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今天,兜率宫中的风儿,又莫名的有些喧嚣呐。

    老树下,玄都大法师伸着懒腰坐起身来,刚打算低头推算自己被何事吵到了修行,心底就先后浮现出两段画面……

    第一段画面,是在一片汪洋大海。

    长寿的化身?

    玉帝?东木公?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额头冒出几个问号,盯着画面仔细端详……

    随之,大法师就见到,李长寿三人身前出现一只旋涡,旋涡中有只六翅金蝉;

    这金蝉挥动薄翼,祭起六束金光斩向李长寿化身,却被玉帝出手挡飞。

    第一段画面到此为止,又接上了第二段……

    在那一片荒野中,骑着白马、身披袈裟、头戴僧帽的凡人,正翻山越岭,自东而西慢行。

    此人似是耐不住酷暑,已将晕过去,但背后涌动着万千金光,站着几尊大佛的虚影……

    太清道韵轻震,第二段画面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沉吟几声,不由陷入思考之中。

    老师这是……什么意思?

    这第一段画面十分清晰,按玄都大法师对自家老师神通的理解,这是已经发生之事。

    而第二段画面,除却那身骑白马、打扮古怪的年轻凡人,其他都十分模糊,这是天机推演时看到的情形,被老师用无上神通拓了下来,呈现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‘老师的神通越发高深莫测了。

    不过,老师这次,是想让我去做什么?’

    玄都静静坐在老树下,开始了一条漫长曲折的思考之路,最后得出了自己的结论。

    ‘老师这是想让我,把此人纳入人教道承?’

    忽听一声闷雷响起,玄都大法师心底再次出现了那股熟悉的道韵,这次却凝成了两个大字:

    【试】【灭】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禁不住一手扶额,自己竟猜错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也是当真难得,老师竟会让自己‘试试’能不能杀了此灵……

    ‘啧,此人身上牵连的因果,竟能让老师都会动试探之念,这虽非前所未闻之事,但确实有些匪夷所思。’

    必是关系本教命脉之事。

    “罢了,先去找长寿商议一番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站起身来,迈步出了兜率宫中,朝着海神府方向看了眼,转身去往东天门。

    迈出三五步,大法师已是站在度仙门护山大阵的正上方。

    这次,玄都大法师并未呼喊李长寿外出相见,反倒是心中泛起了‘看看寿正在做什么’的念头,随心而动,身影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小琼峰今日,就这般迎来了一名贵客。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身形隐于乾坤之外,负手在小琼峰上漫步而行。

    他眼中的画面,都带着淡淡的波痕,这是乾坤壁垒,也是虚实之界。

    首先,大法师寻到了一处被大阵笼罩的豆田,发现了李长寿的一只纸人,这纸人正在那侍弄豆苗。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笑了声,刚想现身责问李长寿为何不好好修行,却发现这只纸道人动作木讷,一举一动都十分‘标准’,双目也无神光。

    大法师顿时明了——李长寿的心神并不在此处。

    随之,大法师看向了附近不远处的棋牌室,看到三名体型各异的女子,在桌边各自拿着一把纸张玩乐。

    大法师不由想到了姻缘殿中、李长寿泥人的三星拱月之势……

    这三人中,有一个正是‘三星’之一。

    大法师手指轻弹,三缕气息飞去棋牌室。

    正在斗大神的熊伶俐、江林儿、酒玖,同时‘娇躯’轻颤,各自翻着白眼趴倒在了桌上,被玄妙的道韵环绕。

    她们被拉入了各自的梦境中,开始咯对各自之道的感悟。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也不着急,又转了个身,随意漫步。

    这次循着李长寿的气息,到了湖边草屋,发现了李长寿藏在此地的六具纸道人。

    ‘长寿竟这般在意师父与师妹的安危……’

    大法师瞧了眼正在飞升阶段的灵娥,不由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这次,玄都大法师多费了些心思,引出一道纯粹的太清道韵,缠绕在了灵娥元神外围,待灵娥飞升结束后,能为她再次续上一大波的感悟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大法师看了眼浊仙境的齐源老道,随即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点不动,下一个。

    大法师闲庭漫步般,在小琼峰上逛了一圈,看到了已经荒废许久的‘仙猫卜算桶’,去过了被划为烧烤专属区的林荫溪畔。

    能看出,这峰上的日子快活自在,十分舒适。

    差不多逛完整个小琼峰,大法师这才漫步走去了李长寿的丹房。

    李长寿布置的重重大阵,自然难以捕捉大法师处在乾坤之外的身影。

    但大法师入了丹房,刚准备现身,却发现正在炼丹的李长寿……

    依然是纸道人。

    ‘这家伙把本体躲哪了?’

