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‘前路等你、等你、你……’

    等你妹啊!

    空中那肆虐的雷光、乱飞的电弧,漫天的冲击波,在李长寿看来,完全就是一波毒气爆破!

    作为回应,李长寿拱拱手,转身施展土遁。

    再见,告辞,后会无期!

    将法爷鸟笼赠于有琴玄雅渡天劫所用,算是李长寿作为师兄,对有琴玄雅当日在圣人像前引来圣人道韵,一点小奖励。

    ——李长寿觉得,自己能得到圣人眼熟,跟这件事分不开关系。

    如今三教大佬来了小半,数百家三教仙宗在此地汇聚,有琴玄雅凭借法爷鸟笼硬抗了一道天劫,本身就已经让他承受了巨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但李长寿并不介意这一点;

    这是他之前思虑不周,将法爷鸟笼赠给有琴玄雅时,未能充分考虑到此时的情形,这属于他自己失策,怪不得有琴玄雅。

    重点是,这妹子渡劫就渡劫,没事提‘长寿’两个字作甚!

    他跟天道是兄弟吗?看他面子上,天劫威力能减弱几分?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一阵纠结,土遁走的不快不慢,且走到了半途,又暗中摸了回来。

    还有事要跟有琴玄雅叮嘱,不然自己恐怕真的会惹来麻烦。

    这个逻辑稍微有些绕:

    【法爷鸟笼能够硬抗一波天劫,且今日有琴玄雅已经做了示范,天道也应允此事。

    若法爷鸟笼在洪荒中波及开来,渡劫成功率或许会因此增大许多,经年累月,仙人数量就会多出许多,天地间的变数也就会增大许多。

    这或许会导致量劫提前到来,且威力增强。

    那到时候,李长寿这个渡劫作弊器·‘法爷鸟笼’的开创者,必会受因果牵连!】

    这东西,只能在自己身周小圈子里用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细细斟酌,试着推演了一下有琴玄雅的脑回路,准备着稍后的劝说之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已经暗自对熊伶俐传声,让她朝着远处某个角落躲藏,稍后自己会去找她汇合……

    此时必然有大量仙识注视着有琴玄雅,李长寿并未靠近,在二十里之外一处竹林中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与许多同辈炼气士一般,李长寿负手而立,注视着空中刚渡过雷劫,正沐浴在仙光中,从凡躯化作仙灵之体的有琴玄雅。

    此刻有琴玄雅似乎陷入了某个玄妙的境界,立刻就要闭目凝神……

    飞升?

    李长寿眉头皱紧,耐心等了一阵,待有琴玄雅睁开眼搜寻自己下落,才用仙识传声,叮嘱了她几句:

    “师妹,你心底若有感悟,稍后立刻原地打坐修行,外面仙人会拉你出去。

    有人问那鸟笼,你就说是我所赠。

    此物我从门内古籍搜来,本只有数件,如今只剩两件,其牵扯因果太大,流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当然,你也不要多想,为兄只是念在你我同门情谊,并非对你有任何企及,才给你这般法器。

    快些感悟吧,这对你来说应该是大好机缘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闻言,顿时目光闪动,刚凝成的仙识迅速找到了李长寿的踪迹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对她轻轻颔首,转身朝着竹林外走去。

    这次,‘同门情谊’四个字,已是直观表明了自己的态度;

    他就不信,有琴玄雅还能有任何误解!

    空中,浑身散发着晶莹微光、在美这条大道上又迈出几步的有琴玄雅,仙识目送着李长寿的背影,心底幽幽一叹……

    ‘师兄的背影都是如此洒脱,将如此贵重之物那与我来用,却不念回报。

    而我却还在想,该如何才能报答师兄给我这鸟笼躲避天劫之恩德。

    今后,唯以命相报尔。’

