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听闻玄黄塔示警,李长寿心神紧绷,仙识捕捉到乾坤出现的一缕扰动……

    ——乾坤,指天地或是阴阳两个对立面,洪荒多引申为‘空间’之意。

    海面之上,无形之间!

    仿佛有一把刀刃,在极快地逼近他们‘四人’!

    “当心!”

    李长寿一声大喝,云上的四道身影朝着前方急窜,三天将同时施展出风遁之法,身影化作三缕青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李长寿却转身,主动迎向金蝉子发起突袭的方位。

    他堪堪收起拂尘,一把渡满金光的薄刃,诡异出现在李长寿眼前,拉出一条细细的金线,斩向李长寿脖颈!

    刀刃之前,乾坤出现层层涟漪,宛若水波荡漾,竟还有几分唯美之感。

    杀戮之涟。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李长寿岂会坐以待毙?

    他左手不知何时多了一颗水蓝色宝珠,这宝珠微微闪烁,李长寿身形竟化作一团海水!

    金色薄刃毫无阻碍地从水中穿过,毫不着力……

    待薄刃划过之后,这两股水流再次融合,重新化作了那白衣白袍的老神仙,浑身上下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李长寿抬头看向了远方,目中带着轻微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那颗宝珠,正是多宝道人所赠五行灵珠之一。

    此刻,那三名天将已是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百里之外的海面上,金蝉子负手而立,嘴角一撇,嗓音略带讥讽:

    “要找贫道,何必去灵山?

    怎么,海神这次,愿意与贫道谈谈了?”

    李长寿右手多了一把灵宝长剑,左手扣着水灵宝珠,淡然道:

    “金蝉,今日贫道来寻你,自是要找回此前被你落下的面皮。

    前次你既已对我出手,也莫怪今日我心狠!”

    金蝉子那双狭长眼眸满是笑意,悠然道:

    “海神,你与那三名天将前来,莫不是觉得贫道痴傻,猜不到那三名天将也是你的化身,此刻正赶去前路布置埋伏?

    啧,原本贫道以为,海神你足智多谋、心机深沉,与贫道也算同道中人。

    不曾想,今日倒是暴露出你修为低弱,不识妙法,你也不过只是有几分算计尔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“你话真多。”

    金蝉子话语一顿,目中火光更增,杀意翻涌。

    李长寿轻轻吸了口气,身周仙力开始迅速翻涌,脚下的大海涌出浓郁的水灵气,灌入李长寿左手的宝珠之中。

    似乎已是要正面一战!

    此时,向东三万里之外的海岸上,那三名天将刚刚抵达此地,这才开始迅速布置一方大阵。

    倒是与金蝉子所说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金蝉子目中的讥讽愈浓,背后缓缓浮现出六只金色的薄翼,身形被浅浅的金光笼罩,竟有几分说不出的神圣之感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毫无波动,甚至还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金蝉子右手缓缓扬起,背后薄翼张开,其上出现了数百只光斑,而光斑之中,一柄柄薄刃缓缓凝成……

    “海神,你这四具化身,贫道今日就收下了!”

    ‘了’字未落,金蝉子右手有些无力地前挥,光翼绽放,数百只薄刃破开乾坤,带着一阵刺耳的厉啸,斩向李长寿身形!

    李长寿此刻将仙力提升到了某个临界点,面对着漫天金光,看着那诡异出现在自己身前的一柄柄薄刃,嘴角轻轻抽搐。

    五行轮转,合而归一!

    水自长流,生生不觉!

    水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一刹那间,玄黄塔的灵念传到了李长寿的元神,投射出一句淡定的话语:

    “小家伙放心,就是一具化身,咱也给你兜……”

    玄黄塔的灵念还没传递完全,‘李长寿’袖口一个小布包中刚要闪烁出微微亮光!

    但‘李长寿’的身形轻晃,竟啪的一声,化作一团清水直接炸散!

    这个时候,当然是要施展水遁!

    数百只薄刃乱斩,此地海面出现了道道交错纵横的沟壑,乾坤动荡、灵气翻涌,转眼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而李长寿的身影,却从千里之外冒了出来,留下一阵大笑声,转身赶往三名天将正在布置的大阵!

    虽然是在逃遁,但莫名有种【我自横刀向天笑】的豪气。

    “金蝉,你可敢追来!”

    “海、神!”

