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海水中,李长寿不断施展水遁,朝纸道人军团布下的埋伏阵而去。

    论反包围战。

    通过一些诸如‘纸鱼’等小技巧,李长寿已经确定,此时在追赶拦截他的,大概有三百余鱼;

    其中四十二名天仙境,其余都是真仙境,清一色的海族中人,大半都是人身鱼脑袋的鱼精造型。

    比较显眼的,是几个身段妖娆的美鱼人,厚厚的鱼唇上还涂抹着明艳的鲜红色不知名膏体,略微有些……

    刺激。

    李长寿已经连续几次躲开对方的拦截;

    每当这些人想要合围,李长寿的水遁之法就会突然提速一截,刚好能从对方的包围圈中‘挣脱’出来。

    而不知不觉中,李长寿此时前行的方向,已是从东南,变成了西南……

    他早已一心多用、多线程操控;

    纸道人军团抵达了一处东海中的荒岛,探查清楚了附近数千里内的情形,两只运输纸道人,将数十只放毒撒豆纸道人在不同范围散出去,稍后备用。

    李长寿已经分析了一路,自己到底为何会被堵。

    但他分析来、分析去,所能得出的几个选项中,可能性最大的,就是自己单纯被海族叛军势力盯上了……

    虽然不能排除,这是西方教安排报复,但如果只针对自己一具化身,那未免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而且,若真的是西方教出手,只需安排一名金仙境的凶人偷袭,自己这具化身全无应对之力……

    八成,就在龙宫宴席上,有不少人称呼自己为海神,从而招来了这次麻烦。

    这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当时天庭之人就在侧旁,自己若是遮掩身份,就无法做龙宫与天庭的‘友谊桥梁’。

    李长寿渐渐调整着自己水遁的速度,给对方一种,刚才他连续的加速,是施展了某种秘法的错觉。

    此时秘法的效果已开始消退,让这些海族叛军以为,他们的机会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当下,方圆千里内,这数百道身影开始了最后的合围……

    出于对敌人的尊重,李长寿心底念头疯狂转动,布置出三种战术、六种备用,心神占用率瞬间拉满。

    六名纸道人已经迅速做好迎敌的准备,将一些无色无味、需要一定时间才能见效的迷药,散入了荒岛附近的海域。

    随后,李长寿这具被盯上的纸道人化身,‘恰好’撞入了对方几名高手的埋伏……

    海中斗法刚起,李长寿一触即退,不给对方任何出手的机会;

    那几名精擅水战的海族天仙,竟一时间留不下他。

    这就是当年不断尝试、不断琢磨水遁之法的效果!

    好像也没什么可骄傲的,还不是因为太穷没有灵宝,只能神通来凑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站在那处荒岛上;

    荒岛四周的海面出现了一口口旋涡,数百道身影从远而近,同时包抄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方警惕性严重不足,完全没有发现这片区域的异样,更没有注意到潜伏在海底的数十具纸道人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目光环顾四周,这具纸道人已经所剩不多的仙力,完全用来防御,包裹自身。

    也因此,他天仙境初期的修为展露无疑。

    周遭这些鱼人们,大多都是面露冷笑,得意地看着被他们包围的人族……

    这些海族在追踪李长寿时,有一瞬间都在怀疑,他们今日埋伏、围捕的这个南海海神,是陆地上某个大泽中的泥鳅精出身!

    但总算,功夫不负有心鱼,他们总算围住了这个滑不溜秋的家伙!

    大海,就是他们海族的主场!

    此刻,被几百名海族围住的李长寿,略微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另一方,这些海族修行者,又开始用一种带着恨意的目光,对李长寿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仿佛李长寿对他们有切片之仇、蘸芥末之恨!

    洪荒中的海族,大多都是人身鱼首;

    只有鲛人族才是上半身为人族,下半身为鱼尾。

    而那种半边身子是人、半边身子是鱼,从中间劈开的……

    天道不允,定然不会存在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一片空明,目光中流露出浓浓地忌惮,看向各处时,神色也略微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待众海族将他围的水泄不通,李长寿冷然道:

    “各位道友,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南海海神!”

