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灵娥的草屋中;

    这对师兄妹搬了两只圈椅,并排坐在窗边,注视着湖边柳树下的那对老·神仙眷侣。

    灵娥用法力托着两只托盘,其内是师兄喜欢吃的干果与点心,一旁还沏着爽口的清茶。

    李长寿在灵娥草屋外做了些许布置,以防被忘情上人发现两人在‘明’中观察。

    小琼峰特邀观影团,再次上线!

    熊伶俐此时正忙着开辟灵兽圈的新疆土,这事她也不太懂、更没兴趣,并未过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其实李长寿不做这些布置也无妨……

    那两人眼中只有彼此,哪里会管旁边发生何事?

    鸟语花香,微风和畅;

    柳枝依依伴着柔情酥骨,让人的心,也如那片小湖的水波一般轻轻荡漾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李长寿诗性又起,但想了想,还是机智地选择了放弃。

    师妹面前,还是不出来丢人了。

    灵娥秀眉轻轻皱着,对师兄此前为师祖献药的行为,提出了些微的异议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们帮师祖做这事,会不会有些……不太妥当。”

    灵娥手指缠绕着一缕秀发,小声问着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不妥的,”李长寿淡然道,“现如今两人已是发展到这般地步,任何多余的推力,都会导致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又是那种……难以简单描述的性格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让小师祖用这种方式得手,待药效解除之后,两人该如何面对彼此?”

    灵娥顿时有些纠结,小声道:

    “如果是两情相悦,那也应该没事吧……

    也不对,有可能会因此而闹的不愉快吧,如果忘情上人感觉他被冒犯了的话。”

    她扭头看向一旁,不敢直视身旁的师兄,脖颈都泛着红晕,“既然是这样,师兄……你还给小师祖那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那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李长寿淡定的一笑,言道:“可还记得,我曾因王奇、刘雁儿之事训斥于你?”

    “嗯,”灵娥轻轻颔首,委屈巴巴地道了句:“师兄你那次骂人家那么凶,这么多年都能排前三了,怎么可能忘掉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李长寿轻笑了几声,解释道,“刘雁儿与王奇也是两情相悦,但刘雁儿当时依然在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感情之事,并非单纯是对彼此钟情,就一定会有结果的,还有诸多考虑因素。

    男女之情,是人世间经常被提及的话题,因为这是凡人最重要的三件事之一。

    但一个人并不能只有感情,自身应该有其他方面,比如说修行上的追求。

    若将自己的一切念头,完全寄托于某段感情,只会让这段感情变得畸形,且越发沉重,最后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再看忘情上人,同理罢了。

    他可能会顾忌他的道,也可能顾忌他如今在门内的名望……

    总而言之,用强是肯定不行。”

    灵娥听的似懂非懂,师兄似乎回答了她的问题,但又像是没回答什么……

    甚至,师兄还趁机教育了她一顿。

    “可是,师兄……

    现在的重点是,师祖以为那是那啥的药,如果没有效果,师祖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长寿不由笑眯了眼,捏了一枚仙杏干,放入口中慢慢嚼着,言道:

    “这要看师祖如何选择了。

    师祖若是先表达了自己的想法,既‘我们的关系应该可以更进一步了’;

    忘情上人答应,且喝下那瓶培元液之后,哪怕自己没什么异样,也会向前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若师祖不表达自己的想法,只是暗中下药,那忘情上人喝酒之后自然毫无异样……

    如此,你我自然不沾因果。”

    灵娥担心道:“若师祖怪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师祖过来问罪,咱们只需一句‘忘情上人修为太高’,也就应付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、这么复杂吗?

    灵娥在旁听的小嘴微张,表情略微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用药不用药的选择,师兄怎么也有这么多套路……

    果然,用同样办法安排师兄,完全行不通呢。

    这边,李长寿话语一顿,有些失望地看着灵娥:“这里面的道理如此简单,你竟没能悟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!”

    灵娥抬手抵在李长寿面前,低声道:“不必多说,稳字经五百遍!

