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“徒儿,怎么了这是?为何要定住为师啊?”

    小琼峰湖边,齐源的草屋内。

    齐源老道刚从修行中睁开眼,袖子中就钻出一只纸人化作了他的身形,抬手一点,让他全身上下被光芒笼罩。

    齐源当场……就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忙道:“师父,来不及多说了,您先坐好,师祖正在带那只狐妖赶过来的路上!

    那个,弟子还是要问一句,您对狐妖有没有……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齐源老道一双老眼中,左边写了个‘茫’,右边写了个‘懵’,看着李长寿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长寿,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长寿轻轻一叹,双手迅速在师父身上轻点,又快速解释了几句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也就是他在师父允许的前提下用师父的形象招惹了一只不能喊着‘斩妖除魔仙力给’就直接扬灰的……

    美腻狐妖。

    齐源老道沉吟几声,大概明白了什么事,慨然道:“长寿,若实在不行,为师就替你兜着!”

    “师父不必担心,”李长寿笑道,“弟子自有断她念想之法!”

    话语一顿,李长寿本着【稳妥起见】的原则,低声道:“师父,您要不看一眼此妖族女子?”

    “我看她作甚!”

    齐源老道眼一瞪,顿时急道:“这话可不要乱说!被人听去怎办?

    为师一身清白名声可莫要毁在今日!”

    “那行,弟子就放心了,”李长寿后退两步,对师父做了个道揖,“师父您稍后就在这草屋中,万不可外出,一切让弟子来处置!”

    “去吧,去吧,唉!”

    齐源老道摆摆手,“为师现在,当真不知你本领多大,又一天天地在外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微微一笑,随手凝了一面水镜,看了眼自己这具纸道人的相貌。

    面容不算清奇,但双目炯炯有神、一头银发也颇显精神,与酒雨诗转来山上之后的师父模样,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随之,李长寿借来师父的拂尘,将其上气息融于这纸道人,仔细检查两遍,这才打开屋门,端着拂尘朝草屋外而去。

    坐在蒲团上的齐源老道沉吟两声,便见屋门自行关上,一层又一层阵法开启……

    他被徒弟保护在了此地。

    齐源随手点了个水镜,朝着镜中照了照自己,顿时看到那一副陌生……又美貌的女子面容……

    两眼一黑,差点气昏过去。

    小琼峰上,李长寿这具【人】字纸道人走到了湖边,在柳树下静静而立,看着山门处飞来的道道身影。

    虽然妖族一方只有那狐女前来,但门内仙人岂敢大意?

    这可是妖族!

    超凶的说!

    故此,除却留守在山门处的必要战备力量,各位长老、各峰高手,都紧盯着这只此时修为也不过真仙境的狐女……

    咳,他们只是为了提防,这女妖自爆擦伤门内金仙的道侣江林儿,绝不是过来修行什么八卦大法!

    李长寿见状也是摇了摇头,当着门内众仙的面与否,其实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自己现如今在纸道人神通上的造诣,自是能瞒过门内金仙之外的其他炼气士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长寿已开始双线操作,开启了藏在天庭海神府内的备用【海神】纸道人。

    了断此事因果,当数法并用之。

    天庭,海神府外;

    慈眉善目的老海神驾云离开府邸,端着拂尘,径直赶往姻缘殿!

    李长寿刚驾云离开,府门前的几名天将对视几眼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海神啥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刚才没见啊,这咋还神出鬼没的?”

    “慎言,海神若是能被咱们看透,还是海神否?”

    几位天将顿觉有理,各自收声,朝着李长寿离开的方向眺望。

    【海神】纸道人行至半程,小琼峰上已满是门内仙人之影。

    还好江林儿道了句:“请各位同门在外看着就好,此事也不宜这么多人近距离观察。”

    言罢,带着那狐女,以及酒乌、酒施、酒玖,一同朝着湖边落下。

    且说狐女小兰,看到那柳树下站着的老道人,先是精神一震,随后便迫不及待想冲向前去。

    但她脚下一软,目中露出几分怯弱,禁不住咬了下丰润的朱唇,更增楚楚可怜之意。

    然而,江林儿带着酒乌三人停在百丈外,直接对着树下的老道传声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,老二还是长寿?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一叹,就知这事应是瞒不过江林儿的,毕竟师祖对自己师父了解太深,且从小就营养丰富。

    李长寿对江林儿仙识传声:“弟子长寿,此事与我师父无关,是我当时为了行事方便,借用了师父的身形。”

    江林儿顿时嗤的一笑,对树下的老道眨了眨眼,似乎在说‘那你自己解决’。

    随之,江林儿又对树下的‘齐源’一指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在这里了?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狐女柔声道了句,缓缓飘下。

    妖娆身形多妩媚,一如那垂柳依依,湖中涟漪。

    待她离着心中的老道长仅剩十多丈,狐女声音有些轻颤,低声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板着个脸,道:“道友为何要见我?”

