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东海水晶宫,富丽堂皇的大殿中。

    各类各样的观赏鱼与兽,在殿外各处悠闲的游动着。

    龙首老者仰躺在宝座中,几名美貌的海女,在旁轻柔地扇风、揉腿,不远处两根白玉柱后,十多位海女奏响各类灵宝乐器……

    龙王一天的日常,就这么开始,也这么结束。

    殿外有群观赏鱼突然朝着四处散开,一条青龙落在殿外,化作了面容清秀的少年,一撩锦袍前摆,快步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父王!儿臣敖乙求见!”

    “嗯?”东海龙王像是刚睡醒,双眼睁开一条缝隙,抬手摆了摆。

    各处海女迅速退走,敖乙快步到了宝座前,低头行礼。

    待殿内没了人影,殿外守着的几名龙族将领,开启了大殿阵法。

    龙王慢慢坐正了身体,那张龙脸上,带着少许慵懒疲倦……

    “吾儿有何事啊?”

    “父王……”

    敖乙顿时语塞,苦笑道:“半个月前,您让儿臣调查安水城海神庙龙族被斩之事。

    儿臣今已查明,在这颗摄魂珠中有一点记忆碎片,能见背后算计之人!”

    言说中,敖乙将那只摄魂珠捧住,用仙力呈给了龙王。

    龙王抬手捏住宝珠,闭目凝神,很快就轻轻颔首,将这只摄魂珠捏碎。

    敖乙一怔,忙道:“父王为何!”

    “此事吾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父王,这证据若是被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傻儿。”

    龙王笑呵呵地摆摆手,“去吧,多陪陪你……你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思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多陪陪她吧,族内这些事你大婚之前,不必太操心。”

    龙王又靠回了自己仰躺的位置,懒声叮嘱着:

    “记得,隔三差五便找些合适的理由,多给你那位教主送些礼,他有任何请求都可答应,切莫与他淡了交情,这才是要事。”

    敖乙顿时不明所以,但回想此前,这次父王对自己说的话语、露出的表情,已算是……十分丰富。

    “是,儿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龙王摆摆手,并未多说什么,似是已昏睡过去,传出少许鼾声。

    敖乙走后,那些海女再次回来,奏乐的奏乐、捶腿的捶腿;

    老龙王露出了几分淡淡的笑意,随后便是轻轻一叹,继续这简单且枯燥的龙王日常。

    ‘父王为何不让继续追查此事?’

    敖乙面露不解,走在铺满珍珠的回廊中,享受着这奢华的……足底按摩。

    他着实有些不太理解。

    这半个月的努力查证,不断搜查、调查,按教主哥哥所说的那般,顺藤摸瓜,确定了一大批龙族内不安分之龙、反叛之龙。

    为何……

    回了自己的宫殿中,敖乙看着正与几名海女一同嬉戏的姜思儿,心底想起了教主的叮嘱。

    有拿不准的,就与你道侣商量……

    敖乙略微摇头,并未吵扰她们,转身去了自己平日修行的偏殿中,静静打坐。

    心底还是觉得有些憋闷。

    敖乙神念沉在安水城海神教主庙中,刚要用神念与自家教主交流,突然发现……

    后堂中,两个老者正在那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主位上坐着的老者,敖乙自然认得,那是教主的纸道人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玄都大法师赐下的化身,不然怎么可能有天仙境的实力?

    ——虽然敖乙没直接问过,但这个问题的答案,在敖乙看来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名老者,敖乙看着有些面生。

    对方修为不错,有金仙威压,且看着有少许贵气,言谈气度也算非凡。

    仔细一听,此刻两人竟然在说关于龙族之事……

    敖乙就听,教主的纸道人叹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“唉,龙族现在处境越发艰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贫道在天上也有所耳闻,”另一位陌生的老者叹道,“海神你上奏过此事之后,陛下也是关心的紧。

    龙族是四海大族,陛下也有意招揽,可惜龙族太过高傲,怕是给什么神位都不满足。

    而且天庭神位虽说空缺许多,但也不可能给龙族几个,必须是有天道认可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时机未到,”李长寿叹道,“陛下此刻威名不显,龙族心气儿也确实太高。

    木公,玉帝陛下有什么喜好之物吗?”

