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‘长老,弟子想请您帮个忙……’

    明媚的阳光中,万林筠长老拄着他的铜拐杖,驾云朝着破天峰慢悠悠地飞去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旁人提这般请求,万林筠长老怕是头都不回,直接一颗迷心丹送过去。

    但,提这般请求的,是长寿……

    那就颇为不同了。

    长寿这孩子,心地善良、心思单纯,在丹道和毒丹上,经常有自己独特的见解,更是与人为善……

    不数了,优点太多。

    长寿让自己这般去做,必然是有一定的道理。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驾云飞抵破天峰,有几位刚出峰头的门人弟子,齐齐哆嗦了下,各自绷紧身体,做道揖恭迎……

    万林筠缓缓点头,板着脸,朝酒字酒仙居所旁的忘情居而去。

    忘情居是一座小楼,修在了悬崖边上,听名字就知道,这里是……王富贵的修仙小屋。

    到了小楼前,一旁有倩影驾云而出,主动相迎,却是忘情上人的大弟子酒依依。

    “弟子见过万长老。”

    一身彩裙的酒依依向前盈盈一礼,露出得体的微笑,“长老可是有事要寻家师?”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‘冷冷’一笑;

    饶是知道这是毒长老普通微笑,酒依依也是禁不住头皮发麻,下意识想退走。

    “我来找你们师父,谈一谈,一些炼丹之事。”

    酒依依忙道:“还请长老勿要怪罪,家师近来有所感悟,已是在闭关修行,这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酒依依话音刚落,就听那阁楼中传来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“无妨,为师已准备出关,请万林筠长老入内一叙吧。”

    酒依依连忙称是,朝着侧旁退去。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略微点头,拄着拐杖在空中走了两步,瘦弱的身影已经是到了小楼门前,飘然而入。

    忘情居内,一身青色长衣的忘情上人正向外迎接,见到万林筠之后,立刻拱手做了个道揖,口称:

    “见过万长老。”

    ——王富贵入门较晚,论辈分在万林筠长老之后。

    “你我如今都是门内长老,长老排序你尚在我之前,不必如此行礼。”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如此说了句,一旁忘情笑了笑,做了个请的手势,万林筠长老淡定地入座。

    小琼峰上,仙识远远捕捉到这一幕的李长寿,心底顿时泛起了少许念头……

    富贵上人果然在躲着自家小师祖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躲?

    还没有做好离开‘纯阳象牙塔’的心理建设?又或是觉得抹不开情面,怕这事丢了面皮?

    李长寿坐在摇椅中,静静地思索着这些。

    如果是因为他那张《新婚宝录》,导致发生了这种情形,那他还真是难辞其咎,必须做些事来补救才行。

    这当真是……

    算天算地,算不住人心微妙。

    忘情居周遭很快被阵法与结界护住,阻断了李长寿仙识探查;

    但无妨。

    既请万林筠长老出面,李长寿自然做好了万全之对策。

    此时万林筠长老袖口中藏着一只纸人,而纸人身上贴着一只‘两心通’。

    ——此物可直接进行心念交流的法器,长寿小玩意系列出品。

    如此,李长寿既可全程听两位前辈所谈,也可及时与万林筠长老通气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阵法开启之后,万林筠长老与忘情上人,各自陷入了沉默;

    若非门外有风声、鸟鸣之声,偶尔还有酒玖师叔的小楼中传出的、那种极度无聊时才会有的‘嗷呜’声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差点以为自己的纸人失效了。

    师祖回山之后,酒玖也不敢去小琼峰了,期间都是灵娥送酒过来;

    这让闭关了几次的她,已经在抓狂的边缘。

    且说忘情居内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与万林筠长老,在小楼中的花厅内分宾主入座,气氛渐渐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本来就没什么交集,偶尔碰面,也都是在正式的场合,讨论的都是门内大事,而且千年内都见不到一两次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两人之间的关系,就是之前东海大战中海面上铺满的大半海味——不太熟。

    片刻后,忘情上人开口道:“万长老,您这次过来……不知何事?”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沉吟一声,想着此前长寿的叮嘱,随之便‘冷冷’一笑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顿时不明所以,也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位长老,皱眉等待万长老开口。

    就听得,万林筠长老也跟着沉吟一声,问道:

    “你,可有道侣?”

    道侣?

    忘情上人虽然有些疑惑,但还是立刻回答道:“师侄是有道侣的,只是此时尚未报给门内知晓。

    师侄的道侣,是那小琼峰上江林儿,她也对师侄提过您很多次。”

    “嗯,江林儿是我关照的。

    你不必自称师侄,坏了门内规矩。”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淡然归了两句,李长寿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……

    ‘长老,不是说这个。’

    “咳,”万林筠长老清清嗓子,双手交叠摁着自己的拐杖,注视着忘情上人,继续开口:

    “既然你有道侣,那就简单了。

    我近来炼制了一类丹药,是针对天仙境巅峰的人族练气士,不知效果如何,所以想找你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笑道:“原来是这事,长老您直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淡然道:“我有拐弯抹角吗?”

    “并未,”忘情上人赔笑一二,万林筠长老已是将一只锦囊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锦囊出自李长寿之手,其内装着的,便是最新加料版雄心丹……

    情水过量警告。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又道:“这丹药,是给有道侣之人服用……你,知道是何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自是知道的,”忘情上人微笑着,但随之笑容就有些凝固,叹了口气,“但我只是知道大概,总体来说并不算精通。

    不瞒万长老,此时我也在为此事发愁。”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点点头,本不想多问旁人私事,但李长寿此时已经在心底不断‘呐喊’……

    问下去,长老,务必问下去!

