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要不要趁机算计下燃灯?

    黄龙道人袖口中,李长寿的纸人化作一只小虫,仔细思索着此事……

    如果诱导燃灯加大力度煽风点火、上窜下跳,很容易就能,让阐教仙人发现这个副教主的异常。

    但李长寿立刻打消了这般想法。

    时机不对,撼动不了,凭这个老家伙的警觉,极难上套!

    且,此时不宜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已经汇聚了如此多道门巨擘,将既定的几个步骤妥善实现,就已算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——巨擘,巨大的大拇指,可引申为大手子之意。

    第二幕《双教齐动汇中洲,忆苦思甜念旧情》,此刻已正式上演!

    李长寿估算,此时大概率已吓到了放出谣言的家伙。

    吓破胆肯定不至于,顶多也就额头冒点冷汗、道心轻轻震颤、有些坐立不安,顺便疯狂谋划接下来能做什么避免祸及自身……

    吧。

    当然,单纯吓唬地藏,并不是李长寿的终极目的,这点小小的警告,只是顺带达成的小目标。

    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

    今天这场大戏,往远了说,是为了实现他此前所做的封神大算计;

    往近了说,也是为了稳固道门环境,给天庭争取更多平稳发育的时机。

    还可趁机提升天庭声名,宣扬天帝威严,增加天庭在五部洲的影响力,终结谣言这种不受控的算计方式……

    相比而言,吓唬地藏当真只是捎带着。

    【未算功成,先算风险。】

    吃一堑长一智,李长寿在确定当前这个剧本前,已经将各类情况,考虑的无比充分。

    首先,这只是一件小事,本身无法引发两教太大矛盾。

    其次,广成子、多宝道人两位大师兄,提前知晓了整个计划,当事人赵公明、火灵圣母、黄龙真人,都是在互相配合着演戏。

    哪怕因‘不定的人心’,事态发展出现了什么偏差,还有两手保险在其后——

    掌握多件至宝的大法师,能随时现身,居中调停;

    玉帝陛下汇聚‘天道之力’做成的那件宝物,已是等待多时,随时可用。

    当然,事关三教安稳、道门兴盛,只考虑这一点点是完全不够的。

    李长寿深刻分析了圣人老爷们的意向,揣摩了自家太清圣人的心意,这才有了‘借题发挥’、‘欲扬先抑’的套路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种种迹象表明,太清圣人虽清静无为、不问万事,但太清圣人并不想看到道门内战、更不想看师兄弟反目成仇……

    讲道理,若无封神榜之事,三教也不可能真的敌对;两兄弟平日有点口角争执,也很难打的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此外,最不能忽略的,还有西方教两位圣人老爷的影响……

    他并非小瞧了西方的圣人,可今日之事,已经是‘最坏’的状况,西方教两位圣人老爷想出手,只能从根本上扩大矛盾。

    ——让安插在三教中的二五仔跳出来血拼,从而引发真正的大战。

    但如此一来,就相当于,他们将封神大劫时可以用到的棋子,提前祭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此,李长寿举脚欢迎,估计还能被太清老爷奖励一两件至宝的无限制使用权……

    他不断思量、盘算、观察,等两教这数百仙人的气势到达顶峰,躲在双方阵营中的李长寿纸道人暗中传声:

    “哎……

    师兄,可以上场了!”

    差点喊成‘艾克神’!

    李长寿话语刚落,阐教广成子与截教多宝道人同时向前。

    他们各自背负双手,散发着强烈的威压!

    方圆千里内,云静风止;

    千里之外,狂风乱舞、生灵惊惧,宛若马上就要天崩地裂,不少仙门中的炼气士更是坐立难安,灵觉不断震颤。

    两位大师兄隔了百里停下身形,多宝道人拱拱手,道:

    “广成子师兄,你我今日倒是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今日之事,贫道想先听你阐教如何说!”

    “如何说?”

    广成子淡淡一笑,可称之清奇的面容上,露出少许怒意。

    “多宝师弟!

    你我入门皆早,同在那座小院中修行了较长岁月!

    三教同源同流,本为一家,此事,你比众多师弟师妹都要清楚明了。

    今日又何以辱骂黄龙师弟,你将黄龙师弟的面皮置于何地?又可曾念过道门一家?”

    “辱骂?这真不知从何说起!”

    多宝道人双目一瞪,胖脸含怒,喝道:

    “再说,便是我此前辱骂了,又如何?

    他黄龙修行至今,也是道门有头有脸的高手,不持身份、不爱护晚辈,还去造谣生事,背后嚼舌!

    我那徒儿火灵,本就是去罗浮洞中照料受伤的金光师妹,不曾想被他见到了,转身就说我徒儿与公明师弟合籍双修!

    这又是哪般前辈,何种高人!

    呸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广成子眉头紧皱,又平复了下心境,淡然道:“看来,师弟你是一心,要将事情闹大了。”

    多宝道人衣炔飘飘,长叹一声:“此事还不够大吗?我那徒儿欲要赴死以证清白!”

