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‘道友请留步!’

    听到这句传声,文净道人本不想搭理,甚至还想吸了这个天仙境老道,给自己压压惊。

    但此刻,文净道人也不知那截教三凶到底走没走,心底着实拿不稳。

    不由得,文净道人又开始怀疑,此时飞来的这名天仙境老道,有可能就是那三凶故意派来,测试她是否敢将刚才之事说出去……

    文净道人闭上双眼,轻轻吸了口气,强忍怒火。

    王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!

    她本身不是赵公明与琼霄的对手,只能选择保命为上。

    于是,面对赶来‘测试’她的天仙老道,文净道人露出几分楚楚可怜的神情……

    或许是因太过憋屈,文净道人心底,一股悲观郁闷的情绪正不断酝酿,眼前不断浮现出,刚被截教【三凶】碰瓷的情形……

    说是三凶,其实名不副实。

    毕竟真能凶起来的只有两个,另外一名假装路过的小真仙,明显就是被赵公明和琼霄随便拉过来的帮手!

    想起这个小真仙,文净道人更是气大……

    真是什么人都敢在她头上撒野啊!

    对方假装路过,还拉着她的手臂,假惺惺地喊着:

    ‘哎呀呀,道友,你这般不行呀!

    哎呀呀,把人伤成这样,这可如何了得?’

    这般言语,明明就是在告诉她——我们吃定你了,认栽吧道友!

    呸!

    截教的人心都脏!

    这般不起眼的小真仙,心也是脏的!

    跟他们截教之人一比,那些天天想着挖道门墙角、暗中算计三教的西方教众高手,完全就是为了洪荒西部大开发呕心沥血、奉献自身的大善人!

    她族内的孩儿们,那就是一朵朵天灵圣水中泡出来的童子童女!

    尤其是,文净道人一想到……

    ‘本女王大人明明已经认栽了,他们竟然,对本女王什么都不做!’

    这才是最可气的!

    三凶只是取走了一堆没用的宝材、灵石,那琼霄让她裹上了此时这身长裙,又数落她带坏洪荒风气,影响截教那些纯情的男教众修行。

    随后,让她立下大道誓言,便这般放她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这是瞧谁不起呢!?

    她文净道人,难道不值得被你们截教针对?不值得被你们胁迫,干点其他更有意义的事吗?

    她的命,难道只值一堆灵石宝材吗?

    西方教粗话!

    鬼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!

    文净道人越想越是憋闷,真想直接破口大骂,但又想起,她刚刚被迫立下的那道大道誓言……

    那誓言……

    该是何等阴险狡诈、诡计多端、做事滴水不漏的凶灵,才能写出的大道誓言模板!

    截教仙人算计了她这一波,到底在图什么?

    敲山震虎?

    还是纯粹就是偶然撞到了她,随便过来欺辱一下,图个乐子?

    乐子……

    她文净道人,洪荒之中算不上顶尖,但也绝对能称得上是大神通者的一号人物,就这般,成了截教凶人的乐子……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她文净道人算计了数不清的生灵,见过她、知道她名号之人,基本都已死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今日遇到了真正的算计高手,方才知道,差距竟然会这么大……

    要么说,人家怎么能拜截教圣人为师,而自己,却只是西方教圣人手中的一把血刃……

    念及于此,文净道人自嘲的一笑,突然有些心灰意懒。

    斗不过,必然输,还要继续跟道门作对吗?

    自己一直为西方教东奔西走,得来的只是一些些香火功德……

    她真的在乎那些被西方教扣住的族人吗?

    扪心自问,并不见得。

    上次那些族人被龙族灭杀,自己也没怎么心疼,就是感觉自己被那群傻龙龙算计,心底气愤罢了。

    可若是没了那些族人,她在这天地间,也就没了什么存在之感,就如一缕,从远古飘荡而来的孤魂。

    三教、西方、天道、大势、功德、大教之争……

    呵呵……

    说到底,这些与她文净道人,到底何关?

