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“前辈,晚辈人教弟子,现为天庭海神,领玉帝之命前来火云洞拜访各位人族先贤。”

    “人教弟子,天庭海神?咳!”

    刚才还有些不拘小节的壮汉,闻言顿时端坐起身形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身着蓑衣,依然不怒而威,那国字大脸更是透着少许霸气。

    李长寿注视着这壮汉,眼前似乎缓缓升起了一座巍峨高山,屹立大泽之上,威临天地之间!

    这是哪位退休人皇?

    就听此人沉声道:“可有天庭信物?”

    “自是有的,”李长寿立刻拿出玉帝陛下的亲笔信,端在手中,其上有一条金鳞龙影在缓缓游动,一缕玄妙道韵流转开来。

    这大脸壮汉缓缓点头,言道:“确为秉天道而行三界之天帝。”

    他话语一转,又道:“你既自称人教弟子,应当也是人族出身,为何以化身前来?”

    “不敢欺瞒前辈,”李长寿叹道,“弟子真身不敢在洪荒走动,如今也只是以化身在天庭效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如何自证身份?此地可不是你随便捡了一封书信就能擅闯,”这壮汉皱眉道,“我倒是无所谓,若是惊扰了各位前辈清修,你当如何担待?”

    各位前辈……

    这壮汉的样貌,自己似乎在一副羊皮古卷上隐隐见过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划过一道灵光,大概猜出了这壮汉的身份,笑道:“前辈莫非就是开山治水、造福苍生,又鼎定九州、将人族基业推至大兴的大禹陛下?”

    那壮汉面色如常,淡定地点点头,言道:“此地便是我辈分最小、功德最浅,莫要陛下陛下乱叫。

    如今我已非人皇,不过山中蓑笠翁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着拱拱手,“是晚辈失言,前辈可验晚辈天庭神位之力。”

    言说中,李长寿袖口轻轻飘动,脚下大泽先是泛起了一层层水波,随后便见一群群游鱼自各处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此地游鱼大半都是灵鱼,身上鳞片七彩斑斓,游于水面之下,照的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壮汉眼前一亮,随手拿起一旁鱼竿。

    李长寿含笑抬手一点,一条条灵鱼朝着那木舟赶去,将大汉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你个海神还能管湖里的鱼……咳!”

    这壮汉顿时心情大畅,口音又冒了出来,但随之就干咳一声,端着鱼竿,淡定地道了句:

    “你这海神倒也算厉害。

    不过,此地是湖泽之地,你竟也能施展神力,这是哪般说法?”

    这退休人皇的本真性情,倒也让人颇感亲近。

    李长寿闻言略作思索,心神一动,极快地反应了过来,这或许是大禹帝君在考验自己。

    当下,他温声道:

    “江河聚雨露,百川终归海。

    晚辈的神力虽是在海中才可如意施展,但天下水路大多与海互通,也可将神力映射在此地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江河聚雨露,百川终归海!”

    那壮汉赞叹一声,见鱼竿下沉,连忙起竿,一条灵鱼破水而出,被这壮汉一把捞住,塞进了一旁鱼篓中。

    随之,这壮汉发出一声舒坦的叹息,看着湖中那成群结队的灵鱼,微微摆手。

    李长寿那股神力烟消云散,这些灵鱼各自甩尾,迅速消失在湖面之下……

    壮汉笑眯了眼:“不愧是天庭正神,天帝如今最器重的凌霄殿臣,一句百川终归海,却是刚好对我性情,足可见你之智谋。

    来坐吧,我在此地便是奉命等你,与你三问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顿时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火云洞中有一位推演、占卜‘专业’的巨佬,便是那位伏羲氏,说不定真的能未卜先知。

    据传,这伏羲氏乃女娲圣人娘娘之兄长转世,接替燧人氏之位,带领人族逐步稳定下来,一点点走向繁荣。

    燧人氏一生,都是在带领人族与天斗、与地争,在巫与妖之间挣扎求存;

