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  “哈,乖乖站好!”

    巫族小部落,冰寒松林中。

    数百道身形强壮、身披兽皮的男女,举着大多已有些残缺的兵刃向前疾冲,想要将那两个万恶的‘妖族’乱柴刀砍了!

    这卑鄙的投毒路数,利用了他们巫族喜欢吃肉的缺点,他们巫族已经上当太多次,绝对不会再被这种低级的趣味所迷惑!

    巫族永不为憨!

    然而,那身着铠甲、蓄着胡须的男‘妖’轻笑两声,左手一扫,一道水蓝色波痕在林间荡开,这群冲上来的身影尽皆被定在原地……

    定身术。

    于是,这数百巫族,保持着前奔时的某个动作,眼睁睁地看着那两‘妖’大快朵颐,喝酒吃肉。

    数百巫族义愤填膺,嘴角留下了悲愤的泪水!

    太欺负巫了!

    李长寿与赵公明说笑间,丝毫没去多看侧旁这数百巫族;

    反倒是那十几个巫族孩童哇哇乱叫,各自举着一块块巨石冲过来时。

    李长寿随手撕下十多块烤肉,用仙力包裹,隔空塞到了这些孩童口中。

    群巫震动!

    但也只能用眼神表达焦急!

    反倒是那些孩童齐齐动作一顿,本都想将烤肉吐出来,表一表巫族儿郎们的志气,但……

    实在是太香了。

    这些小家伙同时眨眨眼,接连将举着的石头扔下,抱着嘴边烤肉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几口将烤肉吃完,还眼巴巴地凑到了烤架周围,一个个咬着手指……

    普遍不如人族孩童聪明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去那边,”李长寿温声说着,袖口飞出三张纸人化作了两男一女,在侧旁空地上迅速忙碌,架起了烤架,摆好了烤肉。

    不多时,林间响起了这些小巫们赞叹声;

    那数百巫族一个个瞪着眼,有些搞不懂这是哪般情形。

    很快,各处传来了低沉的脚步声,自北、西北、东北三个方向,大批巫族奔驰而来!

    但林中这有点‘诡异’的一幕,也让众巫族有些不明所以;

    巫族虽然普遍较憨憨,但也有几个脑子还算不错的,且脑子好用的,在巫族基本有一定话事权……

    几名大巫立刻低喝,涌来的巫族在数百丈之外就停下了身影,远远地注视着这边的情形。

    李长寿仙识扫过,发现在方圆万里内的荒莽大地上,一道道身影正朝着此地疾驰。

    显然,此时巫族依然保持着不错的警惕性,反应十分迅速。

    正喝酒的赵公明眉头轻皱,低声道:

    “小心点,巫族也有高手赶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看了眼那边正大快朵颐的十多个孩童,笑道:“老哥,把定身法解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左手轻推,被他定住的数百巫族齐齐后退,大半向后仰倒,颇为狼狈。

    正此时,大地轻轻震颤,大地深处传来‘咚咚’的声响,林中已聚集的两三千巫族,各自低下头。

    一名老妪拄着拐杖,从数千里之外的一处石屋中走出,看起来已无比苍老的她,拄着拐杖迈出两步,大地在她脚下迅速滑动。

    只是两步,这老妪已出现在了此地林间,数千里就这般轻描淡写地走过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眉角一挑,这是……

    缩地成寸?

    不对,这并非乾坤遁法。

    巫族不会法术,却有神通,十二祖巫曾执掌天地间的十二条道则,有些类似于如今天庭神权之力。

    这位巫族老奶奶用的是巫族战法,类似于对大地的掌控之力;

    只是这一手神通,就可称之为……大手子。

    李长寿不敢托大,放下手中酒杯、烤肉,站起身来,对着这老妪拱手做了个道揖。

    “我乃人教弟子、天庭水神,今日受好友托付,专程造访,若有冒犯之处,还请巫族勿怪。”

    老妪缓缓点头,先是低声用巫语说了几句,林间各处,大部分巫族转身退走,只留下十多名部落首领、当代大巫,朝李长寿和赵公明走来。

    隐隐呈包夹之势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阵阵呼啸,李长寿的仙识捕捉到,原本赶来此地的那些巫族,大多都停下奔驰,要么原地等候,要么转身回各自部落。

    那十多名在旁边吃烤肉的小巫,也被各自父母抱走,临走时,他们还顺手分走了烤架铁网上,刚七分熟的那批烤肉……

    实可谓,憨中带细。

    这老妪缓步向前,身形佝偻、双眼低垂,仿佛已垂垂暮已,但自身却散发着一股惊人的力量波动。

    宛若一头随时能撕裂大地的人型凶兽!