    大法师来了少许兴致,将自身强横的仙识缓缓铺开;这次倒是没费什么力气,就在小琼峰山体中,寻到了那处密室。

    便是让大法师来评判,这处密室的设计也是十分巧妙,竟是在数十处阵法的夹缝中,当真不容易引起旁人注意……

    等闲也寻不到此处。

    大法师身形自虚空漫步,转眼抵达了地下密室。

    李长寿正在书桌后写写画画,神情颇为认真。

    这是在写什么?

    大法师暗中瞟了一眼,见李长寿所写的纸张上,每一段的开头都是‘敖’字,似是龙族高手的名册。

    大法师刚要轻笑一声,提醒李长寿自己来了,可气息已到了嗓尖,又硬生生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诶?

    刚才未仔细辨认,怎么这家伙,在这里的还是化身?!

    大法师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旋即张开左掌,其内凝出太极图虚影,一缕缕细微的波痕在乾坤之外荡漾开来,小琼峰各处吹起了微风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大法师凭神通虚空行走,折返去了表层大阵笼罩的丹房,在丹房角落书橱前驻足,盯着一卷平放的书简。

    大法师背着手,缓缓凑向前,轻松看透书卷外层竹简,见到了那个被禁制包裹的小小‘房间’。

    这房间不过三寸长、一寸高宽,其内却是‘五脏俱全’,各类家具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一张小小的床榻上,有个蚂蚁般大小的道者,正翘着二郎腿躺着,喝着美酒、看着一本古书,读的津津有味……

    大法师差点笑出声。

    又想着这一路见到的纸道人和纸道人和纸道人,大法师终于现出身形,对着那书卷发出由心的感慨: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躲这般严密作甚?还怕有圣人老爷要捉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书卷内的那‘小人儿’顿时一怔,紧接着就僵在了床榻上。

    大法师此刻才用神通查看,发现这里依然是……

    正此时,在大法师身后,守在丹炉旁的纸道人扭头看了眼,手忙脚乱的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大法师,弟子在这!那个是诱敌用的!”

    言罢,这具纸道人麻溜的在袖中拿出一只瓷瓶,在其中倒出一颗玉色灵丹,这灵丹啪的炸碎,化作了李长寿的身形。

    李长寿赶紧做道揖行礼,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眼缓缓转过身来的大法师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有杀气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李长寿与大法师最初相见的河谷中。

    大法师含笑站在溪流旁,心情十分舒畅;

    李长寿顶着额头的肿包,烤着刚从河中捞起来的几条灵鱼,不断发出幽幽的叹息声……

    大法师这是用了什么术法,弹了自己一个‘脑瓜崩’,竟让自己疼到现在还无法消肿,偏偏又没伤自己道躯元神。

    就听大法师悠然问道:

    “长寿啊,你近来,可遇到了什么强敌?”

    仿佛刚才之事并未发生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念转动,先想答案,再想大法师为何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若说近来遇到的强敌,陆压道人应算是一个,燃灯道人也算一个。

    还有个金蝉子,勉强算是三分之一个……

    当下,李长寿沉声道:

    “弟子近来遇到了一老道,他有一件葫芦灵宝,唤做斩仙飞刀。

    此老道名为陆压,根据弟子推断,应是上古妖庭残存的妖皇太子。

    他那飞刀颇为厉害,若是被他炼制大成,也会成为十分棘手之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陆压?”