    金蝉子咬牙怒斥,背后六只金色蝉翼轻轻颤动,身影在海面上消失不见,只留下几声刺耳的风啸。

    就听方圆万里响起金蝉子的怒吼声:

    “你当真以为自己能逃!”

    李长寿眉头一挑,这具纸道人的仙力爆发,将袖中的波动完美掩盖住,融于海水中的身形突然加速!

    金蝉子的呼喊声,竟渐行渐远!

    这么快?

    在后疾追的金蝉子也是一怔,随即怒色更胜,背后六只蝉翼开始有节律地挥动,每次蝉翼挥动,他的身影就朝着前方闪烁一次,又在原地留下一圈如大号烟圈般竖直荡开的波痕。

    但金蝉子愕然发现,自己此时虽能追上这海神,却要在数万里之后!

    这海神的遁法……

    莫非是因为在大海中,有天道之力加持不成?

    金蝉子这次还真猜对了……

    半成。

    李长寿纸道人的仙力波动,此时只是打个掩护,真正施展水遁的,其实是躲藏在纸道人袖中的本体。

    这还是第一次,李长寿全力挥洒仙力,施展出自己最得意的神通术法——

    水遁之法!

    万里不过转瞬,正常景色几乎被扭曲。

    得了水元灵珠加持;

    有海神神力包裹;

    被他渡过金仙劫后就不断研究、改善的水遁大术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李长寿心底似乎有个小人儿在大声疾呼。

    【只要遁的够快,就不可能有神通能砸中我!】

    而此时发生的情形,在李长寿最开始制定这套计划时,就已有所预料。

    埋伏地点是他静心计算后得出的方位,并充分考虑到金蝉子藏了部分修为的可能性……

    一切,都在朝李长寿推演的方向发展,就是心底……

    正遭受某位塔爷的精神攻势。

    “跑啥玩意儿啊跑,打他,打不就完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娃娃咋跑的这么熟练?你有这实力,回头跟他打不行吗!”

    “咱是天地玲珑玄黄塔,万法不侵、非杀伐至宝不可破,你这么跑,真的让咱……挺尴尬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对此只能含笑以对,不断赔礼。

    他又再三请求,若无攻势落到自己本体上,还请玄黄塔不要露面。

    还好此刻遁力全开,数万里转眼便过。

    李长寿一头扎进了那三名【天将】纸道人布置的大阵中,转身面向身后。

    空中,那一道急射而来的金线,在数百丈外直接停住,金蝉子张开金色薄翼,含笑看向了李长寿,刚要出言嘲讽。

    李长寿微微一笑,抢先半拍,朗声道:

    “贫道擅挪移,有极速,各位想留我怕是有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金蝉子面色瞬间铁青。

    这是他此前在龙族仙舟上,曾对李长寿所说的原话。

    此时听来,却是让他异常难受。

    “不曾想海神竟也有如此本领,”金蝉子淡然道,“你当真不愧是海中正神,竟将水遁之法推演到这般地步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甩了甩宝剑,道:“金蝉子,你可敢入阵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贫道有何不敢?”

    金蝉子大笑两声,但脚下却是纹丝不动;左手向前一抓,一根紫色箭矢出现在他身前。

    金蝉子对着紫箭屈指一弹,这根箭矢破空而去,直接冲到李长寿所布置的阵法前,径直炸碎!

    一缕缕紫、红交错的气息钻入大阵之中,大阵之内灵力运转顿时失衡,布置大阵所用的小半阵基接连炸碎!

    大阵消散,露出那三名潜藏的【天将】纸道人。

    李长寿面色一变,却迅速恢复镇定,那三名天将纸道人的面色却有些木讷。

    金蝉子将这些细节尽收眼底,笑道:

    “能看出,海神你布置的阵法还算巧妙,只可惜,始终境界差了一些,不明真正阵法奥义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淡然道:“既如此,贫道今日就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海神何不看看四周。”

    金蝉子淡定地道了句,李长寿目光扫去,却见东、南、北方向,竟出现了六只金色的蝉翼!

    天地突然阴沉了下来,六只蝉翼极快的颤动,一缕缕波纹荡漾开来,转眼笼罩了方圆百里!

    海浪凝固、风收云止,一切仿佛被摁下了暂停键。

    此为乾坤大术,金蝉子的得意神通,名称不详。

    ——文净道人详细介绍过。

    远处海面上,金蝉子悠然自得,竟还对李长寿展示了一番此间奥秘。

    金蝉子露出此时的本体,竟是一只无翼的金蝉,且背对着李长寿;

    这金蝉并不丑陋,甚至还暗合某种大道之韵,给人几分美感;而他人形时展露在‘背后’的六只薄翼,竟是六只蝉足!

