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‘皖江雨师伯……’

    李长寿当然知道,这是自己师父齐源道长,心底一直抹不去的痛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用谎言骗住了师父,尽量降低了对师父的伤害,但师父每日都没什么精神,一直在消沉中度日……

    真把长睡当做了修行!

    似乎齐源如今,除却按李长寿所说,帮李长寿与灵娥上天庭谋仙职、提前铺路之事,已经再没了什么人生追求。

    虽说用‘咸鱼’二字形容师父,未免太过不敬。

    但这词用在这里,确实十分生动形象。

    而李长寿一直在等,等师祖找到师伯的转世身,那样自己师父……翻身很难,跳几下还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云上,侧旁。

    灵娥用轻柔的嗓音问:“师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在想师父之事,”李长寿轻声道了句,灵娥也露出几分愁思。

    他们师兄妹两个,虽然一个过于稳健,一个轻微不稳、局部渐寿,但都对自己师父有一份真诚的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齐源老道的这段爱恨纠葛……

    事起千年怨,独闻轮回事。

    虽【师父道基被毁】之事的罪魁祸首,已被李长寿亲手扬了;并且在扬之前,还让对方先临时体验了一把,道基被毁面对雷劫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对方犯下的恶行,终究无法被完全弥补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的师父齐源老道,在天劫之前只能化作浊仙;

    李长寿为了相助师父,被迫牵扯进一系列因果;

    师伯皖江雨更因此事惨死于北俱芦洲,好在残魂护着真灵,去了地府投胎转世轮回。

    小师祖第一次回山时,李长寿不忍师父日渐消沉,便托师祖去地府,找寻师伯转世身的下落,也暗中给了小师祖一些提示。

    江林儿刚修成天仙不久,自然不愿见自己大徒弟这般惨死落幕;

    她林江散人是什么人?

    道上混了这么多年,谁还不知她穷凶极、呸!

    谁还不知她雷厉风行、做事利落,朋友遍布几个小千世界!

    于是,江林儿通过自己几位朋友,不断去地府走动、疏通关系;

    历经周折,也总算查到了皖江雨此时的芳踪。

    皖江雨的当世身,是一只树灵。

    所谓树灵,是自树木灵根诞生的灵体,类似于草木精怪,虽有灵智但并不完全,多存于生机浓郁、人迹罕至之地,通常都是浑身冒着健康、富有生机的光芒。

    且,她这一世,尚有一些寿元未曾耗完……

    原本,江林儿已经安排好了后面的事。

    江林儿花了不少宝物灵石,在阴司衙门买通了一位小吏,准备让其出手,在皖江雨再次转世时,安排她再入人道,出生在一个衣食无忧的富贵人家;

    那阴司小吏,也会给江林儿留个信儿,方便江林儿找寻。

    这种事,地府阴司的小官小吏常干了,一个个业务熟练、办事牢靠,事若不成,退还全部好处!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尚且有些混乱的地府阴司,这种‘私活’,其实才是这些阴司小吏的主业……

    驾云飞在不高不低的高度,保持着不快不慢的速度,李长寿心底思索着,到底发生了何事,能将掌门都惊动了出来。

    转世……

    【转世身,可还是那一人?】

    李长寿深知,转世这事,其实很难完全说清。

    奈何桥上走一遭,前尘记忆无存留;

    再临世时音容在,却已非我念中人。

    那已经是另外一人。

    但江林儿一心,想为皖江雨再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江林儿这个做师父的,当年为了找寻自身机缘外出闯荡,两个徒儿因此少了她的庇护,遭了劫难,本就有一份责任在。

    更何况,只要找到皖江雨的转世身,告诉齐源当年的真相,哪怕齐源只是远远地看一眼,心结便能解开大半……

    至于,师祖与师父是否会去干涉皖江雨师伯转世身的命途,李长寿当初也有慎重考虑过……

    人教道承奉行清静无为,大抵不会多干涉吧。

    李长寿所不知的是……

    本来有关皖江雨下次轮回之事,江林儿已安排的十分妥当,甚至还多给了许多灵石宝材,特意换了几门阴修用的功法,送给那阴司小吏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竟又横生变故……