    当下,广成子与多宝道人四目相对,仿佛有无数雷霆在两人身后绽放,又朝对方轰杀而去,最后同时消散于无形……

    无论怎么看,两位大师兄已动了真火。

    截教、阐教双方仙人,虽然半数有些不明所以,但此刻都拿出了法宝……

    剑拔弩张,风雨欲来!

    灵山宝池畔,那数十名老道看的热泪盈眶,满心感慨。

    角落谛听旁,身着破衣的青年道者,嘴角一阵抽搐,他屏住呼吸,也在观察着云镜中的画面。

    此时他甚至,已经等不及听谛听的转述……

    度仙门,小琼峰,穿着宽松衣袍坐在摇椅上的李长寿,此刻正闭着双眼,带着淡淡的笑意,手中的蒲扇轻轻晃着。

    一旁假装在入定修行的灵娥,偷偷瞄了眼自家师兄,又不小心陷在师兄的笑容中。

    李长寿倒是没空管自己师妹,心底正赞叹不已……

    ‘两位大师兄,当真厉害啊。’

    一开口,就知道是两个老演员了。

    他们感情之充沛、带入角色之快速,每个眼神,甚至每一份语气,都拿捏的如此得当!

    如果他们所说的,不是李长寿给的剧本,李长寿此刻都以为,这两位大师兄真的要大打出手……

    厉害,当真厉害。

    绝不可小觑了三教高人呐!

    且看中神州中部,两教仙人碰面之地。

    那多宝道人与广成子沉默无言,对峙少顷,再起争执。

    这次不只是多宝道人,截教金灵圣母、龟灵圣母,阐教太乙真人、赤精子齐齐下场,六位圣人弟子,隔着百里一阵‘辩论’。

    自然,背后有广成子与多宝道人在传声安排,叮嘱他们该说什么、不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李长寿暗中观察,捉摸着这几位大佬的性格。

    金灵圣母属于人美声甜、嗯咳!

    金灵圣母属于人狠话不多的类型,与云霄仙子的温柔口吻刚好相反,这位金灵圣母一开口就带刺,三言两语就要上去交手,脾气也是火爆。

    龟灵圣母属于耐心绝佳的类型,主要以讲道理为主,逻辑在线、条理清楚,握住‘截教一方是受迫害者’这一条,不断反击。

    阐教方的‘辩手’也是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中规中矩的赤精子,握住‘道门本一家、为何要出言辱骂’的核心观点,言理有据、进退自如。

    而那位哪吒之师、洪荒护短前十分存在——太乙真人,格外引起李长寿关注。

    这位真人青年样貌,修为颇高,又给人一种潇洒不羁、凡事不过心之感,一身蓝中掺红的绸面道袍,其内襟都是精挑细选,颇为讲究。

    那一头潇洒飘逸的秀发,又留了两缕银白,与度仙门忘情上人王富贵的发型十分相似……

    撞头了也算。

    这位太乙真人开口的次数并不多,但寥寥两句话,差点让双方直接打起来:

    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

    明明是自己去旁人洞府被人看到了,还怪到我们黄龙师兄头上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摇摇头,控制着海神庙中的纸道人,写下了一行小字:

    【太乙真人,极度护短,阴阳语四级。】

    李长寿继续暗中观察,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用多管什么,几位大佬完全把握住了全场节奏。

    争吵不断升级,双方火气直冒;

    各仙人蠢蠢欲动,更有人已经开始用玉符喊人。

    一场道门内部的大战,几乎就要在今日揭开序幕!

    然而,都不等李长寿提醒‘时机到了’,广成子大佬便是仰头注视着天边白云,一声叹息传遍各处。

    “何以至此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多宝也是面色颇为复杂,目光环视各处,整个人仿佛苍老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咱们,不都是老爷们教出来的吗?今日为何要针锋相对、谁都不让?”

    两教众仙:……

    刚才可是你们俩先吵的!

    天地间,原本那互相冲撞的两股气势,此刻悄悄软化。

    广成子注视着多宝道人,突然露出几分苦涩的笑容,言道:

    “师弟,你瘦了。”

    多宝低头看向下方云海,叹道:“在外奔波,始终不如小院中吃的爽快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时师叔总是会故意喂你一些先天宝材,气的我家老师不断说教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”多宝道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当年我还吃了不少大师伯用来炼宝的宝材,被大师伯吊起来打,差点就成了腊肉。”

    龟灵圣母顿时掩口轻笑,对面的太乙真人还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两教仙人此时,半数还能保持理智,此时分析着两位大师兄的用意;

    剩下的半数,小半较为感性,已经被这段对话感动,其他则是满头雾水,一幅‘小问号,你是否有很多朋友’的模样。

    多宝叹道:“当年,黄龙就在池子里每天睡大觉,还是条观赏龙。

    我那时就天天逗他,现如今,却是一句都骂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这一句,巧妙化解阐教提出的矛盾点。

    黄龙真人顺势向前,在空中对着多宝道人做了个道揖,长叹一声:

    “多宝师兄,是我有些心胸狭隘、小题大做,你自是骂得,骂一百句也得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是我有些失妥,”多宝道人叹道,对着黄龙真人做了个道揖,“此前太过心急,出言有些急躁,让黄龙师弟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宝师兄!”

