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最初时,没有人在意这个消息的出处……

    “道友听说没,人教玄都大法师有后了!

    咱们外出走动可要小心些,莫要冲撞了这般跟脚的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渐渐的,它成为了五部洲的大事……

    “道友,人教玄都大法师知道吗?

    对对,道门大弟子!他不知何时有了子嗣,据说,那子嗣是大法师与远古神魔冰天女结合后的血统!生有三头八臂,能御使风火雷电!修行境界一日千里,据说千年就能修成大罗!”

    最终,它演变成了几乎以假乱真的程度……

    “师叔您闭关出来了?

    大家都在聊什么……

    师叔您不知道,咱们道门大师兄玄都大法师,修行阴阳大道时,往太极图上一坐,天地交感……

    生孩子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掌门!掌门!咱们人教有喜事了!”

    开山大典后又过一个半月,度仙门各峰渐渐安静了下来,总数一千二百名新弟子分布在数十个峰头,开始了为期两百年的修行……

    因门内来了个气运深厚的少年,被开山祖师度厄真人直接收为记名弟子,加入破天峰一脉修行,各峰也是起了比较之心,想看这次的首席弟子花落谁峰。

    且说,度仙门掌门季无忧,这一个半月也并未闭关,在暗中忙碌了数十个日夜。

    今日总算得了闲,季无忧站在度仙殿偏殿的窗台前,眺望着其外云海,目中自在安然,口中也感慨一声:

    “长寿说的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身为掌门,在新弟子入门时,最需做的一件事,便是去清查这些弟子的跟脚、资质。

    重点找寻是否有外魔夺舍、内魔潜藏、恶灵转世等情形。

    如此,确实觉得安分踏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‘大法师的血脉,果然不同寻常。’

    心底正如此念着,忽听度仙殿外,一名长老急匆匆飞掠而来,喊着‘人教有喜事了’;

    季无忧有些不明所以,负手去了主殿,迎到了那长老。

    “拜见掌门!”

    “温长老,做长老就要有长老的样子,你这慌慌张张地做什么?”

    季无忧淡定问道,“慢慢说来,咱们人教有何喜事了?”

    “掌门,大喜事啊!”

    这长老挽起宽袖,瞪着双眼,喜道:“此前几位执事外出都听到了一则消息,我放心不下,便去外面打探了一圈。

    掌门您猜怎么着?”

    季无忧眉头一皱,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,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大法师有后了!

    咱们人教大法师有后了!

    据说是咱们人教镇教之宝先天太极图与大法师交感,大法师生了个女儿!现在就在洪荒中历练修行呐!”

    “大!噗——”

    季无忧双眼一瞪,忽得气息逆冲,张口喷出一口血雾。

    堂堂金仙大佬,此时身形摇摇晃晃,竟差点瘫倒下去。

    这温长老愣了下,连忙向前搀扶住季无忧;

    季无忧反手握住这长老的胳膊,一阵头脑发昏,耳旁嗡嗡嗡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掌门!掌门您怎么了这是!”

    “没,没事,”季无忧咬牙道了句,“这件事……都传开了?”

    “确实都传开了,而且听说,逍遥仙宗那边都已经放出消息,要邀大法师的后人去仙宗修行,给太上长老待遇,倾全宗之力护卫。”

    “哼!这时候倒是蹦的欢快!”

    季无忧紧紧皱眉,禁不住叹了口气,已是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自家师父,当真……

    坑啊。

    此事若是惹恼了大法师,他们度仙门还要不要了?他跟师父又如何能担得起大法师的雷霆怒火。

    当下,季无忧瞪着这长老,严令门内不得胡乱传这般谣言。

    “太极图乃是先天至宝,为咱们教主圣人老爷镇压人教气运,这一听便是旁人编造中伤咱们人教大法师清誉的话语。

    让各位长老商议一下,拟个章程,对外宣扬大法师修行至今,根本就没有过任何道侣!

    那是实打实的纯阳之身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遵掌门令!”

    当下,这长老细细体会,也觉得自家掌门所说不错,低头匆匆赶去百凡殿。

    季无忧擦了擦嘴边鲜血,面色更苍白了些,幽幽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就是师父您老人家的守口如瓶?

    您这瓶,缝也太多了!