    “陛下喜好之物倒是不多,”东木公摇摇头,“如今陛下以奉天道、扶道门、完善天庭、造福三界苍生为己任。

    陛下每日励精图治,不是在处理事务,就是在处理事务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言说中,东木公压低嗓音,低声道:“陛下这段时间,连瑶池那边都去的少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沉吟几声,随之将话题轻飘飘地扯开。

    谈论玉帝陛下的私生活,也没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敖乙神念刚来,李长寿自然就已感知到了,今日恰好东木公前来,与敖乙撞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当即,李长寿立刻对木公传声叮嘱几句;

    刚才东木公所言,除却玉帝陛下最近没怎么去瑶池这句,其实都是出自李长寿之口。

    没办法,李长寿也怕木公说错了什么话,话语中流露出对龙族的不满、鄙夷。

    东木公暗自瞧了眼敖乙神像的位置,又与李长寿寒暄几声,取走了李长寿的奏表,便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待东木公离开,李长寿还未来得及将这具纸道人,沉到地下纸道人库中,敖乙已是兴冲冲地发来了神念交流申请……

    两人在迷蒙梦境中刚一见面,敖乙就禁不住问道:

    “教主哥哥,刚才那位高人,莫非就是天庭中的东王公?”

    李长寿含笑点头,眼底略带笑意。

    怪不得,前世经常有人说‘演而优则导’,当导演兼编剧兼剧务,确实是比单纯做个演员要麻烦许多。

    与敖乙闲谈了半个时辰,李长寿收回神念。

    他低头炼制了几只阵基,又将接下来要炼制的宝材归纳好,这才离开山体内的密室,在丹房周围散散步,仔细思索敖乙所说的话……

    ‘这位老龙王,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。’

    李长寿沉吟几声,觉得这个老龙王才是明白人,身处局中,却能稳坐泰山,坐观全局。

    果然,从远古混下来的高手,都是些深藏不露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嗯,赵大爷这种除外。

    自己接下来,倒是要注意一些,绝不能让龙族对天庭生了恶感。

    东海龙王是四海龙宫的老大哥,也是龙族权力最高之人,他选择静默、容忍,应该不只是忌惮和顾忌。

    老龙王可能在谋划一波大事……

    ‘假如我是龙王,该如何拯救龙族?’

    李长寿背着手,在小琼峰后山漫步,心底不断思索,不知不觉便走到了,自己种植剪纸成人神通所用灵树的区域。

    顺带一提,种植仙豆已经有专门的【农】字纸道人负责,李长寿不必随时过去。

    要搞豆子,只需分些心神在那纸道人身上,如此能提高不少效率。

    微风拂过,一棵棵已经成为茁壮的青年树,在对精心养育了它们的李扒皮,致以最深的敬意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走到了一棵树下,抬手拍了拍树干,像是鼓励一个年轻小伙子那般,鼓励它多产出一些汁液,为小琼峰多做几份贡献。

    许久,李长寿才缓缓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龙族……

    “毒疮入骨,龙王怕是想要找机会刮骨疗毒,这个此前倒也考虑到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自己储物法宝中,那几张敖乙带来的请柬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此时虽然没有任何依据,但总觉得,敖乙大婚,会是【龙族上天】之事中颇为关键的转折点。

    自己还是早做谋划才是。

    这是圣人老爷给自己的任务,关系到自己今后的立道之基,必须要慎重对待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一声呼喊,李长寿扭头看去,却见灵娥驾云飘到了数百丈外。

    李长寿眯眼一笑,灵娥顿时想到了此前的窘态,禁不住抿嘴脸红,道一声:

    “刚才师祖给我回信了,说是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。

    师兄……我!

    我回去修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言罢灵娥捂着脸扭头就跑,一溜烟钻回了自己的草屋。

    李长寿禁不住哑然失笑,之前壁咚逗了她一次,这都半个月了,还没缓过劲来?

    这丫头的害羞被动莫非点满了?

