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两个西方教高手离开时,脸色如茄干一般;

    若非还在乎大教高手的风范、且怕被赵公明再揍一顿,说不定已是口吐芬芳、骂骂咧咧……

    换了谁,也忍不住心生气愤。

    但他们也只能吃亏低头,灰溜溜离开,回山闭关五百年,不会在洪荒之中逛荡。

    这两人走远,赵公明扶须凝神,回味着此前种种。

    少顷,赵公明突然仰头大笑,笑声传遍千里之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一旁的黄龙真人虽不明所以,但也跟着笑了几声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海面上满是老男人们欢快的笑声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纸道人依然不现身,继续躲藏在黄龙真人的衣袖中……

    对方还有可能杀个回马枪;

    能不暴露他也参与了此事,自然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最初黄龙真人找上门时,李长寿并非没有考虑过,这有可能会是一场针对他的算计。

    但权衡再三,李长寿总归不能放任此事不管,以免给自己惹出更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凭他此时已炉火纯青的纸道人自扬之术,哪怕被算计,最多也就损失一具纸道人,浪费一点点树之汁液。

    所以,他来了此地,且背后操纵……

    咳,道门弟子的事,能叫背后操纵吗?

    李长寿只是给了两位道门前辈一点点建议,帮助他们摆脱了当前困境,并免除后面的麻烦,仅此罢了。

    顺便,用誓言约束这两名西方教高手,让他们五百年内不能外出……

    这也是李长寿来时就谋划好的。

    对于赵公明、黄龙真人这个层次的高手而言,五百年并不算长,或许也就平日打个盹儿的功夫,对方很容易忽略这条限定,轻松答应。

    但在李长寿的推演之中,之后的百年,对于龙族上天之事,却是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西方教能暂时减少一些战力,哪怕对总体影响不大,今后的局势也更容易掌控些……

    黄龙真人陪着笑了几声,不由问道:“公明何故如此大笑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笑这些被我碰过之人!”

    赵公明得意地扶须,英武气质拉满,悠然道:

    “黄龙师兄有所不知,此前我与我那三妹琼霄,一同在西牛贺州,教训了诸多此前看不过眼的西方门人。

    今日,这两人要讹诈师兄,所用的办法,就是从咱这里学过去的!

    只可惜,学到的只是微末伎俩!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?

    为什么,他在一个碰瓷老大爷的口中,听出了‘勤劳致富’的荣誉感?

    听赵公明继续笑道:

    “哈哈哈,若不是我与三妹,被我二妹云霄及时制止,说不得,现在西方教已是追着我喊打喊杀,哈哈哈!

    万不曾想,化解这路数的法子,竟是如此简单!

    哈哈哈哈!乐煞我也!”

    黄龙真人嘴角顿时一阵抽搐……

    截教的道友……都这么放浪形骸、不拘小节的吗?

    黄龙真人突然想到什么,端起衣袖,对着里面小声喊道:

    “海神道友?道友可要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海神老弟!”

    赵公明顿时兴冲冲地凑了过来,在黄龙真人的衣袖口,朝着里面张望了一眼,赞道:

    “又欠你一个人情,贫道当真不知该如何还你了!”

    李长寿:来一本云霄娘娘的写真集!

    当然,这种玩笑话,李长寿是决然不会说出来的,顶多心底调侃调侃。

    李长寿传声道:

    “前辈还请找个僻静之地,晚辈有事相告。

    晚辈修为可远不如两位前辈这般高深,若那西方知道此事是我背后算计,怕是真的会拆了我那小小的海神庙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敢!?”

    赵公明双眼一瞪,威风堂堂。

    一旁的黄龙真人含笑点头,也道:

    “今日贫道欠了道友人情,当真是要好好想想,该如何还上了断因果。

    咱们不如就去海神道友之庙宇?”

