方已是招架不住,这让李长寿也是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道门仙人平日里看起来都算比较单纯的类型,那是因道门平和太久,他们都不必花心思去勾心斗角什么的。

    今日稍微展露些许言语机锋,方显三教仙人之本色。

    此时,赵公明不顾那些西方老道阴沉的面容,低头看着脚边这人,收起两颗定海神珠,让此人能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说吧,如何散播的谣言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道者面露怒色,却很快隐了下去,当下就要开口,赵公明又在袖中取出了一只老旧的画轴,扔到了这中年道者胸前。

    “解释完了,誓言还是要走一波。”

    此人面色又是一变,此时受制于道门高手手中,却是连翻身的机会都无。

    这誓言如何能立?

    一立就露馅,西方威名扫地,圣人面皮一落千丈,西方教怕也会沦为洪荒笑柄,再去说‘你与我西方有缘’,就只能靠咒法控制人心神了!

    灵山众老道齐齐思索,道门众仙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赵公明又听得耳旁传声,自是李长寿在小心提醒……

    “老哥小心,圣人怕是要登场了。”

    几乎李长寿话语刚落,灵山之上霞光漫天,一声叹息在四面八方响起,不少三教仙人目露惊诧。

    今天还真能把西方教圣人逼出现身?

    若对方圣人先现身,他们今日已可称之为功成圆满——如今洪荒是六圣的时代,能迫得圣人现身露面一次,已是大胜!

    霞光中,一朵朵云雾凭空凝成,拼凑出了数千丈高的圣人法相。

    此法相缓缓抬手,云雾之中涌出一道金光,‘缓缓’砸向赵公明。

    赵公明立刻就要反手,但身前突然多了一道身影,却是大法师闪身而至,将赵公明与一干道门师弟师妹挡在身后。

    太极图显、玄黄塔现!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一言不发,双目中有神光闪烁,身周各处道韵回旋,头顶玄黄塔撒落道道玄黄气息,掌中太极图迎风便涨。

    那金光砸到,其内竟是一颗宝树;

    宝树高数丈,开叉不多,但枝叶繁茂,其上闪烁七宝灵光、蕴先天大道,又有圣人特有的道韵加持其上!

    此树唤做七宝妙,此宝曾见混元道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这七宝妙树横刷而来,目标其实是赵公明身前的那名中年道者。

    太极图半路阻拦,转眼只是化作三丈直径,却将这飞来的宝树挡在空中。

    一攻一守,两件先天宝物接触的一瞬,大道震颤的余韵荡漾开来,一道竖直的冲击波扫过上下,方圆十万里灵气尽皆躁动。

    轰鸣声中,云海崩散,大地开裂,天空留下了一道浅白色的印痕,蔓延不知几万里……

    再看相持了少顷的两件宝物!

    太极图阴阳二气轻轻转动,七宝妙树竟有一瞬,要朝着地面直直砸落!

    还好,又有一抹道韵卷住七宝妙树,七宝妙树一闪,回归了灵山之上的云雾法相中。

    大法师面不改色、气不长喘,自身道韵安然无恙,左手张开,太极图归来。

    “师叔为何突然出手?可是我等有冒犯圣人老爷面皮之处?”

    那云雾法相传出一抹道韵……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贫道已然知晓,有劣徒生事,我西方自会惩戒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刚要继续开口,袖中的纸人却是抬手戳了下手臂……

    见好就收,今日已是大胜。

    大法师不动声色,将乾坤尺塞入袖中,让李长寿握住,借此直接心念交流。

    李长寿这边刚接通,就感受到了塔爷那有些疯狂的灵念:

    “图老大牛啤、图老大牛啤!那小树苗给它弄折了!就特么这七宝盆栽,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啊!”

