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谁?

    那青年道者目光撇过,发现了李长寿的纸道人,却是二话不说,随手甩出一道金光。

    这金光是一把短刃,便是他的本体薄翼炼制而成,几乎瞬间斩破海水、跃过乾坤,抵达李长寿额前!

    这一瞬,李长寿甚至看到了,海水、乾坤被这短刃穿透时产生的激波!

    完全不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,这短刃毫无停顿,瞬间劈在了他头顶……

    “哪里跳出来的化身!”

    青年道者冷哼一声,看了眼被自己轻松劈成两半的人影,继续催动手中的血色宝珠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这青年道者的目光,还未来得及收回来,那被劈开的人影左侧袖口,又飞出了一道身影,竟还是那中年道者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长寿又是一声:“且慢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青年道者眉头微微一皱,背后再次射出一道金光,转瞬将新冒出来的人影斩断。

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青年道者冷然道了句,那血色宝珠悬浮于身前,双手开始连掐法印,那血色宝珠光芒翻涌……

    突听又一声大喝!

    “金蝉子!你好大的胆!”

    青年道者一怔,豁然转身,看向了喊话之人,狭长双目中满是冰冷杀意。

    有完没完!

    被他斩了两次的道人,之前的尸身都已消失不见,此时竟还是一模一样的中年男人,站在大阵边缘。

    仔细辨认,还是化身……

    金蝉子眉头轻皱,停下动作,目中带着几分警惕,也收起了此前的小觑之心。

    与他相识者,只是喊他金蝉;金蝉子这个称呼,只有两位教主老爷才会用。

    金蝉子冷然道:“你,是何人?”

    总算开口了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一阵抽搐,这白胖和尚的前世身,怎么是人狠话不多的类型?

    他的‘且慢’小术,这还是少有的几次会失效……

    看,平日里多带备用纸人,总归是有用处的。

    有备无患矣,我诚不欺我!

    李长寿叹了口气,他现在想做的就是拖延时间,说话自然是越慢越好、越多越好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是何人,不重要……重要的是,道友想做何事。

    道友[txt小说 www.txtyuan.com],龙族填补海眼,本就已是无比痛苦;

    海眼为天地污泉,其内容纳了天地之污秽,以自身填充其中,元神被逐渐蚕食而亡……

    道友如今,还要不放过他们所留的残魂吗?”

    金蝉子冷冷一笑,淡然道:“贫道还道你有几分本领,没想到只是来说教。”

    言说中,金蝉子背后金光闪烁,六把短刃缓缓漂浮到了半空。

    “这次,贫道将你斩成碎屑,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样!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念急转,骂道:

    “好你个金蝉子,我特意在此地等你,便是想提点你一番,没想到你竟如此不识好歹!

    我这般化身有百千,给你斩又如何?

    可惜,你自落前程,非要在那灵山台前九叩首,最后所得不过白骨肉!

    可悲矣,可笑呼!”

    金蝉子双眼微微眯起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李长寿嘴角一撇,他也不知自己说的什么,心底仅有的念头,就是在纳闷……

    他都已经拖了这么久了,黄龙真人怎么还不过来?

    按黄龙真人上次带自己去南海的御空速度,现在已经出现在此地了才对……

    迷路了?

    还是多年不回龙族之地,将海眼这么要命的命脉,都……忘了……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李长寿目光迅速扫过此地,能见到这海沟底部各处闪耀光芒的繁复禁制,下方的大阵无比坚固,也确实存在一缕缕浑浊气息。

    但,龙族在此地的防御,是不是太弱了些?

    虽可能是因为,龙王将此地驻扎的龙族高手调去了龙宫的缘故,但仔细想想,这不合常理,也完全没理由……

    老龙王绝非简单人物,海眼与水晶宫孰轻孰重,如何会分不清?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了?”

    金蝉子目中,杀意凛然。

    李长寿突然一笑,做了个请的手势,言道:

    “罢了,我这也不急,你先做完正事,咱们再闲谈几句就是。”

    金蝉子背后闪烁的金光不由一顿,瞪着这中年道者。

    李长寿微微一笑,此时已没了之前的急躁;

    虽然心底还不能完全确定,但九成把握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这里应该是龙族故意布置出的假海眼!

    甚至,李长寿还催促了下:“怎么还不动手啊?我等的花都谢了~”

    金蝉子眼底狐疑更甚;

    他素来行事狠辣利落,这次虽被这个杀了两次都杀不尽的神秘道人,搞的有些不明所以,但手上行动却没落下。

    “道友还想诈我?”

