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 正午时分,小琼峰后山,那片被选中了几年的林间空地上。

    齐源老道手持拂尘,站在那只已经十分坚固的木笼中;

    他身周漂浮着几道宝光,身上那件崭新的青蓝色绸面道袍是不错的防御法宝,也让这老道看起来像是年轻了几岁。

    要渡劫了,面色难免会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一缕缕晦涩难言的气息缠绕在齐源身周,时不时就会有一只花瓣在这位老道身周飘过,消散于山间的微风中。

    齐源的一对徒儿,就站在百丈外的树梢上;

    蓝灵娥有些紧张地注视着自家师父,纤指拨弄着身前垂下的一缕青丝。

    这几年,灵娥的身段又张开了些许,绑着束带的纤腰盈盈一握,流苏长裙映衬着她纤柔的曲线,远观近看都是毫无瑕疵。

    她那张俏脸比起两年前,也多了一丝丝的柔媚,但总归还是清秀灵动居多。

    在蓝灵娥身侧不远的树梢上,李长寿还是平日那般普通长袍的打扮,左手拿着一只竹简,右手拿着一把刻刀,灵识笼罩在师父周遭,观察着天劫来临时的种种预兆。

    已经没什么好嘱咐的了。

    该做的都已经做了,接下来只需要师父扛过第一道天劫,后面就是师父自己决断,什么时候用那颗‘宝药’了。

    现在,李长寿的首要任务,是近距离观察记录自己师父渡劫的过程。

    因为度仙门两百年招一次弟子,李长寿入门后,刚好卡在了上代弟子成仙潮的尾声。

    那些受限于资质和悟性,注定成不了仙的弟子,大多已离开度仙门回返家乡;最近这百年度仙门都在培养这一代的新弟子,上代弟子成仙者已是寥寥。

    师父这次渡劫,是李长寿这百年间第六次观察炼气士渡仙人劫,而且难得能离着这么近,能够全程记录,事后细细分析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林间起了一阵疾风,木笼中的齐源老道抬头看天,身周出现了一缕缕毫光;

    不过转眼,这些光芒汇聚成了一根光柱,冲到了空中!

    来了,成仙前的预兆!

    李长寿拿着刻刀,捧着竹简开始奋笔疾书,将细节详细记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光柱持续了盏茶时间,小琼峰之上风云变色!

    李长寿能感觉到,天地灵气源源不断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,在师父头顶百丈处悬停,转眼就凝成了一朵又一朵灰色的劫云。

    而此时,护山大阵下的各峰也飞出了道道人影,飞到空中,眺望着小琼峰……

    劫云下方出现了一颗闪亮的银白色雷斑,而齐源老道身周也出现了一丝丝细小的电弧。

    李长寿掐指推算,很快,他抬头对着自家师父传声:

    “师父,根据劫云的面积和厚度计算,应该是有五道天雷的常见成仙劫。”

    齐源老道稍微皱眉,他还以为是最弱的三雷天劫,没想到自己竟然要度五雷。

    ——成仙天劫不过九,常见为四、五、六道天雷。

    有一说,根据渡劫者的资质以及成仙后的潜力,天道会降下不同威力的天劫。

    劫雷数越多,证明此人今后的仙路越宽阔,潜力越深厚,想要度过成仙劫的难度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传声之后,李长寿又低头拿着刻刀继续书写。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劫云开始不断震颤,那雷斑越来越明显,当雷斑达到某种临界值,立刻化作一道闪亮的雷柱,对齐源老道当头砸落!

    天雷一出,天地都为之失色!

    那股蕴含了天地至理的大道波动,伴随雷劫一同砸落!

    但,观察这次雷劫的众仙、炼气士错愕的发现,按理无法用法宝抵挡的天劫,竟被齐源老道身周的木笼完全‘吸’走!

    木笼各处闪耀着雷光,但齐源老道站在其中安然无恙,除却灰白色的长发四散飘舞之外,自身没有缠绕半点雷光!

    蓝灵娥顿时兴奋地喊了句:“师兄!鸟笼有效果了!”

    李长寿也是眉开眼笑,但他笑意还没来得及绽放,那股晦涩的大道波动突然出现,闪耀着雷光的法爷鸟笼突然四散炸开……

    行吧,天道果然不许投机取巧。

    也可以了,起码帮师父抵御了第一道雷劫。

    但随之,李长寿就发现了个问题——师父因为没有正面承受天劫,身周并没有出现仙灵之气。

    法爷鸟笼帮忙躲开了一道天劫,也相应的损了渡劫者的好处,有得有失,大道常理。

    还好师父此时并没有拿出融仙丹一口吞了,不然李长寿便是亲手毒杀了自家师父……

    劫云之上,一块更大的雷斑开始酝酿,其内蕴含的天劫之力比之前更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齐源老道面色更加凝重,全身法力调运到身周各处,身形缓缓升空。

    成仙劫,只能硬抗!

    咔!

    滋——

    第二道天劫凶狠地落下,那一道道雷霆聚成的雷柱,瞬间将齐源身形完全吞噬!