    狐女似有百般话想一并说出来,但到喉间,却只是轻轻‘嗯’了一声,化作一句……

    “道长,你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李长寿略微皱眉,心底拿捏着自己此时表情的变化,目中露出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我记得,我与道友并无太深的纠葛。

    我抓道友,为护持人道;

    去山下与道友相见,当时是为琢磨一门功法,也给了道友灵丹妙药以做谢礼。

    道友今日闹出这般大阵仗,不知是何目的,可是有意针对于我?”

    “我怎会针对你,”狐女情急之下向前迈出几步。

    李长寿一扫拂尘,一缕带着浊气的仙力,出现在了狐女脚边。

    “道友请自重,贫道清修千年,不会容你坏我声名!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”

    狐女呼吸都有些急促,雪白肌肤染上少许嫣红,但随之就冷静了下来,柔声道:“我只是想来见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一甩拂尘,“那好,如今见也见了,不送。”

    狐女小兰一怔,小琼峰外的不少度仙门仙人,或是传声,或是在心底各自赞叹。

    这齐源师弟(师兄、师侄),竟是如此刚强清正之人,只能修成浊仙当真可惜了。

    狐女凄然道:“你就这般忍心,不与我说一个字的机会,就这般让我走吗?”

    “道友到此时,已是对贫道说了四十九个字,如何是贫道不给你说话的机会?”

    李长寿眉头紧皱,宽袖拂过,地面多了一只矮桌、两只座椅。

    “来,坐。

    我不只给道友说话的机会,还给道友好好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若话不投机,还请少说半句;

    今日你我将话说个清楚,日后也免得引起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当下,李长寿自顾自地坐下,那狐女犹豫一番,像是受了气的小媳妇一般,委委屈屈坐在了李长寿对面。

    此刻,天庭中的海神纸道人,刚能看到月老姻缘殿,故李长寿并未着急在柳树下开口多说。

    时机未到。

    不远处,灵娥端着茶壶茶杯向前来,喊了声师父,为两人奉茶。

    这自然也是李长寿传声安排的。

    当下,李长寿趁机对灵娥露出慈祥和蔼的微笑,言道:“徒儿,辛苦你了,去修行吧。”

    灵娥虽不知此时的师父是师兄扮作的,但平日里的师父,对自己也是这般慈祥,当下欠身行礼,称了声是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李长寿含笑点头,随之将目光挪到了那狐女身上,面容瞬间变得十分严肃。

    “道友,想说什么就说吧,我这么多同门看着,当真不想与道友独处。”

    那狐女只觉得一颗芳心颇为酸楚,却也知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。

    她轻轻一叹,“道长,您身旁可缺侍奉的婢女?

    我什么都可以做,只愿能留在道长身侧。”

    这次,李长寿反倒是沉默了起来,端起茶杯却也不饮,在那一阵皱眉。

    似乎他是对这个提议有些心动……

    而随着李长寿的‘犹豫’,度仙门各处仙人也都被吊起了胃口,全神贯注地探听此地,怕错过什么生猛的细节……

    然而,李长寿此刻只是为了专注跟月老言谈,暂停了此地纸道人的话语。

    万一串错了线,那可就真麻烦了!

    天庭,月老殿中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海神纸道人匆匆而来,都没给月老外出迎接的机会,到了此地之后,一把抓住月老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月老,有事相求!”

    “海神莫急,海神莫急,”月老精神大震。

    海神是谁?

    那可是玉帝陛下眼前的红人,就算是想娶十个八个美貌仙子,他月老亏损百年功德,那也要安排上!

    当下,月老正色道:“海神有事尽管吩咐!”

    然而,李长寿接下来几句话,让月老面色变得更为郑重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除却是海神之外,还有一层身份,便是人教中人。

    更得了大法师之命,负责处理人教一些不大的事务。”

    月老立刻点头,言道:“听说过,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沉声道:

    “这次来拜托月老的并非海神,而是人教仙。

    月老,根据我此前推算,在人教道承度仙门正有一场小劫祸酝酿,派化身前去探查。

    却刚好发现,竟是一妖族女子,对度仙门内一门人倾心。

    那妖族女子竟是青丘之妖,此刻还纠集了众多青丘妖族来度仙门闹事,怕是要对那度仙门门人用强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月老闻言不由双目瞪圆,“还有这种事!”

    李长寿正色道:“不错,我思前想后,这种事也没办法处置。

    若说男子对女子一见倾心,纠集自己族人赶去对女子强行逼迫,那自是恶行,当打当骂。

    可一旦换成女子对男子强行逼迫,大多数人怕是先会质问这男子一句,当初还不是你撩拨?

    故,此事不能直接处置,我赶忙来了月老这,请月老金剪一用,斩断了这段孽缘!”

