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文净道人离开时,已不像此前那般失魂落魄;

    但能看出她心事重重,且有些……想要呕吐的冲动……

    这个自然不是李长寿对她做了什么,李长寿就一具天仙境的纸道人化身在此地,蚊道人随手就能捏死。

    让她作呕的,是这种款式的大道誓言!

    几个时辰内连续立下两道这般大道誓言,哪怕是文净道人,心里也难免落下了一些些魔障,有了一丝丝阴影。

    而让文净道人真正感觉,自己斗不过这个南海海神的,还是她离开后,后知后觉的两件事……

    其一,李长寿让她继续回西方教,尽心为西方教做事,暂时就当此事从未发生过。

    这表明,人教与天庭并非是看上了她的这份实力,而是她此时在西方教中的位置……

    换而言之,西方教自觉一直做的滴水不漏,不断挑拨三教关系,收纳一些妖魔为己用,这些事,太清圣人早已知晓。

    而这位神秘的太清圣人,已开始反过来谋算西方教,她成了一枚暗藏的棋子,准备后事听用……

    天地如棋盘,众生如棋子,唯圣人可执棋。

    这般话语,文净道人听过无数次,但今日,她却是体会最深的一日。

    其二,离开南赡部洲之后,文净道人才突然回过神来……

    从她被截教三凶突然算计,到她被南海海神拦下,一直到最后,被南海海神拉拢成了人教、天庭之爪牙……

    一步又一步、一环扣一环,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她唯一能占据主动的,就是选择生或死。

    更让文净道人感到心寒的是,她此前喝酒时,竟不由自主对这个南海海神有了一些信赖!

    甚至,她还觉得,这南海海神与自己同病相怜……

    仔细想想,她完全是被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!

    到头来,自己除却知道南海海神是人教隐藏高手,其他竟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这个海神,比那位玄都大法师,还要神秘了何止三分。

    “哼!装神弄鬼!

    早晚让你知道本王的厉害!”

    文净道人冷哼一声,随手扯下身上的素白罗裙,恢复了琼霄仙子口中败坏风气的纱裙打扮。

    她身形随之消失不见,只在西牛贺洲与南赡部洲的边界群山中,留下了一缕蚊声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长寿也是呼了口气。

    真不容易……

    为了确保文净道人今后会去‘嘬’那一口,就直接将文净道人忽悠到了天庭名下,为玉帝赐下提前找好了一把暗刃。

    这种行为,就跟……

    想找个地方稳点钓鱼,就将整个鱼塘都包下来,一样。

    但自己能想出的其他办法,都不怎么稳妥,比较之下,只有此时这条路最稳,今后找机会说服玉帝陛下就可无忧无患。

    到封神大劫万仙阵时,不用李长寿多管什么,太清圣人老爷给这蚊子一点点暗示,趁西方二圣不在家,偷偷去嘬一口十二品金莲……

    也就算大功告成了。

    李长寿等了一阵,圣人老爷也没再降下指示,这就说明,圣人老爷对他的处理方式是认可的。

    ——若是圣人老爷不满意这种处理方式,必然在事情发生之前,早就给他警示。

    文净道人是一把毒刃,只能用在暗处,若用不好了,还容易伤到自身。

    这次忽悠了文净道人……

    啧,若是让她知道,自己不过是度仙门一小弟子,真实修为也不过天仙境,她会不会发疯过来干掉自己?

    赵大爷那边,也必须想个办法,将这股歪风止住了。

    现在,赵大爷搞出来的事,已经开始影响到封神大劫原本的剧情走向,今后说不定会搞出更大、更麻烦之事!

    可这事又能怎么解决?

    赵公明与琼霄可不是蚊道人;

    蚊道人本身就与西方貌合神离,且已无退路,自己给她一条生路,她自会顺着鱼线主动上钩。

    酒楼中,李长寿这具纸道人,不自觉苦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难办……

    城中各处正热热闹闹宣扬海神教的教义,一片欣欣向荣之意,李长寿将酒杯酒壶一同用三昧真炎燃掉,抹掉此地气息,而后悄然离开。

    止住碰瓷歪风,还是要从截教本身入手。

    谁能制得住赵大爷?

