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太乙真人从来不觉得,这世上还有啥事,能让他左右为难、难上加难、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遇到不平事,大不了就是阴阳几句,自己就会感觉十分过瘾。

    但今天,他遇到了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大师兄广成子,玉虚宫击金钟第一仙,就这般趴在高台上,不知死活的那种。

    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?大师兄这次,差不多就是这般。

    阐教关于支持周国,是有一套完整谋算的,每一步的思路都很清晰,意在‘占理’且‘顺利’地让截教仙去填大劫劫运。

    但此前广成子师兄闭关了几日,突然改变了思路,直接强硬地干涉商国与周国之间的交锋,甚至不惜算计长庚师弟最在意的几人之一。

    太乙真人有些看不懂广成子在做什么,但他确定,广成子明确知道他在做什么,并非被劫运所控。

    可今天又能怎么办?

    截教仙已大批赶来,带头的就是多宝道人,其后跟着龟灵圣母、琼霄仙子,还有那一句话就能左右三界局势的白衣女仙,云霄。

    ‘又能怎么办呢?’

    太乙真人苦笑了声,论智计,广成子师兄倒了之后,也就是他这个各方面排位前五、算上帅气综合实力排行前三的十二金仙,站出来主持……大……

    “各位莫急!”

    文殊道人传声道:“广成子师兄被长庚师弟制住,后面且听贫道安排,先救出大师兄再说其它。”

    局。

    太乙真人嘴角疯狂抽搐了几下,黑着脸故意飞得更慢了点,还扯着玉鼎真人向后退了几个身位。

    随他吧。

    仙人的悲欢并不相通,贫道只是觉得这家伙很吵闹。

    就听得前方雷声震震,却是上千名截教仙率先落位,故意震动乾坤,造些声势。

    本就人数上弱了许多,平均修为也弱了些的阐教仙,此刻更是压力颇大。

    正此时!

    一声鹤鸣自天边响起,却见一白发苍苍、额顶寿桃的老者,踩在白鹤背上,带着几名白发老者一同飞来。

    这老道刚一现身,阐教仙似是来了底气,各自催动虹光,迅速落在老道身后。

    来者自是南极仙翁。

    当下,阐教一方,南极仙翁、阐教十二金仙所属八位仙人一同向前;

    截教多宝道人等四位大弟子,三位通天教主随侍仙人向前,于那高台左右,与李长寿同等高度,驾云而立。

    南极仙翁低头凝视着广成子,挤了个难看的微笑,温声道:

    “长庚师弟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还请寿星喊一声太白星君。”

    “星君,”南极仙翁叹道,“此间种种,一应所知,此事乃我阐教理亏,且广成子师弟所做多有不当之处。

    还请星君看在道门一家的份上,饶过广成子师弟这次。”

    开口就将自身姿态放得很低,反倒是让截教都不好开口挤兑。

    李长寿言道:“无规矩不成方圆,阐教一重跟脚,二重福源,三看规矩,想必师兄也该理解,我今日对广成子之定罪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南极仙翁叹道:“长庚师弟,广成子师弟具体坏了哪般规矩?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天庭早有天规,仙人不可干涉凡俗。”

    “可长庚师弟,大劫落下,天机所显对应在了南洲俗世王权变革,”南极仙翁不紧不慢地反驳,“截有闻仲等仙,高居商国国师,带兵四处征战,屡次显露神通。

    为何此前天庭不管,而今广成子不过是做了与闻仲相应之事,天庭就要出手了?”

    随之,这老寿星赔了个笑,忙道:

    “此非故意挑刺,也非言说天庭不公,只是就事论事,还请星君勿怪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李长寿看向南极仙翁,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太乙真人、玉鼎真人心里顿时咯噔了两声。

    这般表情,这般给他们的感觉……此前在长寿怼第六圣的时候,经常出现!