    “好!此事我帮定了!”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那边快打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走走,快去后殿!”

    月老抬手振了振衣袖,抓住一把金剪刀,匆匆赶去后殿,李长寿自后趁机跟上。

    这月老老铁也是丝毫不含糊,即刻推星引尘,将两批泥人召到眼前。

    左侧便是青丘一族,泥人数量繁多,大多都是人面人身,有着尖尖的狐耳。

    整体来看,青丘一族的红绳呈‘发散状’,不少红绳伸向了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而有一条红绳从中探出,探入了右侧那堆人教度仙门的姻缘泥人中,顺着这红线看去,顿时找到了与齐源老道有几分神似的泥人。

    红绳缠绕了齐源老道,但齐源老道泥人身上,并没有与之对应的红绳……

    连线头都没。

    “就是它了!”

    月老手疾眼快,踏步向前,须发飞扬!

    就听咔嚓一声,红绳被从中斩断!

    但这红绳轻轻震颤,竟又开始自行生长,继续坚定不移地朝齐源老道泥人进发……

    “又是这般痴情种?”

    月老冷哼一声,心底盘算,在海神面前自己绝不能失了面皮,这可是他月老的本职之事!

    月老立刻道:“哼!痴情自古不过多情尔!”

    当下,金剪刀继续咔嚓。

    李长寿见状,心底略微思量,在正面战场主动发起攻势!

    小琼峰,湖边柳树下。

    一直没说话的‘齐源’突然轻笑了声。

    因红绳被剪断,此时正心底莫名有些烦乱的狐女小兰,见状立刻道:

    “道长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在等你说话,为何一言不发?”

    狐女小兰怔了下,忙道:“我本以为是道长您在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“考虑让你留下之事?别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了笑,耳旁回响着月老金剪咔嚓咔嚓的响动,面对这个狐女,神情也变得放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李长寿淡然道:“道友,你并未对我动心吧。”

    狐女顿时神情急切,“道长,兰儿心底满满都是道长的身影!”

    “这算动心?”

    李长寿目光绽放出逼人的神光,注视着狐女,似乎能看透狐女的心防。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你可曾问过自己心底如何所想?可曾真的明白自己的心意?”

    “我自是问……过……”

    狐女声音一弱,体会着自己的道心,却发现,那些身影竟变得有些虚淡!

    “不,其实你没有,”李长寿淡然道,“最简单的例子,如果当时去地下囚牢中见你的,并非我,而是度仙门随便一人。

    只要提前找好应对你魅术之法,让你有挫败之感,你都会将他的影子放在心底,经过岁月发酵,有了你已对此人铭心刻骨的错觉。

    可是如此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狐女轻启朱唇,却是说不出话来,又急忙站起身来,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李长寿叹道:

    “道友,若把我换一人,你也不过是对另一人心动,这能说是对我动了心?

    男女之情,道侣之恩,最基本、最珍贵的便是‘非你莫属’,心上人并非将一人放在心上,心上人,是自己心中不可代替的那人。

    很明显,你没有。”

    狐女双目有些痴楞,喃喃道: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地脉囚牢幽幽暗暗,你一人独处其中,没了身旁小妖阿谀奉承,没了世俗繁华之景,你心底,只是想找个寄托罢了。

    你也是真仙境,自己体会,可是如此?

    道友,你心动的并非我齐源。”

    狐女身形后退两步,目中满是茫然,低声喃喃道:“我心动的不是齐源道长,我心动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寂寞。”

    狐女小兰纤足一软,跌坐在了草地之上。

    李长寿叹道:“莫再把衷情错付给了寂寞,看你是青丘一族,我才会对你言说这般话语。

    道友请,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李长寿甩袖朝灵娥的草屋而去,只留下那茫然的狐女,以及各处陷入思索中的度仙众仙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。

    度仙门山门处,此前并未跟着江林儿赶去小琼峰的【本体】纸道人,驾云飞出山门,朝那名应该是此地青丘妖族主事者的老妪而去。

    内因解了,外压也要及时解开才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天庭月老殿中,月老抬手擦了擦额头热汗,看着那只终于不在生长的红绳,暗中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月老扭头一看,却见海神正饶有兴致地打量度仙门的泥人阵……

    “海神,可无事了?”

    “暂时无事了,”李长寿轻轻舒了口气,“多谢月老相助!

    不过……这个泥人为何会有三根红绳环绕?”

    “哦?”月老走过来看了眼,笑道,“这是度仙门长寿小友的姻缘泥人,小神第一次看到时,就是这般模样了。

    长寿小友也是顶好的为人,海神可对他多多关注,绝对是人教弟子中的可造之材!”

    李长寿闻言,轻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月老忙问:“海神,怎了?”

    “无妨,”李长寿略作思量,却也只是说道,“这些事,顺其自然就好。”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