    “走走,去蹭海神家的茶水喝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招呼一声,将此地血迹、气息尽数抹干净,与黄龙一同赶往南赡部洲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两位道门大佬、圣人弟子,又在李长寿的建议下,改道去了安水城的主神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过五洲际,雁归天穹里。

    李长寿一心多用,看了眼正在后山漫步的小师祖与忘情上人,开启了安水城下藏着的又一只纸道人,在海神庙大殿后堂做了一些准备。

    在两位大佬来之前,茶水已备好,海神庙已暂时封闭;

    而关于如何跟黄龙真人结交、探明黄龙真人对龙族的态度、劝黄龙真人相助自己,扶龙族上天……等等事宜,李长寿也已有了腹案。

    待黄龙真人与赵公明赶来,这间凡俗之中的海神庙,也是汇聚了道门三教的‘大佬’与‘伪大佬’。

    几声道友、两句前辈,各做道揖行礼,入座寒暄一二。

    赵公明兴致勃勃,对黄龙真人说起他此前的‘光辉战绩’,李长寿在旁听的一阵苦笑……

    还好,赵公明此刻已经明白,碰瓷这套路很容易破解,以后应该不会多用了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一幕……

    赵公明与黄龙真人,在人教弟子的地盘,坐在通天教主的画像下,聊天打趣、谈笑风生,李长寿心底,也略微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他自从搞明白自己所处的环境,就对封神量劫,有一份挥之不去的焦虑感、紧张感。

    今日见到这两位,日后会在封神大劫中斗法斗狠的阐截大佬,也能如此其乐融融的吹牛打屁、谈天说地……

    ‘大概,这才是劫难最可怕之处吧。’

    李长寿压制住了心底的感悟,微笑着加入聊天,主动开始将话题往黄龙真人身上引。

    很快,李长寿就欲言又止,引来黄龙真人与赵公明的问候。

    赵大爷大手一挥,笑道:

    “海神老弟,有话直说就是,在这里又没外人!

    你是人教弟子,这位黄龙真人也是玉虚宫中十二金仙,咱们道门一家亲,你这般吞吞吐吐,可是不把我们当朋友?”

    李长寿轻轻叹了口气,看似是在对赵公明言说,其实是在说给黄龙真人……

    “说实话,晚辈近来遇到了一件棘手之事,此事倒也不便明说,也是……交代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对着上面拱拱手。

    赵公明与黄龙真人面露恍然,各自打起精神,示意李长寿详细说来。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黄龙前辈,我听洪荒传闻,您也是龙族出身,不知此事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黄龙真人略有些尴尬的一笑,叹道:

    “贫道确实是龙族出身,只不过,现如今龙族也并不想认贫道。

    若按辈分算,贫道与此时的四海龙王也是同一辈,该称呼他们一声兄长。”

    一旁赵公明有些不解,“海神老弟,怎么突然问起了此事?”

    李长寿手指沾了一点茶水,在桌子上写了个【天】,又在一旁写了个【龙】……

    面对这般圣人弟子、阐教十二金仙,李长寿并不想隐瞒什么,直接将此事说给黄龙真人,让黄龙真人自行决断。

    只是,在解释此事时,李长寿多少注意一些,语言的技巧。

    且听李长寿说学逗、咳,巧言晦言、陈述利害,黄龙真人听得一阵皱眉。

    西方算计,欲要收服龙族;

    龙族本身已是到了忧患重重之地步,大厦将倾、四海危难;

    人教得天道命数,欲将龙族纳入天庭的编制,玄都大法师是主要负责人,而李长寿这个南海海神,就是为大法师跑腿的……

    “此事,对龙族来说,确实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黄龙真人沉吟几声,注视着李长寿,苦笑道:“只是,贫道与龙族已没了多少联系,怕是我开口说话,他们也听不进去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正色道:“前辈,您对龙族,可还有挂念?”

    洪荒常见小套路之——走心。

    “那是贫道之跟脚啊,”黄龙真人轻轻一叹,目中神光尽悠远,“不管如何,贫道都不会对他们撒手不管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唉,说来话长,这都是上古之事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晚辈与龙族也有交际,这海神教,也有龙族的一份香火功德;

    前辈您所叹息之事,晚辈大概也明白。

    晚辈在此斗胆谏言一句。”

    黄龙真人露出温和笑容,正色道:“道友不必如此过谦,尽管赐教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缓缓一叹,开口道:

    “龙族自远古以来,背负破碎天地之业障,气运凋零,挣扎求存,却又不甘落幕,不断做出一些有损龙族威名的可笑举动。

    前辈您一直在旁注视,应该最是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何至于此?