    李长寿道:

    “寿星也在天庭,应当知晓此事前因后果,如今笼统说来,不分前后、不讲过程,未免有混淆视听之嫌。

    此前大劫劫运正浓,此劫一大功用,便是为天庭选拔正神。

    故阐截两教入俗世,天庭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最初时,两教仙人还算克制,只是做文臣武将之职,征战也不显露神通,并未超过天庭天规允许的范围。

    可随着阐截两教死伤增多,仙人于凡人面前显圣,肆意屠戮、凌辱凡人之事时有发生。

    故,不久之前,我命通明殿对洪荒重宣天规天条,着重提及南洲之事,意在让两教仙人有所收敛。

    天庭重申此事后并未派天将天兵调查,已是给阐截两教留足了颜面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发生了何事?

    截教不再多干涉南洲,闻仲身死,截教隐忍克制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阐教广成子却肆无忌惮,视天规天条于无物,以减寿元的丹药谋十数万凡人之寿元,近乎以一己之力更改凡俗之局面。

    那十数万凡人寿元是大事,这凡俗之局更是大事,人族人皇被仙人以这般毒计覆灭,更是大事!

    此罪,阐教认还是不认?”

    李长寿目中神光逼人,阐教众仙一时有些哑然。

    文殊道人立刻道:“周代商,本为天命,广成子师兄顺天而行,天庭如何降罪?”

    “那好,”李长寿淡然道,“烦请各位与我一同去那火云洞,我以人族子弟李长寿之名,请三皇五帝几位前辈定广成子谋害人皇之罪责。”

    “星君,此事不必闹的如此僵硬,”南极仙翁看了眼文殊,温声道,“而今南洲局势已定,众凡人将士因此而免死,各地黎民为此可早几年安生。

    广成子虽有过错,但他也是护教心切,还请长庚、哦不,星君大人,看在阐教的情分上,给阐教再多留些颜面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一直没开口的琼霄见自家姐夫动了怒,此时也是忍不住站了出来,抱着胳膊道:

    “二师伯的大教莫非是开了染坊,要这么多颜面作甚?

    我姐夫已将此事说的明明白白,前因后果清清楚楚,广成子犯了事就是犯了事,阐教这么包庇,那我当真是要为我截教死在南洲的弟子鸣不平了。”

    多宝道人背着手,隆起的小腹轻轻晃荡,正色道:

    “这个,贫道来说几句题外话。

    广成子师兄负责主持阐教教务,当年又是人族轩辕人皇之师,不应不知自己一应行为是哪般后果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被劫运控了?影响了心神?”

    龟灵圣母柔声道:“广成子师兄虽斗法不算道门弟子前列,但自身道境也是可的,大劫劫运若是如此厉害,咱们怕是早已中招。”

    “师妹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多宝道人看向下方广成子,皱眉道:“那为何,广成子师兄会做这般事?有点故意挑衅人族的意味了。”

    南极仙翁顺势道:“不如请星君解开广成子禁锢,听他如何言说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此刻却沉默了,静静坐在云上,闭目思索。

    截教众仙今日前来,其实主要目的是为李长寿撑场面,倒不是非要来跟阐教打生打死,毕竟斩圣之后,两教已不必分生死。

    但阐教仙见状,还以为李长寿不敢让广成子开口,自是纷纷呼应。

    那普贤真人一句:“便是要给广成子师兄定罪,也当听一听广成子师兄的辩解,此间说不定有什么误会之处。”

    赤精子沉声道:“广成子师兄素来行事有度,不太可能做出这般事,应是要详细询问。”

    其他阐教仙也各自开口,纷纷言说应当让他们大师兄分辨几句,说一说详情如何。

    他们阐教此次虽理亏,但若有什么隐情,也不会影响教内弟子对大师兄的感官。

    唯独太乙真人,此刻禁不住嘀咕一句: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,还是不要让大师兄开口的好。”

    不少阐教仙纷纷朝太乙真人怒目而视,太乙真人后退半步,躲在了一直沉默的玉鼎真人身后。

    李长寿睁开双眼,并未多说什么,自身坐在云端、抬手画下符印,对广成子屈指一弹。

    广成子身周飘起阵阵仙光,一抹虚影自仙躯之上现行,先是抬头看向云上,微微皱眉、嘴唇轻抿、即刻又恢复成了冷漠面容。

    他道:“长庚师弟,这就是你法力神通强横之后,对师兄的态度?”

