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华日、日天?

    陛下何故……

    咳,正经点,日天便是个昊字,洪荒可没这么多引申含义!

    问题是,这玉帝陛下怎么,还跟他海神庙的规矩杠上了?

    看玉帝化身,真的去了一旁摊位上,取了一只长香,李长寿心念急转,立刻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这事也不难解决。

    待人群渐渐散了,玉帝化身左手拿香、右手端着折扇,在那两名神使的注目中,飘然入内,一幅怡然自得的模样。

    此刻,李长寿敏锐地捕捉到了,玉帝身上的一个关键词——

    规矩。

    玉帝走了两步,就见到了李长寿的老神仙皮纸道人,不由笑了两声,对着李长寿拱手行礼,言道:“末将奉命,前来探望。”

    末将二字,就表明了玉帝这具化身,不想为旁人所知。

    本是要做道揖行礼的李长寿闻言,顿时停下了动作,改做略微躬身,甩了下手中拂尘,言道:

    “将军一路辛苦,请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当下,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,玉帝化身含笑点头,跟在李长寿身旁,绕过主殿,朝后院而去。

    路过主殿外一处角落时,玉帝朝着海神庙主殿望了一眼,见到了那大小两座神像,也见到神像左右立着的雕龙金柱,以及殿内各处的彩釉壁画。

    内容可以说是相当丰富。

    玉帝化身随口问道:

    “爱……长庚,为何神像之后要用白墙做底?不落些画像,或是悬挂些纱帐?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着传声道:“小神既得陛下隆恩,许以册封正神,自是要在神庙中留下主位,今后用来悬挂陛下之神像,以正天庭所属。”

    玉帝化身眉头一挑,略微点头,传声道:“长庚爱卿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于天规于情理,都应如此。

    陛下,还请后堂歇息。

    您这突然驾临此地,小神本领低微,当真察觉不到,也没能做半点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兴之所至,随意走动,不必紧张。”

    玉帝轻笑着应了句,拿着手中的香,“那此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可莫要折煞小神,”李长寿顿时一阵苦笑,“除却天道与紫霄宫中的老爷,谁还能受陛下一柱清香?

    陛下,那个……

    小神当年给海神庙定规矩时,只是让拿香入内,而非入内上香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玉帝化身不由大笑,“本想为你出个考题,你却是这般轻易就答了,无趣,无趣的很呐。”

    笑声中,玉帝将这根香递给了李长寿,李长寿犹豫一瞬,还是捧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今日没有外人,不必太过拘谨,”玉帝化身拍了拍李长寿的手臂,“走,带我在你这海神庙好好逛逛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答应了声,心底不由开始思索,玉帝陛下来此地到底是所为何事。

    稳一手,就当玉帝陛下是来问责自己办事不利,稍后小心应对就是了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龙族上天之事让他李长寿去谋算,到目前为止效果都还算不错;

    这若是还要被问罪,那他干脆,也不必非要上天庭走什么‘和蔼可亲老神仙’路线,直接以混入兜率宫为目标算了。

    做神仙,也是要讲良心的!

    玖师叔简直就是良心界的传奇!

    呃,这个只是自己假设,看玉帝这样子,大概率不是来问罪。

    稍后应该是玉帝开口勉励督促他几句,告诉自己,吾一直在看着你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带着玉帝化身,在海神庙后院中逛了半圈,又在前殿看了几眼络绎不绝的香客,这才去了后堂之中端坐。

    入海神殿后堂时,修为高深些的客人,第一时间都会品那副山水图,玉帝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长庚,这幅画作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云霄仙子所赠,”李长寿笑道,“小神也不知该将此物供于何处,就挂在此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嘶,通天师兄的真迹,当真是难寻的宝物!”

    玉帝化身双眼一阵放光,李长寿在旁含笑静立也不接话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做是非圣人的画作,哪怕价值再高、再值财,那李长寿也会毫不犹豫,直接献给玉帝;

    但这是圣人笔墨,云霄仙子所赠,转赠因果着实太大……

    玉帝化身看着李长寿的纸道人化身,目中的欣赏之意更增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长庚啊,你交友当真广阔。

    传闻中,三霄仙子神通广大、本领高强,尤其是以云霄的混元金斗,堪称凶兵宝煞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小神了解的倒不是很多,只是与三霄前辈因一些小事而有所交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着错开话题,“陛下,您请上座。”

    言罢,李长寿立刻将自己主位上的椅子拿走,换了个玉质的宝椅。

    玉帝倒也没多说什么,很自然的入座。

    “长庚也坐吧,我本就是客,这都有些喧宾夺主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含笑点头,也不矫情,径直坐在了侧旁。

    虽然以后要在玉帝手下效命,有君臣关系,但也不必卑躬屈膝,神仙也是要有神仙的风骨,更何况,自己背后就是人教的两位大佬;

    严格意义上来说,玉帝也是天道所封正神之位,负责统领诸天正神罢了。

    两人前后坐下,略微有些冷场。

    李长寿虽摸不透玉帝是来做什么的,但总不能让氛围尴尬下去,很快就主动开口,汇报自己所做有关龙族的布置,以及当前所面临的麻烦与忧患。

    玉帝化身仔细听了半个时辰,赫然发现……

    事情远比他所想的要复杂许多。

    玉帝叹道:“不曾想,长庚你要算计如此多的大事小事,原本吾……我还以为不过是随机应变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其实,这也是随即应变。

    只是,咱们先将所有的准备都做好,待对方出招,自可见招拆招。”

    “长庚所言甚是有理,”玉帝正色道:“你一人穷尽心力,当真十分不易,哪怕此事最后不能功成,也当记长庚你一份大功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若事不成,当有罪责,何敢领功?

