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小琼峰,地下密室。

    点起两盏东海夜明珠炼制成的法宝灯,让这不分昼夜的狭窄房间,多出几分缥缈出尘的意境;

    甩出一只纸人,让它拉起二胡,演奏起悠扬舒缓的《二泉映月》;

    桌子上摆着的几只蟠桃,灵气氤氲。

    拿起一把匕首,在蟠桃上缓缓转动,让薄薄的桃皮连成了普通金仙吃不到的形状。

    之所以决定给蟠桃削皮,并不是觉得蟠桃皮没有营养,只是单纯想让旁边的纸人知道,他的桃……

    富余。

    ——【寿的枯燥日记】。

    咬一口鲜嫩多汁的桃肉,体会着一缕缕灵气津液在口腔缓缓散开时的舒爽,李长寿忍不住发出几声轻吟。

    不愧是先天灵果,这口感、这滋味!

    果然比在三仙岛上,纸道人吃蟠桃的时候,差了那么点意思……

    念及于此,李长寿眼前浮现出那位仙子剥桃时的动作,很是轻柔、那般细腻。

    一缕阳光照在她手上,蟠桃的果肉,都远不如她指尖晶莹……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李长寿抬手打了下额头,用力晃了晃脑袋。

    因果因果,吃桃吃桃。

    慢慢啃完一颗桃子,李长寿将桃核收了起来,细细体会着。

    一颗蟠桃入口,便知何为灵果。

    其间包涵的玄妙道韵,似乎承载着天地初生时,大道的残韵。

    李长寿很快就做出总结——

    这蟠桃,自家师父吃了应会对修为有所增益,也可增加师父数百到数千不等的寿元,不会对师父造成什么损伤。

    灵娥用两颗也是无妨,增寿元、提修为,可净化自身仙力,令仙躯无垢、仙姿轻盈,还能美白护肤,让肌肤滑嫩且更有光泽……

    好处确实挺多。

    李长寿已经把蟠桃运回山门内三个月,一直到今天,再三确定自己搞蟠桃的事没有暴露,才准备分下去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此前炼制的‘增寿酒’已可出窖。

    李长寿看着桌上剩下的三只蟠桃;

    他本打算自己多吃几个,却发现对如今的自己而言,这东西除了好吃之外没其他显著的效果,索性就多留些给灵娥他们。

    所谓的增寿酒,自然就是蟠桃酿制成的果酒,在李长寿的努力下,可锁住蟠桃八成的灵力。

    这般果酒,他总共炼制了两坛,一坛给玖师叔,一坛给酒乌师伯、师祖江林儿、忘情上人。

    仔细算下来,酒师叔自己就享了三颗蟠桃……

    嗯,这个倒是很有必要,若是不多点营养,把对自己‘恩重如山’的小师叔饿瘦了咋办!

    李长寿径直去了丹房外的隐藏酒窖,将两坛果酒取出。

    启封,开坛。

    手指沾了一点津液细细分析,发觉这药性、灵力,比自己此前所想还要强了几分,并未损失太多‘营养’。

    李长寿拿来几只小巧的酒坛,将其中一坛酒分成三份;

    又取出一只传信纸鹤请来酒乌师伯,将这三小坛蟠桃长寿酒送了出去,再三叮嘱酒乌师伯,将其他两小坛孝敬他师父师娘。

    “这是啥酒?看你这般紧张兮兮。”

    矮道人提着三坛酒,有些好奇的嗅了嗅,笑道:“师父师娘平日里喝酒不多,你不如都给小玖留着。”

    “已给酒师叔备下了一份,”李长寿笑道,“此酒可增寿元,是我偶然之下得了一些灵药炼制而成。

    师伯莫要多问了,这不过是我孝敬师祖与师伯祖的一些心意。

    以后想再有,估计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行!”

    酒乌师伯笑着答应了下来,并未多问半个字。

    增加寿元的灵药虽十分珍贵,但不知怎么,就算李长寿拿出两瓶丹药,说这是太上老君的九转金丹,酒乌都不觉得有啥值得惊讶的……

    麻木了,没办法。

    目送酒乌驾云而去,李长寿仙识仔细盯了一阵,见酒乌师伯将两小坛增寿酒送进了忘情居,这才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‘也不知玖师叔何时出关……’

    李长寿的念头还未落下,山风就带来了远处微弱的哈欠声。

    仙识扫过,却见棋牌室二楼的一扇窗被推开,一抹倩影正用力伸着懒腰。

    她那双大眼还未能睁开,已是轻轻耸了耸鼻尖,似乎闻到了什么,小嘴吧唧几下……

    “酒……”

    这鼻子,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笑了两声,将剩下的那坛增寿酒,装入了一只银色的酒壶,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棋牌室中,那名负责照看酒雨诗的老妪,施展土遁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酒雨诗如今刚踏上修行路,蟠桃灵力太强,便是一口也消受不起,只能错失这次机缘……

    驾云飞到棋牌室附近,李长寿笑道:

    “师叔,又没酒了?”

