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忘情居中,三十余度仙门炼气士的注视下,少女酒雨诗跪在忘情上人面前。

    仙前三叩首,自此别凡尘。

    随后,忘情上人抬起右手,掌心酝酿着一缕缕仙光,在酒雨诗脑袋上轻轻拍打三次,为其启慧根、增悟性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保持肃容,道:

    “自今日起,你便是贫道第十位弟子。

    望你安心修行,早日成仙成道,仙路安宁,可期长生。

    今后,需遵度仙门门规,知自己人教仙宗之跟脚,莫要做有辱没门风之事。”

    此前已演练过数次的酒雨诗再次叩首,脆声道:“弟子谨遵师父教诲!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轻轻招手,酒依依立刻向前。

    酒依依捧着一身仙缕宝衣,两把仙宝短剑,三只储物宝囊,宝衣之上还有度仙门弟子入门功法,以及记载着度仙门门规的玉符。

    等酒雨诗接过了入门大礼包,九位师兄师姐向前与她见礼,各自都有礼物备下。

    李长寿见状,也是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师兄师姐多了,收见面礼都能小小的发一笔!

    感受到一旁灵娥那幽幽的视线,李长寿嘴角一撇,扭头观察师父的表情。

    师父现在……

    很感动,单纯的感动;

    师父站在另一个角落中,跟在江林儿身后,趁着没人注意,抬手擦了擦眼角,然后又笑着看那边的热闹情形。

    李长寿略作思索,却也不好替师父在这种事上拿主意。

    就如他劝师父时所说,师父跟师伯转世身之事,只能顺其自然……

    到此时,对于师父来说,已算是没了太多遗憾。

    地仙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沉吟几声,突然有些怀念地三鲜的口感,便对灵娥传声点菜。

    ——等这边诸事结束了,酒字十仙还要去小琼峰上庆祝,今日的主厨便是灵娥和熊伶俐。

    酒雨诗拜师礼成,掌门带着各位长老向前,为忘情上人贺喜。

    李长寿还要忙天庭与龙族出征之事,对灵娥叮嘱几句,便悄然离开了忘情居……

    然而,他刚驾云飞出破天峰,酒乌就从后面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长寿!且等等!”

    李长寿停下云头,转身行礼,又笑道:“师伯这般着急前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又没丹了?”

    “丹还够,丹还够!”

    酒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,跳到李长寿的云上,低声道:“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下。

    你还记得吗?咱们在凡俗抓回来的那名狐妖,用魅术给咱们弄了不少麻烦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记得,”李长寿道,“她不是一直在地脉下镇压着?”

    酒乌又道:“那你可还记得,她身上有一些功德之力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老老实实点头,这次倒是没打断酒乌,示意酒乌一次性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酒乌沉吟几声,言道:“最近这数月,东胜神洲和中神洲各处,都有一股妖族势力在寻找这只狐妖。

    根据几位外出执事带回来的消息,这股势力搜寻的这只狐妖,其外貌、失踪的地点,跟咱们抓回来的那只……

    完全吻合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闻言略微皱眉,问道:“师伯说的这个势力,很强吗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强不强的问题,”酒乌苦笑道,“这个势力的背景错综复杂,在中神州也算小有名气。

    这个势力背后,有在娲皇宫中侍奉圣人老爷的侍女,也有在上古人族几乎被灭族时,好心收留过人族火种的妖族高手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嗯……

    咱们人族先贤中,有位帝君享三千后宫,这一族身后,还站着两位人族先贤的爱妃……

    你我上次抓的这只妖狐,好像跟那位先贤,也是沾着亲、带着故。

    而且,这股势力从未参与过妖族与人族纷争,一直在避世修行,大多数仙门都会给他们几分薄面。”

    先贤……三千后宫……

    轩辕黄帝?

    听罢酒乌言说,李长寿也是略微头大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轩辕前辈的后宫三千,组成成分为何如此复杂!

    莫非收集齐各族美女,还有什么修仙羁绊加成?

    未知领域,未知领域。

    李长寿问:“此前这些年,为什么没人找她?”

    酒乌道:“好像是那一族都以为她在哪里修行,似乎是近来才发现她失踪,又推算出她被炼气士捉住了。

    还好,当年没直接打杀了,不然现如今这事当真乐子大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问:“咱们此前不知有这股势力吗?”