    前些时日,江林儿有两位好友前来找寻江林儿。

    江林儿的这两位好友,本是要去地府‘办事’,因此前与江林儿有过约定,便顺路寻来度仙门问问,江林儿是否一同去地府走一趟。

    江林儿当时……嗯,身子不便。

    她就请两位好友代她带去了些礼物,送给相托的那名小吏,并问询自己大徒弟转世身此时的状况,以及所剩的寿元。

    江林儿的那两位好友也是尽心尽力,他们去了地府,托人一查,那小吏给的结果却是……

    那个有一世名为皖江雨的真灵……

    查不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忘情居前。

    李长寿与灵娥驾云到了悬崖上挂着的阁楼,在门外做了个道揖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的大弟子酒依依立刻出迎,将两人引了进去。

    正厅内,几人都是面露愁容。

    一身青缎长袍的度仙门空虚掌门季无忧,正坐在主位上;

    忘情上人与江林儿,都是一身白衣、白裙,坐在左侧的两张椅子上。

    此刻,江林儿眼圈通红、紧抿着嘴唇,但她并未让自己情绪崩溃。

    树灵本就弱小,且算作一味药材,有许多丹药都是以树灵若蕴含的纯净生机为引。

    皖江雨的真灵找不到踪迹,大概也就这么两种可能……

    要么是被人当药草给炼了,要么就是生存之地遭了什么劫难,她也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江林儿一想到此处,此刻心都快碎了。

    她只恨自己没本领,当初查不到那转世树灵的下落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进阁楼时;

    掌门季无忧眼前一亮,江林儿那已经有些绝望的眼底,仿佛多了几分希望。

    也就忘情上人,看李长寿的目光是单纯长辈对晚辈的慈祥。

    李长寿带着灵娥向前行礼,拜见了掌门与忘情上人、自家师祖。

    季无忧略微眯眼,点了点头,正色道:“长寿,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没事,先处置你们小琼峰的事就是,”季无忧道,“我本是来探望忘情,不曾想刚好碰到了此事。”

    掌门怎么……

    像是在刻意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酒依依有些疑惑不解,在她看来,或许是掌门季无忧,与这位小弟子……

    是什么忘年之交?

    酒依依突然想到了李长寿另外一重身份!

    这个小弟子。还是门内的奇才炼丹师;炼制出的那种丹药,在长老们中大受欢迎,甚至一丹难求。

    莫非,掌门也……

    虽然掌门并没有道侣,但看着确实是有些虚弱。

    霎时间,酒依依想到了许多。

    且听李长寿轻声问:“师祖找弟子前来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江林儿轻轻一叹,低声道:

    “半个时辰前,我一好友凭传信玉符传来消息,你师伯这一世,突然没了影踪,在地府都查不到她在何处、不知是死是活!

    长寿,这、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她这一世寿元本就无多,我都已连她再转世以后,如何修行、如何成仙都构想好了,怎得平白又生了这般事端!

    可真是苍天无眼,我家老大为何要受这么多的磨难!”

    一旁的忘情上人伸手,不断轻轻拍打着江林儿的手臂,温声宽慰:

    “这只是地府那边刚传来的讯息,事情并未真的严重到这般地步,林儿你莫要太过担心,还有转机在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闻言紧紧皱眉,却并未多言,略微低头、仔细思索。

    他其实也想不出其他的可能,树灵本就是弱小生灵,被捕杀、抓去炼丹,其实并不算什么稀罕事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种事发生在了与他们关系亲近之人的身上,多少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咳、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季无忧禁不住咳嗽两声;

    今日,这位掌门咳嗽的程度已相对较轻,起码不会直接吐血;

    应是元神创伤已缓解了许多。

    就听这位掌门温声道:“依贫道之见,与其在此地胡乱猜测,倒不如现在就派人去地府中查看。”