    伏羲氏则是将一部分精力放在了巩固人族自身气运,算是给人族以开化,完善人族修行之法……

    洪荒中的三皇五帝,每一位都是在上古之末,带领着人族一步步兴起,每一位人皇‘专攻’的方向不同,贡献也不同。

    大世,来之何易。

    李长寿镇定自若地驾云向前,到了木舟上,坐在木舟尾端。

    大禹上下打量了李长寿几眼,笑道:“这三问你若答不上来,今日就把礼物和信件留下,自行回返,几位前辈应该不会见你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却是在提醒李长寿。

    只要你问题答的好,那几位人皇处有机缘可以捞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面色顿时颇为凝重,拱拱手,正色道:“请帝君出题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问,你乃天庭天帝器重之大臣,又是咱们人族出身,假若天帝对人族降下灾祸,你当如何劝说天帝收回成命?”

    李长寿沉吟几声……

    这上来就直接开大?

    这个问题,无论自己怎么答,都是难以完美,这就跟‘忠义如何两全’的问题一般。

    大禹帝君眯眼笑着,静等李长寿回答,也未催促。

    李长寿坐在那思考良久,心底泛起了百般念头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李长寿有些慎重地道了句:

    “不劝。”

    大禹嘴角轻轻抽搐,笑骂道:“我问你如何劝,你却说不劝,答非所问矣!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暗赞,这人皇虽退休了,但也是丝毫不糊涂,也并非是那么容易被自己带偏节奏。

    “前辈,晚辈不能劝,也不应去劝,还请前辈听晚辈详细道来。”

    “讲,”大禹笑道,“任你能说的天花乱坠,若是讲不出个道理,今日这一关你也过不得。

    说实话,做人皇时,能言善辩者我已见识了不少,你莫要起那诡辩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不敢,”李长寿含笑点头,开始了自己的……

    一辩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的答案,在问题之外。

    基本答案:

    【天道不以人族的意志运转,应当是人学会去与天地自然和谐相处,人也是天地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且灾年、丰年都是天数,人有生老病死、旦夕祸福,天道有衡,不可轻破。】

    接下来,也可稍作延伸:

    【人无法决定天灾是否降临,但人却可以抗争天灾,以人力度灾祸。】

    随后深挖立意:

    【人族此时是天地间的单一主角,应当时刻保持警惕,自强、自立,借天灾以磨砺自身,避免被其他种族取代了主角之位。】

    最后再以人教理念点睛一句:

    “人法天地,道法自然。

    自然并不是一味的温和,也有残酷与暴烈。

    人族应当学会敬畏天地,才能长盛不衰,永为主角。”

    一篇‘退休人皇殿试满分答卷’,就这般出炉了。

    甚至还可以搞个公式,套其他的内容进去。

    李长寿话语落下,大禹却是眉头紧皱,轻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见状,李长寿也不免有些忐忑,问道:“前辈,晚辈可是有言语不当之处?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你答的十分不错,就是有些过于标准,像是此前就备好了答案,让我不好评价。”

    大禹沉吟两声,“算你过了这一关。

    第二个问题,若有一日,天帝想要下凡去红尘之中行走,体会人族百态,你是阻拦,还是助力?

    回答阻拦还是助力就是,不用多说话了,头都听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闻言一怔,随之便道:“不多管,此事乃天帝自己所想,与我并无关联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第三个问题……

    假若你被自己夫人因为一点小事就臭骂了一顿,你是该原谅她,还是该反击回去?”

    当然是选择原谅她了!

    李长寿几乎脱口而出,但随之就意识到,这问题可能不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第一个问题,看似问的是天帝降天灾,实际上问的是人与自然。

    第二个问题,看似问的是天帝与人族关系,实际上暗有所指,应是伏羲大佬算到了玉帝陛下会下凡体验‘人’生。

    不然封神大战中的杨戬,‘玉帝外甥’的跟脚从何而来?玉帝必须是在凡尘之中轮回修行,才有可能回天庭时,带回去一位妹妹。

    那这第三个问题,看似是很家常的一件事,即‘丈夫被妻子臭骂’,实际上问的……

    应该是人族内部之间,母系族群与父系族群存在的矛盾问题!