    怎么办?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季无忧驾云朝着小琼峰而去,此时只能去找李长寿商议,看能否通过李长寿,平息大法师的怒火……

    掌门动身赶来小琼峰时,李长寿正传授灵娥老版纸道人的制作之法,把灵娥看的双眼发花,连说太难。

    李长寿仙识发现掌门赶往此地,手一翻,将玉符和纸人收起,对灵娥道了句:

    “去备些茶水,掌门过来,可能有事要谈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灵娥眨眨眼,乖巧地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她的仙识也捕捉到了掌门的身影,此刻更是觉得,师兄此前所说,八成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那云霄仙子的事,估计也是……

    嘤,压力二次大增。

    且说季无忧到了湖边,李长寿连忙外出相迎,对着掌门做了个道揖,口称:

    “弟子拜见掌门!”

    “哎,”季无忧勉强笑了笑,在周围布置了一层结界,这才开口道:“莫说拜见了,真要算起来,你我算是同辈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不由眨眨眼。

    掌门这是,知道了什么?

    不过,假如掌门搞清楚了自己在山门之外活跃的身份,知晓了在天庭老君现身为他撑腰之事,那……

    掌门作为圣人老爷记名弟子的记名弟子,他李长寿也应该比掌门……高一辈才对。

    为何是同辈?

    李长寿迅速捕捉到了‘差异点’,心底立刻细细分析,表面却是毫无异样。

    “掌门请入内歇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季无忧正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,点头答应一声,与李长寿一同去了草屋之中。

    掌门入座,李长寿在旁执弟子之礼站着,又被季无忧劝了两句,这才勉强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恰此时,灵娥端茶进来,对掌门行礼、奉上茶茗,刚要转身离开,又被李长寿开口喊住。

    “师妹,一同在此听掌门训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兄。”

    灵娥乖巧地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季无忧也并未多管,毕竟看灵娥渡劫时的那般阵仗,也知道了灵娥的身份。

    大法师自家人!

    “长寿,”季无忧道,“你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拱手笑道:“掌门,您有话直说就好。”

    灵娥轻蹙蛾眉,心底暗道一句,莫非是她跟师兄准备偷天换日挪走小琼峰之事,被掌门知道啦?

    季无忧毕竟是一派掌门,修行多年,大风大浪都见过了无数,此时也知最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犹豫一二,季无忧又笑道:

    “长寿啊,有些事,其实你不说,贫道也早已知晓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一咯噔,下意识开始思索,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“掌门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抿了抿嘴,露出几分不好意思,但目光依然颇为坦荡。

    他自始至终没有做过危害度仙门与人教之事,自然行得正坐得端。

    “并非弟子有意隐瞒,实在是有许多迫不得已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懂,贫道都懂,”季无忧笑呵呵地应了句,苍白的面容上多了一二血色,“有时有些事,确实不好说出口。

    贫道也能理解,你有自己的苦衷。

    唉,这世上的生灵,庸庸碌碌、不知何为道者也好,奔波劳苦、追寻自身之道者也罢,谁还能没个难以开口的话语?”

    李长寿不由有些感动,掌门简直……

    太暖了。

    虚假的暖男,就像是元青那样,纠缠着有毒师妹,只不过是馋有毒师妹的身子。

    真实的暖男,当真便是掌门这般,体恤门内弟子,明事理、知艰难,还会宽慰、鼓励门内弟子!

    李长寿起身做了个道揖,赞叹道:“多谢掌门体谅!”

    季无忧尴尬一笑,又咳了几次,低声道:“你最近,可有听闻外面坊镇上,传的风言风语?”

    “最近弟子一直忙于一些事务,”李长寿笑道,“虽大势已定,但依然有一些余韵,并未有机会听坊镇传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季无忧心底冒出一个问号,怎么感觉自己听不太懂长寿所说。

    虽如此,可季无忧还是把话接了下去:

    “此事也是怪贫道,师父当日来收徒李靖时,贫道一时心热,将此事说给了师父。

    但贫道也并未告诉师父具体是谁,只是说了你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不由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自己是天庭水神的事,度厄真人也知道了?

    这事怎么还要往外传呢?

    不过考虑到度厄真人和掌门是师徒,如父子一般,此事不瞒着对方也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轻叹,小琼峰流浪计划当真迫在眉睫了!

    一旁的灵娥眉头越皱越深。

    为什么,感觉师兄和掌门谈的虽然热切,但两人说的……好像不是一件事。

    李长寿叹道:“掌门,这般事其实没什么好说的,我只是运道好了些,一路颇多曲折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这般想也不错,”季无忧笑道,“咱们谁都决定不了自己的出身,跟脚高也好,低也好,都是大道之上努力前行的生灵。”

    跟脚?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疑惑加重。

    一旁的灵娥突然开口问:

    “掌门,您刚才所说风言风语,具体是何事呢?”

