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蓝灵娥做个梦。

    梦里面她被一位老神仙收做了徒弟,还带回了神仙的住所,见到了一位从水里面跳出来的英俊师兄……

    呃,好像这不是梦,就是刚刚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间,蓝灵娥又听到了自己师父的嗓音,只是此时的师父有点凶悍,跟自己印象中的慈祥老神仙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“混账!翅膀硬了是不是!现在连师父都敢算计了!”

    然后,蓝灵娥就听到了那温润温雅的嗓音:

    “师父您消消气,弟子只是防患于未然,又刚好要修行水遁之法,就做了这防贼的布置去了湖中修行。

    弟子不知师父您今日突然赶回来,没能及时撤掉,还请师父原谅。”

    师兄说话不急不缓的,让人不自觉就想多听几句呢。

    紧接着,蓝灵娥又听师父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竹床边,老道拍拍手,满是无奈地抱怨着:“我说长寿啊,这是在山门内,你做这种布置有什么用啊?

    还防贼,咱们小琼峰就差把这个琼字写成穷字了!哪里会有什么贼来光顾咱们!”

    长寿?

    师兄就是叫长寿吗?

    好朴素的道号呢,又透露出了师兄质朴单纯的美好愿望。

    蓝灵娥突然发现,自己虽然能听到外面的动静,却根本无法睁开双眼,眼皮十分沉重,浑身也没什么力气。

    师兄又说话了,嗓音好温暖,给自己的感觉,好像母亲大人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此言有失偏颇,山门内并非就没了危险。

    峰与峰之间近年竞争激烈,山门长老们又不怎么关心这种事,而弟子又是咱们这一脉仅有、哦不,唯二的弟子,必要的谨慎还是需要的。

    本来我们小琼峰在门内存在感就偏低,也没什么靠山,说不定就会有人想要夺走咱们这一亩三分地,暗施算计。”

    师兄刚说完,又听老师父埋怨道:

    “咱们度仙门门规森严,怎可能会有这般事发生?

    罢了罢了!为师说不得你了!整天这么多歪道理!也不见你修为怎么升!

    你在此地等灵娥醒过来,拿着为师的令牌,就带她去主峰登录名册,领取正式弟子的身份牌和月供!

    真是,气煞我也!”

    老道一扫衣袖,从竹椅上起身,估计是刚才药劲还没过,又是一个踉跄,让这老道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“气煞我也!”

    “师父您慢些。”

    “哼!为师闭关参悟无上妙道去了!”

    齐源道长狠狠地一跺脚,身形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此处草庐;

    眨眼的功夫,隔壁草庐顿时传来了一阵叮铃哐当的响声,显然是道长解除法术后又是一个重心不稳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门前的青年轻轻一叹。

    伴着这声叹息,竹床上躺着的女童双眼睁开了一条缝隙,看到了此时那个低头思索的身影。

    师兄个头好高呢。

    “师父的底子还是太弱了些,神魂之力不足,恐怕难以扛过成仙的天劫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都是什么意思……

    倦意再次袭来,蓝灵娥不自觉又轻轻闭上双眼,很快又听到了越发清晰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莫看她此时只有九岁,因灵智开的早,又生在一个人族俗世的权贵家,自小学习礼法,对各种事已经懵懵懂懂、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这般孤男寡女的情形,且一个陌生男人不断靠近自己,这在蓝灵娥看来是不尊礼法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自己师兄,以后就是如同亲兄长一般的人,好像,也没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蓝师妹,我是你师兄李长寿。

    现在我为你缓解软仙香的药力,如果你能听到的话,请不要把我当做变态,我是一个价值观很正的男人。

    呃,在说什么梦话,她刚开始修行,哪里抵得住这药力。”

    变态?价值观?

    这些关于修仙的专用辞藻好难理解……

    师兄不愧是炼气士!