    金蝉子冷然道,“如此,贫道就当着道友的面,招来此地残魂,凝成魔障。

    看道友能奈贫道如何!”

    当下,金蝉子身后飞出六把金色短刃,围着他飞速旋转,以作防护。

    短刃包围之处,随着金蝉子不断催发,那血色宝珠闪耀出一束束光亮,发出了凄厉的风声,将此地照成了血海……

    海水中,几道残影,从大阵出口处飞了进来,化作血光钻入了宝珠之内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就没有了然后。

    金蝉子先是皱眉,随后便是眉头紧锁,那张英俊的面容上,露出了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为什么,没有万千龙族残魂汇聚之象?

    己方几位圣人弟子推算过许多次,只要抵达东海海眼,就可得万千龙族残魂,化作血魔,反去攻打龙宫!

    而这,也是对龙族的警告——若再不低头,下次要破的,就是海眼封印了。

    但这些算计、这些计谋,竟然没什么作用?!

    李长寿轻轻一叹……

    金蝉子扭头怒斥:“你搞的什么鬼!”

    李长寿见状,心底倒是完全确认了下来,这里就是假海眼无疑。

    他背负着双手,气定神闲,身周涌出一缕缕火光……

    “金蝉子,到底是我在搞鬼,还是你心底有鬼?”

    金蝉子面色更为凝重,刚要继续说话,李长寿的身形突然被三昧真炎吞噬,几乎瞬间就在海水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只剩下一股股灵气,在周遭不断冲荡。

    一缕传声,钻入了金蝉子耳中……

    “金蝉子,你现如今还不知自己到底是谁,等你遇到脚底有三颗痔的那人,你才会明白,自己究竟是何人。”

    金蝉子一怔,面露思索;

    他突然大怒,六道金光交错飞射,却只是斩断了那一缕灰烬。

    “哼!故弄玄虚!”

    金蝉子低喝一声,低头看着下方的封印大阵,目中带着几分犹豫,数次抬手,还是没敢出手将此地封印打破。

    然而,李长寿刚才所留那一句随口胡诌之言,却如魔音一般,在他心底挥之不去……

    ‘等你遇到脚底又三颗痔的那人……’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空旷的海底大阵中,那青年道者一声怒斥,再次催动手中宝珠,却是再无效果。

    甚至,他用力太猛了些,还招来了一些鱼虾的残魂,气得他差点将珠子捏碎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距离此地三万里处,某个不起眼的小海沟中。

    抵达此地已有片刻的黄龙真人,正弯腰、低头,对面前一名老妪恭声回答着什么。

    在老妪身后,一口大鼎缓缓悬浮。

    若仔细辨认,在海沟各处,还有一道道身影在打坐修行,大半都是龙首道身,宛若石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重、大、挫、败!

    大法师身侧,李长寿睁开双眼,禁不住以手遮面,轻轻地一叹。

    情报出现了重大疏漏,他竟然跟西方教一样,搞错了海眼的位置!

    寿者千虑,自有一疏;

    这个回去是必须写检讨的,大不了找个理由罚灵娥一起,陪自己一同抄写新编稳字经几千遍……

    仔细想想,龙族应该是在很早之前,就将海眼的真正位置隐藏了起来吧。

    如此,李长寿倒也不必再多担心此事……

    始终是不能小觑龙族。

    大法师笑道:“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李长寿将此前自己去阻扰金蝉子之事详细禀告,大法师不由露出几分轻笑,鼓励道:

    “不必因这般小事垂头丧气,你做的已十分周全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龙族机密之事,也非你打探就能打探到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略微皱眉,低声道:“弟子请了黄龙真人去守护海眼,黄龙真人也是龙族老龙了,应当是知道东海海眼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,会不会因此暴露了海眼之所在?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沉吟几声,继续掐指推算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大法师为了完成老师交代之事,也曾绞尽脑汁、不断思索,后来修为高了、神通强了,对天道的感应越发清晰,也就习惯用了推算之法……

    “天机所显,海眼无碍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松了口气,却又泛起了少许隐忧。

    推算之术,他自然了解,为了防推演、防推算,也做了许多布置,现如今更是有圣人老爷出手帮他隔绝了天机。

    ‘也不知大法师是否想过,天机既然可遮掩,也可被蒙蔽,甚至也可被人通过天机所误导……’