    金蝉子的本体只是一晃就恢复了人形,目中的得意之色越发浓郁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形势逆转,他已经完全掌握了此地的主动权。

    李长寿轻轻一叹,目中流露出少许不甘。

    金蝉子不再多说什么,双手一招,一正一反握住两把短刃。

    而李长寿身后,三只天将纸道人迅速聚到了李长寿身周,各自气息勾连。

    金蝉子身影一闪,径直俯冲而来!

    李长寿嘴角轻轻抽搐,似是认命了一般,四只纸道人体内的仙力开始疯狂涌动……

    想将化身自爆?

    金蝉子轻哼一声,身影连续闪动,那六只在其他三个方向上的薄翼同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霎时间,只见金光闪烁,三颗头颅抛飞而起,三名天将的身形瞬间漏气,化作纸人倒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金蝉子身形出现在了李长寿面前,一把短刃抵在李长寿额头。

    “下次,”金蝉子淡然道,“真身过来见我,我自会与你相……”

    金蝉子话语突然顿住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他发现了什么异常被打断,纯粹是因嘴唇无法挪动,身形突然被定格!

    怎会……

    乾坤为何突然失去感应!

    天地再次变暗,但这次,是方圆千里之内被摁下暂停键。

    金蝉子所不能见——

    一张水火太极图诡异的出现在空中,天地间的水火之力被源源不断化作阴阳二气,勾动大道,将天地十方尽皆封锁!

    【水火归元阵】!

    又有九面石碑的虚影出现在天地之间,诵经声起,一条条交错的漆黑锁链凭空出现。

    这些锁链之上附着阴阳之力,一端蔓延入虚空,一端缠绕在了金蝉子浑身各处,将他完全捆绑后,随之隐而不显!

    【九灵玄气阵】!

    这是玄都大法师所布大阵,远非金蝉子能识、能破。

    而李长寿在这一瞬,没有说半个字,没有耽误半点时机,紧抿嘴唇,手中甩出一只只纸人!

    这些纸人竟不去化作人形,反而是直接扑到金蝉子身上!

    七十二只纸人手拉手、肩并肩,宛若给金蝉子穿上了一层衣袍。

    每只纸人,都有天仙境巅峰、半步金仙的实力,像极了李长寿当初没有领悟出‘金丹平衡仙力之法’时,不断尝试、不断失败的灵爆纸人。

    而这七十二只纸人,李长寿当真下了血本,几乎拿出了小琼峰灵树们小半的积蓄!

    终极底牌之——

    【地煞灵爆阵】!

    这就是李长寿此时能做到的瞬息最强攻势!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这一幕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李长寿的这具‘纸道人’脚尖轻点向后疾退时,双手点出七十二道流光,注入这一具具纸道人体内!

    随后心神强行依附其上,平衡七十二具纸道人体内仙力涌动的节奏,将它们齐齐推上灵爆的临界点!

    金蝉子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,此时却刚刚反应过来,想挣开大阵枷锁。

    但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一息、二息……

    天地一片死寂,又在这死寂中出现了七十二道轻轻闪烁的光亮。

    这一瞬,金蝉子突然明白了。

    算计,都是算计!

    海神去龙宫是为了引自己现身!

    最先对他示弱,而后突然显露一手遁术,让他有了比斗之心!

    甚至这个海神算准了,自己会冲向前来,亲手结束他这具化身……

    是了,海神预先在此地布置下强大的困阵,却又当着他的面,故意布置了一层阵法,又让他出手将外层阵法破掉,以为自己掌控了全局。

    实际上,真正的陷阱,隐藏在陷阱之下!

    虚虚实实,虚实交错!

    金蝉子注视着海神倒退的背影,心底突然一阵恐惧。

    不,这些还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这个人族,跟自己只是几次接触,就已经捉住了他的弱点!

    ‘海神!’

    金蝉子心底在呼喊,他目光在求饶!

    然而,在金蝉子心底极快想明白这些时,他身上缠绕的七十二只纸道人,已经完成了启动!

    它们原本平和、充盈的仙力,突然走上了暴动的极端,这七十二具纸人身上刻画的层层符箓,也在催化、加速仙力的动荡!