    黄龙真人深深地还了个道揖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戾气消散大半,双方仙人都知,今日已是打不起来。

    感动者有之,但并不算太多;

    有过当年小院修行经历的赤精子等仙,最是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灵山宝池旁看热闹的那些老道,此刻也是阵阵唏嘘,各自摇摇头,已是要散去。

    今日又没乐子可看了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的事情变化,让灵山之上的众老道也措手不及……

    那云镜之中,传出黄龙道人的感慨声:

    “师兄若信得过我,我可在此立下誓言,绝对未曾造谣中伤火灵师侄!

    我与公明师弟也算交情深厚,更是知公明师弟为人光明磊落、一心求幕大道!”

    赵公明立刻闪身向前,道:

    “这事我一直在想,越想越觉得,怕是有人故意挑拨离间,意图动摇道门之根基!”

    多宝、广成子对视一眼,齐齐点头。

    两教仙人大多皱眉,细细思量,果真发现此事背后大有蹊跷!

    正此时,就听空中传来一声轻笑:

    “还好你们还没真打起来,此事我已有办法查清。”

    一朵白云随声缓缓落下,其上站着一位其貌不扬、却颇有韵味的青年道者,自是此时公开的人教唯一弟子。

    “玄都师兄!”

    “见过玄都师兄!”

    两教众仙齐齐行礼,大法师含笑回礼,又露出几分凝重的面色。

    “众位师弟、师妹,还请向前来,”大法师招呼一声,双方仙人各自向前,聚在大法师周遭。

    大法师在袖口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的‘小岛’,抬手轻轻一掷,这小岛在众仙脚下缓缓变大,少顷便化作了直径十里的仙岛,悬浮于云海之上。

    “各位师弟师妹请听我一言!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温声道:“此前我耽误了些时间,便是去请玉帝师叔,引动天道之力,凝成了一面石碑。

    此石碑名为天帝正德,其功用,便是借天道之力,溯一事之源,扬天地正气。

    以此碑,解此事,自是再合适不过!

    你我不如同去石碑前,汇聚道门三教之力,查此事之元凶是何人!”

    众仙尽皆称善,玄都大法师做了个请的手势,与多宝道人、广成子并肩而行,最先落去下方。

    少顷,数百位两教仙人聚集在仙岛之巅,看着那面石碑,各自低语议论……

    这石碑左右两侧刻着‘以德服人’、‘以理服人’八个大字,宛若夜空一般,黝黑的碑面上散发着淡淡星光,其上蕴含浓郁的天道之力。

    大法师抬手推出一道仙光,多宝道人、广成子依次出手,各自为石碑注入一道仙光。

    黄龙真人对着石碑做了个道揖,慨然道:

    “天道老爷明鉴,请为弟子洗清污名!”

    石碑之上顿时浮现出一团团云雾,其内显化出众生之相,模糊的众生在笑谈、转述,正是谣言不断传递、变化的过程。

    道道人影飞速流逝,天道之力越发浓郁;

    李长寿暗中仙识扫过,甚至还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度!

    咳,看错了,应该是看错了。

    画面突然开始变慢,一团团迷雾锁住了谣言的源头。

    多宝道人低喝一声:“各位师弟师妹,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!”

    截教众仙轰然答应,道道仙光注入石碑之中;

    阐教一方,广成子抬手做了个手势,百多仙人也是同时出手,一缕缕仙力注入石碑!

    这石碑轻轻震颤,迷雾退去,却又现出了一幕水帘,挡住了其后的情形。

    道门众仙各自疑惑。

    燃灯道人道:“各位,此事怕是牵连到了圣人老爷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冷哼一声,众圣人弟子尽皆看向燃灯。

    燃灯立刻改口,低声道:“查出之后,再细细斟酌。”

    “请太极图!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低喝一声,左手高举,先天至宝、巴掌大小的太极图自掌心缓缓浮现,射出两道阴阳气息,注入石碑。

    那水帘瞬间炸散,露出其中……

    一朵轻轻晃动地十二瓣金莲!

    这一瞬间,道门众仙尽皆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灵山宝池旁的众老道此刻面色大变,头顶写满‘无妄之灾’几个字,各自眼神都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而在角落中的那个青年道者,已是面无血色,站起身来,朝着灵山后山走出两步,又突然顿住身形,宛若泥塑一般,手指在轻轻震颤……

    心神震荡,天人交战。

    度仙门,小琼峰。

    李长寿感受到,自己元神处的太极图威能又缓缓提升了一截,显然是圣人老爷出手,护住了他不被西方反推演。

    于是,起身对着空中行礼,嘴角的笑意更浓郁了些。

    经此一事,他算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三教高人绝非一两个,而是一批又一批。

    面对这些老前辈,必须心存敬畏啊。

    心底响起了,纸道人听到的两声呼喝,李长寿对此已不再多干涉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,让大法师和几位道门大佬主持就是,他单纯看戏,顺便做好救火队的职业。

    那呼喝却是:

    “把各位师弟师妹都喊来!”

    “截教仙,随我去灵山!”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