    正有气无力趴在二楼窗台上的酒玖,一个激灵站了起来,探着身子朝外看着,目光迅速锁定了李长寿手中的酒壶。

    “小寿寿!”

    酒玖欢呼一声、满目感动,自窗台跃出,双手前探,做饿喵扑食状。

    李长寿起了捉弄之心,身形轻晃,后退半步,将酒壶收回储物法宝;

    酒玖扑的太急,伴着一声“哎呀”,直接趴倒在李长寿身后的草丛中,向前滑行出半丈,压垮了一根根小草,局部区域受灾尤为严重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酒玖在那一动不动,装死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像极了……在哪里倒下,就在哪趴一会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长寿温声道了句,点了一朵白云,将酒玖的身子直接托起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酒玖正面朝下,身形塌入白云中,四肢僵直,开始了一段毫无生气的发言:

    “明明是长辈却要靠你一个小辈养着,啊,做仙好失败啊……

    明明修道已经这么多年,但比起你来完全就是一事无成的状态,啊,做仙好失败啊……

    明明师兄师姐都是成双入对,小师妹还是带情缘因果投胎,再看看自己,啊,做仙好失败啊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一叹,觉得师叔确实压力太大了些;

    他刚要出声安慰,一只小手就从云朵中探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快点给我酒喝,让我醉生梦死吧!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师叔的千层套路。

    “师叔,说点正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酒玖努力抬头看了眼李长寿,见李长寿面露正色,赶紧收起此时颓丧痴废的表情,从白云中跳了起来,盘腿坐好。

    “啥正事?”

    李长寿将刚才的酒壶拿出,递给了酒玖,笑道:“迄今为止,师侄我能酿造出的最高品质果子酒。

    本是酿造了两坛,给师祖和师伯祖他们送去了一坛,这坛就是孝敬师叔的。

    切记,不要当普通仙酒喝,效果非同凡响,最好是分三次服用,喝一次就闭关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酒玖眨了眨眼,轻轻抿着嘴唇,那张俏脸上略微有些不太自然。

    她视线突然从酒壶上挪开,注视着李长寿,低声问了句:“小长寿你跟本师叔说句实话,你是不是对师叔我……有什么企图?”

    李长寿也是有些措手不及,笑道:“师叔你瞎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没企图吗?”

    “师叔你还失落个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嘻,”酒玖抿嘴轻笑,随后清清嗓子,一板正经道:

    “我是想着,你要是有企图呢,我就半推半就从了你,反正感觉你也挺不错的,以后还能光明正大跟你拿酒喝。

    这么白吃白喝你的,道心都快起魔障了!

    要么你就给我找点事做,帮你种种豆子什么的都行!”

    李长寿想了想,言道:“师叔你其实不必觉得过意不去,但既然师叔这么提了,我刚好也缺些人手帮忙。

    不过,种豆子这般体力活就不必了,师叔您也是花容月貌、门中有数的仙子,怎么也不能去挥着锄头干活。

    这般……师叔帮我搜集一些千年份的灵树树浆吧,我做纸人用。

    只是师叔还请对此事保密,万不能对旁人提起。”

    酒玖嘴一撅,突然又委委屈屈地抱怨了句:“你还真舍得让本师叔干活!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,开玩笑的,”酒玖迅速多云转晴,用力拍拍胸口,“师侄放心,以后搞树浆,就是本师叔的本职工作了!

    千年份的够吗?我倒是知道有些峰上,有万年老树都快成精了!”

    李长寿默默地挪开视线,心底默念百美老后图,扫清绮念。

    “师叔记得分三次喝,这里还有其他三种原酿。”

    “嗯,嗯!让本师叔先尝尝……

    乖乖,这是什么酒?

    喝着好不一样,你在里面加药了吗?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药没有,只不过加了几颗蟠桃,先天灵根结出来的那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也没想到,蟠桃对于非金仙境的炼气士来说,效果会如此出色!