    而留下来的这十多名巫族男女,实力也都十分强劲,各自血气充盈无比。

    李长寿粗略估计,他们一个能打三到五个半的空虚掌门。

    “人教、天庭……天庭,”老妪用洪荒此时通用的语言,缓声说着。

    她拄着拐杖,对李长寿缓缓低头行礼,道:

    “北洲消息闭塞,人族天庭已经大兴了吗?

    您,就是如今负责掌管水之力的神灵?”

    “大巫祭此言差矣,天庭并非人族天庭,更非上古妖庭那般,是哪个种族为了统治万灵而存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朗声道:

    “如今天庭天帝为玉帝陛下,乃道祖钦点,执掌天庭、维护三界安稳、护卫天地苍生。”

    一旁赵公明也站起身来,对着大巫祭拱拱手,笑道:“贫道赵公明,截教外门弟子,师尊为通天教主。”

    ——自报家门时直呼圣人道号,便是圣人弟子最佳的自证手段。

    这老妪立刻抬头注视着赵公明,立刻对着赵公明换了个道揖,嗓音都变得轻快了许多,言道:

    “原来是圣人门下弟子,是我族怠慢了贵客。

    我是这一支巫族的大巫祭,两位称我一声巫祭就好。”

    言说中,老妪佝偻的身影慢慢挺立,身周那干巴巴的皮肤开始缓缓鼓胀;

    一缕缕血气包裹她身,她竟直接从一名‘行将就木’的老妪,化作了体态匀称的中年妇人!

    这差别待遇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也有些唏嘘,只能说,天庭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……

    赵公明又笑道:

    “大巫祭,看我身旁这位道者。

    他是凌霄宝殿玉帝驾前最得信任的天神,近来四海龙族效忠天庭之事,便是由他一力促成。

    又是兜率宫中老君所器重的弟子,称玄都大法师为师兄,更是贫道相交莫逆的兄弟!

    今日他来此地……

    对了,老弟你来找巫族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长寿接话道:“我是受地府勾魂使者牛头马面两位好友所托,来看巫族在北洲生活如何。

    若有难处,大巫祭尽管提来;

    若有难事,还请对我言明,我定会细细斟酌,尽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在旁眨眨眼,对李长寿传声道了句:

    “这不像你性子啊长庚,怎么来给巫族送好处了?莫非你看上了巫族什么战法?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而不语,静静等那大巫祭回话。

    化作中年妇人模样的大巫祭,面容虽不算多美,却透着一股英气与沉稳。

    她先是轻轻皱眉,问:“牛头、马面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他们的画像,”李长寿对此早有准备,在袖中取出一张画轴,缓缓摊开,其内画着牛头马面的身形。

    限定无头套版!

    大巫祭皱起的眉头轻轻舒展,随后便缓缓一叹,言道:

    “原是这般……

    有劳水神走这一趟,我巫族如今还算安好,并无所求之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大巫祭可否赏脸入座一叙?

    莫非是觉得,天庭想借北洲巫族威胁地府阴司?那大可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大巫祭目光轻轻闪动,对李长寿露出少许苦笑:“此间之事,水神不明,我们已不想拖累后祖一脉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巫祭又说错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轻轻一叹,温声道:“我便直说了。

    天庭需地府入编,以稳固三界平衡;

    地府也需天庭助力,得天庭护持,维持六道轮回不被强犯。

    如今是地府想归顺天庭,却不知从何下手;天庭想要对地府示好,只能来此地找各位,缓解巫族处境。

    大巫祭先听我一言,若我此言说错,大巫祭自可赶我离去,若是我所说不错,还请大巫祭今日能与我开诚布公的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大巫祭问:“水神想说哪一言?”

    李长寿看向大巫祭,目光清澈、认真,嗓音顿挫有力,一句击中其要害!

    “巫族现在,是不是已……不孕不育?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旁边正含笑喝酒看好戏的赵公明,扭头一口酒水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啥情况?

    这话也不好乱说吧?

    巫族万一发狂把他们轰出去,那面皮可是落大了!

