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齐源喝酒喝到了半夜才回返小琼峰。

    李长寿已经七八年没见师父如此开心,师父走路时都会哼着不知从哪听来的小调。

    路过李长寿门外时,齐源喊了声:

    “长寿啊?在修行吗?”

    “回师父,弟子在歇息,今日放缓心神,准备明日再修行。”

    正在草床上闭目打坐的李长寿睁眼应了句,刚要起身去开门,就听师父笑道:

    “歇息吧歇息吧,为师也要继续闭关了。

    这次你做的不错,用遁法救下了破天峰的有琴玄雅师侄,此事当真给咱们小琼峰增光添彩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可因此就沾沾自喜,万事当以修行为主,切莫变本加厉地琢磨遁法,自身道境才是根本!”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,”李长寿在屋内应了句。

    齐源老道抚须而笑,又嘱咐道:“嗯,好好稳固境界。

    修行不可操之过急,稳扎稳打、步步为营,才有可能度过几大玄关。

    你歇息吧,为师闭关去了。

    灵娥这几日也是为你牵肠挂肚、颇为憔悴,记得明日多安慰她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李长寿温声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齐源笑了两声,哼起小调,迈步回了自己的草屋中,开启了周遭几道阵法。

    ——闭关修行还是要安静些,隔音类阵法与警戒类阵法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李长寿看了眼储物法器中的那些玉盒,轻轻舒了口气,再准备些时日,建好自己心念已久的丹房,就可开炉炼制融仙丹了。

    只要炼制成功融仙丹,且说服师父渡劫时拿在身旁备用,面对天劫,师父能活下来的概率就能达到九成。

    成仙天劫,对于想长生的后天生灵而言,都是无法避免的历练与磨难。

    天雷一落,生死两判。

    自古渡劫求仙之人,谁都不敢说自己有十足的把握能在天劫中活下来;

    而师父早年因一次受伤,道基有损,自身修为本就不太稳固,神魂之力更是比其他普通归道九阶的修士弱了一倍。

    若不去想其他办法,师父面对天劫,完全就是必死之局。

    而师父,偏偏迫切的想要渡劫成仙……

    齐源不只是他跟灵娥的师父,还是小琼峰这一代的峰主,是度仙门众峰中唯一一个没有成仙的峰主,长老峰主议事根本不会通知到小琼峰上。

    横向对比,晚师父入门几年的酒玖师叔此时已经是真仙,将师父远远抛在了身后……

    成仙前,人族炼气士寿元无法超过三千年,这是大道定数,齐源其实最少还能活个几百上千年。

    可李长寿知道,师父并不想压制境界,更不想等寿元不够时再去搏一把能否成仙;

    李长寿有时甚至能感觉到,师父已有了在天劫之下求死的念头,想以必死之心去搏自己的一线生机!

    这听起来挺热血,但师父这般想法在李长寿看来,既顽固又愚笨。

    所以,才有了李长寿十五年的暗中准备……

    所以,李长寿才会第一次违背自己的原则,离开山门庇护所,去了北俱芦洲;又在发现仙解草后,稍做思量就冒险算计了三睛碧波蛇与宇文陵等人。

    李长寿准备的‘助师渡劫’第一套方案,核心就是用仙解草炼制成融仙丹。

    师父渡劫时,只要能抗住第一道天劫,自身产生第一缕仙灵气息,就可直接吞服融仙丹,借融仙丹假死并开启兵解,从而躲过后续天劫。

    仙人若渡劫失败,兵解后可化作‘浊仙’。

    浊仙虽修为、神通远不如正常的元仙,但寿元相同,且能继续向上修行。

    根据古籍所记载,浊仙最高只能修行到真仙境,故又被称之为地仙道,用以跟天仙道区分。

    这第一套方案中,李长寿甚至把师父的老年生活都规划好了:

    化身地仙,积累几百年修为,去此时刚刚起步、急需人手的天庭混个闲职,当个小地方的土地公或者山神河神,只要稍微享点香火,寿元就能比普通真仙长不少;

    要是师父能再干出点成绩,得了天庭给的功绩,甚至还有可能跟一些天仙比命长……

    顺便,师父去天庭积累积累人脉,等他跟师妹准备充分了,也能去天庭混个闲职,在未来三界管理机构中混个元老的资历,然后安心养老。

    完美的规划。

    “炼制此丹倒也不算繁琐。

    若能请酒玖师叔这种真仙帮忙,多准备几份材料,总归是能炼制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……”

    师父这人就是典型的宗门炼气士,死要面子活受罪,想要劝服他用这个法子活命,当真比寻找仙解草还要有难度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人弟子就要承担这份因果,这是躲不开的责任。

    如果实在不行,也就只能连哄带骗,给融仙丹包个糖皮,说是救命仙丹……

    念及于此,李长寿也露出少许微笑。

    窗外虫鸣声中,他开始回忆自己外出这次的经历,检讨着自己的不足之处。

    对付元仙的手段不太够,处理起来不够迅速;

