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不是说叮嘱几句,怎么把这两位喜欢偷听的师妹都喊上了?

    三仙岛上空,玄都大法师看着眼前这三位大名鼎鼎、凶名在外的截教师妹,心底略微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让云霄过去;

    琼霄和碧霄喜欢玩闹的性子,玄都大法师也是知道的……

    云霄柔声道:“玄都师兄,我两位妹妹也想过去看看,不如就带她们一同吧。”

    能看出,云霄也是有些为难,没能扛过两位妹子的央求。

    “玄都师兄您放心!”琼霄忙道,“我跟四妹绝不会添乱,就躲在暗中看看。

    我们呀,只是心底好奇,想看看到底是哪般弟子,能让玄都师兄您如此费心。”

    一旁碧霄也是颇为乖巧地点点头,大眼流露出几分期待……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含笑应了句,倒也不怕她们两个在自己面前搞事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咱们先启程吧,莫要让他久等。”

    当下,玄都大法师掌心阴阳流转,身周出现了一团袅袅云烟。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左手背负在身后,右手做个请的手势,随后便率先迈入这团云烟中。

    大法师身形消失不见,但云烟却还在原地。

    这不只是神通,还借用了太极图的威能。

    琼霄、碧霄正要向前,云霄却做了个让她们稍候的手势,先一步迈入了云烟中,发觉并无异样,只是一处乾坤通路,这才让两位妹妹跟上。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半声轻笑,云烟迅速收敛,凭空消失在了三仙岛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长寿所选渡劫之地,他本体所在的那荒山上空,这团云烟悄然出现,其内飞出四道身影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出现在此地,就察觉到了天空中正在汇聚的浩瀚天威!

    渡劫已经开始了?

    四人下意识就要从此地挪走,避免无故惹来天罚,但随之,他们又察觉到某种玄妙的道韵波动,齐齐朝着下方荒山上的大阵看去。

    这四位,一位是玄都城中大法师,太清老子独苗弟子,道门大师兄。

    三位是拜入通天教主门下,位列截教外门四大弟子的洪荒著名狠人,三霄娘娘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在此地所布置的单一阵法,哪怕能抵挡金仙探查,也是挡不住四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探不要紧,却是看得大法师皱了眉,云霄禁不住轻咦,碧霄和琼霄一阵眨眼……

    只见那大阵之中,一处不起眼的石缝内,应是要在此刻渡劫的青年炼气士,手握着一把金色宝剑,对着自己额头狠狠地砸落!

    云霄几乎脱口而出:“斩道境之法?”

    大法师动作更快,身影唰的一声消失不见,径直出现在下方大阵之内!

    因怕误伤李长寿,大法师也不敢在这般时刻随意出手,只能匆忙喊道:

    “不可,我已到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李长寿手中握着的那把金剑,已是狠狠地斩落在自己额头!

    就跟自己有仇一般。

    霎时间,金星四溅、金光乱闪,李长寿凝成的‘斩道境之剑’直接炸碎,还算饱满的额头安然无恙!

    而李长寿那已是圆满的道韵,化作了三朵海碗大小的十二品青莲,此刻凝聚在身周,正轻轻震颤;

    那洁净、透彻,甚至近乎透明的花瓣中,抖出了一丝丝杂质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气息向下缓缓跌落了,大概千分、不对,应是万分之一不到。

    随之,那三朵青莲消失不见,李长寿身周道韵迅速收敛了起来。

    饶是一直淡定的大法师,在旁也是看得有些楞,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……

    老师在上,他刚才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青莲算是道门的标识,三花做莲花状,这代表修行的是正统道门道承,得道门气运庇护;

    莲花瓣数越多,就代表着道基越圆满,潜力越大,今后的上限越高;

    而莲花越是透彻透亮,就说明道基越稳固,对道的理解越透彻……

    但这三朵透彻到近乎透明的十二品青莲……

    过分了吧!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突然明白了,为何老师会格外关注这个小弟子。

    长寿这家伙,不只是够机灵、会说话、擅谋略、会安排,本身也有跻身道门高手之列的潜质!

    短短刹那间,李长寿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,大法师心底念头已经转去了另外的方向。

    ——要想个办法,让云霄师妹知道长寿的潜力才行!

    而另一边,李长寿此刻也是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假若大法师早出现几个呼吸,他这一剑都不会直接斩下去!

    九为单数之极;

    斩道境九次,晃了天道九次,那第十次触发天劫,大概率是会有天罚降下了。

    呃……怎么还有人?

