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桃花林中,李长寿主动问出一句,云霄仙子缓声回答:

    “我眼中的你……

    善谋善划,进退有度,行事谨慎,不沾因果,与我有诸多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虽是后天生灵,修行不过数百岁,却已是屹立于天地之间,就算不提跟脚道承,也多是独到之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一阵发虚,总觉得还是灵娥对自己的抱怨,更接近真实的自己。

    这就是常见的【初一眼尽是美好,后余生乱乱糟糟】了。

    云霄轻声问:“这般说,可有不衬之处?”

    “云霄道友,咱们要实事求是,”李长寿正色道,“非圣人者,如何无过?”

    云霄笑意更多了些,步子也更为轻盈,柔声道:“那你做事有时瞻前顾后,总是拘泥于规矩二字,谋略算计有时过多,显得有些深沉。

    我这般说,你可要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,被你这般说,失落还是会有些的,”李长寿眯眼笑着,又道,“那到我说了,我眼中的你……

    不同于凡俗,不落于云端。

    当初三仙岛上初见你时,就突然‘诶,这位仙子我像是在哪里见过’。

    后听你训斥琼、碧两位仙子,又觉得你处事有度,行事稳重,颇有大姐之风,在你身旁便觉颇为心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”云霄打断他话语,白皙面颊闪过少许红晕,“你这些话平平无奇,怎得让人听了这般心儿紧。

    那,你也可说我不足之处。”

    土洞中,截教一群男仙女仙顿时竖起耳朵。

    李长寿几乎随口就来:

    “毫无缺憾,没有不足。”

    有一说一,本身确实如此,就是身周站着几个‘因果黑洞’。

    云霄不由转过身去,嗔道:“你这人,当真!”

    李长寿连忙赔礼,不多时便逗的云霄转过身来,笑意更浓、柔情更甚。

    土洞中,多宝道人沉吟几声,小声问:“这不是前后矛盾吗?

    你刚说了非圣人都有不足,后面又说这般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这就不懂了,”金光圣母哼了声,“这就是这位人教弟子的厉害之处,怪不得便是云霄师姐也被他糊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金灵圣母淡然道,“若刚才这位海神说了几样缺点,怕是都会让云霄师妹不喜,此正是其高明之所在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哥在上面真心实意的谈恋爱,你们在下面记笔记也就算了,还一个个现场讲解!

    不过,此时第一步已是完成,话题主动权已是牢牢握在李长寿手中。

    不只是与云霄相谈,便是截教仙的注意力,也被他牵在指间。

    切入第二步:以进为退,制定标准。

    桃花林中,李长寿折了一枝桃花,插在玉箫中,轻轻晃着。

    “云霄,你可想过,若你我结成道侣,会是哪般情形?”

    云霄仙子不由一怔,也是第一次有了明显嗔怪的口吻。

    她柔声道:“怎得突然说这些?我与你此时只是相熟,虽彼此有心意,但此路漫漫,言之过早矣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先是松了口气,赞叹当真不愧是他看好的仙子,竟是丝毫不乱,思路如此清晰。

    但随之,李长寿就有点无奈……

    这要真的跟云霄仙子好上了,莫不是恋爱长跑八个元会?婚前准备八个元会?订婚八……

    咳,想桃子,想桃子。

    按此前计划,李长寿继续循循善诱。

    见李长寿面色有些失落,云霄略微思量,又轻声道:“但你我只需平日里多见多言,自会……快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刚要接话,突觉自己纸道人脖子上的刀,又多了两把。

    他温声道:“我也想与你多见。”

    那些可爱的刀儿,顿时离着他纸道人的脖颈稍远了些。

    “那,”云霄问道,“我们每五百年见一面,可吗?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五百年,猴子都能熬出狱了!

    先天生灵跟后天生灵谈恋爱的一大阻力,看来就是这有些不对称的时间观念了。

    虽然李长寿对此毫无异议,甚至想举双脚赞成。

    然而,那几把刀……

    “其实不必这般拘束,”李长寿笑道,“若你想见我了,就来寻我,若我想见你了,便去寻你。

    只是你经常闭关,我也不知,会不会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已到了这般境界,闭关只不过是不想让自己闲下罢了,”云霄道,“你随时可来岛上,我五百年去寻你一次,可好?”

    “都依你就是。

    我有一些想法,云霄你可愿听上一听?”

    云霄轻轻颔首,眸子闪着光亮。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你我之间,也是一场修行,成道侣便是道果,今后这一路,也当分些境界。”

    ——制定标准。

    “嗯?”云霄不由来了兴致,“这还有哪般境界?”

    “也是有的,”李长寿沉吟几声,“我将其分为好感境、心动境、升温境、热浪境、姻缘境,姻缘境若大成,自是道侣。”

    云霄问:“这几个境界又该如何区分?”

