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“木公,这份奏表,务必平稳送到陛下手中,绝不可遗落,或是让其他外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小琼峰书画品鉴会前一日,海神庙中;

    李长寿对面前的天庭快递一哥,仔细叮嘱着。

    这份奏表中提及了西方教的布置,事关重大,绝不可出现错漏。

    李长寿思虑再三,才决定告知玉帝详细之事;并在奏表中暗示了玉帝,自己在西方那边,已经安插了暗棋。

    且这颗暗棋,今后也可为玉帝陛下效力……

    东木公第一次见海神神情这么严肃,自不敢大意,郑重其事地答应了下来,又将这份卷轴奏章反复封禁。

    交代完了正事,李长寿露出微笑、话音一转,突然开始……

    不正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木公……还有件小事,想劳烦木公帮我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东木公不由眼前一亮,立刻向前迈出半步,差点没忍住,直接去拉面前这海神化身的老手。

    海神有所请!

    若是对天庭有所请,玉帝陛下早有交代,能给的就给!

    若是有什么私事,东木公更是迫不及待,想还上此前欠海神的人情,并与海神增进些感情!“讲!海神快快说来!

    这有什么劳烦不劳烦?你海神的事,那就是我的事!”

    怎么,这么激动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定了定心神,笑道:“其实,是我最近琢磨了两种丹药,查遍了我人教典籍,却并未有这两类丹药的记载。

    木公可听闻过,有什么灵药,能有月老那株相思宝树的效果?

    又有哪种非珍贵灵根的灵药,有重塑仙身之功效?”

    言罢,李长寿心底不由一叹。

    他其实只是想找‘重塑仙身’之灵药,但稳妥起见,特意用了‘相思宝树’这种,容易引起旁人误会和兴趣的宝物,做个遮掩。

    与相思宝树差不多效果的丹药,已有雄心丹与心火烧,暂时够用了。

    听海神所言,东木公也被问住了,不由扶须沉吟,很快就答道:

    “重塑仙身的宝物,贫道听闻过几件,比如那瑶池中的八宝心莲。

    但那朵莲花是王母娘娘喜爱之物,且功效是用来起死回生,若是单单重塑仙身,那就有些暴敛天物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木公,我想研制的是一类丹药,并非一颗两颗,可不敢用这般重宝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,待贫道将奏表送去,便去各处查一查、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东木公有些欲言又止,只是给了李长寿一个意味深长地笑容,就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,急匆匆地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他应该是误会了点什么;

    虽说,是李长寿故意让他去误会了点什么……

    出了海神庙,这位东木公立刻潜藏踪迹。

    找了个无人的角落,东木公施展出了,这两年刚修行的‘藏匿’神通,而后仙识反复搜查各处,发现方圆数千里内,并没有可疑的身影,这才嗖的一声破空而起,全速朝着南天门冲去!

    南赡部洲鱼龙混杂,洪荒世道艰险,这些,东木公此前都体会过了。

    跑的稍微慢了些,说不定就会突然蹦出两个强人,口中哎吆哎吆两声,就倒在了自己面前!

    这种事,绝不愿经历第二次!

    ‘又一次平安归来。’

    抵达南天门,东木公稍微松了口气,显露身形,恢复平日里那般淡定的模样,朝天门内飞去。

    守在宏伟天门前的众天兵天将,齐齐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东木公点头示意,并未多说什么,飘然入内。

    南天门正上方悬着一把流光溢彩的宝剑。

    此剑名为‘诛邪灵天剑’,乃玉帝以天庭功德炼制而成,总共有五把,镇压在五大天门处,与天庭大阵相融。

    若有人假冒天庭正神混入南天门,这五把宝剑便能自行分辨,且直接斩下。

    哪怕是金仙修为,也要重伤在此地!

    进了南天门,取道通明殿,东木公飞了好一阵才抵达了凌霄宝殿。

    到了玉帝驾前,东木公呈上李长寿的奏表,便站在高台下方,低眉顺眼,等玉帝陛下发话。

    这次,依然不出东木公所料,玉帝陛下的反应还是那般——

    先大笑两声,随即便是称赞海神几句,而后便轻叹一声,在那思索良久。

    每次陛下看海神奏表,差不多,都是这个流程。

    “木公,”高台上的白衣青年笑道,“你立刻去天庭守备兵马中,挑选四万精锐天兵,接下来十年内每日操训演练大阵,不可懈怠。”

    “老臣遵命!”