    李长寿看着空中那三道落下的身影,头上慢慢冒出了几个问号。

    此刻他借着阵外纸道人,凭着自身仙识,都探查到了那三道倩影;

    对方也并未刻意隐藏身形,没有施展什么马赛克之法,就这般大大方方地从空中驾云落下。

    左侧那位仙子,最先吸引了李长寿的目光;

    她身段略微高挑,身上的素白长裙十分得体,白皙肌肤宛若月光凝成,芳颜更是醉人心神。

    不正是云霄?

    云霄身旁,一位身着浅绿色罗裙的少女,一位身着浅红色短裙的女子,各自都是俏丽面容,也是颇为可爱。

    自然就是碧霄与琼霄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云霄仙子每次现身,衣着、发饰都有略微的不同,但每次都是这般美丽,令人百看不厌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的重点好像是……

    三霄为何会出现在此地?!

    李长寿忙道:“弟子刚才下手太快了些,大法师勿怪……劳烦大法师再等弟子一二个时辰,弟子这就静心悟道,尽快渡劫。

    可这,大法师……

    上面这又是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咳,是这般,”玄都大法师笑道,“为了让你能安稳渡劫,得金仙劫之好处,我特意去请云霄师妹前来助你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琼霄、碧霄两位师妹,只是过来看看热闹。

    云霄师妹的混元金斗十分了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当下,大法师将混元金斗之功效,简单与李长寿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顿时满满的感动,感动到想吐槽大法师几句……

    稍后渡劫时,自己说不得就要祭出所有底牌,这些被大法师看去自然没事,毕竟大法师是自家大腿。

    可这若是被三霄仙子看去……

    那不吃亏吃大了吗?

    李长寿转念一想,自己成金仙之前的任何底牌,在这种级数的高手面前,其实都只是玩笑一般,露了也就露了。

    大法师能为他这个小弟子着想到这般地步上,自己还能多求什么?

    李长寿对着大法师做了个道揖,叹道:“弟子无用,让您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有些心虚地笑了几声,等三霄仙子落入大阵,为李长寿引荐了一番。

    还好,此时李长寿的本体,用的是人教小法师的形象,暂时没暴露度仙门弟子这最后一层跟脚……

    吧。

    但稍后渡劫,自己八成、不,铁定是要把真容,暴露在三霄仙子面前。

    这让李长寿心底略有些不安……

    他向前执弟子之礼,云霄侧身半受,并对他微笑颔首。

    碧霄与琼霄也知,李长寿是被大师伯与玄都师兄看重的人教弟子,自然也是好言相对。

    ——与当初老神仙皮纸道人初登三仙岛,待遇简直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云霄有些关切地问:“道友你刚刚自斩了道境,可是觉得自身之道不称意?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”李长寿忙道,“弟子修太清无为道,幸得大法师传妙法,修得如今天仙道。

    此前只是因道基还有些不稳,故用斩道境之法,以此来稳固自身。”

    【为了拖延时间斩道境】这种话,自然是不能说的……

    琼霄在旁轻笑了声,叹道:“那你这一斩,我们岂不是白跑了这一趟?

    待你下次要渡劫,又不知该是何时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略微犹豫,不敢直接说自己马上就能来下一次,以免让三霄仙子觉得自己夸夸其谈,留下些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然而,李长寿刚斟酌好回答的话语,就听一旁大法师笑着开口……

    “琼霄师妹还请放心,咱们稍候一两个时辰,他自可再行渡劫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诶?”琼霄顿时有些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大法师笑道:“长寿,把你那尚未绽放的三花显出吧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大法师您刚才喊弟子真名了吧?

    三花这东西只是道基所显,也能拿出来给人品鉴吗?

    赏、赏花?

    听闻大法师之言,三霄都是有些好奇,尤其是云霄,目中带着几分温柔笑意,注视着李长寿,想看李长寿还能给她哪般惊讶。

    大法师催促道:“怎么还扭捏上了,这又不是见不得人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弟子遵命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答应一声,心底略微思索,胸前凝出一朵十二品青莲。

    大法师应是有其他考量吧。

    但总归,李长寿还是感觉自己被小小的坑了一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;

    李长寿静静在大阵中盘腿打坐,左手掌心握着一只玉符。

    这是度仙门无为经下篇。

    如果《太清道涵》算是人教高阶版本的修道宝典,那《无为经》也能算是中上水准。

    李长寿此时只需一个触动,就能再次引发天劫。

    《无为经》之内大部分内容都涵盖在了《太清道涵》之中,李长寿要参悟的,也并非《无为经》本身,而是……

    从《无为经》到《太清道涵》,其内太清大道所出现的轻微演变。

    这里面埋藏了圣人参悟大道时的微弱变化,是寻找顿悟的绝佳感悟点……

    顿悟这种事,也并非无迹可寻,更非所谓的厚积薄发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,不是汗水,而是灵感。