    李长寿清清嗓子,仙识扫过土洞处,自然捕捉不到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【截教,保重。】

    他笑道:

    “倒也简单。

    彼此相见、相闻,觉得对方不错,合眼缘、合心性,愿与对方交谈,这便是好感境。”

    桃花林,云霄缓缓点头,颇为认可。

    土洞中,截教男仙女仙互相对视一眼,各自若有所思,大半面露恍然,那些拿着玉符的,一字不差将这些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听李长寿继续道:

    “二者互有好感,境界晋升最快,若单一有好感,就要多费一些周折。

    彼此相谈数次、数十次,又寻到对方的闪光之处,一旦心底泛起,想跟他多相处,想与他多言说,这便是心动境。”

    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青丘狐女,默默呸了一声。

    云霄柔声道:“那,你我应是处于升温境了?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嗯,升温境便是指彼此关系越发融洽,交流无碍、道心相近。

    这个境界可极快,也可十分缓慢,不一而论。”

    “那,如何才是热浪境?”

    “便是心中火热,愿意为彼此做事,容不得旁人污蔑心中之人,也容不得自己心上人受委屈,这就是心如热浪。

    在这般基础上,愿意为对方奋不顾身、不顾因果,这便是突破,迈入了姻缘境。”

    云霄面露恍然,仔细思量,又颇为认真地说道:“那你我还要继续修行,此时我尚做不到为你不顾因果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这个,其实不用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此事急不得,”李长寿笑道,“云霄你与赵公明……兄长,还有两位仙子,虽非男女之情,也有奋不顾身之情谊。

    这却是让我最为羡慕的。”

    老子在上,妹妹二字当真是喊不出来!

    云霄道:“我可多问一句吗?”

    “问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你师妹,可已是到了姻缘境?”云霄轻轻眨眼。

    几乎只是一瞬,土洞中刀光剑影,一把把刀剑架在了李长寿脖子上,甚至其中还掺杂着某先天至宝的气息……

    送、送命题?

    但这事李长寿如何敢乱说!

    此时说的每一句话,说不定今后都会得到印证,尤其是在这件事上!

    李长寿此刻只能顶着漫天压力,道:

    “还差一些。

    她修行这才多久,也是我一手带大,我与她朝夕相处,心底自对她有几分喜爱,只是她性情还太过跳脱,远不够成熟。”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接下来应该是第二道‘选我还是选她’的送命题了吧?

    云霄仙子怎么会突然……

    果然,女子都是绕不开这个问题……

    “那就好,”云霄轻轻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来了来了!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一阵哀嚎,已是准备高呼‘我为人教流过血,我为人教挨过揍’!

    但!

    云霄道:“若有机会,我也当与她见一见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额头冒出几个问号,云霄仙子这话……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灵娥与我也算是青梅竹马,你莫非介意此事?”

    “自是介意的,”云霄目中带着星光,“但你我之事,并非你有意招惹,是我对你先动了情念,这便是输了你一阵,只能咽下苦果。

    此事也没什么好争抢的,道侣终究不过是相伴修行、互相扶持。

    今日你在此地等我,应当就是有老师之授意、多宝师兄之安排,而我此时私心作祟,也不愿拒绝老师与多宝师兄的美意。

    可凡事都要讲个道理,总不能因我之私念,而让你断了原本的情念,那岂非太过蛮横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长长叹了口气,仰头看着空中的云朵,怅然道:“莫要再说了,若是再这般说下去,我当真……

    就要热浪了。”

    云霄被逗得轻笑连连,在李长寿眼中,她宛若散着柔光。

    “咱们不如交换一件信物,”云霄道,“如此也可时常念起。

    对了,我还有一幅你的画像,是玄都师兄带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那我可否回去也画你一幅画像,挂在我修行之处?”

    云霄目光依依看向侧旁,小声道:“自是随你的。”

    言罢,她在袖中取出一只荷包,其上绣着一朵云彩;左手探向肩后,截了一缕青丝,将青丝包在荷包中,以禁制封镇,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长寿双手接过,思前想后,在袖中取出了一只铜钱,便是那落宝铜钱中的一只,递给了云霄。

    云霄忙道:“你怎得还要赠我灵宝?

    你我相交,应清淡无利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此物放你这,我最安心,”李长寿又拿出另一只铜钱,目中多了少许温柔,笑道,“它们也分阴阳,最是应景。”

    云霄这才不多推辞,将落宝铜钱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卿赠一缕青丝,我还一份因果。

    只是,云霄并不知这铜钱蕴含着哪般深意,而李长寿也不会多去解释。

    “是了,”云霄道,“此物与你,还要请你转赠你师妹。”

    言说中,她将头上发钗取下,递给李长寿。

    李长寿顿时不知该如何言说,只能将发钗接过。

    他接受过的教育,不允许他做出这种脚踏两条船之事!

