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有琴玄雅离开时,已是清晨日出。

    继亲师妹灵娥,非亲师伯酒乌,二教主敖乙后,李长寿又一次拿出了同款模板的大道誓言。

    这次大道誓言的建立,全程由天道公证处公证,双方本着友好、互助、互惠、互利等原则,在愉悦的心情中,立下了这份保密约定。

    就是,有琴玄雅驾云离开时,神情有点恍恍惚惚,驾云有点飘忽不定……

    ‘真仙境。’

    李长寿伫立于晨光中,心底道一声‘与卿共勉’,就驾云去了湖边。

    李长寿此刻,心底其实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自己一直担心的细节,比如,他无法去解释自己修为是如何来的,说隔三差五一次顿悟,别人肯定不信。

    没想到,根本不用自己花费心思去解释;

    因为根本没人关心这些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……

    这妹子外冷内热,从小便是俗世某国的公主,入门之后也是被众星拱月。

    前面几十年,她身边还有个不得好死的元青……

    在这种成长环境下,能够保持一颗正直之心,已是十分难得,不通人情世故,其实也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李长寿回味着自己心底的那份触动。

    那是,有琴玄雅对他行礼,说那句‘代全体弟子’时,他心底所留下的少许感触……

    摇头一笑,将这份波痕抹平。

    李长寿不需要别人的感动,也不需要别人对他赞扬,他只喜欢不被别人关注。

    掌门那还有些不稳,自己必须在半个月后,再去掌门那边探探口风,顺便与掌门好好谈一谈,想个办法,让掌门今后为自己打打掩护。

    自己这次,不小心暴露了修为底牌给掌门与有琴师妹,虽增加了隐患,却并非完全的祸事。

    一件事的好与坏,本就是相对而论。

    若是能够成功【攻略】掌门无忧道人,倒也能让自己今后在门内的修行环境,变得更稳定一些。

    最好,是掌门暗中下令,让人别来小琼峰打扰,再多给他些宝材,搞几十年百倍月供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这个倒是有些想多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驾云飞过湖边,并未有人跑来迎接;

    灵娥与新晋小琼峰护山保安小队长熊伶俐,正在灵兽圈那边忙碌。

    此前李长寿交给了灵娥一个任务,让灵娥托与他们师兄妹相熟的百凡殿长老,将他们师兄妹接下来两年的月供,以及熊伶俐未来十年的月供,换成灵兽幼崽。

    让各位外务长老感到有些奇怪的,是灵娥提的要求……

    灵兽幼崽的选择上,不追求高品阶、高灵智、高珍稀度,反而要一些味道不错、肉质鲜美,且容易繁殖培育、生长周期较短的灵兽。

    很快就有长老明白了为什么,觉得这是他们小琼峰继灵鱼之后,又开始搞新‘品种’!

    花样当真不少!

    于是,这些外务长老对此事也十分上心,各自按照他们喜好的口味,弄来了不少灵兽幼崽。

    外务长老们甚至还自掏腰包,贴补了下小琼峰的‘肉食类’灵兽养殖计划……

    熊伶俐被这些长老们的热情感动到热泪盈眶……

    这些自然都是小事。

    李长寿将此事安排给灵娥处理,也算考验下灵娥的做事能力,而目前为止,灵娥做的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至于做事的奖励……

    不被罚已经是最佳的嘉奖!

    灵娥的性子,李长寿当真太了解了,夸她几句她就能飞天遁地!