    “愁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,”忘情上人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走到一侧的窗前,凝视着窗外云雾仙鹤,注视着酒字九仙人的居所。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也有些纳闷,继续问道:“道侣之间,不就一二事,为何如此发愁?”

    “不瞒长老,我或许不配拥有道侣……”

    不配?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面色有少许震动;

    小琼峰丹房处,李长寿更是被震惊到,差点从躺椅上翻出来。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忘情上人莫非是修行了类似于‘葵花宝典’的修行功法?

    不对啊,就是真的修葵花宝典,炼气士还可通过各类手段恢复自身道躯,且人教功法修行都追求的是自在圆满,不可能……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顿了顿拐杖,发出两声咚咚地声响。

    万长老定声道:“若有问题,尽管说来!

    我不善旁事,丹药还是懂些的!”

    “唉,”忘情上人缓缓叹了口气,“与丹药无关,也与道躯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是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有些欲言又止,一旁万林筠长老站起身来,拄着拐杖向前走了两步,道:

    “富贵,我也算是你门中长辈,你又是门内之栋梁,最有希望突破金仙之天仙。

    你若有难言之隐,尽管说来,我自会全力助你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万长老……也罢!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做了个道揖,随后便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长老请随我来书房。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缓缓点头,跟着忘情上人去了侧旁书房。

    刚进书房,万林筠长老就是眉头一皱;

    而通过纸人偷偷散出一缕仙识的李长寿,也看到了书房正中,最显眼位置所悬挂的那一副……

    《新婚宝录》!

    “咳!咳咳!”

    小琼峰上,李长寿捂着嘴一阵咳嗦。

    旁观两位门内大佬直面自己所做的这幅宝图,当真是有些……

    臊得慌。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定睛一看,随之便略微皱眉,言道:“忘情,你可是要戏弄于我?”

    “长老,我怎敢?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苦笑道:“我近来也是被这套功法给难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功法?”

    ‘功法?’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和李长寿齐齐一愣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道:“长老您看,此物名为新婚宝录,是我五弟子所赠。

    小五曾说,这宝录,乃是新结道侣必修之法,我仔细琢磨了一日一夜,发现其内蕴含着天地至理,颇为玄妙,需两人同时施展。

    只是,始终参悟不透这功法该如何修行,其内又蕴含了哪般仙力运转的方式。

    长老且看,这第三式与第四式,本就无甚关联……

    长老,万长老?”

    “你呀!”万林筠长老用力顿了几下拐杖,“修行都修糊涂了!”

    已经快笑晕过去的李长寿,此刻也是有些讶异……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意外的很懂嘛。

    就听,万林筠长老定声道:“这类功法我也曾见过几次,这是阴阳双修之法!最关键之处,就是需男女同时施展!

    你一个人在此地闭门琢磨,能琢磨出什么结果?

    男女大同,也有小异,有些丹药也是要划分男女服用的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这么个道理?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仔细想了想,继续苦笑,“我本想,琢磨透了此术,再去寻我道侣。

    之前甚至觉得,连人人都能会的功法,我却参悟不透,根本不配拥有道侣。

    不曾想,终究是落了下乘,忽略了阴阳之别。

    多谢长老点醒!”

    “善,你明白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懂了……我稍后去找林儿一同研究。”

    万林筠长老缓缓点头,也没多看那张宝图,转身朝着屋外而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万长老将那颗丹药留下,就按李长寿暗中传声所说,告辞离开了忘情居。

    那丹药,万林筠长老临走前,‘冷笑’着叮嘱了几遍,必须是与道侣独处时才可服用,用后也可来丹鼎峰言说效果如何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连连答应,送走万林筠长老之后,再次回了书房中。

    犹豫几分,继续坐在那参悟‘玄功’。

    还是想参透此法,再传授给自家道侣,以免被道侣取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接到李长寿飞鹤传书的酒乌,匆匆落在小琼峰丹房前,刚进大阵就被李长寿一阵追问。

    “师伯,献上那宝图时,您是怎么叮嘱的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叮嘱……”

    酒乌眨眨眼,笑道:“就是按你说的叮嘱呀。”

    “原话!”李长寿定声道,“这很关键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酒乌咳了声,见李长寿如此郑重,就道:“现在你就是我师父,且看我如何对你言说。

    嘿嘿……

    师父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长寿皱眉应了句。

    “弟子给您找来了一套玄妙的功法,”酒乌笑声说着,在袖口摸出了一颗灵石,装作是那杆画轴。

    酒乌继续道:“这功法名为《新婚宝录》,但凡新结道侣,都需修行。

    这也是门内长老让我送来的,他们听说您结道侣之事,心底都开心的很。

    师父,这功法,我给您放着了?您抽空了就看一眼?

    还有这几只画轴,也是弟子的珍藏,今日就送与师父吧。”

    酒乌眨眨眼,“就这么说的,我离开时,师父已经拿起你画的那东西在看了!

    放心吧,肯定错不了!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真的,话为什么不直接说明白,非这么含羞带怯、拐弯抹角!

    活在这世上,当真,太艰难了……

    还好,万林筠长老那几句叮嘱,应是起了些许作用。

    半日后,黄昏时分,忘情上人驾云自破天峰,面色有些失落地,朝着小琼峰而来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