    总算,师祖江林儿犹豫了这么久,决定要用这前世泪了……

    这倒也是一件好事,只是不知对忘情上人来用,到底有没有效果。

    毕竟忘情上人也是门内天仙巅峰境高手……

    不管如何,试试才知道。

    如果能给小琼峰,在门内拉到这般大腿,以后哪怕自己有事,本体要随大法师外出,师父和灵娥的安全系数也能提升不少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李长寿又想到了一件与龙族有关之事。

    龙族,还有一个道门中的高手,便是那位黄龙真人……

    后面龙族爆发大战,己方人教只有大法师和小法师两个有效战斗力,天庭现如今也没高手可以外派。

    虽然大法师够强,但大法师也是能不动就不动的性子……

    想要尽可能,在龙族矛盾爆发时占据主动,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。

    【用南海海神的身份去联系黄龙真人?】

    虽然李长寿印象中,这位黄龙真人在封神大劫时,也是‘干啥啥不行,被绑第一名’,但毕竟是阐教十二金仙。

    他是龙族出身,龙族危急时刻出手救援,合情合理……

    用南海海神的身份联络,也不稳妥;还是走天庭的路子,让东木公去请黄龙真人。

    下一封奏表中,就对陛下奏请此事吧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伸展了下筋骨,随便找了一棵大树下坐了下来,拿出了一面石板,开始低头书写《稳字经》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是自罚;

    只是在将稳字经加长、改良一下,之前很多方面都没涉及到,警示意义也不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半个月后,东海之东,天柱旁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鬼鬼祟祟,溜过了写着‘天涯海角’四个古老大字的石碑,悄悄朝远处大城而去。

    她戴着斗笠,背着一把血色巨刃,浑身缠绕着一缕缕凶悍的气息,却将自身修为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路过的炼气士,都会下意识避开这道身影……

    此人应该、可能、大概是个女子,身着板甲,且板甲颇为宽松,身形倒是娇小纤瘦。

    ——这自然就是李长寿正在等的自家师祖,林江散人江林儿。

    她略微有些犹豫,看了几眼西面,还是进了这座大城。

    找了家‘仙栈’,要了个不起眼的房间,开启房间阵法之后,又自己布置了几道结界,这才略微放松了些……

    人在江湖飘,哪能不挨刀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在此地没有仇家,但再小心些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前世泪……”

    江林儿坐在床榻上,一阵皱眉思索。

    一直挺果断的她,此刻却是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其实这一路上她都在犹豫,心底不断选否……

    ‘要不还是算了吧’、‘那闷葫芦有什么好的’、‘我要是真的把他拿下,岂不是要放弃在外面这逍遥自在的日子’……

    但不断的否定中,她就这般莫名其妙地飞到了此地。

    “烦人!”

    江林儿翻了翻白眼,直接仰躺在了床榻上,随后又烦躁地一阵翻滚。

    “哼!用就用!

    徒孙搞来这么好的东西,还孝敬本师祖,怎么就不能用了!”

    一咬牙,江林儿当下就要继续出发,但随之她脚步一顿,看到了一旁摆着的法器琉璃境中的自己。

    低头,摸了摸自己的良心,江林儿禁不住一阵撇嘴。

    “回去一定要多吸几口小玖的福气!”

    江林儿冷哼了声,关闭房中阵法,白花了三枚灵石,背着大剑出了这‘仙栈’,驾云朝大城的出口而去。

    突然间,江林儿眉头一挑,仙识捕捉到了某个熟人。

    她朝着城中一处高楼中匆匆一瞥,就立刻收回了视线,确保不被对方发现……

    ‘这不是,上次给我送东西的那个龙族少年吗?

    好像还是龙族太子来着?

    这家伙跟一群凶神恶煞的妖魔鬼怪……不对,这是障眼法做出来的容貌。’

    江林儿心底泛起浓浓的疑惑。

    此时,她多年混出来的直觉告诉自己,这里面肯定有大阴谋;

    但她混出来的经验又告诉自己,此事绝非她能掺和的。

    并未多想,江林儿选择不管,出了天涯海角附近的这座巨型坊镇,就取道东海、潜藏行踪,朝度仙门赶去。

    她飞了小半个时辰,心底越想越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二太子与自己那神秘的小徒孙关系匪浅,不然上次也不可能送那么重的礼……

    出来混,多多少少都要讲点义气。

    略作思索,她取出传信玉符,耗费了一次这珍贵的传信玉符使用次数,将自己所见之事,传回了度仙门。

    江林儿很快就得到了李长寿的回信,嘴角轻轻一撇。

    “这小家伙,差使起自己师祖来,还真是理直气壮!”

    罢了,看在老二的面子上……

    摇摇头,江林儿朝着下方大海落去,等待着李长寿所说的‘高手’赶来汇合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