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“掌门,最近半个月那灵爆之事又开始了,这次比上次更为频繁。”

    “咳,咳咳……贫道不聋,早就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度仙门度仙殿,身着蔚蓝长袍的空虚掌门季无忧掩口咳嗽几声,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这几位长老。

    灵爆这事,他能管吗?

    自度仙门周遭开始出现不明原因的灵力扰动,季无忧已经带各位长老过去探查过许多次,最后与各位长老得出了截然不同的两种结论。

    度仙门各位长老一致觉得,这或者是因大地中灵脉不稳,产生的‘灵冲’;

    或者是有两位高手在这个附近不断切磋、交手,从而搞出了这种动静。

    但无论哪种解释,都难以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然而掌门一早就猜到了正确答案……

    ‘八成是长寿在练就某种大法师传授的大神通。’

    每次灵爆发生的地点,都在度仙门两千里之外,且在不同方向上都会无规律、不定时的出现。

    虽然掌门没有半分证据,但种种迹象都在佐证他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某位高人在修行什么神通,咳咳,”季无忧擦了擦嘴边的血迹,笑道,“不必紧张,各位长老约束各峰弟子安心修行。

    开山大典近在眼前,各类事务繁多复杂。

    如今我度仙门又要送走一批修行有成的弟子,安排好他们才是要紧事。”

    各位长老对视一眼,大概明白掌门知晓什么内情,各自答应一声,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季无忧那苍白的面容上流露出少许笑意,他想了想,便负手驾云,朝着小琼峰而去,留下了一路轻咳。

    飞出不过数百丈,掌门身形隐入空气中,也让门内不少探究的视线、仙识,无法继续追踪。

    少顷,掌门的身影出现在了小琼峰丹房大阵外围,对着丹房中的李长寿传声……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周遭大阵顺次开启,掌门踏步向前,身影几次闪烁,出现在了丹房前。

    然而,丹房中的李长寿静静坐在那,片刻没动静。

    季无忧轻轻皱眉……

    自己好歹也是名义上的掌门,怎么也该出来迎接一下。

    但随之,季无忧就轻咦了一声,发现坐在丹炉旁的李长寿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具体说不出来,但总感觉如空壳一般。

    也是掌门来的巧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此时正在‘凝丹’的关键时刻,心神收束在了本体,本体躲在三千五百里之外一处地下石缝中,注视着那口药鼎中不断闪烁七彩光芒的‘丹药’。

    刚才放掌门进来,已是李长寿仅能的分心。

    不过也就耽误了几个呼吸,李长寿本体迅速施展遁法遁出数百里。

    ——成丹前的各个步骤,他能做的都已做了,是爆是稳,就看这颗‘丹’自己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小琼峰,丹房的丹炉前,‘李长寿’身体轻颤了下,一缕心神归于此地的‘本体纸道人’身上。

    他立刻站起身来,对着门口的季无忧做了个道揖。

    “掌门恕罪,弟子正在琢磨丹药,一时无法回神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咳咳,无妨,”季无忧笑了几声,迈步进了丹房中,心底顿时释然了许多。

    掌门怎么突然来了?

    李长寿在宝囊中取出一张椅子,摆放在了丹房正中,恭敬地请掌门入座。

    季无忧笑着问:“长寿啊,你近来修行可顺畅?”

    “回掌门,弟子修行还算顺畅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季无忧点点头,沉吟两声,直接道,“这段时间山门外不断有动静,可是你在修行神通?”

    李长寿下意识就想否认三联:

    ‘怎么会,不可能,弟子哪有这种本事。’

    但看掌门似乎已十分笃定,八成是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。

    “这个,确实是弟子不小心做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前那六十余次,以及最近这半个月内发生的百余次,都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“弟子在炼制一种特殊的丹药,”李长寿有些尴尬,“不过弟子都是在仙门范围之外,近来也将炼制丹药之地,放在了地下,如此也只是大地轻轻震颤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,炼制丹药是好事,但要注意自身安危。”

    季无忧随口教育着,又注视着李长寿,压低声音问了句:“长寿,你在炼什么丹?怎得闹出这般动静?”

    “弟子一时也不好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解释,贫道就是纳闷问一句,”季无忧笑道,“既然确定是你搞出来的,那就无妨了。

    贫道稍后就通知门内,让他们安心修行。

    长寿啊,你这般炼制丹药,还要持续多久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仔细想了想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刚才那颗丹,没爆?

