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听到赵公明进庙门时说的这一句,李长寿差点一口老血喷前座的度仙门弟子身上。

    ‘打了人对方还不敢说什么的妙法’……莫非是指上次,他教会赵大爷的碰瓷初级套路?

    是最近洪荒的风气过分妖娆,还是赵大爷迎来第二春太过风骚,只是这么一句话,就让李长寿差点闪了老腰……

    那赵公明进了海神庙,也不顾周遭几名凡人香客,震一震衣袖,神气十足地打着招呼:

    “海神啊,海神道友,海神可在家中啊?”

    庙中之人顿时颇为警惕地看着赵公明,若非赵公明长相威武、仪表堂堂,看的几位女香客面红耳赤……

    讲真,倘若赵公明长相稍微有一丢猥琐,她们就要站出来守护自家海神大人的威名!

    现在嘛,就算了。

    被赵公明拉着胳膊的那少女,此时依然无法被人看清面容,甚至那些香客、庙祝都是下意识不去看她。

    这少女禁不住埋怨道:“大哥你这是作甚?

    要找此地海神,就去他洞府便是了,为何要来人香火庙宇之中?”

    “妹妹你言之有理,”赵公明松开琼霄的胳膊,扶须沉吟,“问题是,为兄不知海神洞府在何处……”

    琼霄顿时哭笑不得,数落道:“大哥你说了一路跟这海神如何如何要好,如何如何莫逆,怎得连人洞府在哪儿都不知晓?”

    赵公明顿时有些尴尬,低声道:“说实话,不只洞府,我也只是知道,海神道号是长庚道人,其他……为兄,嗯,都还没问到。”

    琼霄顿时皱眉,抬头盯着赵公明。

    赵公明呵呵赔着笑,传声道:

    “要不,我能带三妹你来这?

    你素来聪慧,咱们四兄妹中,除却二妹,就你最有谋略!

    今日你可要助哥哥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透过神像注视这对兄妹,正坐在三教源流大会会场角落的李长寿,心底也不由泛起了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这两位截教大佬……

    在他庙里嘀咕什么呢?

    海神小庙中,琼霄又传声问:“大哥你想做甚?”

    赵公明沉吟几声,继续传声:“你帮我问问这位海神,那妙法可有新的?只是用一套,有颇多局限性。

    若是有,咱就是多用些灵宝来换,那也无妨,这可真是洪荒妙法,海神不传之秘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琼霄当真是被赵公明气笑了,瞪着这位,这么多年对她们三姐妹一直都十分关照的义兄,轻轻一叹。

    “稍后那海神若来,大哥你莫要乱说话,我且帮你套套话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顿时连连拱手,口中大呼:“多谢三妹,多谢三妹!”

    正此时,已得了海神指示的庙祝走向前来,先恭请两位仙人去后堂入座,又将这小庙内的香客暂时请了出去,将神庙的大门关上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,李长寿的海神专用化身——白胡子老神仙皮纸道人,驾云从远处飞来,落在了院中。

    他拂尘一甩,周遭顿时起了一层隔绝查探的仙力结界。

    ——结界与阵法不同,结界只存在一时,用仙力布置而成;阵法以阵基、阵势,借天地之力发挥功效,可长久存在。

    后堂中,琼霄端着茶杯,轻轻抿了一口,又略微摇摇头。

    凡间茶水好难喝。

    琼霄传声道:“大哥你不是说,海神现身都是用化身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仔细瞧,”赵公明眨眨眼,笑道,“这应该也是化身,只是颇为高明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般化身之道,足以证明这海神并非简单人物,人教……长庚道人?”

    琼霄禁不住低头思索,稍作推算……

    呃,太极图警告。

    赵公明已是站起身来,哈哈朗笑几声,张开手臂,迎向自前殿而来的李长寿。

    一位是相貌堂堂英武道者,一位是白发苍苍慈祥老人;

    两人见面之后,各自做道揖。

    “海神海神,别来无恙呼?”

    “托道友之福,近来一切安好,道友近来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”赵公明扶腰大笑,“上次与海神你一别,贫道当真是畅快,畅快啊!”