    陛下且放心,天命在天庭、在您身上,小神这般只是顺势而为。”

    “善,有长庚你谋划此事,吾心安矣!”

    玉帝这声感慨倒是由心而发,随之又道:

    “长庚啊,与你正神之位的旨意,再有三年就将落下。

    吾已封你做四海海神,兼天庭督军元帅一职,位列东木公之后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李长寿连忙起身,做了个道揖,“小神功劳未立,不敢得如此厚赏!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你功劳还未显,所以只能给你这般神位、官职,”玉帝笑道,“天道神位总共分为六阶,这不过是第四阶。

    待龙族上天之事成了,你便可直接与木公一般,入第二阶之位,如此才可服众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这才稍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感情,督军元帅并不是什么‘大官’,吓他一跳。

    给他的位置越高,以后要谋划的事也就越多;他虽然不懒,但也不是什么工作狂,没事也不会给自己找活干。

    更何况……

    【捧杀】,亦为稳道之大忌!

    “陛下,小神斗胆,可否请您讲讲这天庭神位,”李长寿面色凝重,“臣也好今后有个准备,免得冲撞了哪位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玉帝也是一乐,“长庚你还真是谨小慎微。

    也罢,今日闲来无事,我就与你好好说说这天庭神位。”

    当下,玉帝亲自做起了解说员,将大半出自他手的这套神位设定,完整地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玉帝划分天庭神位的方式,略微有些……简单。

    神位与官职有所不同,神位六阶,道祖三清超然天地之外,不计入其中。

    第一阶便是玉帝、王母、老君。

    第二阶乃东木公这般的男仙之首,比较典型的还有四御这般实权封疆大神仙,只不过此时四御之位都是空缺。

    第三阶,真君、天王的后缀都算,各部主神位也在此列。

    第四阶为各位星君、各部正神,负责监察周天运转,维持天道稳定;

    天庭册封、领军超十万的元帅,也算入此阶神位之中。

    第五阶、第六阶就比较杂了,主要是二、三阶正神的‘辅神’。

    此外还有天庭仙吏、散仙,不入品阶。

    ——各部,主要是指雷、火、斗、瘟、痘、太岁、财等八部;

    星君,大多是指二十八星宿。

    神位与实力无直接关,只是代表在天庭神位体系中的位置,决定各自能得到的待遇,以及天道功德奖励的多寡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暗自计算,发现玉帝划分的这六阶神位,其实可以更细致地划分为九阶、十二阶。

    不过,从玉帝讲述这套体系时,言语中所表露出的淡淡自豪感……

    嗯,这就是最完美的神位体系了!

    没毛病!

    自己上天,起步就是第四阶神位,倒也是李长寿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——主要还是因为,现在天庭正神之位大多空缺,玉帝随手就甩了高位。

    李长寿一边与玉帝谈论此事,一边就在心底思索,忽而灵光一闪,发现了关键之处。

    此时玉帝所做的六阶神位构造,所对应的众多神位,莫非就是今后封神榜中,所要填补的那些空缺?

    那,自己若是影响了玉帝此时的构想,增添、缩减、调整各类神位,岂非就能直接影响到封神大劫?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刚冒出这般有些疯狂的想法,就把这想法直接摁死在了心底。

    顺便挖了坑,埋严实了,不忘跺上两脚……

    没事瞎算计什么!

    封神那是量劫,哪能是自己一个小小的度仙门普通元仙境弟子能参与的!

    与玉帝聊了一阵关于神位之事,李长寿就发现……

    玉帝谈兴渐浓。

    此时外面正是华灯初上,玉帝笑道:

    “长庚,你我不如去外面走走看看?这俗世,我倒也是来的甚少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既然有兴致,小神自然奉陪,是否要小神先去安排下?”

    “不必,安排什么?”

    玉帝摆摆手,“还是原汁原味最有味道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了笑,在玉帝身旁跟着,离了后堂,朝着海神庙后门而去。

    玉帝到底是来做什么的?

    应该是有其他深意,可自己试探了几次,总是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反正,总不可能是闲着无聊,来找自己聊天解闷。

    刚要出门,玉帝化身略微皱眉,看向了后院某处角落;那里有一道黑影迅速隐藏于黑暗中,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长庚,你这里似乎不太安生。”

    “让陛下见笑了,”李长寿传声道,“有人在盯着小神这海神庙,这般已非一日,小神早已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玉帝化身眉头越皱越深,传声问道:“可需人手相助?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挂念,小神此处并无大事,”李长寿笑道,“小神在此地的都是化身,他们一直也只是查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还差些忘了,”玉帝化身轻笑了声,“走吧,今夜出了这扇门,你我就莫要传声了。

    我喊你长庚兄,你唤我一声日天兄,今日就在这凡尘好好走走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陛下您能不能换个名?您这二字,当真有些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是自己想法太复杂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依言而行,口中日天兄、日天兄的喊个不停,让玉帝心情更是舒畅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否真的凑巧了,还是屋漏偏逢连夜雨。

    李长寿正陪着玉帝在街上散步,看一看人间风景,逛一逛人间的夜市。

    玉帝似乎对每件事物都兴致勃勃,尤其是对糖衣、糖葫芦、面谱这些小东西,表露出了浓厚的兴致,不过却没去尝试。

    李长寿自然只是在旁陪玩、陪逛、陪聊天,静静等玉帝开口说出真实目的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正此时,一缕熟悉的蚊声钻入李长寿耳中。

    玉帝化身目光扫过高空,随手振了振衣袖,一抹淡金色的仙光在他掌心消失不见,下一瞬就出现在了空中,戳破了一只血蚊。

    “长庚,你这里当真不安生,我心里担心的很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给搞个兜率宫入场券,他肯定第一时间就搬过去!

    咳,玩笑,玩笑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