    玉帝缓缓点头,笑道:“长庚爱卿这次,可还与你说了其他事?”

    东木公没有犹豫,将他与海神交谈的话语,一字不差地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玉帝的关注点,顿时也被带偏了些……

    “药效类似于相思宝树的灵药?嗯?”

    玉帝略微挑了挑眉,随之便是露出几分恍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玉帝笑道:“这长庚爱卿,还真是穷尽算计之事,便是男女姻缘,也可拿来大做文章,果然厉害。

    吾能得此人相助,当真是太清师兄偏爱,哈哈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东木公低头道:“还是陛下您真知灼见。

    臣还以为,海神炼制这类丹药是为了自用,并未考虑如此之深。”

    “长庚爱卿并非这般性情,”玉帝摆摆手,道,“先去调兵吧。

    随后木公你便去月老殿走一趟,多给月老赐下些功德,让他挪一株相思树灵根,赐给长庚爱卿。”

    “臣,遵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唉……欲要群山峻岭拔地起,谈何容易。”

    丹房中,李长寿摇头感慨了一声,继续守着丹炉炼丹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仙识捕捉到,已经做了三天两晚针线活的灵娥,抱着几件崭新的衣裙,去了师祖草屋……

    这几件长裙内杉,是李长寿亲自动手设计,由灵娥仔细缝制。

    它们只能算普通的法宝,防护效果不佳,但在隔绝外部仙识查探上,用了加倍的禁制!

    为的就是确保旁人用仙识、视线,看不透这衣物的玄机。

    这些衣物某些区域,加厚了几层……

    很快,草屋中就传来了一阵赞叹,江林儿立刻出手,布置了几层仙力结界。

    李长寿立刻收回仙识,并未冒犯。

    不多时,江林儿便得意洋洋地走了出来,昂首挺胸、颇为自信。

    这次已非一顺到底……

    灵娥禁不住一手扶额,想劝师祖低调些,这话又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师祖,要不弟子再帮您多做几件?”

    “嗯!去吧!我在山上随便逛逛!多谢小灵娥了!”

    当下,江林儿负手前行。

    她先去齐源老道的草屋内转了圈,教训了下自己的二徒弟。

    齐源老道被骂的一脸懵懵然,但只能低头听训,却是根本不敢抬头看自己师父一眼。

    江林儿翻翻白眼,又来丹房中视察了一圈,得意洋洋地看着李长寿。

    虽说此法治标不治本,但也总算是将小师祖,在穷凶极恶的道路上稍微拉回了一些。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师祖的这件长裙倒是十分合适,气质出众。”

    江林儿顿时笑的月牙弯弯,凭良心说话:“这主意是你出的?我听灵娥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只是弟子想的一些权宜之计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次做的不错,本师祖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“别这么拘谨嘛,上次咱们不是聊过了?

    我拿你当兄弟,你把我当师祖,咱们各论各的!”

    江林儿背着手跳了过来,看着李长寿的丹炉,小声赞叹道:“你这炉子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“是万林筠长老赏赐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江林儿咳了声,低声道:“长寿,你能不能帮咱设计几件铠甲?这里带点向外弧度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略微思索,笑道:“在俗世中,弟子曾见一些女将领便是身着这般铠甲,这个倒是简单易做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就交给你啦!”