    圣人老爷。

    自己难道还要因为这点小事,想办法惊动到通天教主?

    这未免……也刺激了!

    这次【赵公明碰瓷蚊道人,十二品金莲险生还】事件,给了李长寿一个深刻的教训——

    百因必有果,报应躲不过。

    以后若是有了因果,尽快了断才是正理!

    这次把文净道人忽悠到手,其实还有另一重隐藏的福利。

    【龙族上天】就如一场大戏,戏内角色分为正反两派。

    李长寿现在,右手能通过‘正派’角色敖乙,影响到龙族做出判断;

    左手能够通过‘反派’角色文净道人,对西方教的行动产生影响……

    感觉,他从原本跑腿的剧组打杂的,一跃成了导演助理兼编剧,能做的谋算多了数倍!

    但,李长寿已经深刻认识到了顺其自然的可贵,无为、清净,顺势而行,如此方才能尽量少沾因果。

    稳妥起见,他之后尽量不去跟文净道人联系,静静等待后事发展便是。

    至于,自己对文净道人该如何定位……

    她是个凶恶的高手,仅此罢了。

    三教源流大会现场,李长寿静静地坐在那,双眼睁开一条缝隙,瞧了眼附近环境,对熊伶俐传声叮嘱几句,就继续闭目凝神。

    他开始逐字逐句,思索自己与文净道人的交谈内容。

    他仔细回味着,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小问题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文净道人最后所提,以后想见玄都大法师,好像有些深意。

    李长寿此前觉得,文净道人只是通过这种方式,进一步[红旗小说 www.hongqibook.com]确定自己背后是太清圣人……

    但此时细细品味,文净道人当时的眼神、表情,说话时的口吻,以及最后的尾音那一丝丝的轻颤。

    蚊道人难不成,对大法师有那么点意思?

    不得了,不得了……

    人族最老纯阳——玄都大法师,若是真被这只凶恶的鸿蒙女凶兽惦记上了……

    老子在上!

    这跟他玄都小法师,绝对没有半毛钱关系!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幽幽的一叹,这洪荒,确实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凶险,却也超出自己想象的刺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圣人老爷再没有任何训示,李长寿姑且当自己的‘修正’任务已经完成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这段时间,他老老实实地呆在三教源流大会现场,假装自己不断有感悟,一直闭目打坐。

    实际上,却在琢磨纸道人的下一步完善之法,以及自己度金仙劫能做的‘外物准备’……

    虽说近来不断得好处,家底渐渐丰厚,但等回山之后,自己又会恢复原本舒缓的修道节奏。

    机缘难求,还是要靠炼丹厚财的方式,继续执行小琼峰流浪计划。

    几日后,东海龙宫派人送来了百箱阵法用的各类宝材,让李长寿心底一阵发虚。

    虽然是他主动坑了龙族一把,但龙族这也太大方,给的太多了些……

    这让他以后算计龙族的时候,心里也会多一点点的内疚感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月,敖乙兴冲冲地用神念搭桥,与他梦中相会,见面就是一句:

    “教主哥哥,我大婚日期定下来了,就在十二年后!”

    这个‘就’字,在李长寿看来,用的颇为传神且生动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鼓励了敖乙几句,也问询了龙族近来的状况。

    四海海族不断生事,不过事态还在可控范围。

    但,龙王已经下令,借着敖乙大婚,龙族要巩固在四海的统治,对四海海族示威,并在敖乙大婚之前,做几次杀鸡儆猴之事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一阵沉吟。

    龙族自然有他们自己的考量,但这般做,短时间内或许能够镇压海族叛乱,却给龙族自身埋下了更大的隐患。

    不过,李长寿明白自己的立场,也不能拦着龙族搞事……

    龙族若不吃亏知痛,如何能顺利入天庭仙位?

