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洪荒在震动。

    不只是五部洲之地,三界、三千世界,甚至洪荒天地边缘,仙光明灭不定,大道动荡不停,生灵尽皆惶恐,仿佛下一瞬便是天地湮灭。

    无他,有一场斗法,正在那紫霄宫中爆发。

    有数以万计的大道,正在天地最核心的位置涌动。

    凡俗看不到那里的情形,仙人也不见此处的画面,哪怕是如多宝道人这般大能大神通者,也只能感觉到大道在震颤。

    阴阳大道在对抗近乎所有的天地大道!

    而这条阴阳大道,此刻不只是顶住了,还在反向镇压一切道!

    道生一,一生二!

    阴阳之意,仅次于‘存在’!

    洪荒五部洲各处,天地浑浊、灵气翻涌,清浊似是要再次归一。

    四海倾波涛,生灵多死伤。

    地府,无尽鬼魂恸哭,六道轮回盘的光芒一度变得十分黯淡,轮回仙岛在剧烈的震颤。

    天庭,玉帝抬头注视着凌霄殿殿顶,眉头紧皱,目中带着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还是出现了,这一战总归是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兜率宫内,老君微微一叹,继续守着丹炉,等待着里面的丹药出炉。

    院中的青牛看向天外,牛眼中满是担心,有些焦虑地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玄都城中,玄都大法师皱眉看了眼身后站着的众身影,心底想着老师此前的传声,很想一步冲回去,但此刻却只能握紧身旁孔宣的柔荑。

    他不能动,老师让他留在玄都城,不可回返洪荒天地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有些不解,可此刻只能等待,他相信自己师弟会给他一个完整的解释。

    中神州。

    一座座仙山不断坍塌,天地之地如潮汐般翻涌,无边灵气化作狂风,风向却不定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具体情形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此刻那紫霄宫中,爆发了何等大战!

    ‘老师……’

    李长寿紧攥着拳,忍耐着自己冲向紫霄宫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能去,自己绝不能在这时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那接引道人身形此刻正朝截教仙逼近,天地间飞来的流光数目过万,距离此地尚有些遥远。

    刚对三界喊完截教反天的多宝道人,此刻却动作停滞,茫然地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如何反?

    他们具体,又该做什么?

    学三皇五帝,杀去紫霄宫?

    火云洞中,一道道身影聚在一起,等待着一枚玉符的破碎,但那玉符却是坚挺不动,丝毫没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甚至,火云洞中的灵气也在消退,像是被天道调去了其他位置。

    确实如此,此刻道祖正调集洪荒灵气,试图镇压太清圣人!

    朝歌城!

    “长庚……带他们走……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的嗓音突然钻入李长寿心底。

    “我知你有在混沌海活下去的办法,带他们离开,能带走多少算多少。

    老师现在就是天道,就是这个天地,单论斗法他不是大师兄的对手,但背靠天地,老师就能镇压大师兄的道。

    还有,别怪你二师叔,他有他自己的考量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扭头看向通天教主。

    通天目中满是无奈,张口对李长寿催促: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“师兄,”李长寿看向多宝道人,“快带师叔离开!”

    “莫要管贫道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抬手将龟灵圣母、琼霄推开,双手之上突然现出道道金光,化作了一幅枷锁,漆黑的铁链延伸去了虚空……

    截教众仙大惊失色,立刻向前。

    他们想去破开那锁链,却发现那锁链如幻象一般,咒法、符箓、神兵……

    甚至,云霄抓起了诛仙四剑,都斩不到它的虚影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道:

    “贫道已无法离开这天地,这就是输给老师的代价。

    不过放心吧,贫道性命无恙,老师无法抹杀三友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闪身出现在通天教主面前,看着通天教主身上的枷锁,一指点了上去,面色颇为难看。

    这是,封禁大道的枷锁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示意李长寿握住自己的胳膊;

    李长寿抬手搀扶,心底立刻响起了通天教主的嗓音:

    “不必担心贫道,走就是了,能逃几个是几个。

    大师兄一动手,道门三教就算彻底跟老师撕破了脸,老师定不会留情。

    三清同源同命,你二师叔的大道为永恒之道,存于天道最底层,是构成天道的根基大道,他只要不对老师出手、打破自身永恒命格,老师就动不了他。

    老师动不了他,就动不了贫道与大师兄。

    你可能一时无法理解,贫道也无法与你详细解释。

    老师现如今拥有三千大道中的九成八。

    大师兄的阴阳自然道,二师兄的永恒之道,贫道的恒变之道,都是天道底层大道的基础,但都被老师凭造化玉盘参悟通透。

    你二师叔不动,贫道与大师兄性命无忧。

    长庚,且帮贫道把云霄他们带走,若大师兄抵挡不住老师,他们顷刻间就会被天罚覆灭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他转身看向元始天尊,后者正闭目凝神,表情清清淡淡,似乎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心底那些心结,突然就此解开了许多。

    二师叔不了解自己的底牌,不明白自己的思路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,洪荒天地间,包括天道与道祖在内,谁都不知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难道,自己去对二师叔说一声——‘只要按我这个计划,最后就有七成把握弄死天道!,作为三清保命基石的二师叔,就直接赌上一切去跟天道和道祖拼命?