    江林儿拍了拍李长寿的肩膀,随之就眯眼轻笑,问道:“这次书画展,你准备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师祖请看,”李长寿对着一旁轻点,一只只画轴飞了出来,在旁堆积成了小山,“稍后弟子便去草屋前挂上。”

    江林儿点点头:“嗯,不必太仔细,随便弄弄就行了,还邀请了谁?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弟子还未决定,看谁有缘在此地路过,就进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江林儿眼珠一转,却也没多说什么,随手拿起一只画轴,打开看了眼,很快就轻声赞叹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这般本领?当真不容易呢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了笑,并未答话。

    江林儿很快就离开了丹房,走的时候,步子依然十分轻盈。

    李长寿炼好了这一炉毒丹,就去了草屋前开始布置,将自己这些年所做的书画挂好,尽皆都是些山水画卷,没有半个人物图。

    李长寿也担心自己所画的某个人物,今后会突然以纸道人身形登场,从而露出什么破绽……

    这种可以注意的小细节,他自然不会忽略。

    待第二日,李长寿已经在湖边草屋前的空地上,布置了一层简单的迷阵与隔绝阵。

    江林儿被李长寿以鉴赏画作为理由,请进了阵法中。

    片刻后,忘情上人如约而来。

    李长寿向前行礼,不着痕迹地将一把竹签递了过去,传声道:

    “上人,这是酒乌师伯托弟子给您的。

    酒乌师伯怕您尴尬,不敢直接送上。

    这里有十八个话题,一些笑话,若是冷了场,不知该说些什么,就随便找一个看一眼。

    每一个话题,应该都是我家师祖感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眉头一挑,不动声色地将竹签收入袖口,随手拿了两只宝囊给了李长寿,而后面无表情地进入了迷阵画展之中。

    宝囊中,整整齐齐两堆灵石,成色上佳,价值斐然。

    李长寿笑着走到了一旁,将这两只宝囊给了灵娥一只,给了熊伶俐一只,传声道:

    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当下,灵娥开始低头抚琴,一旁灵娥做出来的两只纸人,开始吹萧奏笛。

    但乐声刚起,李长寿立刻喊停,在怀中拿出了一本曲谱,递给了灵娥,“弹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你又作新曲子啦?”

    灵娥眼前一亮,立刻打开曲谱看了眼,轻声喃喃:

    “《做对相思燕》?嗯,曲调也不难……”

    “弹吧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含笑点头,负手走去了湖边,在柳树下放了一只蒲团,舒服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身后很快就传来了欢快的乐声,李长寿心底哼着那熟悉的曲调,手指轻轻敲着膝盖。

    在那迷阵‘画展’中的两道身影,今日也总算开始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就是,十八根竹签好像不太够用,忘情上人转眼,就用掉了三根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中神州,峨眉山。

    这处洞天福地的后山僻静处,仙光缭绕之地,某个洞府中。

    坐在一处莲台上的威武男仙突然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他皱眉掐指推算,很快就捻着自己蓄起的胡须一阵轻吟……

    “奇怪,何事是与贫道有关,还牵扯到了阐教那边?”

    这位,自然就是赵大爷,截教外门大弟子,赵公明。

    赵公明一阵沉吟,细细推演之下,却是不得具体事项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自家老师在给他示警,纯粹是在感悟大道时,突然心血来潮……

    但到了赵公明这般境界,又有漫长岁月的修道积累,推演之法虽不敢说绝强,也算强横。

    赵公明很快就推演出,此事大概会发生在哪个方向——

    南海与西海交界之处。

    涉及阐教之事,赵公明不敢大意,毕竟三教如今关系刚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当下,他悄悄离了洞府,隐藏气息、行迹,暗中赶去了西海,一路向南。

    半日之后,赵公明开始在这片广阔的海域中来回搜索,花费了少许心力,总算找到了一处隐藏的大阵。

    靠近大阵,赵公明就感受到了,其内似乎有斗法的波动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赵公明祭起了两颗定海神珠,让这两颗珠子秉阴阳二气,环绕在自己身周,悄悄在大阵上融开了一条口子,朝内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不要紧,赵公明先是哑然失笑,而后勃然大怒!

    只见此地有三个道人,有两个是一伙的,赵公明有些印象,似乎是被他和琼霄妹子,在西牛贺州‘碰’过的西方教高手!

    而这两人,此刻竟学着他和琼霄那般,一个倒地不起,一个对着另一名老道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这、这还给活学活用了?

    那个被碰瓷的老道都懵了,站在那一阵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这位苦主,似乎是阐教的……黄龙师兄?”

    赵公明并未多犹豫,立刻冲进大阵,口中一声大喝,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光芒大作!

    敢用海神老弟给他赵公明开发的专属套路,去欺负道门高手!

    简直了!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