    李长寿与蓝灵娥尽皆捏了把汗,当两人看到师父坚持了瞬息就被雷柱压到地面,蓝灵娥紧紧闭眼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一直到,放电的声响消失不见,蓝灵娥听到师兄松了口气,这才敢睁眼看去。

    齐源老道满是狼狈地在地面浅坑中坐了起来,扭头对着一旁吐了口血,仰头吃下了几颗丹药,再次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他自身的法力还算充盈,一缕浅浅的仙光正在身周盘旋。

    这第二道天雷,算是扛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长寿停下书写,左手缩在袖袍中,摁住了一张纸人和一颗丹药。

    看师父的样子,还要去扛第三道天劫,但绝对抗不过第四道;

    倘若师父被第三雷劈瘫痪了不能动,那他就要及时给师父塞融仙丹。

    更大的雷斑在劫云中汇聚,齐源老道咬牙站起身来,双手迅速结印,在身前布置了一层又一层的法力屏障。

    但,无用。

    这次先是一声轰鸣,劫云之中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奔腾,一道磨盘粗细的雷柱带着肃杀气息悍然落下,几乎瞬间击溃齐源布置的众多屏障,将齐源摁在了浅坑中,一阵疯狂输出……

    面对着涌来的疾风,蓝灵娥禁不住失声大喊:“师父!”

    但她喊声很快就被风声吞没。

    齐源勉强扛过了第三道天劫……

    说来也是无奈,天劫的数量和质量,是根据他开始修道时的资质定下的;后来因为伤了道基,导致齐源并不能在归道境第九阶达到自己应有的‘强度’。

    所以,齐源面对天劫才会如此狼狈,第三道都只能勉强撑过。

    雷劫将地面轰出了个大坑,齐源就躺在坑底,靠着最后一口法力,身形慢慢飘了起来,站在了天劫之下,仰头注视着那更恐怖、更大的雷斑……

    浑身鲜血淋漓,双目犹然坚毅!

    天命,天命何其不公!

    可贫道对你并无怨言,大道轮转,天地井然,一切都是贫道的命数,贫道赴死又如何!

    但,只有一点!

    绝不能躺在地上狼狈地死去,徒儿们就在一旁看着,哪怕他们的师父是个不中用的废物,哪怕他们师父不能给他们别峰弟子都能有的庇护!

    那贫道也要站着死!

    也要有人族炼气士的气概!

    也要给长寿和灵娥挣一分面皮,让他们知道,自己师父并不缺这份坚毅的向道之心!

    更何况,自己还有大徒弟千辛万苦准备的宝药,能够扛过一道天劫!

    齐源老道拿出那只锦盒,将其内的丹药取出,毫无犹豫地塞入了口中,仰头吞下。

    来吧,天道!

    哪怕贫道知道这不过是徒劳挣扎,但贫道依然要搏一把,要见到最后一道雷劫!

    死在最后一道雷劫之下,应该,就不算太过丢人了吧……

    雷斑之内,天劫之力疯狂汇聚,第四道天劫眼看就要落下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齐源老道仰头怒吼,须发皆张,整个人宛若!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这老道突然低头咳嗽了声,嘴里喷出一口鲜血,而后错愕的低头看着自己,浑身上下竟出现了一缕缕血光。

    这、什么情况?

    自己怎么开始化掉了?

    太清老爷在上,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孽徒给贫道吃的是什……么……

    头顶,疯狂涌动的雷斑突然哑火,劫云也停下了旋转。

    这天劫,活像是对自身寄予了厚望、想在爱侣面前表现一番、却突然发现自己是在过度劳累之后的凡人中年男一般,突然就没了后续……

    最后一瞬,齐源扭头看向了自家面带微笑的大弟子;

    这老道的意识迅速被溶解,自身宛若落在火炉中的雪人,瞬间消融!

    魂魄、身体、甚至衣物,尽皆化成了那摊‘血水’,漂浮在了空中……

    劫云震颤了下,化作一股股精纯的灵气,四散飘逸,一缕缕阳光照在了小琼峰上。

    各处观礼之人都是看的莫名其妙,愣愣地看着齐源消融的地方,注视着那摊血水。

    突然间,地面涌出了一股浊气,云中落下了三色仙光,尽皆注入了血水之中。

    不知从哪传来了丝竹弦乐之声,美妙动听。

    清浊之气开始缓缓汇聚,那摊血水慢慢呈现出了人形轮廓;

    而后就听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动,齐源老道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空中,甚至,那被天雷打成破烂的衣服都还在身上……

    血光消退,老道身周飘舞着片片花瓣,脚下踩着一朵浑浊的祥云,头顶隐隐有一朵莲花绽放,这莲花又随之融于身形之中。

    张口,齐源老道吐出一口清气,浑身气息开始缓缓上涌。

    这般成仙异相,实可谓寒酸。

    齐源老道此时已经明白了什么,转身看向了李长寿,目光中满是无奈,却闪烁出少许泪光。

    暂不提师徒二字。

    齐源面色复杂,对着李长寿做了个道揖;

    李长寿连忙收起竹简、刻刀、纸人、丹药,对师父做道揖还礼,且久久不敢起身。

    风中也传来了一阵噪杂的议论声……

    “是兵解!兵解化浊仙!”

    “那竟然是融仙丹!这丹药竟然还有人会炼制?”

    “齐源师弟竟选择了这条路,不错,却也是活命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浊仙,其实也与大多数仙人一般无二,天仙也不是那么好突破的,咱们大多数也都是止步于真仙罢了。”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