    酒乌轻轻一叹,解释道:

    “咱们度仙门离着中神州较远,此前确实没往这方面考虑。

    门内几位长老已知晓此事,此时也有些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若是将那狐妖直接放了,平白落咱们人教道承的面皮,且让人觉得,咱们度仙门怕了这股妖族势力。

    但若是不放,看对方的架势,似乎这妖狐在他们族内地位不低,很可能又会引发一场劫难。

    长寿,你素来主意多,这事可有什么好法子?”

    李长寿缓缓点头,心底已是有了腹案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师伯,我倒是有一策,应该可让此事平稳度过。

    师伯可献于门内长老,让长老们自行定夺,是否如此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!快快说来!”

    “师伯附耳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。

    李长寿在酒乌耳旁嘀咕了一阵,酒乌的浓眉下的那双大眼,渐渐闪出光亮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这就去禀告各位长老!”

    “师伯莫急,此事咱们只要占理,其他不足为虑,”李长寿笑道,“他们一族背景复杂,咱们度仙门也是人教道承。”

    酒乌连连点头,匆匆朝着赏罚殿而去。

    李长寿驾云飞在不高不低的高度,回了小琼峰上,心底又前后推算了几遍,自己刚才所出的计策。

    应该没什么大问题,毕竟他们也没对妖狐做什么,只是关在那……

    当年为了研究心火烧仙识毒丹,李长寿倒是让这只狐妖出了点力,用了几次媚术。

    仔细想来,这应该出不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今日之度仙门,已非当日被文净道人随便弄一些傀儡,就能欺负的度仙门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,单说李长寿最近研究的【灵爆】纸道人,其实已经能用到实战。

    他可以给最新型的半成品纸道人,注入自己金仙境的法力,达到将满未满的水准;

    再用普通的纸道人,带着【灵爆】纸道人,潜伏到敌军聚集之地,用普通纸道人为【灵爆】纸道人继续灌注仙力,冲击‘金仙境临界点’,引发一场不亚于半步金仙炼气士自爆的爆炸……

    这,就是修仙的艺术。

    李长寿并不想真的动用这一招,毕竟这些纸道人都是小琼峰上灵树们辛苦的产出。

    他所做的大部分准备,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“狐妖,背景复杂的妖族势力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突然蹦出了一个名号——

    妲己?

    准确来说,应是九尾妖狐,妲己不过是凡人女子,被妖狐俯身。

    ‘妲己应该跟被镇压的狐妖无关,但这个势力,或许就是妲己的出身处。

    毕竟能被圣人老爷选中,九尾妖狐应非普通妖族那么简单。’

    算了,想这个也没什么用处,封神之事与他已经没了关联。

    还是多想想明天晚上的大战吧,顺便查缺补漏,看自己有没有留下,会被旁人利用的缺口。

    回了丹房,往摇椅上一躺,两夜一日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当李长寿的纸道人,与浩浩荡荡的天兵一同飞出南天门时,李长寿也分心,用仙识看了眼小琼峰灵湖旁的情形。

    那里,酒字九仙、灵娥、有琴、伶俐,与刘雁儿、王奇几人,正聚在一起喝酒庆祝。

    刚拜师的酒雨诗十分腼腆,却在酒玖的怂恿下,红着脸蛋、拿着自己的佩剑,在灵娥纸人乐团的奏乐声中,持剑起舞。

    热闹的边缘,齐源老道已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,盘坐在湖边草屋中静心打坐,身周道韵环绕,嘴角带着少许微笑。

    李长寿不由莞尔,躺在摇椅上静心凝神,全身心应对天庭战事。

    于是,半天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果问玉帝陛下现在是什么心境,估计只能是……很后悔。

    玉帝以为的率军出征:

    手持天剑,身着金甲,胯下骑乘洁白天马,面对着无数魔气环绕的妖魔,持着天剑高声呼喊‘为了天庭’,率领一批批天兵天将冲锋陷阵、浴血厮杀,弘扬天地之正气!

    然而,实际上的率军出征……

    “报——启禀元帅,各部已入埋伏区域!”

    “报——三千五百余只深海妖族被引动,经探查,九成身染业障!”

    “报~~敌军已入埋伏,龙族各部准备就绪!

    静等元帅之令!”

    高空之上,层层白云汇聚之所在,数千天兵簇拥着几只座椅。

    天庭荡妖元帅华日天,与督军东木公、总调度李长寿,连同一位龙族实权长老,一同坐在此地。

    不断有传令兵疾驰而来,将接受到的讯息大声喊出。

    李长寿笑着道一句:“元帅,事不宜迟,请下令吧。”

    玉帝化身看着李长寿,眼底冒出少许疑惑,似乎是在说:

    ‘元帅就是干这个的?’