    笑一声万载空忙,叹一句大道无常。

    不如就去混沌海中,避开圣人搜查,找个密地躲起来修行吧。

    若是运气好,找到一两个实力不强的混沌生灵部族,或是流落在混沌海中、有生灵存在的洪荒碎片,自己依然还能做个女王大人……

    于是,李长寿只见:

    本应无比凶恶的蚊道人,突然露出几分颓然、萧瑟的笑容,在那仰头看着蔚蓝的天空,眼中满是感慨。

    就听,这个蚊道人开口,用一种平平淡淡的口吻,对数百里外的老道传声道:

    “道友不用过来了。

    你们的大道誓言已经那般完备,还担心贫道日后报复不成?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苦笑,这蚊道人,真是被赵大爷和琼霄仙子给碰了!

    赵大爷和琼霄仙子没直接打杀了她,应该是不知她跟脚……

    此刻看去,这蚊道人倒也是个美人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

    在李长寿眼中,这蚊道人就算美比【三界第一、史上前五】的月中姮娥,那也只是六条腿的洪荒狠人!

    继续接近蚊道人,李长寿还没来得及开口回话,文净道人又传声过来,情绪略微有些激动:

    “道友,够了吧!

    贫道可是不要面皮的吗?你们未免欺人太甚!

    是,贫道惹不起你们,贫道躲还不行吗?

    贫道这就离开洪荒,你们可满意了!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不就被碰了一下瓷,怎么突然就开始厌世了?

    他与蚊道人,也算隔空交手了几次,一度将蚊道人视为最为棘手的隐患,防蚊工作成为了他外出首要考虑之事。

    互为对手,李长寿根据蚊道人几次行事的风格,也多少算了解一点蚊道人的手段。

    此时虽然不能排除,蚊道人是在故意做戏的可能;

    但从圣人老爷给的指示逆向推理,这蚊道人很可能因为被碰瓷,莫名其妙就心灰意冷,真的想离开洪荒,避开三界……

    这怎么能行?!

    太清圣人老爷的意思,是让蚊道人保持原本的状态,无论蚊道人算计道门也好、谋算龙族也罢,都不能影响到,她毁西方教十二品金莲之事!

    赵大爷到底对这只蚊子做了什么?

    李长寿心念流转,虽是匆忙而来,但心底已经出现了几个方案选项……

    甲:顺势激起蚊道人怒火,燃起她对截教仙恨意,从而让她振奋精神,继续在洪荒暗地里搞事。

    乙:与蚊道人进行一场中二且热血的谈话,点破蚊道人的身份,言说自己对她这个对手很重视,给蚊道人鼓励,抵消这次被碰瓷的打击。

    丙:把蚊道人忽悠进道门。

    丁:传授蚊道人反忽悠大法,让蚊道人去反击赵大爷团伙。

    只是瞬间,李长寿心底就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甲选项太危险,发疯的蚊道人如果去三教源流大会搞一波,危险系数实在太高,不稳妥。

    乙选项有可能搞出‘红颜知己蚊道人’路线,容易惹出因果,更容易让人看好戏,污蔑他李长寿是个腿控,不稳妥。

    他明明是全!

    咳,咳咳,说正事……

    丙,圣人老爷应该不会接纳她,蚊道人为西方教做了不知道多少暗中算计,三清老爷没必要接纳这般凶人侩子手,不稳妥。

    丁嘛,虽然相对来说比较优异,但始终留下了许多隐患,万一搞不好,他李长寿就会被拉入西方教、截教三位圣人老爷的黑名单……

    相隔还有百丈,文净道人已是要转身离开,李长寿心底迅速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他选……

    戊!

    第五套方案!

    ‘玉帝陛下,情势所迫,圣人有旨,只能让您做一次接盘侠了!’

    “道友请留步、请留步啊!”