    师妹这次心甘情愿认罚!”

    李长寿缓缓点头,言道:“我不是要罚你如何,你一定要多看、多思考,学会透过表象看问题的本质……

    喏,师祖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灵娥顿时也来了精神,朝着李长寿身旁凑了凑,一同看着柳树下那小饮小酌的两人。

    柳树下;

    一壶酒饮罢,江林儿又拿出了另一只酒壶,对忘情上人轻轻眨了下眼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要不要再喝点?”

    “可,”忘情上人含笑点头,话语虽简短,却透着一股温柔。

    李长寿见状不由暗自摇头;

    忘情上人真是被男女之情蒙蔽了双眼,江林儿此时表情细节已经直接出卖了她,可忘情上人竟完全没发现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果然,【沉迷美色】跟【上头】一样可怕。

    江林儿几次摁住这壶酒,表情有些犹豫,但还是给忘情斟了一杯酒,低头、抿嘴,不敢多看,明显地做贼心虚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将酒杯端了起来,柔声问着,“有什么难言之事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,没、没什么,你喝吧!”

    “好,”忘情上人将酒杯端了起来,那双眼睛注视着江林儿;

    根据李长寿估计,此时忘情上人的眼睛中,应该自行加上了‘柔光特效’、‘塑形特效’……

    美白倒是不用了,小师祖虽然穷凶极恶,但也是肤白貌美。

    那酒杯,被缓缓送到忘情上人嘴边,忘情上人毫无犹豫就要品尝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江林儿突然一声轻呼,忘情上人禁不住眨眨眼,眼底略带疑惑。

    “怎了?”

    “我!没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江林儿嘴角略微抽搐,轻咬银牙,叹道:“行吧,我果然还是不能对你做这事,这酒里面我下了药。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略微皱眉。

    江林儿低头、撇嘴、眨巴眼,低声说着:“我是觉得,咱们两个重归于好已经十多年了,也该……

    继续向前迈一步……

    找一找咱们当年,也没迈出的那几步……”

    她抬手理了理自己耳旁的发梢,声音越来越低,最后只有一句:“你懂的吧。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洒然而笑,问道:“这是什么药?”

    “我搞来的情水,”江林儿倒是讲义气,没出卖自己的小徒孙,抬手竖了个大拇指,“据说效果超强!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哑然失笑,手中酒杯一扬,在江林儿那一声轻呼中,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咳,”忘情上人放下酒杯,深情款款地看着江林儿。

    “林儿,我不善此道,只会修行,很多时候不能对你关心到圆满。

    接下来,该如何……你教我可好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江林儿脸蛋顿时红透了,支支吾吾了一阵,“这个,我也不知……

    大概,先等药效发作……吧。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郑重地点点头,而后两人坐在柳树下,四目相对,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片刻后……

    “要不,多喝点?”

    江林儿弱弱地问了句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摸着下巴沉吟一声,缓缓点头,将酒壶拿了过来,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又片刻后……

    “有感觉了吗?”江林儿纳闷地问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眉头皱的更紧了些,干脆将那酒壶拿起来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酒壶落下,两人四目相对;

    江林儿俏脸通红,忘情上人却是极度正经,盘坐在那,努力找寻着药效。

    如此,过了半个时辰……

    树下的两人面面相觑,一旁忘情上人已经开始闭目自查,看自己是不是……

    嗯,身体有什么隐疾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草屋中,灵娥禁不住笑出声来,小手捂着嘴,在椅子中缩成一团,不断颤抖着。

    侧旁的李长寿额头挂满黑线,瞪着树下的这对老神仙眷侣。

    什、什么鬼?

    忘情上人对这事,真就一点都不懂的?

    难不成,这位上人的悠悠岁月,完全一门心思修行,根本没开过小差,也没用仙识探查过门内修为低的道侣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看忘情上人这表情、这眼神;

    感受着忘情上人竭力运转仙力、搜寻并不存在的情水药效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当真想象不出,这会是一位‘九个徒弟能出五对道侣’的老神仙!