    李长寿笑着眨眨眼,给了玉帝化身一个肯定的信号。

    玉帝化身嘴角一撇,咳了声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各部出击,全歼妖魔。”

    听着,略微有些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传令兵应答一声,转身跳出十丈,手中拿出一面法宝令旗迅速挥舞,军令化作一道道流光,朝南海各处落下。

    少顷,南海之中灵力动荡,海面掀起层层波涛!

    妖兽的咆哮声,苍龙的怒吼声,天兵天将的杀喊声,直冲云霄!

    东木公和李长寿,以及那位龙族长老,都是气定神闲,各自等待。

    而身为主将的玉帝化身,却是禁不住站起身来,手握佩剑,定声道:

    “为主将者,当与众将士一同奋战,如何能在此地畏缩不前!”

    “元帅,”李长寿劝道,“将与帅有所不同,身为三军元帅,便需统观全局,若去冲锋陷阵,大军无首,恐危矣。”

    东木公也道:“不错,日天元帅莫急!

    冲锋陷阵是众将之事,元帅还需着眼大局!”

    华日天闻言点点头,坐回了自己的位置,继续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他若是不册封自己的化身,现在刚好是如他所想的那般,在海水中领一支兵马,与那些海中妖魔酣战。

    玉帝化身看了眼李长寿,传声道:“海神,海神……长庚爱卿!”

    李长寿扭头看了过来,传声问:“陛下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玉帝化身道:“你来主持大局,吾下去与各位将士一同厮杀。

    从调兵行军,到埋伏布置,都是你跟木公在做,吾的作用,莫非就是下一句令?”

    李长寿传声道:“陛下,您是三界主宰……”

    “爱卿可知,吾自从做了玉帝,每日是何等的枯燥!可算等来这般战事!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眼见玉帝要开始吐槽,李长寿沉吟两声,传声道:

    “陛下,待南海战事稍平,去西海扫荡妖魔时,小神拉住东木公,您可亲率大军除妖。

    只不过,陛下还需顾好自身,等咱们转战西海,西方教也当反应过来了,或许会从中作梗。”

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玉帝化身顿时来了精神,端坐在座椅中,等候捷报回传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下方海面上,多了一具具满是伤痕的庞大尸身。

    一座由数万天兵合力撑起的大阵,笼罩了方圆三千里的海域,让此地的动荡,不至于波及太多海中生灵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南海大战落下帷幕;

    天庭兵马与龙族兵马合并一处,朝海中大妖聚集之地掩杀而去。

    按开战前李长寿与东木公商量的规矩,若身有业障的妖族,直接将其妖魂毁灭,不留后患;

    未有业障的妖族,收入天庭锁妖塔中,待寿元耗尽,自行轮回转世。

    厮杀半夜,天将拂晓。

    天庭与龙族兵马齐聚南海边缘,浩浩荡荡开去西海,马不停蹄奔赴下一场大战之地。

    南海妖族被征伐时,西海的深海妖族准备连夜撤走,自西海的天涯海角离开五部洲,半路却被龙族派兵阻击,大半被堵在了西海边缘。

    而这次,李长寿也按自己与玉帝化身约定的那般,拦住了东木公,并提议,由天庭荡妖元帅华日天亲领一只兵马,万里奔袭西海群妖……

    看着华日天冲在最前方的背影,东木公皱眉道:

    “这年轻人,怎么如此沉不住气?唉,回去之后,当真要向陛下奏他一本!

    海神,你我不如联名上奏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必了,木公自己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华将军既已带兵前往,大局还要木公来掌控。”

    东木公略微摇头,看华日天的背影有些恨铁不成刚。

    也正此时,一朵白云从西海深处急速飞来,拦向了天庭众兵马。

    李长寿仙识探查了过去,因此时距离较远,只能模糊看到……

    那是一名背着大葫芦的褐衣老道,独身一人拦在天庭、龙族大军前冲的云路上,浑身散发着强烈的威压。

    这老道冷冷开口,将背上那只紫中泛白的大葫芦取下,托在掌心,目光凝视着冲在最前方的天庭天将——华日天。

    “天庭何意?非要将妖庭遗孤赶尽杀绝不成!”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