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小琼峰上,簌簌落叶不断飘落。

    李长寿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帝辛之死,他推演了无数次,这只是每次都会出现的情形,故自己并未有多少触动。

    但帝辛这么死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确实没想到,道心有些微波动。

    “师祖来小琼峰,最主要的目的,还是为了让弟子不去干预周代商的过程吧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缓声道:

    “其实师祖大可不必来此,弟子最先想的是道门,更何况弟子已给了帝辛许多提示,不会多去干预俗世。”

    鸿钧笑道:“倒是有几分封神主理人的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轻轻呼了口气,在袖中取出了一枚枚玉符,摆在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第二阵是师祖赢了。

    师祖可要提第三阵了?”

    “长庚不必太过认真,”鸿钧笑道,“你我各赢一阵,第三阵不如就此作罢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开第三阵吧师祖,好不容易到我的优势局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也露出少许微笑,手指轻轻点过,面前玉符接连破碎。

    这一瞬,在三千世界,忘情上人、江林儿、酒玖、白泽等与小琼峰密切相关的生灵袖中,各有破碎。

    鸿钧笑道:“第三阵其实没什么意义,阐截终究已不会杀个你死我活。”

    “师祖,我其实有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若广成子不强加干预,商这次,是不是会赢?”

    “是,”鸿钧道祖没什么犹豫就应了下来,“其实贫道也仔细考虑过,让商再延续几百年又会如何。

    但推算的结果是人道复苏,对天道威胁太大。

    贫道不敢听之任之。”

    “广成子所为,可有师祖影响?”

    “贫道并未对广成子做什么,”鸿钧道祖道,“只是将推演的结果,让广成子偶然间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他悟性不错,对阐教也颇为在意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抬头看着鸿钧,目中划过少许无奈。

    突然就给他气乐了。

    罢了,天地这盘大局,终究是难到九成八的胜算。

    “师祖,接下来我会按你预期的那般,去治广成子师兄谋害人皇、干预凡俗争端之罪。

    但请师祖从此刻开始,莫要再干预南洲俗世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缓声道:“姬天子尊天庭,凡俗并入天庭统治,是师祖所要的结果,师祖已经做到。

    弟子不会去破坏这般局面,因为这会伤害到南洲凡俗,牵连无数凡人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。

    仙人之事就由仙人解决。”

    鸿钧笑意渐渐收敛,言道:“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李长寿目光有些锐利,答曰:

    “你我自此达成一个共识,今后天道,不要再去吵扰凡俗凡人。

    作为威胁,我可随时让人族点燃薪火反天,师祖应知晓,薪火已被燧人氏传给了弟子。

    但若师祖答应,我会主动去治广成子之罪,让阐教与道门离心!”

    鸿钧笑道:“若这般,你前期辛苦经营的三教之局,已是无法维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是师祖的意思,不就是师祖所想?”

    李长寿目中有几分神光闪过。

    他道:

    “阐教教义本就是顺天而行,阐释天地之理,弟子从最开始,在计算一切胜算时,就已将二师叔算做了天道一方。

    师祖,今日一别,以后或许就是完全对立。

    今后弟子也只能称师祖一声道友,道友还请称我一声名讳。”

    言罢,李长寿慢慢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他其实也在等商周之战落下帷幕,等道祖走完这个剧本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才可让凡俗避开接下来的旋涡,让人族凡俗成为天道的破绽,而非自己的软肋。

    此事已成,自是不必多客气。

    李长寿拱手道:“就不多留道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想好了?”

    鸿钧道祖目中带着几分疑惑,“长庚你明明还可以继续拖下去,在洪荒体悟天地,在不得不面对贫道时,能多点把握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道友已经逼迫到了这份上,我再不识抬举,那就太不尊重洪荒最强者了。”

    鸿钧道祖默然,坐在那沉思一阵,问:

    “长庚,贫道其实也有些不懂。

    你万事追求稳健,性子如此沉稳,为何会为金光之死,不顾一切杀圣成全天道,又为何会因帝辛之死,就变得如此恼怒。

    他们与你而言,并非亲友才对。

    你杀准提那次,已是与你要对抗天道的整套计划相违背吧。

    还有这次,你若真的去为广成子定罪,最后定会收不住局面,造成道门分裂。

    这两次,最后都便宜了贫道。

    贫道将你作为对手,也将你看做是最为喜爱的小辈,才会如此多问你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不是道友,也不想成为道友的对手。