    江林儿本自要立刻点头,又抬头看了眼李长寿,目中带着几分问询。

    显然,在江林儿的判断中,在场主意最多的并不是掌门季无忧,而是自己这个小徒孙……

    “弟子斗胆言说;

    其实掌门说的不错,此事只有去了地府之中才可知晓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略微躬身,继续道:

    “不如,师祖带弟子前去地府中,详细查探一番此事。”

    他稍后,自然是用纸道人与师祖一同前往。

    江林儿立刻点头答应,她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,掌门季无忧就站起身来,很自然地一撩道袍下摆,道:

    “那,事不宜迟,咱们这就启程吧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屋内落针可闻,几人面色各异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掌门对小琼峰之事这般上心了?

    季无忧淡然道:

    “刚好此时忘情长老要准备渡劫不能乱动;

    又刚好本掌门近来静极思动,想外出走动走动,所以,刚好就去地府中欣赏欣赏风景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您少了‘刚好’俩字,就理不清逻辑吗?

    听闻此言,忘情上人与江林儿对视一笑,各自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那平日里端庄秀美的酒依依,更是一双妙目,在自己师父与掌门两人身上来回挪动;

    这,是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而平日里的小机灵鬼灵娥,则是轻轻眨眼,目光在自家师祖、忘情上人与掌门三人的身上来回挪动。

    这,又是另外的故事了。

    就听忘情上人道:

    “掌门,您还要镇守门内,不可妄动。

    此事涉及的,本就是林儿的爱徒,忘情自是必须陪林儿去这一趟,探明此事原委。”

    “哎,无事,”季无忧摆摆手,言道,“忘情你且放心,现如今咱们度仙门就一个字——

    稳!

    贫道坐不坐阵,意义并不大,反倒是……咳!

    既然这般,那此事就这般定下,半个时辰后启程!

    就当这是掌门令。

    你们两人好好准备一番,贫道也去备少许礼物,在阴司之中倒也有几位熟人。”

    季无忧言说中,已是背着手离开这阁楼,留下几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这掌门,今天怎么了?

    他平日里在门内都极少走动,怎么突然、突然这般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自是隐隐明白了什么,也没多说。

    他对江林儿道,自己先回去换件衣服,就带着灵娥离开忘情居,迅速回返小琼峰。

    所谓的换衣服,其实只是换了一具纸道人。

    与自家掌门这位金仙战力计量单位一同外出,若是用本体,着实太过凶险。

    稳妥起见,李长寿动用了自己做工最好的一具纸道人,将自己的气息完美附着其上,并准备了少量的备用纸道人。

    他又叮嘱灵娥几句,让灵娥万不能泄露此事……

    “师兄,我不能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灵娥委屈巴巴地问。

    “幽冥界中灵气斑驳,且最多的就是阴煞与鬼气,你沾到少许就会坏了道基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为她解释了几句,又不放心地叮嘱道:“若师父问起,我们几人外出做何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说师兄您被师祖带着,跟随掌门,一同外出论道了!”

    “最近变聪明了嘛,”李长寿抬手揉了揉灵娥的脑壳,将她秀发都揉稍微有些凌乱,“好了,我这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李长寿转身,迈步朝着……丹房内部而去。

    他的本体化作了一缕轻烟,去了地下密室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丹炉前的蒲团轻轻晃动,‘李长寿’的身形再次长了出来,这自然就是纸道人化身。

    灵娥眨眨眼,眼底带着几分迟疑,小声问:

    “师兄,这个和你本体,有什么区别吗?为何我完全看不出呢?”

    李长寿想了想,简单总结道:

    “这种纸道人只是虚有其表,外表再真实也只是神通凝成,类似于障眼法,能与人斗法,又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灵娥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目送着李长寿的化身离开丹房。

    原本灵娥心底还有些离别不舍之意,但她低头看了眼,知道此刻自家师兄就躲藏在小琼峰某个石头缝中……

    唉,师兄这性子,当真……

    难以言喻,无法形容,太过玄妙,兼职令妹叹为观止!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