    那也太过儿戏了。

    三清一体,同源同命,永恒之道,不破命格。

    李长寿此前虽不知此事,但这跟他从不同角度推演的结果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【圣人境,道既圣人,圣人既道。】

    三清圣人的大道都是天道最底层大道,重要程度在‘天地需存变数’这条大道之前,道祖如果要抹杀三清,结果就是天道自身的崩溃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个逻辑基础上,李长寿才寻找到了如今这条破局之路。

    现在很好,这样很不错。

    相当于老师这边稳了一手,多了一手保险。

    李长寿再次抬起手指,点在了通天教主面前的锁链上,而后闭目凝神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。

    看到了一颗枝叶茂盛的大树,在虚空之中悄然绽放,树根扎在洪荒天地间,又将洪荒天地完全笼罩。

    而在这些树根中,有六根树根无比粗壮,通天教主的虚影、圣母娘娘的虚影、准提道人的虚影,分别被禁锢在三根树根内。

    这锁链封住的是通天教主的大道,而非他圣人躯体。

    李长寿目光挪向树干,树干中静静坐着鸿钧的身影,面前摆着造化玉碟;

    树冠处,那一片片叶子不正是三千世界?

    天庭、凡俗、中神洲……无边虚影数之不尽。

    大道就是那些粗细不一的根须,树冠就是这些大道支撑的世界,而从大道到天地间的枢纽,被道祖稳稳占据。

    这般情形,李长寿早已见过。

    似乎发现了李长寿的窥探,那锁链上传来一股反震之力,李长寿手指被直接弹开。

    抬头,李长寿与通天教主对视一眼,心底念头飞速转动,已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原计划不变,尽量掩护截教仙。

    天道出手时,圣人虽不会死,但圣人弟子毫无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截教已公然反天,等道祖腾出手来,定是要对截教仙下狠手,若截教仙死伤太多,对通天教主将会是无比巨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李长寿立刻道:“多宝师兄,先带人走!

    还没过来的莫过来了,各自逃去三千世界。

    就如师叔所言,现在能逃几个是几个!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在旁道:“长庚之话,便是为师之意,莫要耽误!”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多宝道人面露不甘,但此刻也分得出轻重缓急,立刻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李长寿向前点出一指,当下就要施展开门遁。

    但接引道人此刻袖袍鼓动,此地乾坤瞬间被封禁。

    接引道人此刻,已与阐教仙的位置持平,面容冷漠地注视着截教众仙。

    “今日,贫道当与你们清算灵山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走,我来断后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转身看向接引道人,张开左手,略带弯曲的戮神枪出现在掌心,身周已飘起了一缕缕玄妙道韵。

    他刚要向前,一只柔荑摁住了他手背,却是云霄踏前半步。

    “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李长寿毫无犹豫就应了下来,多宝道人、龟灵圣母也要向前,却被通天教主眼神制止。

    多宝苦笑了声,转身看向各处,再次用刚才的手段对五部洲呼喊。

    截教弟子尽数躲避,立刻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刚才还要高呼反天,现在就狼狈而逃,这对多宝而言,未免有些太过郁闷。

    多宝施展神通,当着接引的面,在被封禁的乾坤挖开一条大洞。

    那些截教弟子不愿扔下自己师尊,扶着通天教主硬是进了这大洞中,跟随多宝道人迅速后撤退……

    琼霄却道:“姐夫!我也来帮你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李长寿头也不回的道一句:“不要让我跟你姐分神,带上碧霄一起去玄都城。”

    琼霄持着金蛟剪跺跺脚,小脸上满是气愤,却迅速转身飞向东海方向。

    接引向前进逼。

    李长寿冷哼一声,将云霄拽去身后,低声叮嘱一句,身形缓步向前,将接引圣人的威压尽数拦下。

    云霄仙子素手摆动,混元金斗绽出道道光亮。

    正此时,那阐教仙看向混元金斗。

    赤精子道:“还请将我家大师兄归还!”

    云霄仙子并不回答,只是静静望着阐教仙。

    “出手!”

    文殊道人低喝一声,脚下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阐教众仙并未一拥而上,只是有几人忍不住向前几步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就在这,他文殊说话自不管用。

    正此时!

    南赡部洲上空突然乌云密布,一道道神雷突然砸落,不少在天地间飞驰的截教仙直接被雷霆震杀,身形跌向大海。

    天威降临!

    “打、打完了?”

    多宝愣愣地问着,禁不住咬了下舌尖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突然有道韵震动,浮现出了一幅幅画面,而伴随着这些画面的,还有那个熟悉的字眼。

    【走】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阴暗的天地间,一条紫黑色的神雷砸落,宛若苍龙一爪拍下。

    东南方向,多宝道人挖出来的土洞凭空坍塌,其内截教弟子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天地间,众生一片喧哗。

    天地的动荡突然息止,各处天地再无异样。

    但天罚越发猛烈,像是天在怒吼、咆哮,无边灵气化作紫霄神雷,追杀一名名截教仙!