    李长寿这半篇经文还未读完,心底微微一笑,已是闭目凝神,陷入了悟道之境。

    只见他:

    胸中五气凝珠环,三花欲放聚真元。

    宝体清透无尘染,只待劫落成金仙。

    而在大阵之外,玄都大法师与三霄仙子,凝出了一方木桌,四只座椅,在云上静静喝茶。

    琼霄与碧霄不断称赞人教底蕴深厚,这弟子的道基竟能稳固到这般地步;

    而云霄和大法师,此刻却都是略微皱眉,不断思量。

    若说实力、见识,大法师和云霄,自然是比琼碧两人高了几个层次。

    此刻,两位大佬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——

    李长寿的道基,实在是太稳了!

    甚至有些稳过头了!

    “这般道基,不知会招来何等天劫,”云霄仙子低声轻叹,“自古而来,多少惊艳了天地的俊才,都倒在了金仙劫下。”

    大法师缓缓点头,也道:“说不得,这次必须请动老师至宝的威能了。”

    云霄道:“若只是金仙劫,我那混元金斗自可助他,玄都师兄放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掐指推算,低声道:“怕不只是金仙劫这般简单。”

    一旁琼霄略微思索,问:“玄都师兄,这是不是传闻中,立道前的无极大圆满?”

    “应是这般了。”

    大法师淡然道:“我此前倒是忽略了此事,觉得他修行不过数百年岁,了不起便招来九道金仙劫,有大罗之姿。

    不曾想,长寿这家伙竟闷声不响,搞了个无极大圆满的道基。

    我现在当真有些怀疑,长寿这家伙是不是远古哪位前辈高人的转世,竟能达到这般地步……”

    云霄道:“若是大能转世,恐怕大师伯不会容他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玩笑之语罢了,”大法师轻笑了声。

    琼霄小声嘀咕道:“不是说,这般无极大圆满的炼气士,天道都不容……吗?”

    “无妨,”大法师笑道,“且看长寿造化便是。”

    话语这般底气十足,大法师自是做好了全力出手,在天劫之下抢人的准备。

    正此时,那大阵之中出现了一抹道韵波动。

    宛若倔强的豆苗拱开雨后的土壤,一条脱胎于太清、只属于李长寿一人的大道,在此刻冲开了大阵!

    碧霄喜道:“真的又来了!他悟道这般迅速的吗?半个时辰都没呢!”

    碧霄话语刚落,空中突然响起惊雷之声,浩瀚天威自高空、自四面八方疯狂涌来!

    只是这天威,就让大法师与云霄略微皱眉,让方圆数万里内的生灵齐齐惊惧。

    李长寿此刻跳到了一块大石上,负手而立,刚要准备开口念一段渡劫前的感谢词,高空之中突现异象,一朵百丈直径的灰云凭空出现,凝成一位老者的模糊面容,注视着下方李长寿……

    云霄奇道:“为何会有道祖之影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这已是李长寿,跟这般虚影的第二次见面了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还没来得及说话,心底突然有所明悟,似乎有人问了自己一个问题,但自己听不到声音、感受不到对方半点道韵,只知那问题是什么。

    【渡?】

    “嗯!”李长寿重重点头,“渡!”

    那灰云瞬间消散,方圆万里内,整个天地突然变暗,无边无际的灵气浩浩荡荡而来。

    完全看不清劫云是从何处涌来,几乎只是转瞬,高空之上尽是黑云,直径九千九百九十九里,朝着下方凶猛地压下!

    一股天威直接锁定在了李长寿身上,生怕他跑了一般。

    李长寿深吸一口气,那段早已倒背如流的感谢词,脱口而出,表情、语气、顿挫、口音,都有细致考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千里之外,几头黑豹在丛林中趴伏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来之前被天威惊动的它们,本能地就要朝着远处逃遁,但跑了还没几百里,又一股绝强的天威压下,让它们完全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而在这黑豹一家人中,修为最高、凝成了妖丹的那头黑豹,此刻勉强站着,眺望着天威最浓郁之处。

    它的目光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【又是金仙劫?洪荒渡金仙劫这么随便的吗?之前刚感受到一个。

    这天威,怎么这般吓人……莫不是排名前三、传闻中的金仙劫难?】

    呃,自己到底从哪知道的这些……

    若真是某种传闻中的金仙劫,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撑过去,那已是变相的天罚,遭了天妒。

    遭了天妒……这话好熟悉,自己这些记忆和见识,到底是从哪得来的?

    罢了,这不重要。

    今日这般大劫,渡劫的生灵必死无疑,若是能渡过去,豹爷我啃三年树皮!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