    大法师在上,该如何告诉忘情上人,拉手手是不会有宝宝的?

    李长寿禁不住呻吟一声,对当前局势略感无力……

    他总不可能直接传声、暗中指导,那因果可就牵扯太大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忘情上人带着几分疑惑,在黄昏时离开了小琼峰,江林儿气势汹汹冲到李长寿和灵娥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李长寿自然不能说破自己给的是假药,笑着解释,可能是忘情上人修为太强,他一个小弟子炼制的丹药,有些效力不够。

    江林儿仔细想想,倒也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她幽幽地叹了口气,趴在了灵娥的床榻上;

    又想起趴着对自己十分不利,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所谓洪荒咸鱼,大概也就是说的她这般了吧。

    李长寿问:“师祖,您接下来想如何?

    既然已经确定了忘情上人的心意,倒不如乘胜追击,此事宜早不宜迟。”

    “唉,怎么乘胜追击,”江林儿无力地回答着,“这种事,总不能我一个女子主动教他,再说,本师祖……也没什么……

    啊呀!算了算了!

    这事越扯越乱,先就这样吧!”

    李长寿有些欲言又止,随即决定还是从忘情上人那里入手,对师祖做了个道揖,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李长寿驾云飞回丹房时,也在不断思索此事。

    带着几个……学术方面的问题;

    李长寿将心神归于龙宫喜宴上的纸道人,睁开双眼,看向了一旁的月老。

    天地姻缘都归这位老铁管,且问一问月老有没有一些‘知识普及’的妙招!

    结果,传声一问,月老也是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海神道友,”月老传声回答,“贫、小仙只管撮合,不管撮合之后的事。

    这个,生灵繁衍之大事,如何用教的?”

    李长寿苦笑道:“行吧,此事当我没问,多谢道友了,我继续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月老纳闷道:“道友可是在撮合谁与谁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我两个朋友,”李长寿道,“一个比较单纯,一个十分单纯,两人凑在一起,说的都是修道之事,谈的都是长生如何,当真有些难办。”

    月老笑道:

    “道友,若是一味追求这些,反倒是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道侣、道侣,本就是陪伴修行之伴侣。

    既已修仙,超脱凡俗,何必非要再如此在乎此事?若是不想有子嗣,其实不必多求什么,这样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拱拱手,道:“多谢月老教我。”

    虽然没什么大用。

    当下,李长寿陪月老与几位天将喝了几杯酒,也搞不清这已算是第几桌了,面前依然是满满当当地海味。

    没带伶俐过来,当真是可惜了。

    稍后,李长寿再次分心他处;

    在地下密室中的本体,摊开了一张纸,努力回想着自己上辈子接受过的普及教育,糅合洪荒【话说一半】的特色,开始编纂给忘情上人的宝图。

    半夜过后……

    “大功告成!”

    李长寿停下画笔,抬手擦了擦额头的热汗。

    稍后经酒乌师伯之手,将此物献给忘情上人,就不必担心后面之事了。

    为了怕惹来因果,李长寿只是将上辈子跟各位老师学来的十八般武艺,露出了……

    嗯,大概一成。

    正当李长寿想收起笔墨,突然又想到了什么,嘴角露出的笑容带着几分恶趣味,提笔为这套‘马赛克之图’,写下了四个小字。

    《新婚宝录》。

    随之,李长寿放下了自制的毛笔,伸展了下筋骨。

    他刚要用仙力,将自己辛苦创作的宝图封存起来,眼前突然闪出一道金光!

    一缕微弱的天道功德之力,直接落在了他元神之上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禁不住愣了,低头看看这张图,再看看自己那增加了少许的功德储备。

    这也行?

    天道老爷莫非是在暗示他,将这东西扩散出去,就会奖励更多功德?

    算了吧,这东西要承受的因果着实太大。

    李长寿摇摇头,在这张马赛克之图最后写了一句……

    ‘阅后即焚,勿与外知。’

    核心突出一个稳字。

    反正天道老爷洒下来的功德,又不可能强行收回去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