    灵娥十八岁后,李长寿但凡夸她几句,类似于‘故意喝醉’这种事件便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虽然说到底还是叶公好龙。

    ‘金仙劫,金仙劫。’

    李长寿漫步走向自己师父的草屋,心底的思索,转向了与自身有关的大事。

    尽管自斩了一次道境,如今差了天仙境圆满只有一线,自己现在完全不敢随便打坐修行。

    度金仙劫的各类宝物,要尽快做好准备了。

    自斩道境之法虽然还可以继续用,但自己这次已是将道基糟杂、不稳之处,几乎尽数斩掉了;

    稍后就算再斩道境,效果不会太明显,顶多就是再落下一些小境界。

    元仙、真仙境,李长寿是直接通过渡劫后的感悟,飞升迈过去的;

    修道就好比在海滩上做一只沙雕,自己的道基,还有许多‘空泡’。

    金仙劫,又称立道劫。

    金仙之前,都是不断完善自身大道的过程,从炼精化气开始,一直到天仙境,元神、肉身趋于圆满,就可以与自身之道相融,结长生道果。

    世上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花瓣,也没有两条完全相同的大道。

    太清圣人老爷与玄都大法师这对大佬师徒,其实就是最好的例子,两人一个宅一个懒,虽看似相同,实际上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而李长寿修的道更是别具一格,在太清无为道的基础上上,又注入了满满地稳字……

    生灵长生与否,取决于自身之道能否寄身天地之间,能否与天地同寿、与日月同辉,可否经受住天地的检验!

    金仙劫,与成仙小劫不同。

    因洪荒元气充沛、道门功法流传甚广、人族气运昌隆,人族炼气士很多都能抵达成仙劫。

    但成仙之后,一步一天堑,能在自身寿元大限之前,走到天仙境圆满的炼气士本就不多。

    能度过金仙大劫者,更是寥寥。

    洪荒高手多,是因从远古无数岁月的尺度下,慢慢积累;

    若是单单截取最近万年,在如此庞大的生灵基数下,修成金仙者依然十分稀少。

    李长寿在古籍上看到过一个说法,说是金仙的数量达到某个程度,大道就会降下无边量劫,以维持天地平稳。

    类似的说法,在洪荒还有很多,也无法具体考究。

    李长寿总结了下,自己现如今需要解决的问题:

    其一,修为提升的太快,缓冲余地已经不多;

    其二,自身对金仙劫太过陌生;

    其三,对金仙劫的准备远不够充分,且因上一个问题的限制,李长寿并不知道具体的努力方向……

    ‘最好是有个目标能够去参照一下。’

    门内,谁有希望度金仙劫?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立刻蹦出了两道身影……

    拄着铜皮拐杖的冷面毒王,万林筠长老。

    以及,双鬓两缕风骚银白发,自称忘情,却与自家穷凶极恶小师祖有一段故事的,忘情上人。

    前者虽距离金仙劫还差了一截道境,却是度仙门内,自己最为敬重的长老,对自己也无比关照。

    于情于理,李长寿若是能有办法,让这位长老有机会长生不老,自然要帮一把。

    虽然李长寿也必须承认,他存了一些这方面的心思,想着让万林筠长老突破境界之后,试试能不能搞出毒伤金仙的道毒……

    那样,自己的底牌库又能丰满一些,哪怕遇到金仙围攻,也能微笑着面对他们,喊一句:

    ‘别逼我拔剑!’

    只是,并非所有人都能抵达金仙劫,万林筠长老卡瓶颈着实太久了些,机缘难求矣。

    心底刚感慨完,师父的草屋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李长寿收敛心情,先探望探望师父,再回去继续琢磨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草屋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昨天夜里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,自家师父还能安稳‘修行’,这份心性倒也是当真难得。

    隔着师父草屋外围这些形同虚设的阵法,李长寿看了几眼师父修行时的躺姿,索性回了丹房。

    就盼着,师祖什么时候能将皖江雨师伯的转世身寻到,给师父点盼头吧……

    师父这都快成睡神了!

    其实也不难理解,人若是没了奔头,很容易就失了精气神。

    李长寿对此只能引以为戒,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,以示鞭策。

    嗯……

    先稳他个大罗再说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‘教主他,到底喜欢什么?’