    怎料大巫祭眉头紧皱,目光略带挣扎,却是仰头一叹,无尽悲凉萧瑟。

    “你说对了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胡须一阵颤抖,看了眼风轻云淡、胜券在握的李长寿,一口老槽不知如何吐起……

    行吧,毕竟是二妹觉得很赞的男人,思路果然清奇无比。

    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,大巫祭缓步向前,径直后坐在了李长寿摄来的石块上。

    李长寿又请那十多位巫族村落的首领到侧旁入座,让纸人再次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林间再次飘满肉香……

    但这次却十分安静,只有李长寿与大巫祭轻声交谈的嗓音,以及烤肉发出的‘滋滋’声。

    赵公明在旁静静听着,很快就推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并未忌讳什么,一直很严肃。

    他问询了巫族最近万年来,每百年的生育数量变化,也问询了如今巫族夫妻的数量,以及巫族对繁衍之事的认知水准。

    有一说一,对于一个种族而言,这确实是一个无比严肃且沉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但赵公明总是忍不住浮想联翩,心底也有点惴惴不安……

    感觉自己妹子以后,如果跟长庚结成道侣,肯定不可能是清水寡汤的那种道侣类型……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长庚年岁不长,但懂的是真多。

    很快,赵公明也听得聚精会神,越发认真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。

    李长寿与巫族大巫祭谈了许久,都是围绕他一眼看出的巫族‘大问题’。

    临走前,李长寿留下了初步解决方案,让大巫祭先找两百对‘健康’巫族男女,按方案进行一下,看是否能有效果。

    他回去之后会去姻缘殿、地府造访,仔细查一查这问题的根源,再进行后续安排……

    大巫祭和那十多名巫族首领顿时千恩万谢,还拿了一些巫族特产,非要让他带上去给玉帝陛下尝尝……

    这次是正宗的土特产,就是些北洲特有的奇珍异果。

    跟地府那批巫族搞的土特产,性质完全不一样!

    回去的云路上,赵公明大爷几次欲言又止,支支吾吾了片刻,才问出一句:

    “长庚可是提前知道了巫族之隐痛?”

    “不知,”李长寿摇摇头,“此前我只是听过传闻,巫族越发凋零,但却没想到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大哥也看到了,那些阻挡瘴气的松木林边缘,明显有大批被废弃的村落,说明巫族在有效抵挡瘴气侵袭之后,还是有明显的人口缩减。

    咱们去的那个部落,其内总共只有十多个孩童,而这十多个孩童还都是差不多的年纪,没有新生婴孩。

    最初我还以为,这是巫族将新生孩童藏起来了,但那些孩童凑过来吃东西时,我很快发现了他们的一点小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小问题?”

    “巫族血脉不纯,近乎巫人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顿时面露恍然,沉声道:“莫非,纯血巫族已无法存于天地?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,所以我今日稳了一手,没将话都说满,”李长寿道,“给他们的初步方案,只是增加受孕几率。

    毕竟我也不知,这背后是否有谁在算计,必须调查清楚。

    巫族之中,实力不足长生者有九成九,若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,一个元会后,大地之上,恐再无巫。”

    “唉,”赵公明叹道,“遥想巫族当年……

    罢了,这与我截教也是无关。

    对了长庚,你那个方案中,好像有些什么什么秋宫图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扭头看着赵公明,目光之中满是震惊,甚至震惊到失声轻喊:

    “老哥,你竟、竟还对这般事感兴趣?”

    赵公明老脸通红,“我这不是、不是……你莫要!

    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李长寿一阵大笑,赵公明方知被耍,气恼地要上来与李长寿厮打,但李长寿已是手疾眼快,在袖袍中摸出一只宝囊。

    “三十六天罡秋水无痕图,今献给老哥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赵公明精神一震,接过宝图,两人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赵公明正色道:“此事天知地知老爷们知,你我知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立刻点头,“也莫要被云霄仙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“中!”

    于是,两人一拍即合、勾肩搭背,驾云赶往南赡部洲。

    他们前脚刚到了安水城,就见一道紫光自南海之中飞出,在两人面前堪堪停下,化作一名微胖道者。

    来人瞪着赵公明,一阵着急地喝骂:

    “哎呀!公明师弟!你这人!

    你怎得还对你大师侄起了那般心劲!”

    赵公明顿时不明所以,李长寿也是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这又,这么回事?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