    “还请掌门稍等,我推算下,”李长寿答应一声,这具纸道人站在季无忧面前,三千多里外,本体急忙探查那颗‘丹药’之所在。

    小药鼎安然无恙,其内一颗丹药散发着七彩霞光,外有一层阴阳二气缠绕,其内有五颗星辰互相追逐。

    稳定了?!

    李长寿眼一瞪,赶紧拿起玉牌,整理出此前这颗丹药的炼制过程,所用各类宝材、药材的剂量,加入各类宝材的顺序、时机,仙力的控制曲线……等等!

    这掌门大人,简直是自己的福星啊!

    李长寿小心翼翼探查这颗丹药的种种特性,将心底的欢喜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仙研就要爆,不爆怎么搞?

    只要爆的好,成功少不了!

    李长寿确定这丹药确实彻底稳定,且达到了自己预期所求,立刻将此地布置收拾起来,朝着下一个临时场地进发!

    度仙门内,李长寿的纸道人前后表情没有太多变化,此时已经给出掌门一个确切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掌门,最多再有半个月,弟子就能将此丹药完全炼成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咳咳,”季无忧笑道,“开山大典在即,莫要因此事惊到了那些要来拜师的子弟。

    长寿,你可有收徒的意愿?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弟子刚元仙境,收徒怕是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忘了你不便公开自身境界,”季无忧撩了下道袍下摆,站起身来,“如此,贫道就不耽误你琢磨丹道。

    若有所需,便来度仙殿中寻贫道。

    门内最近事多且繁,贫道也无法静心闭关。”

    “掌门您有事尽管吩咐弟子就是,还请掌门多多休养。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季无忧摆摆手,自行驾云离开丹房,身形隐于日光之中,转眼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李长寿稍微松了口气,又有点疑惑……

    虽然上次借太清道涵,让掌门知晓了,自己跟大法师相识,且得了大法师给的好处;

    但,掌门为何对自己这般客气?

    李长寿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能把这归类为‘大法师’名头响亮。

    搞事搞事!

    纸道人坐回丹炉前,开启丹房周遭各处阵法,一缕仙识环绕在小琼峰上,李长寿全身心投入了自己的化身大业。

    核心丹已经成了,金仙境纸道人最艰难的一步迈出去了!

    不能着急,稳着点,一颗丹药的炼制成功,具有明显的偶然性。

    李长寿更换了一处试验场地,按照此前的做法,回味着之前的手感,完美复制了前次炼丹的过程,结果……

    爆了。

    但这次是在最后一瞬‘丹药’爆炸,李长寿敏锐地捕捉到了爆炸之前,丹药内部五行之力的细微变化。

    总体而言,丹药已经稳定了。

    根据这次细微变化,李长寿立刻反向推算,迅速找出问题之所在,做出相对应的调整。

    第二次成功、第三次成功接踵而来!

    又过了两日,引发了六次灵爆的李长寿,看着面前摆放的那一颗颗‘仙力核心’丹,总算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取出新型纸道人,将一颗丹药,小心翼翼地放入了纸道人腹部的重重禁制之中,让这丹药成为禁制的核心。

    下一瞬,七彩仙光闪耀,这纸人浑身上下、数十个夹层中的禁制缓缓亮起,一处处仙力被沟通,自行运转。

    李长寿左手抵在这纸人背后,注入一缕缕仙力……

    临近金仙节点,突破金仙节点……

    一处处仙力经由纸道人‘丹’核心,在纸道人体内各处迅速运转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李长寿轻轻舒了一口气,本体施展土遁消失不见,心神落在了这具纸道人身上。

    他此刻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开心。

    无他,这东西……造价太贵了!

    纸道人的一大优势就是廉价,而这金仙境纸道人,不算此前‘研发期’耗费的海量药材、宝材,单个造价,比天仙境级纸道人,贵了差不多六十倍。

    单单是对灵树树浆的要求,就相当苛刻,必须是千年年份之上的树浆,才可构筑出这般纸道人。

    不过,有金仙境化身,自己外出做事也确实能方便许多。

    此时综合来看,纸道人之法的最大优势,反倒是成了纸道人没有任何灵智,就如一具能承载自己心神与元神之力的‘身躯’一般。

    “试试威力吧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闭目感受,感觉这纸道人控制起来更为灵巧,通过核心‘丹’操控仙力也变得更为轻易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纸道人身周涌出淡淡烟雾,一名中年男人从中走出,这就是这具纸道人的外貌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试着放了几道术法,威力确实不错,内部仙力稳定,接下来就准备测试,各类极限条件下的纸道人稳定情况。

    比如被三百个金仙境壮汉围殴等等。

    但他刚要有动作,突听雷声阵阵,这纸道人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一层黑云遮蔽星空,浩瀚天威突然显现!