    李长寿淡然道:“今日便是法力神通不如师兄,也要找师兄讨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南极仙翁立刻道:“广成子,星君大人言说你以仙法干涉俗世,谋害人族人皇,此事你可认?”

    广成子淡定地点点头,言道:“若那帝辛也算人皇,贫道确实如此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如何不算人皇?”

    妲己抬头怒视广成子,一双妙目满是幽恨,“大王身负人皇气运,三界仙人何人不知?

    你勾结宗亲、蛊惑祭祀、阴谋布局,以周国诸侯为刀、假天子之名、丹药铸就魔兵,逼得我家大王自焚!”

    文殊定声喝骂:“妖妇休要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“哟,还妖妇,”琼霄翻了个白眼,“都是一条生灵大道造化的生灵,装什么装?”

    “琼霄!”

    “安静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身周泛起层层道韵,一声看似平淡的话语,却让众仙齐齐哑然,道心甚至都有些宁静。

    不少两教仙错愕的看向李长寿,看着那张棱角分明的青年面庞,道心不由悸动。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妲己休要再开口。

    广成子,我且问你,妲己所说之事,你可认?”

    广成子淡定地点点头,言道:“认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隐情?”

    广成子道:“并无隐情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眉头一皱,淡然道:“若如此,本神定你谋害人皇之罪责,破坏南赡部洲凡俗平稳,动摇天庭威信、不顾天道安稳。

    削你顶上三花、取你胸中五气,再打入六道轮回,九世不可修行。

    你可心服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广成子面色一变,盯着李长寿,冷然道,“长庚师弟,莫要做的太过!此间之事,你我最是清楚。

    这帝辛合该有此一劫,贫道不过因势利导,又有何大错?

    天命于周,周本自该兴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阐教信天命,我人教可不信,人族也不信,”李长寿凝视着广成子,“人族能走到今日,靠的不是所谓的天命。

    你曾为帝师,应明此理。

    你说此间之事,我最是清楚,那不如就说一说、讲出来,让在此地的仙人都听一听。

    帝辛到底为何必须死,你又为何如此迫不及待!”

    广成子元神微微攥拳,又立刻松开,一言不发注视着李长寿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若去做那般忤逆之事,莫要将道门也拖入泥潭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你代表不了道门,我也代表不了道门,”李长寿身周现出淡淡威压,崆峒印的虚影在背后凝成,一条煌煌大道镇压而下!

    这大道,凝不屈之意志,传不服之信念!

    其名人道!

    于天地间恒久而存,却第一次具象显露的人之道!

    李长寿嗓音如洪钟大鼓,自天地间震动。

    “但我今日,可代表人族寻你报复。

    可代表天庭,维护天规尊严!

    更可代表我自己,对师兄你说一句,要么今日说出背后隐情,讲出你到底为何如此行事,要么就任我处置。

    云,混元金斗借我一用。”

    云霄立刻向前,手中金斗当即对李长寿飞去,被李长寿抬手接住,对下方摁压。

    “长庚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南极仙翁高声呼喊,更有阐教仙欲要出手。

    但李长寿扭头扫过一眼,崆峒印虚影震颤,煌煌人道威势滔天,竟压住他们众仙不敢动弹!

    金光闪,混元金斗到了李长寿掌心,广成子仙躯立刻被纳入混元金斗之中,那元神也飘在半空之中,依旧只是虚影。

    真正的元神还是被锁在金斗内,此刻依然不过是元神投影。

    李长寿定声道:

    “广成子,你可知罪!”