    有琴玄雅对着李长寿离开的方向做了个道揖,而后闭目盘坐在祥云之上,伴着那动听悦耳的仙乐,进入了悟道之境。

    飞升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长寿心底已经在不断思虑。

    外面说不定,已经有仙人去找自己掌门他们了……

    这种能硬抗一道天劫之物,确实足以让大仙宗拉下面皮,去找度仙门换、求。

    自己此时在这宝图中,无法外出应对……

    师父当初渡劫,在那么多人注视之下,用过了法爷鸟笼,门内执事、长老,必然有人知晓此事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只有凭纸道人通知灵娥,让灵娥求见酒施,再通过酒施联络酒乌师伯……

    说做就做,李长寿心神微动,一心二用,藏在师妹身旁的纸道人被瞬间开启。

    然而,纸道人刚开启,李长寿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,以及灵娥沐浴时经常哼的小调……

    事急从权,李长寿也顾不得避嫌了。

    “师妹!”

    纸道人传声喊了句,灵娥顿时一哆嗦,脑袋缩进了水桶中,冒出一连串咕噜噜的气泡。

    片刻后,已经穿着整齐的灵娥,急匆匆地关闭草屋周遭的数重阵法,用法力蒸干长发,赶忙飞去了破天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面……

    待有琴玄雅身周异象消散,一束金光自天外而来,打在有琴玄雅身上。

    这金光并未惊扰她,将她直接从宝图乾坤摄走,放置在了度仙门入座区域……

    顿时,度仙门众人围了上来;

    但掌门季无忧迅速点出一道结界,将有琴玄雅护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莫要惊了她,她正在得自己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有长老笑道:“这便是飞升了,玄雅说不得能一举突破元仙境,迈入真仙之行列。”

    “有琴师侄当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之后好好嘉奖一番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有琴师侄与长寿师侄……啧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精神振奋之余,也想到有琴玄雅在面对第八道天劫时,在众目睽睽下喊出的那句‘宣告’。

    其他两家大教的众仙宗懂不懂,他们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但人教仙宗一个个盛行道侣之风,如何听不出,这是有琴玄雅在面对生死时,对自己心上人发出的道侣宣言?

    而忘情上人与几位长老,却到了季无忧身旁,面露忧色地说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真好啊。”

    酒玖抱着大葫芦,脸蛋微红,看着结界内的有琴玄雅,轻声感慨着。

    她们小琼峰三吃货、咳,小琼峰三仙子,终于又有一个成仙,现在只剩下小灵娥了!

    酒乌却从旁边背着手走了过来,对酒玖传声道:“好什么!想想你自己哟,我的好师妹!”

    酒玖眨眨眼,对五师兄传声回了句:“这有啥不好的?玄雅都成仙了,还飞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听见她喊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喊……诶?”

    酒玖终于反应了过来,那双大眼眨了眨,顿时笑成了月牙弯弯……

    “嘿嘿嘿,莫非玄雅对小寿寿有意思?

    这可有意思了,小灵娥是喜欢小寿寿的,现在玄雅也公开表示了,哇……

    难道小灵娥要跟玄雅打起来了?”

    酒乌禁不住一手扶额,苦笑着继续传声:

    “我说小玖,你莫非没发现,你对长寿师侄也有点……有点不同寻常吗?”

    “欸,五师兄你误会了,”酒玖摆摆手,传声道:“之前四师姐跟我提起过这事,我还在小寿寿那里闹了笑话。

    后来我才想明白,五师兄你跟四师姐两个人整天腻腻歪歪,脑子里就是想那些卿卿我我的事,不想偏才怪!

    我去小琼峰,是去混酒吃肉搞丹豆,道侣对我来说又不是什么必备之物,而且我对小长寿的依赖,更像是……嗯……酒徒对酿酒师的钟情吧。

    修仙多寂寞,有人陪我解闷儿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酒乌顿时哑口无言,看着自己小师妹;

    酒玖目光倒是十分清澈,嘴角的笑容也颇为轻松。

    “真是这样?”

    酒乌皱眉问了句,刚要继续问酒玖,突然感觉到传信玉符在不断跳动。

    夫人专线,岂敢不看!