    大法师掐指推算,很快就略微皱眉。

    红绣球警告。

    “圣人娘娘为他遮掩了天机,”大法师沉吟一二,左手张开,太极图再现,继续推演了下去。

    很快,大法师就道:“这个陆压躲在太阳星的金乌宫中。

    似是圣人娘娘出手,为他凝聚了妖族残运,有妖族中兴之天命;但这残运不深,天命不定,其下场怕是难以善终。

    长寿,今日我来,并非为了这个陆压道人。

    你可见过一只六翅金蝉?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那是西方教养的凶兽,弟子与他交手过几次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看。”

    大法师屈指一弹,一缕道韵钻入李长寿眉心,而李长寿心底也出现了同一幅画面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李长寿就认出了这指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骑白马的唐僧,身着袈裟踏上西去之路!

    甚至,李长寿下意识就给这段画面配了一段【来来、来来来来、来来来来】的背景音乐。

    咳,且说正事。

    唐僧背后金光涌动,那是人族气运,也是人族功德。

    这般画面,倒是验证了‘取经’乃西方教借人族气运功德大兴西方的算计。

    李长寿沉吟几声,问道:“大法师,圣人老爷给的指示是?”

    大法师淡然道:“一个试字,一个杀字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李长寿着实有些惊讶,第一反应便是……

    这不人教,十分不人教!

    随之,李长寿就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如果自家圣人老爷在封神之后,‘化胡为佛’的算计顺利完成,那今后佛门之如来,便是今日截教之多宝道人……

    莫非,这算计还存在某种变数?

    又或是,多宝道人未能架空西方,反倒是被西方两位圣人反制?

    这其中关系错综复杂,李长寿一时也捋不清。

    圣人老爷给大法师下的命令,是尝试能不能杀了这金蝉,坏今后西方的大运。

    心底灵光一闪,李长寿紧跟着便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法师奇道:“长寿为何发笑?”

    “圣人老爷给的这个‘试’字当真玄妙,”李长寿将烤鱼提起,恭敬地奉上,心底也有豁然开朗之感。

    圣人,也会主动寻找破局之法!

    天机所呈现的,应该是某个最有可能的未来,圣人看到了这般可能,如果对此不满,便是太清无为的自家圣人老爷,也会出手干涉!

    换而言之——

    万事并非既定,未来之事并非不可破!

    李长寿道心一震,感悟丛生,此前郁结的少许心结,竟被这个‘试’字轻轻戳破!

    将这些感悟尽数收拾起来,李长寿并未当着大法师的面进入顿悟状态。

    圣人老爷已然下令,他和大法师试着出手针对下金蝉子,如果能把金蝉子扬了,一定程度上改变取经之事,自是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若是所试无果,就及时撤退,也不会有什么损失。

    大法师笑道:“看你目中神光不断,可是已有了主意?”

    “弟子有一点不成熟的想法,请大法师指正。”

    “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大法师坐回青石上,抓着烤鱼开始慢慢品尝。

    “是,”李长寿沉吟几声,在旁缓缓踱步,几套灭杀金蝉子的计谋,自他口中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刚好近日,他与金蝉子正面相对,起了冲突。

    金蝉子当日对李长寿的化身出手,也是下了狠手,要将李长寿的化身斩灭。

    李长寿为此请来大法师‘主持公道’,反过来追杀金蝉子,合情合理,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这个引子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此时的问题是,李长寿和玄都大法师都无法确定,西方教二圣是否知晓金蝉子的‘重要性’。

    “……所以弟子觉得,必须在瞬息之间,斩了这金蝉,不给对方半点救援的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有些麻烦,”大法师道,“圣人之能,便是化不可能为可能,任何一位圣人老爷都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而且,长寿你对上金蝉子,本就无太多把握,如何能做到一击必杀?”

    李长寿不由弱弱地问了声:“大法师……弟子不是负责出谋划策吗?”

    大法师顿时笑眯了眼,右手探出,掌心缓缓凝出一只被玄黄气息包裹的小塔。

    “这次,可不是一道威能那般简单,安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略微松了口气,不由沉吟几声,开始重新思索对策。

    正此时,神念微微一动,感知到敖乙带着大批龙族兵马抵达安水城。

    敖乙是自西海龙宫而来,此前应是被留在西海龙宫入宴,今日方才得回。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大法师,您可否带弟子去安水城一趟?

    刚好弟子有一本经书要赠给敖乙,本体过去更有庄严之感,咱们也可在那里,仔细斟酌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