    李长寿顶着老神仙皮,举着拂尘不断呼喊。

    文净道人面露不耐,扭头瞪着后面飞来的这道身影,当真想出手,却又心存忌惮。

    文净道人又仔细一瞧,发现飞来的这老道只是一道化身……

    而且,对这老道,她隐隐有几分熟悉之感。

    李长寿冲到了文净道人身前,对文净道人微微一笑,温声道:

    “道友可听说过南海海神教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神教?

    文净道人凤眼略微一眯,淡然道:“你非截教之人?”

    “道友,贫道怎么会是截教之人?”

    李长寿的纸道人一甩拂尘,露出几分没什么深度的笑容,离着文净道人又近了两丈。

    “道友你可不要误会,我们海神教背后是人教,二教主虽然是截教弟子,但我们跟截教只有一点点业务往来。”

    文净道人心底念头转过万千,淡然道:“道友可知,贫道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恕贫道眼拙,道友勿怪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做了个道揖,振了振衣袖,清清嗓子,正色道: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贫道乃南海之海神,有香火神庙过万,与远古龙族交好。

    今日见道友这般卓然出众之姿、与众不同之韵,便觉……

    道友与我海神教有缘。

    道友可否听我说一说海神教之教义,和贫道去这俗世的街头走一走,谈一谈?”

    文净道人顿时有些不解,注视着面前这老道,依然没放下戒备。

    她当初找了那么久的南海海神,竟然主动现身,在此地将她阻拦下……

    今天怎么,这么多奇事、怪事?

    “贫道与道友本应无交集才对,”文净道人淡然道,“贫道只是洪荒修行无名客,也不想与贵教有哪般缘法。”

    “哎,道友如此一说,未免就太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了笑,知道自己此刻必须让文净道人留下,让她听自己继续言说,才是忽悠她的基本条件。

    心底一发狠,李长寿悠然道:“道友与我南海海神教的瓜葛,还少吗?”

    文净道人心底顿时大为警惕,注视着眼前这个慈眉善目的老道,“道友这是何意?贫道有些听不懂呢。”

    见文净道人依然不动声色,李长寿继续加大‘火力’输出。

    “哦?道友听不懂吗?”

    李长寿眯眼笑着,“那要不要贫道稍微提醒道友一下?

    向前数一数,道友策动几家香火神教,砸我几座神像,这件小事,道友莫非忘了?”

    文净道人凤目之中略带冷意,盯着眼前这具化身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已经联想到了许多,却只是道:“道友你这般胡乱怪罪,莫非是欺我纯善?”

    纯善……

    脸皮够厚,果然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李长寿收敛笑意,与文净道人对视,淡然道:

    “道友,话若都说开,就有些不美了。

    我并未对那几位好友说起你之跟脚,就是想让他们不要打杀了你,又特意在此地等你,与你指条明路。

    若道友如此,那我就将那二十四颗珠子与大剪刀请来,让他们再吐一回血了。”

    文净道人瞬间后退半步,浑身上下写满了警惕,“尊驾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

    李长寿微微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“道友,借一步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文净道人眉头轻皱,却是缓缓点头,冷笑了声:“倒要看看你在搞什么名堂!”

    她做了个请的手势,李长寿甩了甩拂尘,驾云飞往海岸的方向。

    李长寿此时用纸道人扮作的这老神仙,驾云前又喃喃一句:

    “这几天,南海这边大黑蚊子突然多了些,道友不如布置一道遮掩咱们行踪的屏障。

    道友这般纯善,又生的花容月貌,若是被蚊子叮一口,那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大黑……

    文净道人终于变了面色,那双凤眼瞪着眼前这天仙老道的背影,指尖已经涌出了寒光。

    但,她立刻意识到,自己今日,已是完完全全被此人玩弄于股掌之中。

    眼前这只是对方的化身,那赵公明和琼霄随时可能会现身……

    她,被对方,拿捏死了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