    东海龙宫,那各处都宛若七彩水晶雕琢而成的新房中,敖乙正坐在水池旁,轻轻地揉着自己额头。

    水池中,一条美丽鲛人在轻轻游动着,那精致可爱的脸蛋上满是甜甜的笑意,时不时游到水池边,给敖乙送来一些仙果与佳酿。

    敖乙化形之后,维持在了少年身形,莫名其妙就不长个了。

    这位鲛人族的公主心思也是颇为细腻,将自己化形之后的人身模样,恢复到了少女身形。

    在鲛人族那些浪漫故事的传说中,流传着一条浪漫的定律:

    伴侣之间,谁显的老谁吃亏,会不由自主去照顾显小的那个!

    玩笑,玩笑……

    对于和敖乙之间的关系,鲛人族公主其实很明白,虽然二太子殿下十分温柔,且一直很尊重自己,但自己一族毕竟只是龙族的附庸。

    她,也必须收敛自己偶尔的任性,今后安心相夫教子,支持自己未来的夫君……

    看敖乙在那愁眉不解,这位鲛人小公主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些许水声响动,她的鱼尾化作了玉足,额头光芒闪烁,一袭浅色的短裙落下,在敖乙身侧,为他轻柔地揉着额头。

    鲛人善歌,这位小公主开口说话时,嗓音轻转低吟,十分悦耳。

    “乙哥你不用担心,四海的乱局肯定能平复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敖乙也是有些措手不及,但他毕竟是跟着教主大人混的,立刻顺势接道:

    “嗯,不错,我在这里担心也无用。”

    龙颜越发厚重。

    “对了思思,按照鲛人族的风俗,如果是给自己十分重视且在乎的人送礼,会送一些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鲛人公主脸蛋泛着少许红晕,低声道:

    “我的鲛珠已送于你了,呆龙。”

    敖乙顿时知道她误会了,笑道:“是你我之外,我最为重视之人,我想送他一样或者几样礼物。”

    鲛人公主顿时用力揉了敖乙额头两下,嗔道:“你莫不是在我这里学了这些,去讨好其他女子呢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,”敖乙苦笑道,“是我一位兄长,他是人族出身,就是我之前对你提起过许多次的那位。”

    “长寿兄长吗?”

    鲛人公主随即轻轻一叹,虽然还未见到过这位兄长,但这位兄长还真是无处不在,一直出现在他们婚前的蜜月期……

    敖乙叹道:“帮我想想主意吧,再过几日咱们就出发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帮你准备一份礼物,若你觉得称心,便送于这位兄长,如何?”

    敖乙眼前一亮,自然是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然而,这位小公主却是掩口轻笑。

    为了自家如此可爱温柔的夫君,今后不会走上一条不归路;

    她这次,也要给这位兄长送上一份厚礼,帮他促成一段姻缘才行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牛贺州,灵山附近某个隐蔽洞府。

    一缕蚊声响起,随后便见一道道血光迅速凝聚,凝成了身着血红色长裙的倩影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洞府并无一人,洞府之外的数重大阵瞬间凝结,隔绝外部查看!

    文净道人走了几步,突然冷哼一声,不远处一块大石无声化作粉末。

    用力吸了口气,文净道人让自己迅速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半日前,被某个西方的副教主喊去商议接下来对龙族的谋算,却是被几人轮番指责,将此前几次行动并未取得成效的锅,都甩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自己不中用,简直废物!”

    文净道人咬牙骂了句,但不知想到了什么,嘴角露出了几分冷笑。

    这群家伙,竟然还动了离间人教与龙族的打算。

    疯了吗?

    去招惹那个海神教教主?

    哦,差些忘了,这些家伙都不知这位海神的底细……

    有趣,有趣的很。

    “倒是有场好戏看了,”文净道人轻笑了声,一想到那几个副教主吃瘪后的猪肝面色,心情顿时舒畅了大半。

    但随之,文净道人却又不得不考虑……

    ‘虽说,本王不必多管这些,那个海神定能摆平这些麻烦;

    但现如今,本王已暗中投靠人教与天庭,若是不做些什么,倒是不好交代……’

    于是,文净道人略作思索,身形侧躺在床榻上,缓缓闭眼。

    暗中却开始控制,藏在一些深山野林中的傀儡……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