    “太白金星!”

    广成子目中满是厉芒,疾呼:“你如此行事,可将我阐教看在眼中?”

    “是你先不将人当人,何怪我不看仙为仙!”

    李长寿掌托的混元金斗光芒大作,似乎立刻就要转动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问,说,还是不说!”

    “李长庚!是你要反天,不要牵连我们!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缓缓点头,眼皮缓缓垂落,手中混元金斗立刻就要转动,一旁阐教仙当下就要出手,云霄、多宝道人、琼霄、龟灵圣母立刻就要迎战。

    正此时!

    一缕道韵如期而至,混元金斗光芒被压制,乾坤宛若凝固!

    威压!

    令金仙近乎窒息的威压!

    此方天地仿佛骤然变暗,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南极仙翁身前,背负双手、一身灰色长衣,面容无法直观,便是看过了也不会给生灵留下半点印象。

    那道韵,仿佛透露着秩序、规则之玄妙。

    那身影,只是出现在此地,方圆十数万里内的生灵便尽皆失声。

    阐教教主,元始天尊!

    此刻,元始天尊并未开口,面容也无喜无怒,平静地凝视着李长寿。

    李长寿却是众仙中反应最快的,他淡定地起身,对元始天尊做了个道揖,口称一声:“弟子长庚,拜见二师叔。”

    众仙方才纷纷行礼,截教的称呼一声二师伯,阐教的自是称呼一声老师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轻轻点头,算是给这群小辈回了礼,便道:

    “长庚,广成子是贫道爱徒,可否饶过他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叹了声,面露难色,低声道:

    “二师叔,广成子师兄这次已是做下了天大的祸事,人皇气运崩碎之后,此时尚无凝聚的迹象。

    人族损失未免太过惨重。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道:

    “贫道知长庚心系人族,也知长庚如今肩负重任,但我阐教行事素来便是遵循天地之理。

    广成子行事是贫道所教,贫道眼中,他所做不错、所行不错。

    若长庚觉得无法接受,此不过是教义冲突,与你人族理念不合。

    广成子非人族,上古时屡次相助轩辕人皇,而今功过相抵,可否?”

    李长寿苦笑了声。

    他心底既欣慰,又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欣慰的是,自家二师叔绝非接引、准提之流,自己在二师叔身上,切实感觉到了二师叔对弟子们的看重。

    所谓的圣人面皮,并不如弟子重要。

    但无奈的是,二师叔似乎并不准备与天道对抗。

    已到了此时,李长寿自不想就此放弃,低声道:“师叔,只需广成子师兄说出其中隐情,我可只削广成子师兄修为,让他体会体会凡人不易,不送他去轮回。”

    这看似是在退步,实则是在逼元始天尊表态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凝视着李长寿,却是并未有太多犹豫,只是道:

    “长庚,贫道不想对小辈动法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已是明白了这位圣人所选的立场,将混元金斗缓缓推向身后,直面元始天尊,低声道:

    “但师叔若想直接带走广成子师兄,就莫怪弟子冒犯。”

    “长庚!”

    多宝道人大喝一声:“莫要对二师伯无礼!休得口出狂言!”

    云霄仙子更是俏脸泛白,想向前却被圣人道韵阻住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略微抬手,示意多宝道人不必开口,便道:

    “长庚,你可想好了?”

    “二师叔,”李长寿做了个道揖,“弟子其实已被师祖推到了此处,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”元始天尊轻轻叹息,“贫道接你几招便可,你若伤不到贫道,今日就此放过广成子,如何。”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我真没想重生啊》 《万族之劫》 《剑来》 《大奉打更人》 《地球第一剑》 《洪荒二郎传》 《临渊行》 《三寸人间》 《龙族1·火之晨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