    一名天仙境巅峰的女海族,手持一把钢叉,喝骂道:“你助龙族欺压我海族,今日便是你的末路!

    受死吧!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李长寿眉头一皱,轻喝一声,心底计算着迷药发挥作用的时间,推算着对方有没有隐藏修为之人;

    又暗中控制其他纸道人,将一些元神剧毒,悄然化入这些鱼人的气息之内。

    稳妥起见,李长寿此时要拖延一些时间,让毒性充分作用,继续开口:

    “你们找南海海神,关我海参道人何事?”

    “海、海参道人?”

    那女鱼人明显一怔,皱眉道:“你难道不是南海海神?”

    李长寿耸耸肩,“你们莫不是在龙宫听到有人喊我海参、海参?听成了海神?

    讲道理,南海海神我见过,慈眉善目,是个老前辈,跟我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我也没用障眼法,所以模样肯定骗不了你们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几名天仙境巅峰的鱼人对视一眼,眼底带着几分怀疑。

    他们莫非弄错了?

    一鱼道:“宁可杀错,不可放过此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人族跟龙族都一样可恶!这人也不要放过!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随口胡扯之言,他们还真信了啊?

    虽然此前已经知道,海族普遍灵性不多、智慧不强,且生性单纯,但李长寿万万没想到,他们竟然能单纯到这般地步!

    不愧是被西方忽悠之鱼!

    海里的生活,绝对比岸上要安逸许多,怪不得上辈子那么多人选择下海……

    咳,扯远了。

    “各位,”李长寿皱眉道,“我们人族有句话,叫做冤家宜解不宜结。

    你们今日围困我,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但你们若是真的对我出手,那必然会遭受一些报复,而且这报复会来的十分迅速。”

    “哼!我们连龙族都不怕,还会怕你!”

    那主事的女鱼人冷喝一声,一双鱼眼之中散发着诡异的光芒,低喝一声:“莫要跟他多说了!出手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末将来!”

    一名有着双钳大手的海族将领,从海面中直接跳上了荒岛边缘,立刻就要朝李长寿攻去。

    李长寿也不含糊,脚下后退两步,突然抬手按压,大喝一声:

    “千毒灭魂手!”

    李长寿袖口飞出一股浓绿的浓烟,被一股仙力推成巨大的掌影,朝着那蟹将盖下。

    对方如临大敌,张口喷出一口口浓郁的墨汁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这蟹将的师父是否是乌贼道人,这神通当真有些污染环境。

    浓浓的墨汁瞬间蔓延开,如浪涛一般翻涌,将李长寿打出去的浓烟直接盖掉,朝李长寿席卷而来!

    李长寿脚下急退,但大半心神都是在操控海中的六具纸道人。

    毒性催发,近乎完美!

    毫无征兆地,狂喷墨汁的蟹将突然‘嗝’了一声,脑袋晃了晃,突然仰头就倒。

    瞬息间,海面上那些站着的身影,大半朝着海面倒去;

    其他小半修为高深些的海族,此时也是头晕目眩,一个个神志突然不清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这片海有毒!”

    “糟了,中计……”

    前后不过两个呼吸,海面上原本站着的数百海族,或是沉入海水中,或是直接飘在海面上,一个个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下毒也是一门技术活。

    而李长寿沉浸此道不过两百年,得名师指点,又有些许自创的下毒理念,勉强算是这一技术领域的洪荒资深学者。

    对多目标下毒的要点,就在于根据对方修为、元神强度和抵抗力,计算好毒性发作的时机;

    若是一个倒了,其他人立刻警觉,还有机会去逃窜或是做出应急之举动,那下毒的手法也称不上高明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拍拍手,搞定。

    ‘要不要将他们绑去龙宫?’