    李长寿沉吟几声,道一句:“反击,而且必须反击。”

    “哦?!”

    大禹帝君精神一震,口音又不自觉冒了出来,却压低嗓音问:“为什么这般坚定?”

    “自女娲圣母造人,各位先贤定下婚配嫁娶之事,男女之间就该是平等的。

    男子身强体健,多劳作,供应一家男女之衣食;女子孕育新生,多细腻,也会帮助男子劳作。

    两者共同养育孩童,故此人族才可繁衍不息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一方太强势,都会造成阴阳之失衡;而一家不稳,家家不稳,则部族不稳,族群危矣。

    所以说,如果遭遇不公正之对待,就该合理的反击,以维持阴阳之均衡!”

    大禹那双大眼顿时满是亮光,“道友所言,大道之理!

    不错,夫妻本就该相敬相重,我还是昔日之人皇,治理九州大地,如何能在退位之后,被一妇人每日破口大骂!”

    李长寿这老神仙纸道人的表情顿时有些凝滞。

    这帝君……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大禹站起身来,身形魁梧结实,一把拉住李长寿这纸道人有些单薄的胳膊,笑道:

    “走!道友随我去!我今日当着道友的面,好好说道她一!”

    这位退休人皇话语突然顿住,额头冷汗涔涔;

    大泽方圆数百里突然昏天暗地,李长寿下意识抬头看去,却见百丈高的空中,一抹倩影静静而立,对着下方小舟上的两人张开右手。

    大禹虎躯一震,高声喊道:“夫人,切莫动手,有客到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就听云上一声冷哼,李长寿就感觉自己这具纸道人身上的仙力停止运转,而面前的大禹帝君,瞬间蒙上了一层石化之色。

    不等李长寿有任何应对,已是与大禹齐齐化作两尊石像,衣袍、宝囊都无例外。

    云上那倩影随之消失不见,天地恢复清明,下面两个男人在心底留下了悔恨的眼泪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一阵清风拂过,水面荡起微微涟漪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两对鸟儿路过,在大禹帝君和李长寿额头各自停留了一阵,随之展翅飞走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响起了大禹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海神呐,对不住,连累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那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家夫人,这不是治水的时候亏欠了她,我也不好真的对她发火,”大禹咳了两声,“她这神通三天自行可解,海神你着急吗?着急我就出手把咱们两个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不急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一阵抽搐,还好自己的心神无拘无束,与大禹尬聊了几句,就留了部分心神在此地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还是不能跟大禹帝君多交流,这应是大禹帝君最尴尬的时刻……之一。

    于是,李长寿对轩辕前辈更钦佩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据传轩辕黄帝就是北俱芦洲大玄龟转世,有撑天的功德,洪荒生灵都欠了他一份因果。

    换做旁人,那般福源定然消受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大禹帝君共患难的第二日,晴。

    小琼峰上,李长寿正守着丹炉炼丹;

    此前寻宝纸道人团在中神州搜寻落宝铜钱下落时,主要目的没达成,其他小目标倒是都达成了。

    《洪荒灵宝录》自不用多说,这个没什么实际价值。

    李长寿顺道还搜罗了一些灵草药草,已经能够着手准备炼制‘感悟’类丹药,帮万林筠老爷子、师父突破瓶颈。

    因要时刻关注火云洞那边,李长寿也不敢多分心,只敢在此地琢磨丹道。

    正自无聊时,突然察觉到了后山棋牌室传来一股轻微的灵气涌动,似乎有谁突破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仙识立刻看透层层禁制,看到了浑身闪耀灵光的灵娥。

    此时,灵娥身周飘出一朵朵八瓣半的半透明莲花,她玲珑有致的身段更显迷人,修为距离归道九只差一线。

    李长寿却是略微皱眉。

    火候还是不足,道基还不够稳定,自身之道模糊不清,在她能善用渡劫大礼包的前提下,渡劫成功率大概只有九成七五。

    那份大礼包,可比李长寿当年给自己准备的,还要强力许多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还是有必要弄一次修行训练营。”

    不图你渡劫飞升……

    但一定要活下去啊,灵娥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