    酒乌将传信玉符拿在手中,里面一缕仙识钻入自己心海,化作了几句言语。

    矮道人不由稍微一怔。

    酒玖见状翻了个白眼,却是没多搭理自己五师兄,继续看着越发灵秀的有琴玄雅,脑海中已经开始浮现出一场三人大戏。

    ——穿衣服的那种。

    不多时,几名人教金仙联袂来寻度仙门掌门季无忧,说那有琴玄雅渡劫时的‘鸟笼’之事。

    季无忧咳了半天,却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;

    一旁的忘情上人立刻传声问询门内长老、执事,不少人掐指推算,可都推算不到,那只能抵挡天劫的鸟笼是何人所做。

    然而,法爷鸟笼当初曾在齐源渡劫时出现过,有随行来的门内真仙执事想起,就去找忘情上人禀明了此事。

    “小琼峰?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轻轻皱眉,近来这小琼峰的异状,当真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正此时,酒乌匆匆忙忙从一旁赶来,喊了声:“师父!弟子知那鸟笼来历!”

    “讲。”

    酒乌连忙传声:“那鸟笼是门内一位真仙长老仙逝前留下的,当年这位长老,寿至大限,但膝下无弟子,仙力衰弱不堪,如凡人老翁一般。

    他仙逝前的数月,一直是由百凡殿指派的小琼峰弟子李长寿服侍,长老临走前,留给了长寿师侄一门剪纸成人的神通,以及这名为法爷鸟笼之宝物。

    但这宝物如何做的,咱们当真不知。

    此物还剩最后两件,是长寿师侄给他自己,与他师妹所留……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面露恍然。

    酒乌所说,自然是半真半假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剪纸成人神通,就是得自于那位因大限仙逝的长老,此时也只是将法爷鸟笼的锅,也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顺便铺垫下,今后传剪纸成人神通给灵娥之事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掐指推算,很快点点头,朝那边寒暄的几位金仙而去,对掌门耳语几句。

    季无忧很快就对外言说,那法笼门内并无炼制之法,乃一位已仙逝的长老所留,此时只剩最后的两件,是那长老所赠弟子自身要用。

    来求宝的几位金仙面露遗憾之色,也并未强求,纷纷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季无忧还未入座,又有金仙前来……

    不过半天功夫,陆陆续续便有数十家三教道承,前来问询法爷鸟笼之事。

    季无忧掌门疲于应对,干脆立了个木牌,上面写清楚那鸟笼并非度仙门门内炼制,而是一位长老所留上古之物,他们没有炼制之法……

    如此,这才勉强稳住局面。

    然而关于此事的麻烦,并不算完。

    众弟子进入宝图总共七日之后,宝图内大部分妖兽凶兽被荡空,大部分宝物被拿取,这次的‘弟子斗法’环节,也就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三教和和气气,不便排名词、分高下,这般处理倒也十分高明。

    后面这几日,李长寿和熊伶俐继续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已经走了,有琴玄雅除妖、渡劫、飞升,已经给他们度仙门和人教道承出尽风头,大法师交代的‘人教扬威’,也算交了一份及格的答卷。

    他们确实不用多做什么。

    这几日,李长寿就在宝图中不断分析,分析这次法爷鸟笼的意外暴露,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推来算去,李长寿并未发现太大的凶险,顶多是会有人为难,见招拆招自可化解。

    度仙门背后有大法师的身影,也不是谁都敢动的。

    待第七日,阐教福德金仙云中子再次出手,将众弟子从宝图中摄出,各自送回原本的位置。

    李长寿和熊伶俐刚刚站稳,酒乌就走了过来,带着他去找掌门无忧道人……

    季无忧咳嗽几声,注视着李长寿,传声问道:

    “那鸟笼,你可是怕沾因果?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长寿心念急转,很快就点头应了声。

    季无忧沉吟几声,传声道:“稍后一定要说死,你只剩两只那物件,除却你和你师妹之外,莫要再给任何人用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一叹,低声道:“多谢掌门护持。”

    季无忧淡然道:“你是贫道门内弟子,分内之事罢了。

    稍后三教仙人一走,必会有人前来生事,胡搅蛮缠,到时……你看贫道眼色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。”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