    李长寿皱眉道一句:“道友莫非是用我上次所说之法,又去……碰旁人了?”

    “碰这个字,用的当真巧妙!”

    赵公明顿时笑眯了眼,“上次得道友指点,贫道特意在西牛贺洲转了这么几圈。

    将那些早就瞧不顺眼之人拽出来,好好收拾了一番!

    海神你猜怎么着?”

    李长寿苦笑道:“他们莫非都不敢将事闹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道友知我也!知我也!”

    “道友,这事可不能常做,您是截教外门大弟子,碧游宫中圣前客,”李长寿忙道,“这碰人之事,确实能让您一时爽快,但对您名声影响当真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”赵公明摆摆手,淡然道,“名声都是斗法打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不是,还有道友你做的那套大道誓言?

    这誓言一出,他们谁敢对外乱提?

    就是近来吧,我觉得这般路数有些太过单一,海神你看,还有没有点新花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?”

    赵公明身后传来一声轻唤,“可否将那大道誓言,让小妹也过过眼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赵公明在袖子中摸出龙族出品的布帛,用仙力递给了已起身的琼霄。

    顺势,赵公明又对李长寿介绍道:

    “海神,来这边看,这是我义妹,平日里在三仙岛上修行,道号唤做琼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这才顺着赵公明的手势,朝琼霄看去;

    而那边起身的仙子,也将遮掩自身的神通撤下,显露出真容真形。

    这便是,大名鼎鼎的三霄之琼?

    玉缕兰草裙,青丝伴流云,纤腰束浅带,白靴裹巧足……

    这般人物,说她长相绝美显得单薄,讲她身段玲珑又显得太俗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赞叹几声,笑着恭维一句:“久闻三仙惊世名,今日得见,不虚仙路一行。”

    琼霄那张小巧精致的俏脸抿嘴一笑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却小声回道:

    “道友谬赞,不知道友道号是哪般?

    我听大哥说你道号是长庚道人,这怕是个化名吧。”

    好厉害的仙子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一凛,却是不慌不忙地回了句:“道号、姓名不过一称呼,我与赵道友相交,不图名利、不图截教荫庇,冲的只是一个缘法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闻言,目中满是感慨,轻喝一声:“好!好一个缘法!”

    李长寿暗道不对,赵公明与三霄,可都是今后封神榜上有名之人,而且跟赵公明关系不错的,在封神大劫中几乎都没什么好下场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立刻转移话题:“两位道友今日前来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赵公明捏着胡须,对琼霄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琼霄心底一叹,并未按大哥嘱咐的那般,反而开始兴师问罪:

    “今日我前来此地,是有一事要问一问道友。

    道友唆使我大哥不断去找西方麻烦,到底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赵公明忙道:“三妹!你这是怎么说话!”

    李长寿却是不慌不忙,大不了就是纸道人一键自爆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唆使二字,我可担当不起。

    可否请赵道友,将那日道友打了那西方教圣人门下三弟子之后的情形,详细说与琼霄仙子?”

    赵公明点点头,并未察觉到李长寿话语中的陷阱。

    当下,赵公明从他将那驼背道人打伤,扔到此地,与李长寿如何商量、后面又如何算计碰瓷……一五一十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次事件,其实是李长寿的纸道人自爆,引发了后事;

    但这一掐头、一去尾,由赵公明讲述出来,入了琼霄耳中,顿时成了‘赵公明惹下麻烦,海神仗义出手出谋划策’……

    琼霄面露惭色,对李长寿盈盈一礼,李长寿连忙端着拂尘还礼。

    琼霄叹道:“倒是我误会了道友,还请道友勿怪。”

    “仙子不必介怀,我也是与赵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不对,‘趣味相投’四个字是绝对不能说的!

    ‘有缘’两个字,更是洪荒之毒!

    李长寿立刻改口,笑道:“碰上了,大家都是三教炼气士,自该互相帮持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在旁扶须轻笑,琼霄却是话音一转,开始替大哥说事……

    “长庚道友,我大哥这次前来,是想问问,此法可有其他路数?”