    刚闭关结束的酒玖,喝了相当于一颗蟠桃药效的酒,就再次进入了入定状态,体内仙力充盈无比,载着酒玖前冲过一个又一个小境界。

    酒玖闭关后,李长寿又请自家师父啃了一颗。

    齐源老道原本距离真仙境还有大半个元仙境,但服用蟠桃之后,原地晋升,正式抵达地仙境的终点——真仙境。

    路,就这样,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他修到了仙生巅峰!

    齐源老道坐在那,没有开心,反而泛起了一阵空虚与无奈,低头看看自己这双手。

    真仙境了,但实力也就相当于天仙道的元仙境后期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本身寿元没怎么增加,似乎还是刚迈入浊仙境时的那般;

    晋升境界带来的寿元提升还不如服用蟠桃的寿元红利,后者增加了大概六七百年……

    这,就是他人生的全部了吗?

    李长寿也没料到,浊仙晋升竟然不增寿元。

    他赶忙又让师父服用第二颗,提升修为的效果已不太明显,但寿元大限再次推后几百年。

    蟠桃增寿续命的功效倒是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于是,李长寿默默拿出了第三颗……

    齐源连连摆手,忙道:“长寿,莫要在给为师了!

    够了,够了!

    这般宝物,为你师妹留着吧!”

    “师父,弟子还有一些的,”李长寿正色道,“此物来自于天庭,师父莫要对任何人提起,这是弟子也算费劲心力才搞来的。

    这颗先放师父这,您消化了其他两颗的药力,再用这颗。”

    齐源老道顿时满目感慨,叹道:“为师此生唯一做对的两件事,便是收了你和你师妹入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,莫要多想了,”李长寿笑道,“往后日子还长,师父您去天庭混点功德,也可让自身寿元再次提升。

    这样,再过十几年,师父您就去天庭报到。

    弟子帮您暗中安排下,看能不能混个山神、土地之职,再把您的辖区放在度仙门这边。

    如此,师父您就可以一边在山中修行,一边领功德增寿了。”

    齐源老道不由一怔,“还能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自然,”李长寿笑道,“让弟子来安排就是,师父您就放宽心,该修行修行,该去找师娘、咳,找酒雨诗师叔聊天就去聊天。”

    后半句话李长寿没直接说出来——

    仙生如果余额不足,咱们还能从头来过,顶多就是多给孟婆些好处,让孟婆舀汤的时候,多颠几下勺。

    安抚好师父,李长寿就去灵娥草屋周围转了圈;

    发现灵娥依然没有要出关的迹象,就将装着三颗蟠桃的宝囊,放在了她手侧,并留下了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而后,李长寿去了灵兽圈,招呼一声正在跟待宰灵**流感情的熊伶俐,随手扔了一颗桃子过去。

    熊伶俐嘻嘻笑着,擦了擦桃子就咬了两口。

    “谢表哥,哇,这桃好甜呐!”

    “嗯,吃光吧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在旁道了句,随后就开始光明正大的观察。

    很快,李长寿就发现熊伶俐体内出现的异样——少女铁塔般的身躯中,那些本该化作法力的灵力,莫名转化成了血气!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嗤——

    熊伶俐的身形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了几圈,直接撑破了原本的战裙!

    那浑身鼓胀的肌肉之下,一股股苍莽的气息来回激荡……

    “表兄!”

    熊伶俐一阵瞪眼,着急道,“伶俐又变壮了!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长寿笑着点点头,言道,“世道艰险,壮点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熊伶俐嘴角一瘪,那张可爱的面容上满是委屈,仰头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,像是个五六百斤的孩童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宽慰了她几句,便驾云回了丹房。

    他又拿了一只传信纸鹤,这次要请有琴玄雅过来一叙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三仙岛上;

    那处被云雾包裹、到处挂满帷帐的暖阁中。

    正在打坐修行的仙子缓缓睁开眼眸,对着墙上挂着的画像略微出了会儿神,又抿嘴轻笑……

    旋即便是一叹。

    她也有些不懂,心境为何如此微妙。

    ‘莫非,是大师伯在算计?’

    她不断思索,总觉得自己不该如此,却又偏偏如此。

    百思无果,心境却乱,那道身影在她心底更清晰了些。

    ‘罢了,且去求老师为我解惑,免得出什么漏错。

    假若我动了此心,自不会躲避;

    但若有旁人算计,那岂不是害他空欢喜。’

    心念转动间,云中仙子的倩影消失不见,一缕微风轻轻拂过,只余一二轻叹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