    天道不允,故不可存!

    这七十二只纸人!

    这七十二只承载着李长寿仙力的纸道人!

    七十二只,各自仙力总量堪比金仙境初阶,此刻如七十二名刚修成的金仙,却抱成一团自爆的纸道人!

    同时被点燃!

    李长寿瞬间收回散出去的心神,本体宛若虚脱一般,控制着老神仙皮的这具纸道人转身遁地!

    背后,仿佛有七十二颗太阳星被点燃!

    狂暴的灵力刚开始涌动,就将乾坤撕扯出一层层褶皱。

    天地在颤抖,大阵在震鸣!

    李长寿遁出不过百丈,金蝉子的身形已被光芒吞没。

    金蝉在无声嘶吼,却被这股强横的灵力,转眼撕成粉碎!

    西海海岸线上,一道巨大的光束冲天而起!

    这光束随之分裂成数十束、上百束,迅速化作一颗巨大无比的光球,将白昼天地照成一片透亮……

    大灵爆!

    地煞大灵爆!

    一直躲藏在高空中的大法师,皱眉看着下方这一幕,竟也是禁不住嘴角抽搐,一阵无言。

    这场灵爆持续了几个呼吸,所有灵力在最短的时间涌出。

    方圆数万里内灵气暴乱,一股狂风将千里范围内的海水吹起,暴露出了浅海海底,无数海鲜惨遭粉末化。

    荒岛直接消失不见,化作一座百里直径的深坑,以此地为圆点,一条条裂谷在大地上蔓延千里、数千里。

    大地的震颤,朝着远方不断传递。

    西海刚要掀起反向的巨大‘海啸’,一股神力降临,海水迅速回流,将海中生灵死伤减到了最低。

    这几个呼吸的时间,只有玄黄塔,也唯有在李长寿体内的玄黄塔,看到了李长寿的本体躲在阴暗中,低头在竹简上刻画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【……仙力转化率还有可提升空间;

    七十二纸道人并非真正极限,随着元神之力变强,有可能提升到一百零八数量级;

    直接发动条件太过苛刻,必须有强力阵法辅佐,或是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可选用第二套方案,既在甲纸道人身上悬挂地煞灵爆阵,靠近强敌时再行引发……】

    天地玲珑玄黄塔:……

    笔下不停,李长寿分心驾着纸道人自千里之外回返,迅速赶向了金蝉子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那里,有一团金光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眉头一挑,心底也是一阵赞叹。

    不愧是鸿蒙凶兽,这都干不掉!

    而到此时,李长寿已是明白,这次八成是杀不得这个金蝉子了。

    远远的瞧去,那金光是金蝉幼虫,即尚未长出飞翅的状态,李长寿细细体会这金光上蕴含的玄妙道韵。

    金蝉归壳?

    这应是金蝉子本命神通之一,可将垂死的自身藏于旧蜕之中,放弃大半修为、记忆,回归变态之前的状态。

    而这般神通,六翅金蝉平生只能用一次,因这旧蜕也只有一副,作用就是保他一次性命。

    这个没有失算不失算的,这只鸿蒙凶首压箱底的神通,自然是不为人知的。

    此前李长寿算计了很多金蝉脱壳的可能性,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是归壳保命。

    这就是知识浅薄的锅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依然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袖口一张,一只只纸道人……

    “住手吧,此灵于我西方有缘。”

    一声带着叹息的嗓音自云端而来,晦涩莫名的道韵自天地间缓缓铺展,将金蝉蝉蜕层层包裹。

    李长寿突然打了个激灵,撒出去的纸道人尽数舍弃,这具老神仙纸道人瞬间被火光吞噬,化作灰烬!

    正此时,玄都大法师身影出现在李长寿原本站立的位置,袖袍飘动,一抹灰烬钻入了大法师袖中。

    果然来了!

    高空中,一朵朵白云散开,漫天霞光晃动,一名身着破烂道袍的老道盘坐在云上,真容隐于混沌,有些锐利的目光扫向下方。

    大法师淡定的一笑,对着云上做了个道揖,口称:

    “见过圣人老爷。”

    就听李长寿传声嘀咕:“大法师,您现在出手补一刀,这金蝉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大法师嘴角抽搐了几下,却并未答话。

    反倒是那玄黄塔,在李长寿心底幽幽感慨:

    “到现在咱才搞明白,你丫才是咱们人教下手最黑的那个……

    你真才三百岁?”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