    李长寿略微思索,还是否掉了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那样后患太多,也有暴露自己所用之毒的风险。

    当下,李长寿抬手祭起一面微型阵基,撑起了一面隔绝大阵;

    这类大阵灵力消耗较慢,微型阵基也可持续存在片刻。

    李长寿操控几只纸道人忙碌了起来,一面净化此地海水中的迷药,一面精准投毒,将这些被迷魂的海族彻底灭杀。

    一具具海族高手的尸身被迅速扔到了荒岛上,堆成了小山一般。

    李长寿原本准备了四十多只纸道人,另外还配套了三千毒豆兵……

    没想到,对方完全不给他多余出手的机会,果断仰躺一地。

    这次,还是走一走程序比较妥当。

    安排三只纸道人到了荒岛上,拿出木鱼、摄魂铃、木棒子,开始诵度人经、往生经、消灾祈福咒。

    两只纸道人果断出手,放出一股股三昧真炎,将此地尸身全数吞没……

    少顷,橘色的火光冲天而起,其内尸身迅速消融。

    一只纸道人袖口钻出了四只纸人,吹起了唢呐、敲起了大鼓;

    这不是特意准备的,正是此前天庭出场专用乐团,这时过来客串一下。

    因为海族并没有上坟烧纸钱的习俗,李长寿也就省了哭丧的步骤,看着这些上等食材化作灰烬,撒出去十多颗摄魂珠收集残魂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心底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,我是海参道人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摇摇头,待火焰熄灭,抬手将那一大堆灰烬震飞,散入大海之中。

    各处纸道人已集结完毕,当下兵分两路。

    一路仙力充沛者,携带毒豆兵去了原本潜伏的位置;

    一路钻回了李长寿这具纸道人袖口,跟着回返安水城,稍后暗中送回度仙门……

    充仙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当李长寿灭鱼附赠扬灰服务时……

    龙宫大门前,几名天涯阁的长老、管事,聚在那失魂落魄的青年道者身周,一个个低声劝说着。

    “小主人,龙宫宾客都走了大半了,咱们也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帮您打听了,柯乐儿道友因为上次在天涯城杀了诸多海族大妖,被她父母责怪,禁足千年不能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乐乐家在哪?”

    “小主人,这个龙宫不肯说,我们着实打探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唉,”卞庄长长地叹了口气,目光带着几分感慨,“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爱盼与佳人知。

    为何,乐乐父母为何要惩罚她?如果要惩罚,将我也禁足在她身侧吧。

    莫说是千年,便是三千年,三万年,我都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嗤的几声,几名刚出门的宾客忍俊不禁,那几名天涯阁的管事一个个面色尴尬,连连对着周遭赔礼。

    “小主人,咱们、咱们先回去吧,不然龙宫看样子要对咱们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卞庄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您要是被留在此地,那可就真找不到柯乐儿道友了!”

    卞庄一个激灵跳了起来,拉着一名老者的胳膊,低声道:“福伯,咱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这几人顿时哭笑不得,带着卞庄匆忙离开了东海龙宫。

    一行人很快飞出海面,驾一艘宝船,朝天涯海角迅速赶去。

    那天涯阁的管事所说,当真不是吓唬卞庄。

    龙族已对卞庄颇多微词,若非敖乙殿下此前有交代,早有龙族高手出手,将这个浪荡之徒扔出水晶宫。

    整个大婚,这个卞庄就在门口守着,前后守了十二年!

    虽其心够坚,但也着实烦人。

    此前卞庄有龙宫请柬作为护身符,但现在,大婚都结束了,请柬效用大打折扣……

    总算,他们一行并未遭遇龙族为难,顺利抵达那宏伟的天柱附近。

    雄伟广阔、布局糟乱的天涯城遥遥在望,但一名长老却紧紧皱眉,抬手做了个止步的手势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,自远处驾云飞来,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妪。

    卞庄突然激动了起来,喊道:“乐乐、是乐乐!”

    这几名长老、管事额头齐齐挂满黑线。

    小主人牵肠挂肚的,就是这么一位……老姐姐?

    这是用了什么邪法吧?!

    还好,没等这几名天涯阁高手出手直接杀人,卞庄又喊出了后半句:

    “乐乐当日跟着的那名老奶奶啊!”

    他身旁几人顿时松了口气,当真是被小主人吓了一跳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