    龙族有志之士的英魂,在海眼中叹息、徘徊,他们也在盼着龙族能有再次屹立于洪荒天地,不必为子嗣能否顺利破壳而担心……

    前辈,春花化泥,落叶归根。

    龙族远古时犯下的罪孽,今后漫漫岁月必须背负,但龙族如今之境地,也可通过此事而有所改善。

    最起码,待天庭完备,天道加持,那位陛下开口说一句话,龙族也能免小半填海眼之苦。

    而此事之关键,就在于这百年之内……”

    “落叶归根,春花化泥。”

    黄龙真人双目之中略带茫然,坐在圈椅中,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突然间……

    “我帮了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李长寿瞪眼看向侧旁,那不知为何突然激动的赵公明赵大爷。

    公明道人直接站起身来,双目满是光芒,目光灼灼地看着李长寿,定声道:

    “龙族这事,我赵公明帮定了!”

    呃……诶?

    赵公明继续喊道:

    “不听海神老弟你言说,贫道也不觉,龙族竟是如此凄惨!

    不错,龙族虽说有无边业障,但让龙族进入天庭编制,对天庭、对三界、对龙族、对咱们道门,都是大大的好事!

    老弟你说,咱们怎么办!”

    李长寿:???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这可是大因果,除却一点功德之外,也没什么好处,赵大爷您怎么就!

    不是!

    讲道理,大爷您听到此事,不应该是不动声色、作壁上观吗?

    换做是谁,这般大的因果,龙族那无边的业障摆在这,都不应轻易掺和,顶多是帮忙出出主意……

    他在劝黄龙真人,黄龙真人这个龙族出身的阐教高手都没开口,赵大爷您激动个什么劲?

    李长寿本来也想让赵公明也知晓此事,相当于给截教那边备个案,如此也算顾全了截教圣人老爷的面皮。

    ——若说赵公明会去给西方教偷风报信,李长寿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不信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他刚刚对黄龙真人所讲的走心之言,赵大爷异常受用……

    正此时,黄龙道人一拍圈椅的扶手,叹道:

    “落叶归根,贫道如何能看龙族,被西方这般算计!

    多谢道友点醒,贫道这就去找龙族的几位当家龙王,劝说他们投靠天庭!”

    “前辈且慢,前辈且慢!”

    李长寿顾不得管赵公明,连忙将黄龙真人拦住,细细言说该如何谋划。

    赵公明倒是没把自己当外人,双手揣在袖子中,凑到李长寿和黄龙真人身旁,不断点头,口中‘嗯’、‘不错’、‘我也是这般想的’不停。

    李长寿当真哭笑不得……

    赵公明硬生生掺和进此事,自然有好处,己方又多了一大臂助。

    也有坏处……

    他好像,跟赵大爷,牵扯越来越深了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李长寿只能不断叮嘱两位大佬保密,对谁都不要言说,以免此事暴露。

    黄龙真人开始还会觉得,自己身为龙族,如此算计龙族,多少有些不妥;

    但黄龙又觉得李长寿所说,确实是最有效、最合理的布置……

    于是,这位阐教十二金仙,渐渐被李长寿带到了沟里,还自己朝着前方走去,老老实实蹲在了沟底……

    劝服黄龙真人整个过程异常顺利,顺利到,让李长寿都有些罪恶感。

    然而,赵大爷又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黄龙师兄,今日咱们不如就在此地立下一道誓言!”

    赵公明捻着胡须,正色道:“一是不可将此事泄露,二是他日待海神老弟相召,咱们立刻来此地相见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当下,两位大佬当着李长寿的面,立下简单的誓言约定。

    随之,赵公明又拿出了三只玉符,递给了李长寿和黄龙真人。

    “咱们以此符为号,海神老弟捏碎此符,我与黄龙师兄立刻就有感应!”

    黄龙真人定声道:“好!此事就如此定下了!”

    赵公明挽起衣袖,朗声道:“黄龙师兄,咱们也别打扰海神老弟了!

    动脑子的事让他来干,咱们就准备神通法宝,跟他们西方高手正面碰一碰!”

    黄龙真人面色有些激动,不断点头称善。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赵大爷的【上头】,此刻已经不是被动技能,简直就是军团级光环!

    “老弟,师兄,我先告辞了!

    咱这就回去打磨神通、备好法宝,等待海神老弟相召,二位不必相送!”

    言罢,赵公明踏步而去,两步出了后堂,径直化作流光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黄龙真人赞叹道:“公明师弟义薄云天之名果不虚传!贫道心折矣!

    海神道友,告辞!”

    这位真人轻轻一叹,又大笑两声,驾云飞向了北面,只留李长寿的老神仙皮纸道人站在后堂门前……

    有点小凌乱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