    一黑一白两道流光飞来,化作太极图护在李长寿胸前;又有一面被烧焦了少许的宝旗落下,乾坤尺却无了影踪。

    老师……输了……

    虽是在意料之中,但事情发生还是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一幅幅画面信息被李长寿瞬间读取,他不由攥紧双拳,反手拉住云霄,抬手将太极图前推,抵在了云霄身上。

    又将一枚玉符塞在云霄手中,与云霄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“救人,去玄都城,等我。”

    云霄此刻目中有泪痕闪烁,却并未耽误半瞬,轻轻颔首,转身冲向漫天雷霆闪耀之地。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天威愈浓,南赡部洲的大地上,出现了一层细细的网格,凡人大多直接昏睡。

    接引道人身形一闪,径直赶往东海。

    李长寿身影冲天而起,手持长枪将接引圣人的冲势直接截断!

    空中出现了一层层光壁。

    那是天道之力画下的擂台,将李长寿与接引道人圈在其中;双方毫无犹豫,化作两道流光在其内互相追逐!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,那一幅幅老师与道祖斗法的画面不断闪现,怒意冲向心头,却被空明道心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不断告诉自己,这些都是自己早已预料到的情形,这些都是通往最后获胜的必要条件,只能暂时让老师和师叔受些委屈。

    可、可到此时,自己依然忍不住要去紫霄宫大闹一场!

    冷静,上头没什么意义,默背《稳字经》!

    自己此时代表的不只是自身。

    被人期望,果然是活得最累的方式。

    战!

    李长寿背后现出巨人虚影,身形快若流光幻影,攻势如火如荼;

    接引圣人双手结印,自身不动如山,将李长寿攻势尽数抵挡,背后飞出一道金色流光,追向了众截教弟子。

    接引神幢!

    神幢滴溜溜地转动,一片片神光撒出去,大批大批的截教弟子被神幢吸纳。

    度化!

    西方教度化生灵的方式,就是源于接引的大道!

    与之相对的,云霄手持太极图四处救人,手中的玉符光芒闪亮,让无边天罚直接退散。

    ——那是道祖此前输了一阵时,给李长寿的‘保命符’。

    阐教众仙各自看向了元始天尊的背影,元始天尊却道:“看着就是。”

    那蠢蠢欲动的几人低头称是,各自不语。

    天罚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李长寿与接引圣人激斗的余波已是让乾坤弯弯曲曲,大罗金仙的仙识都无法探查。

    灵山,莲花池。

    一道妖娆的身影快步而来,看着那朵流光溢彩的十二瓣莲花,舌尖轻轻舔了下嘴唇,身形飘然而落。

    激斗中,接引勃然变色!

    他转身看向灵山方向,当下就要破开乾坤冲回去。

    但侧旁一杆黑枪袭来,将接引身形逼得只能后退。

    李长寿眉角跳动,抬手画下了一枚符印,主动给乾坤加上了一层枷锁。

    “李长庚!”

    接引瞬间明了前因后果,瞪着李长寿,“你竟敢如此算计贫道!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,”李长寿淡然道,“道友今日,还是与我专心斗法为好,勿要多操心旁事。”

    灵山处,对着金莲猛吸了几大口的文净道人,已是化作血蚊朝天地之外急忙飞去。

    宝池中,一朵只剩下三只花瓣的金莲,正在慢慢枯萎。

    金莲之下藏着的那颗金蝉之蛹,此刻也被金光侵染……

    朝歌城外,被浓郁天道之力包裹的扭曲乾坤中,接引几次欲离,被李长寿稳稳拦下。

    那‘准提’的身影,自始至终并未显现。

    他此刻如何能出现?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,太清圣人与道祖大战的情形,正来回上演。

    道祖加速了大战之地的岁月流速,他们感觉只是过了片刻,实际上,这场大战实际上持续了数十年。

    阴阳大道横压一切,镇了三千大道,太极图碾碎了无穷无尽的大道印记。

    这里面最刺眼的一幕,却是大战结束时。

    道祖那魁梧的身影破碎了大半,只剩下半张面容、半边身子,但他胸口,一颗如太阳星般的光球轻轻闪烁。

    ‘动手吧,太清。’

    ‘贫道就是这天地,贫道的性命,就是这天地本源!’

    ‘杀了贫道,就是毁了这天地!’

    那道枯瘦的身影犹豫了,目中黑白两束光芒迅速消退,飘舞的长发与道袍也渐渐落下。

    便是这一瞬的犹豫,道祖身形突然恢复完整,一掌摁压在那枯瘦老道的胸前,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那枯瘦老道化作了石像。

    大道封禁。

    那座代表了洪荒天地的大树上,最大的根茎中,出现了第四道圣人的虚影。

    太清,自然阴阳大道。

    终究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一叹。

    老师没败,只是找不到处理道祖的方法。

    而老师给他这些画面的意义,也并非是在对他解释什么,只是在告诉李长寿……

    他此时走的这条路,并没有错。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我真没想重生啊》 《万族之劫》 《剑来》 《大奉打更人》 《地球第一剑》 《洪荒二郎传》 《临渊行》 《三寸人间》 《龙族1·火之晨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