    这话他自然不能说出来;

    料想,大法师也应思考过这般事才对。

    海眼暂时无碍,李长寿的心力,也就放在了水晶宫周遭的乱战上。

    大婚此时只能暂停,毕竟敌人都打到家门口了,龙族就算再淡定,也不得不考虑宾客们的情绪。

    此时不少宾客已是摩拳擦掌,纷纷言说外出对敌;

    但老龙王依然稳坐泰山而不动,几位龟丞相不断开口,让大家稍安勿躁,来犯宵小很快就会被击退。

    李长寿通过纸道人构成的监察网络,在不断评估各处战局。

    此时还不到天庭和自己出手的时机,越是这般混战,越要保持冷静、仔细分析。

    完美时机稍纵即逝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玄都大法师突然轻笑了声,闭目凝神,抬手对着面前的水晶镜一点;

    镜中的画面,从海底大战、海鲜倾轧,变成了一朵悠闲的白云。

    白云空悠悠,六名老道结伴而来。

    李长寿立刻认出了其中那个驼背老道,就是赵大爷走上那条不归路时,小试牛刀的目标。

    “赵师弟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温声说着,画面中那蓝天白云突然变得一黯。

    这六位本来闲谈论道的西方教圣人弟子,一个个变了面色。

    这种道韵……

    这般情形!

    “定海神珠!”

    一人破声喊了句,六人瞬间站起身来,各自看向一个方向,手中宝光闪烁,有两人额头还露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“是埋伏!”

    “赵公明!你还要如何!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六师兄弟在此,还怕了你不成!”

    李长寿听闻水晶镜中传来的喊话声,心底一阵感慨……

    这应该是洪荒版的屏幕发声……咳,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赵大爷的威慑力,当真可见一斑!

    “唷?”

    突然听到一声招呼,六人齐齐看向了他们来的路上。

    只见,周遭这被锁定的乾坤中出现了一条缝隙,一颗英俊威武的脑袋钻了进来,“就是你们打伤的我?”

    言罢,赵公明身形已是落在了这片封禁的乾坤中,摔倒的动作,竟是那般自然、写意、令人舒畅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吐血时,嘴唇张开的弧度、表情上的痛苦、双目中的无神,也是那般的生动、形象、以假乱真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

    啊,你们六个联手欺负贫道一人!这伤没几个元会好不了了!

    都跟我走,去碧游宫中,找我老师说个明白!”

    那六人齐齐攥拳,额头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李长寿本体身侧,玄都大法师见此状,先是懵了一阵,随后反应过来,笑的前俯后仰,差点就岔了气。

    李长寿在旁陪笑,心底思索一阵。

    时机成熟了。

    龙宫大战已是接近白热化,龙族死伤惨重,但对方也不好受;

    双方高手都有死伤,且众高手大战之地,已是离了龙宫有段距离;——这是龙族高手故意而为,免得波及水晶宫。

    对方六名圣人弟子被赵大爷拦下……

    此时天庭若不登场,更待何时!?

    于是,龙宫主殿中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青年炼气士皮的纸道人,在月老身侧,拿出了一只玉符,当着月老与玉帝化身的面,轻轻捏碎。

    随之,李长寿道:

    “月老,稍后请两位金仙境将军一同出手,等候东木公之令。”

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月老立刻点头答应,此时倒也并未有半点慌乱,尽显天庭正神之从容。

    李长寿叮嘱完,立刻起身,带着周遭汇聚来的少许目光,快步走到了大殿角落,在奏乐的海女身旁,自顾自地甩出了几只纸人。

    两只纸人化作青年模样,端着唢呐;

    两只纸人化作赤膊壮汉,守着大鼓。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各位,劳烦按此前演练的来。”

    众海女乐师轻轻颔首,所奏乐曲突然变得激烈紧张;

    激昂的唢呐声起,主殿内宾客齐齐被惊动。

    正此时!

    海面之上,天空深处,一束银白色光柱直直劈落!

    这道光束在即将冲入海面之前,分做了漫天银光,每道银光中各自包裹着一名身着银甲的天兵,朝水晶宫海域迅疾落下!

    龙族主殿中,大鼓擂动、乐声高亢,与外面传来的那一声威严的呼喝,完美相融。

    “奉玉帝陛下旨意!

    斩妖除魔,护四海生灵!

    天兵天将听令!但凡妖邪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四万天庭精兵齐声怒吼,声传十万里,震动此山河!

    “喏!”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