    一缕李长寿无比熟悉的道韵,锁定在了这具纸道人身上。

    金仙境化身需要渡天劫?

    不,不对。

    这不是天劫,这是……

    天罚!

    李长寿嘴角疯狂抽搐了几下,这具纸道人却是立刻对着空中做了个道揖,口称:

    “弟子愿领责罚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头顶轰鸣声震耳欲聋,仅仅数百里直径的黑云,却散发出让金仙境都胆战心惊的威压!

    李长寿对此只能报以苦笑。

    自己辛苦了这么久,终究是白费了功夫,天道不允许纸人拥有金仙境战力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其他大佬的化身,都有可能拥有金仙、大罗级战力,自己虽然取巧了许多,也不允许纸人产生‘自己的想法’……

    莫非问题出现在了这?

    自己现阶段,当真没有批量生产金仙境纸道人的打算,而且这消耗的宝材数量,自己也是用不起的。

    最多就是把刚才准备好的材料,炼制成功的十二颗‘核心’丹,都组装起来罢了。

    不说了。

    ‘感谢天道老爷百忙之中来劈!’

    这具纸道人,唯有舍了……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空中黑云一哆嗦,一道水桶粗细的紫红色闪电竖劈而下!

    纸道人认命一般闭上双眼,李长寿心神迅速回转自己本体,立刻就要从地下远遁……

    一抹天威悄然降临,突然锁定了李长寿本体!

    而那道紫红色神雷即将砸在纸道人的瞬间,诡异的拐了个弯,竟在纸道人头顶三丈划过!

    神雷横飞数百丈之后,在空中走出了一条‘之’字轨迹,径直没入大地!

    大地之上出现了一条直径数十丈的深洞,其内土石凭空消失不见……

    而在深洞底端,李长寿只来得及撑开十多层仙力屏障,就被雷光直接吞没!

    什、什么鬼!

    天罚会拐弯?这谁招架得住!

    地下,李长寿哇的一声喷了口鲜血,但浑身上下仙光闪耀,在刚才那一击之下并未受重伤。

    道理他都懂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会劈到他本体身上?

    李长寿听说过,炼丹时出现逆天灵丹,天道降下天罚,要毁掉这般丹药;

    炼器时炼制出逆天灵宝,天道也会降下天罚,毁掉这般灵宝。

    自己的纸道人,完全算是法器一类吧?而且绝对没有半点灵智,完全就是自己的一件特殊法宝!

    刚刚的天罚神雷,明明是直接劈向的纸道人!

    ‘之’字形神雷这也太过分了!

    正此时,空中又有一道天雷落下,李长寿浑身仙力涌动,左手高举,掌心绽放出一缕缕仙力,化作水火太极图缓缓旋转,硬撼神雷!

    但神雷之力过半,李长寿掌心太极图炸碎,结结实实被轰了一记,后背道袍被扯开,留下一条焦黑的伤痕……

    这还讲不讲道理了!

    这般话是不敢骂的,李长寿只能在心底默默吐槽。

    他迅速跳出深坑,随手将那具纸道人收起,身形朝着一侧密林飞奔。

    空中,那滚滚黑云迅速凝成了一小朵灰云,稳稳地停在李长寿上空,时不时降下一道紫红色的神雷。

    面对天劫,李长寿无法躲藏,只能不断硬抗,还好此时已非刚渡劫时,哪怕再遭遇十二道天罚,李长寿也不会受太重的伤。

    此刻,他无比想念云霄仙子……的混元金斗!

    渐渐的,天罚落下的节奏,悠闲且惬意。

    宛若有位老人坐在这朵灰云上,泡一壶上好的悟道古茶,冲一口鸿蒙灵曦,在细细品尝,顺便甩动天罚之鞭。

    灰云下方,那道身影东躲西藏、道袍破烂、抱头鼠窜,跑起来都是那般英俊潇洒。

    但李长寿很快就意识到,自己代自己的纸道人挨过天劫,也是变相地保住了自己的心血。

    天道认可了自己的金仙境纸道人!

    顿时,李长寿在对着宝囊吐血时,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……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