    某不起眼的诛仙四剑轻轻颤鸣。

    嗯,通天教主老爷看人真准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扪心自问,不提头顶悬着的诛仙四剑,脚下潜伏的一把把刀刃,这般女子,如何能拒绝?

    当云霄说起,不如就当着她的面作画,让她看看李长寿功力如何,李长寿含笑答应一声,刚拿出一只空白画轴……

    “呀?”

    高空中突然传来一声略带惊讶的呼喊,随即就见一朵白云匆匆从西面而来,云上跳下一名面貌堂堂、蓄着美髯、身着铠甲的道人。

    “二妹,老弟,你们在这干啥?还要画画吗怎么?”

    第三步,请援破局,平稳落地。

    此地聚着数十位截教仙,若是暴露了,今日定会无比尴尬,双方谁都下不来台,极有可能赶鸭子上架!

    这时就需一个及时出现的搅局者!

    李长寿早已暗中用纸道人请动赵大爷,简单言明厉害,请他来此地一趟。

    赵公明急公好义、义薄云天,一听说此事,立刻马不停蹄赶来此处。

    “大哥,”云霄欠身行礼。

    李长寿做了个道揖:“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赵公明抚须笑着,目光多是促狭,“怎么样,没打扰你们吧?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云霄道一句“我也该回岛上了”,与李长寿四目相对,便是说了千言万语。

    但无论她如何淡定,背影如何缥缈,走的如何迅疾,都掩盖不住,她走时脸颊微微的红晕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注视着东海,心底一阵忧愁。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自己跟截教牵扯越来越深,与云霄因果被打上了死扣,但自己却还无法拒绝,更不可能直接挑明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圣人的算计啊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此举必有深意!

    李长寿此时能做的最大努力,就是用‘分层’的方法,让云霄清晰认知到他们之间的关系,也将此事向后拖延。

    姻缘大因果,当真难算计。

    一张大手突然摁住李长寿肩头。

    赵公明笑呵呵地凑了过来,一拳打在李长寿肋骨,自然是没用太多力气。

    “行啊你这家伙,不声不响我二妹就对你……嗯嗯?”

    李长寿额头见汗,连忙赔笑几声。

    正此时,身后突有一道道杀气惊现,李长寿转身看了眼,顿时额头挂满黑线……

    大批截教仙出现在桃花林,一个个摩拳擦掌、手持刀剑。

    金灵圣母拿起了龙虎如意,多宝道人拿出了一只口袋……

    “各位!”李长寿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多宝道人啧啧一笑,“虽然你是按师尊的意思来做的,但怎么就感觉,你这般欠揍。”

    这群人影发出一阵阵狞笑,不知此前具体的赵公明,也识趣地后退了几步,及时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李长寿抬手轻喝,正色道:“各位莫非不想知,那姻缘境之后还有哪般境界?”

    截教众仙顿时愣了下。

    而李长寿淡定的一笑,却是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左手掐了个简单的法诀,一缕火焰自胸口燃起,就听‘呼’的一声,这身形瞬间被火焰点燃,转眼化作了一捧灰烬,随风消散。

    一截教仙惊讶地道了句:“他什么时候换了化身?!”

    截教众仙也是面面相觑,唯独在人群之后的金灵圣母、龟灵圣母,与多宝道人、赵公明,或是轻笑、或是撇嘴。

    李长寿刚刚的就是本体,而这像极了‘海神自扬纸人’的情形,其实是一门高深的遁法。

    数千里外,一处地下岩洞中,一团火苗轻轻闪烁,李长寿身形自其中走出。

    他本是要立刻离开,但一抹道韵凭空出现,聚在他身周。

    李长寿低头看去,见胸口出现了一张海碗大小的太极图虚影,而这太极图轻轻旋转、钻入他体内……

    威能加倍!

    李长寿立刻做了个道揖,心底却是苦笑了声。

    果然,今日这件事,自家圣人老爷也参与了,此前还有一段,临时取走了太极图威能,此时又加倍给了回来。

    云霄……

    封神……

    怼圣人……

    “罢了,”李长寿轻轻一叹,不能被仙子温柔冲昏头脑,这事还必须要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桃花林中,此时氛围略微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边角处,一女仙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仙,小声问:“师弟,你我算是哪般境界?”

    桃花树下,金光圣母捏着裙角,可爱面容上带着少许怯弱,看着面前被自己喊过来的公明师兄,哆哆嗦嗦地说不处完整的句子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可能,可能……师兄,我……可、可能已经对你已经……热浪……了……”

    公明前辈额头满是问号,当真不知为何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老道看着身旁,那一同修行了半个元会的老道,笑道:“道兄,你我可算是升温境?”

    另一位老道的眼神瞬间变得无比犀利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