    然后,就听到了那一缕有些高冷的、难以区分男女的灵念:

    “小徒弟来了,注意些,你也算前辈了。”

    塔爷顿时安静了下来,一如岁月静好的美塔子。

    说正事,说正事。

    大法师问接下来如何处置,他想奚落西方教几句,准提圣人已是现身两次,有上次的经验,如果己方太软,只会憋一肚子窝囊气。

    李长寿早有应对,借着诸重宝遮掩,逐字逐句心念传声。

    大法师很快就自信一笑,仰头注视着圣人法相,感受着众师弟师妹那有点小崇拜的目光,朗声道:

    “师叔,此人造谣之事虽小,却差些导致道门两教内战。”

    那云雾法相中传出一声:“贫道既已开口,此间便无了因果,尔等还有何不满之处。”

    不少脾气急的截教仙人想直接开口反驳,却被多宝道人用气息暗中摁住。

    大法师笑道:“圣人既现,按理我等该退了,圣人老爷的面皮,我等小辈自不敢冒犯。

    然今日之事,事关我道门立身之根基,若我等这般走了,他日再有人造谣生事,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准提圣人再次开口:

    “自今日起,灵山封山千年,若无贫道之命,众弟子不可随意外出。”

    灵山众老道齐齐低头称是。

    道门不少仙人细细咀嚼这话,很快就发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这意思就是,若有圣人之命,就可随意外出了?

    多宝道人拿出了一只玉符,当着众仙的面,轻轻点了几下,对着玉符问道:

    “灵牙,师尊在宫中吗?

    哦,在啊,先不用吵扰师尊,这边要是我出点什么事,就去找师尊说一声。

    对……对对,我在灵山,我徒弟和公明师弟被人欺负了……西方圣人老爷已经现身了,不一定回得去……”

    玉符轻轻一震,传来几声答应。

    随之,多宝道人收起玉符,迈步向前,跟大法师站在一起,眺望天边那圣人法相。

    多宝低声道:“玄都师兄,今日咱们干他西方一架?”

    “不可对圣人老爷无礼,”大法师板着脸教训道,“敬西方圣人,便是敬三位老师,圣人超脱世俗、无所不能,面皮大过一切。”

    多宝笑道:“师兄您误会了,我是要跟这些道友切磋切磋,如何敢对圣人老爷出手?

    这西方本是清净福地,也不知为何,多了如此多脏东西,让圣人老爷的面皮为之所累。

    咱们这般做,兴许圣人老爷还会感激咱们几句。”

    截教大师兄话音落下,截教众仙齐齐看向那准提圣人的法身,西方教众老道面色阴晴不定,立刻就要酝酿下一波对线。

    又一声叹息响起……

    就听准提圣人缓声道:

    “道门本自大兴,何必挖苦我西方?

    今日之因果,随这劣徒消逝一并了断,赵公明与我西方之因果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圣人话音刚落,赵公明身前的那中年道者,连同那只珍贵的‘卷轴’,竟同时化作粉末坍塌、飘散!

    李长寿道心一震。

    这位圣人,竟然直接影响了因果大道!

    准提圣人又是一句:“如何?”

    大法师面露思索,很快就对着圣人法相做了个道揖:

    “既如此,我等自然要尊师叔法旨。”

    多宝道人看着那些灵山老道,叹道:“竟然要让自家圣人老爷亲自下场,各位当真不躁得慌吗?”

    言罢,多宝也对准提圣人的法相做了个道揖,言道:

    “因果已了,我等也不便多打扰。”

    广成子适时地站了出来,朗声道:“师叔还请明鉴,我家老师常言,这收徒之事,须得观其品性、看其跟脚。

    常言道,道不轻传,法不轻授。

    莫要因几个心术不正的弟子,污了西方教的声名。

    今日因果已了,我等就此告退。”

    当下,阐教、截教两路仙人,对着圣人法相各自做了个道揖,而后转过身形,大摇大摆驾云而去。

    大法师、多宝、广成子多留了片刻,等赵公明他们也安然退走之后,又对准提圣人的法相做了个道揖,闪身离开。

    临走时,多宝道人还一声感慨,传遍天地各处。

    “圣人面皮,那是弟子们不惜性命也要维护的宝物啊。

    这些西方教弟子,一个个连话都不敢多说,也不知圣人老爷收他们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“慎言,慎言,”广成子叮嘱两声。

    最后传来的音节,只是大法师的一声轻笑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