    季无忧面色顿时有些尴尬,低头咳了两声,叹道:“长寿,是贫道在家师那里多言,说出了大法师有子嗣在咱们度仙门修行。

    而后家师应当是不知在哪喝醉了,把‘大法师有子嗣’之事对外说了出去。

    现在各处传的已是不成样子……

    不过你放心,贫道绝对未曾提及,你是大法师子嗣!”

    一旁灵娥禁不住抬手扶额。

    李长寿瞪着眼,霎时间忘记呼吸,坐在那看着面前这位空虚掌门,脑子里像是进了一百个文净道人,一阵乱嗡。

    扬了吧……直接扬了吧……

    大法师的谣都敢造!还把他拉下水了!

    外面流传中伤大法师纯阳之名的谣言,出处竟然是度厄真人!

    亏他一直觉得,这是西方教搞出来的龌龊伎俩,正想着抽空编一段西方童话反击回去!

    一时间,李长寿心底翻江倒海,道心震颤莫名。

    他禁不住问道:“掌门,您如何推算出来,我会是大法师的子嗣?”

    季无忧笑道:“这点眼力,贫道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仔细斟酌了下,在怀中拿出一只玉符,递给了掌门,低声道:

    “掌门请看此物,一切自有答案。

    掌门此前说的这话,千万不要再对任何人提及。

    轻者引火烧身,重则会坏掉咱们人教的诸多算计。”

    季无忧低头看去,不由精神一震,一瞬像是明白了什么,目中竟露出几分骇然,道心几欲失控。

    这道韵!

    这字迹!

    玄都,小法师!

    “长寿,你!”

    “掌门勿怪,”李长寿面露正色,“此事切莫对外人提及,若是掌门信得过弟子,还请立下大道誓言,用以约束警示自身。”

    言说中,李长寿在袖中拿出一只玉壶,推到了季无忧面前。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此内的这枚九转金丹,算是请掌门封口不言的谢礼。”

    季无忧猛吸了口凉气,这一瞬突然明白了前因后果,解释清楚了此前所不明之处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小弟子,远非大法师子嗣这般简单!

    玄都小法师,莫非已是圣人弟子,只不过秘而不宣?

    是了,长寿怕不是人教某个原本并未出世的高人投胎转世重新修行,此间怕是有大算计在!

    今日自己被牵扯其中,这大道誓言看似是约束他季无忧,实际上,也是长寿在护他性命!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季无忧满是懊恼地叹了口气,“怎的就!

    罢了,贫道这就立誓,还请长寿勿怪,勿怪。”

    “掌门,祖师那边,也请您尽量保密,”李长寿不放心地叮嘱着,“若度厄祖师误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季无忧忙道:“莫要这般称呼,称真人就是!”

    “好,真人那边若是误会了,便让真人误会着,您定要提醒真人,万不可再多提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道之威来了又去,掌门驾云回了破天峰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李长寿长长地松了口气,身体陷在圈椅中,想吐槽,张嘴无言,只能抬手揉揉眉头。

    人教粗话。

    怪不得掌门此前一直那么好说话,原来是‘那一夜’,就已想歪了。

    还大法师的骨血!

    掌门平日里是不是躲在度仙殿角落的小黑屋里,一边咳血一边看那些狗血故事集?!

    就听一声轻笑,两只有些冰冰凉凉的柔荑摁在李长寿肩上,轻轻地揉捏着。

    “师兄,此事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“哪件事?”

    “便是有人疯传大法师谣言之事,”灵娥小声道了句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管,”李长寿摇摇头,“大法师身份特殊,既是人教唯一弟子,又是圣人老爷之下有数的高手。

    有关大法师的这般话题,最能引起生灵的窥私之欲。

    哪怕是让人教六仙宗集体站出来辟谣,也只会被人说是欲盖拟彰。

    且,最初传这般谣言者,或许会惧怕大法师追究,但此时这般说的越来越多,这些人越是肆无忌惮。”

    灵娥顿时若有所思状。

    李长寿叹了口气:“这般荒唐事,最是让人费心力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那咱们便什么都不做吗?”

    “大法师生性洒脱,道境极其高深,又虚怀若谷,深得咱们太清圣人老爷真传,更是为兄一直学习、追赶的榜样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正色道:“想来,大法师也不会为这点小事就大动肝火,这件事过上几个月,自会无事。”

    灵娥刚要答话,却听门外传来一声轻笑;

    空气中荡起轻轻波痕,一道不算伟岸的身影迈步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最近灵觉越发敏锐了,何时知道的我在此地?

    这般说的天花乱坠,我都差点信以为真。”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