    剪纸成人还有改进之处,做出来的分身始终做不到以假乱真;

    五行遁法转换时还有些迟钝,自己进入那颗老柏树的根部时,在土中暴露了一些波动……

    自我检讨了一阵,后面也有的是时间弥补这些不足,毕竟李长寿也没了必须外出之事,在山中老老实实修行就好了。

    关于自己的天劫……

    他倒不急,自身没有九成九的把握,绝对不会迈出这一步。

    ——那零点一,给天道可能会抽风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草屋的木墙被石子砸了下,李长寿掐指推算,发现不知不觉已过了寅时。

    起身,李长寿迈步出了草屋,朝着隔壁师妹的住所漫步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师妹入门的这十年间,无论是教学、补课、人生指导,大多都是发生在寅时。

    到了草屋前,李长寿轻轻敲了下门,木门自行打开了一条缝隙,他也就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粉色的帷幔扑面而来,脚下的地毯也换成了粉色的品样;

    在那半透明的屏风后,熟悉的倩影面朝内斜躺在床榻上,身上的纱裙让一些美景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最难得是朦胧境,挠人心神莫下流。

    然而李长寿却是看都没看两眼,径直坐在了正屋主座上,淡然道:

    “别装睡了,这么文静的睡姿不适合睡着后的你。”

    就听屏风后传来一声娇滴滴地撒娇声:“师兄,人家刚才学着配置软仙散,现在人有点晕,头有些昏,什么都做不了,身子软软的提不起力气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点点头,作势起身,“那明天再谈吧,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灵娥瞬间破功,换成了略带不满的抱怨:“坐好!我这就出来!

    哼,今天必须解释清楚,为何这么晚回来!”

    就听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,蓝灵娥很快就换上了长裙从屏风后转了出来,坐在了桌子左侧,有些气呼呼地瞪着李长寿。

    李长寿无奈地一笑,道:“确实是遭遇了一些意外,破天峰元青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“嗯,”灵娥眨眨眼,“那天跟师兄你一起去北洲的破天峰弟子嘛,咱们这一代修为排第二,据说挺温柔的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男人的温柔永远只是表象。

    他这次搞了些事,想算计有琴玄雅,结果被有琴玄雅杀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摇摇头,整理着自己从那些残魂记忆中看到的画面,“他所作所为,其实是因小失大的典范,放弃自己度仙门弟子的身份,非要去顾俗世那如烟云一般的王权。”

    灵娥托着下巴、斜倾着身子靠在方桌上,小声问:“师兄,到底怎么回事呀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缓声道:

    “那个有琴玄雅是一个南洲俗世国度的六公主,这个元青是这个俗世国度中一个权贵家中的非嫡子,被称为四公子。

    元青的母亲应该是这个权贵家的妾室,但她比较强势,又是另一个权贵家的小姐,自身也有点势力。

    然后这些人就瞄准了,被送往度仙门拜师修行的六公主。

    元青只要能娶到六公主,既能成这个俗世国度的驸马爷,又能凭此在自己家族中获得更多话语权,顺便还存了谋国的可能,所以他们就用尽办法,让元青一同拜入了咱们度仙门。

    但元青自己太不争气,六十年都没能抱得美人归,他背后的这伙人处境堪忧,终于等不及了,决定铤而走险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将此前发生的事,简单地给师妹介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结果现在,这些人偷鸡不成蚀把米,连带着两个家族都要被牵连,估计是要被他们国主连根拔起,以平息度仙门的怒火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灵娥面露思索的小脸,李长寿温声问:

    “小娥,从这个故事里,你能学到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

    灵娥沉吟一声,随后便斩钉截铁地道了句:“女子绝对不能做妾室!不然在家里争权都这么费劲!”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李长寿禁不住一手扶额,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元青筹谋布局太粗糙了,而且这个俗世权贵家的支脉势力,严重低估了度仙门的实力和度仙门弟子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灵娥十分认真地分析道,“我觉得,正确的思路,应该是打压有琴玄雅,隐忍几千年修成天仙,出山后直接暗中去做这个俗世国度的隐藏暗王,搜刮这个国度的财力给门内上贡,提升自己在门内的地位和重要性,俗世仙门两开花!

    想靠做国主女婿上位,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,这些国主最不缺的就是子嗣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这件事就当乐子听吧。

    你家也是俗世权贵,本想提醒你一下,引以为戒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”灵娥抿嘴笑着,“放心啦师兄,没有你灵娥哪也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不由摇头轻笑,“把药囊拿出来吧,我给你补满,这次应该有所损耗吧。”

    灵娥瞬间一脸心虚,慢慢坐直身子,并拢着一双白嫩的纤腿,双手交叠在膝盖上,那双眸子轻轻转着,假装……

    乖巧,可爱,神游物外。

    师兄给的毒粉丹药,这次出门才、才没有浪费多少……的说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