    还其他路数……

    “仙子为何不劝着赵道友?”

    李长寿苦笑道,“此法当真与自身无益,只不过是当时情急之下的应对之策。”

    琼霄眨眨眼,扭头看着赵公明,“大哥,你可否为我演示一番,这到底是如何碰的?

    我刚才听你说个大概,却是没听明白呢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哈哈笑了几声,走到后堂正中,右手对着一只木椅轻点,那木椅顿时化作了木人,竖在侧旁。

    借这只木人,赵公明表演了一遍洪荒碰瓷标准套路。

    先是打一顿出气,而后开始卖惨引对方上钩,双方比惨时,暗中用留影珠反咬对方一口,逼对方立下大道誓言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禁不住一手扶额,当真想问一句:

    【大爷您为何这么熟练?!】

    琼霞在旁掩口笑个不停,朱钗都晃的有些偏倚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幽幽一叹,也不知三仙岛平日里该是何等欢乐,且沙雕……

    赵公明很快演示完,看向李长寿,那威风堂堂的面容上,写着几分求赞扬。

    李长寿只能道一句:“道友……好功力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过奖,都是海神教得好。”

    ‘我不是,我没有,这个锅可千万别甩给我!我可没教你到处去碰瓷!’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疾呼,却只是笑着对琼霄道了句:“仙子您看,这办法能随便用吗?长此以往,赵道友的名声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”琼霄摸着下巴沉吟两声,瞧了眼李长寿,笑道,“道友你当真是个妙人,这等妙计也能想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诶?

    李长寿有点晃神。

    琼霄已经起身走到赵公明身旁,沉吟几声,道了句:“大哥你再做一遍吐血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赵公明痛痛快快的答应一声,捂着胸口后退几步,张口喷出漫天血沫,“道友你、你好生狠毒!贫道这伤,没有几万年好不了!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琼霄笑得花枝轻摇,“大哥你这里太过浮夸了……哈哈哈!

    但、但若有人在旁配合,应该不错。

    大哥你且再吐血,我从一旁过来试试!”

    当下,赵公明又吐了一口血,蹬蹬蹬后退几步,收起了定海神珠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一旁突然传来了轻呼声,琼霄仙子匆匆入场,连忙将赵公明搀扶住,“你这是怎了?”

    这对兄妹倒是默契十足,赵公明指着那木人,“他、他……哇!”

    “好贼子!”

    琼霄顿时一声轻斥,薄怒微嗔,在背后摸出一把三尺长的大号剪刀,怒气冲冲瞪着那木人,“说,你是想小事化了,还是想将此事闹大!”

    赵公明一怔,顿时有所明悟,喜道:“我说近来,此道陷入瓶颈,一直思索突破之法而不得,原来是这般!

    竟是少了一人配合!

    哈哈!此道可成,此道可成矣!

    海神你看……

    海神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啊,没事,”李长寿眯眼笑着,站起身来,恭声道:“道友,此法今后千万不要说是我所创,而且道友推陈出新,才是此道真正的开创者!”

    “这不妥!”

    李长寿连忙做道揖,“还请道友……务必妥一妥!”

    琼霄在旁轻轻眨眼,嘴边划过少许坏笑,却是抬头看了看天空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送赵公明与琼霄离开之后,李长寿看着那两坛琼霄仙子酿造的仙酒,以及赵公明留下的一堆宝材,禁不住幽幽一叹。

    ‘我……太难了。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却说离了海神庙的赵公明与琼霄,刚飞不过数千里,就发现一道身影自九天落下,朝下方大地而去。

    琼霄眨眨眼,小声道:“那不是天庭的东木公吗?他怎么在此地?”

    赵公明却是心不在此处,笑道:“三妹,你说,咱们去找谁试试这新路数?”

    “嗯?大哥,咱们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琼霄传声道了两句,赵公明略微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这合适吗?没仇没怨的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伤他不就是了,走啦大哥!”

    “这,行吧,”赵公明扶须一笑,与琼霄一同,暗中追向了某位尚不知道自己将会遭遇什么的,天庭重臣……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