    蓝灵娥想努力做出回应,避免在师兄面前太过于失礼,但自己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,只有心念在活动。

    突然间,她感觉一张大手轻轻放在了自己额头,一缕缕清清凉凉的气息从额头汇入,瞬间流遍全身,让她感觉异常舒适。

    师兄在为自己疗伤……

    蓝灵娥心念不知为何有些杂乱,心思飘到了云端,迷迷蒙蒙又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李长寿看着床上平躺的这个小姑娘,皱眉一阵思索。

    虽然师父此前就说了很久想再收一个徒弟,自己也做足了心理准备,迎接小师妹或者小师弟的到来,但总归有几件事,他还是颇为在意的。

    ‘趁机查看下她魂魄吧。’

    李长寿散出一缕清凉的气息,轻轻触碰着蓝灵娥的生灵本源之所在。

    嗯,魂魄与身体完美融洽,没有丝毫违和感,应该没被夺舍。

    资质似乎也不错,水与木的相性,就是不知道脾性如何。

    小师妹这个年纪,性格应该已经成型了,希望不是那种到处惹祸的性子……

    不过,看长相以后也可能是个美人,自古红颜多祸水,这可能是一个冲突爆发点,要尽力避开才行。

    ‘再检查下是不是藏着魔种之类的东西吧。’

    嗯,这个也是很有必要的检查,虽然发生的概率很低,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微小的可能性,防患于未然总归是不差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……

    诶?

    感受着那只大手离开自己额头,开始在各处缓缓滑过,正昏睡的蓝灵娥,小脸也略微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师、师兄……

    这样是不是太……

    那里不可以!

    很快,李长寿点点头,经过他缜密的检查,小师妹应该不存在什么问题,没被夺舍,没被种魔,没有被下蛊、下咒,也确实是颗修仙的好苗子。

    入门检查,正式通过!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关于开展对师妹的培训课程了,这个也要好好准备。

    最好,师妹不是那种喜欢惹是生非的性子,这样自己沾上因果的概率,就能大概跟此时保持一致了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坐在床边略微有些出神,随后便哑然失笑,低喃道:

    “不过,大概也理解为什么上辈子有那么多萝莉控了。

    这么可爱,谁顶得住?”

    萝莉控?

    可爱?

    上辈子?

    蓝灵娥虽然听不懂,但感觉师父果然没说错,师兄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可能是那些清凉气息发挥了作用,蓝灵娥周身力气恢复了一丝丝,忍不住想睁开眼,小嘴微微张开,发出了一声轻哼。

    眼前从模糊变得明亮,蓝灵娥总算近距离见到了师兄,果然是一张棱角分明又越看越俊美的面庞,比自己母亲身边的那几位侍卫都要好看呢。

    就是,此时这位师兄的表情,有些让人……提心吊胆……

    师兄的眼神好吓人!

    咕!

    蓝灵娥吞了口口水,弱小无助又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就听床边端坐的这青年修士幽幽地问了句:“你刚才,都听到了?”

    蓝灵娥顿时有些慌了,颤声回着:“没、没有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师兄怎么了?自己有哪里惹师兄生气了吗?师兄这种表情,是对她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?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床边的青年缓缓站起身,低头俯瞰着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,目光有少许犹豫,但很快就用低沉的嗓音道:

    “看着我。

    刚才我说的这句话,不要跟任何人提起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,”蓝灵娥小声应着,脸蛋红彤彤的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随后,她见自己师兄摇了摇头,慢慢站起身来走到窗边,对着窗外一阵出神。

    他叫李长寿,当年拜师时,也在自己的坚持下,道号保持了长寿二字;

    跟蓝灵娥猜测的也差不了太多,李长寿就是想着自己能活的更长一些,最好能与天地同寿的那种。

    此刻,李长寿在回忆着,自己刚才自言自语时透露出去的那些信息。

    最大的破绽,应该就是‘上辈子’这三个字吧。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这一百多年千防万防,没想到竟然在新来的小师妹面前暴露了自己的秘密!也是把秘密藏在心底时间太长了,忍不住就开始自言自语!

    扭头扫了眼在床上正试着坐起来的小姑娘,李长寿摸了摸下巴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要杀人灭口吧,杀人灭口!

    竹床上,已经费力坐起来的蓝灵娥,刚好瞄到了自家师兄那道幽冷的目光,禁不住打了个哆嗦……

    “师兄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说的话,绝对不要跟任何人提起!”

    “嗯!灵娥记住了!”

    “一定不要跟任何人提,包括师父在内!”

    “好的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好,先发个誓,用无上大道的名义!”

    “呃?呃……”

    斜斜的日光中,坐在床上的女童额头渐渐挂满黑线,在旁边技术指导的监督下,抬着小手,开始叙述那长达千字、考虑了各种情况和前提条件的……

    大道誓言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