    与敖乙聊了一阵,两人便断了神念交流。

    不过三日后,东木公带着玉帝陛下的口头旨意前来,与李长寿碰了个头。

    玉帝陛下已经同意,待敖乙大婚之日,月老前去贺喜。

    但月老去贺喜是以哪般身份去,提前有无请柬给天庭,都需细细斟酌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此前已经做了妥善的准备,此时将这些细节对东木公详细讲述了一番,东木公板凳还没坐热,便匆匆回天庭复命。

    此正是:

    洪荒快递哪家强,天庭神殿找东王!

    随后,李长寿又跟敖乙神念交流了一番,让敖乙发请柬时,多给他一张请柬。

    这次神念交流时,敖乙扭扭捏捏,提了个小小的请求。

    “教主哥哥,我能不能过几个月,等你们回度仙门了,带思思去拜访一番。”

    思思便是那个鲛人小公主的……乳名。

    “哦?”李长寿正色道,“你们两个,可是有什么难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,”敖乙嘿嘿笑了两声,少年面容上满是不好意思,“平日里在她面前,总是提长寿兄如何如何……

    教主哥哥你是乙最敬佩之人,就想带思思去拜会教主哥哥一番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这个有什么好见的?

    他跟这位弟妹又不能太熟。

    不过,李长寿刚收了龙族百箱豪礼,也不好意思拒绝,便约好了日期,慎重地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三个多月的讲道期临近尾声,这场平平淡淡的三教源流大会,终于渐渐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这场大会,本就是三教仙宗聚在一起,追根溯源、忆苦思甜。

    最开始时,截教、阐教、人教各有重量级人物出场,三教源流大会的目的,也已达到了……

    大会开幕后的第一百零八日,五位主办仙宗的掌门齐齐现身,对各处做道揖行礼。

    盆谷各处飞起了一只只仙鹤,数百位美丽的仙子到处乱飞、人工撒花,湖边飘起悠扬的乐声。

    这种场面,李长寿都没忍住,在心底哼了几句《难忘今宵》……

    忽见天空中出现了一抹金光,朵朵祥云从各处飞来,在天地间迅速凝成了三道巨大、虚淡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三道身影只有简单轮廓,居中一人似是老道,右侧应是一位面容威严的中年道者,左侧宛若是一背剑的青年道人……

    有老一辈金仙立刻高喊:

    “弟子拜见三位教主老爷!”

    顿时,盆谷各处,一道道身影跪伏了下来,对天地间由祥云凝成的三道身影叩拜。

    下一瞬,此地所有炼气士,无论修为高低,按三教道源不同,各自听到了一声老、中、青嗓音所说的‘善’字。

    这数百仙宗,数万前来参加大会的炼气士们,纷纷感动莫名……

    圣人影踪只是一显,那些祥云便朝着下方落下,每家仙宗都分到了一朵祥云。

    三教仙宗的众高手掐指推算,纷纷惊喜不已,各家仙宗气运、福源,增厚了几分!

    本已大兴了不少年头的道门,似乎还能继续大兴下去,变得更为兴盛、更为繁荣!

    然而,李长寿却不免多想了些……

    盛极必衰,三教大运到顶点的那一刻,或许便是封神大劫应运而生的瞬间。

    这场大会,也由此落幕。

    半日后,度仙门一行回到了自家宝船上。

    掌门简单训了几句话,就回了曾发生了美妙故事的宝船顶层套间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找到船尾角落的老位置,带着熊伶俐一同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有些欲言又止,看着李长寿的背影,轻轻眨了下眼。

    ‘人前当注意,会不会对长寿师兄有什么影响,待回山之后,去小琼峰上给长寿师兄赔礼便是……’

    有琴玄雅心底一叹,也不敢多看李长寿背影,背着火鳞剑匣去了船舱内,找了个角落闭目打坐。

    然而,李长寿刚走到船尾,变故突生!

    就听得一声轻喝:

    “排——山——倒——海!”

    一道身影从旁边窜了出来,虽身携巨恶、不堪重负,却依然灵巧地绕过铁塔少女熊伶俐,两只小手摁向李长寿的后背……

    啪啪两声轻响,这两巴掌自然没用力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终于回去了!

    憋死本师叔了!

    快!长寿把你身上带着的小玩意交出来!本师叔忍你很久了!”

    李长寿闻言,顿时笑眯了眼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