    我没有执棋的资格,因为我本就只是觉得,这天地有些不对劲,想试试看能否修正。

    也只是尝试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抬手做请,已是第二次送客。

    他道:“我这就让与大劫无关的亲友离开洪荒,道友若对他们出手,我会掀出九污泉之之外第二张底牌。”

    鸿钧背负双手起身,注视着李长寿,笑着问:

    “又是哪般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自以为稳如泰山,实际上道友所建的洪荒体系漏洞百出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淡然道:

    “我早已知不死火山之所在,鲲鹏号可以随时过去,将始凤自濒死状态撞死,以鲲鹏残躯,作为始凤涅槃的燃料,令始凤重生。”

    鸿钧道祖面色骤然变冷。

    “长庚,你为了对抗天道,当真是煞费苦心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时候,我只是将这当做自卫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鸿钧问:“那你为何,刚刚不出手救下帝辛?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

    “救下帝辛,便是保下大商,促使人道昌盛。

    我一直很想去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尤其是燧人氏前辈牺牲之后,我推算了许多种可能,想去保住大商,甚至想过如何培养帝辛的三子。

    但这样,只是将人族引入我与道友的博弈之中,且越拉越深。

    就因为道友你没有底线,你会去杀凡人,不必问任何理由的屠杀生灵。

    我不敢救。

    更不能救。

    与其让凡人站在我这边,再次十不存九,倒不如让道友你得偿所愿,让凡俗成为天道运转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接下来,我只要不去动凡俗,凡俗便可稳到了九成八。

    退一步讲,在这个仙人都要窒息的洪荒,凡人能做什么?能改变什么?

    他们负责好好活着就是了。

    我与道友博弈,不必依靠人道光辉,也不必让他们在不知情中无缘无故牺牲。

    左右衡量,只能让当代人皇受些委屈。

    这是最小的损伤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鸿钧脸上带着几分触动,露出淡淡的笑意,“你与你那个前辈终究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拱手做了个道揖,鸿钧道祖还了一礼。

    下一瞬,鸿钧道祖化作一道光束,眨眼消失在小琼峰上。

    李长寿静静地站了一阵,扭头看着棋牌室,许久才道一句:

    “钟,带灵娥小琼峰去玄都城,把你能接上的人都接上。”

    不等混沌钟回答,李长寿身形已是随风消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‘父王,孩儿没用。’

    ‘寡人原来,不是天命。’

    谁!

    水神府后院,有琴玄雅睁开双眼;正打坐的她,此刻莫名感觉有些心口绞痛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些情形……

    燃烧了一夜的朝歌城迎来曙光,大批兵马涌入各处冒黑烟的朝歌城中,居中的座驾上,一名陌生的男子端正而坐。

    街路旁沉默的百姓,街边明晃晃的刀剑,那些散发着浓郁杀气的兵卫……

    远处,此刻已成焦黑的高楼,还有高楼上那静静盘坐的尸身……

    车队突然停下,街巷前方出现了大批身穿华袍的人影,他们大多跪伏在路边。

    一名有琴玄雅感觉与自己有微弱血脉牵连的老者,跪伏在地、膝行向前,敞开胸怀、高举双手,口中呼喊着:

    “帝辛无道,臣愿尊大王!”

    微子启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豁然起身,金光闪烁间,此前只穿薄裙的妖娆身段,被修身的战甲覆盖。

    提剑,有琴玄雅不知自己要去何处,但此刻有一种冲动,便是斩了那个膝行向前的不肖子孙!

    ——兄长的不肖子孙!

    她刚推门而出,就看到了面前站着的那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长寿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伸出右手,有琴玄雅毫无犹豫伸出左手。

    纤手刚落在李长寿掌心,有琴玄雅就感觉周遭流光闪烁,如幻影般不断变幻。

    乾坤挪移!

    下一瞬,已是在一片云海之上。

    有琴玄雅还来不及做出反应,李长寿就已道:“玄雅,你要不要跟我走,现在就做出决断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我……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李长寿温声道:“没什么,只是我应该是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你想继续在天庭,还是与我一同去混沌海?

    选择前者,你就可以继续跟我做接下来之事,选择后者,你现在就会被带去天外等我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怔了下,随之便问:“师兄需要我留下吗?”

    “商国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我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有琴玄雅轻轻咬着嘴唇,目光有些纷乱,但随之抬头看向李长寿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想留下。

    不只是为了接下来要去做的事,而是玄雅觉得……师兄身边不缺人陪伴,玄雅却可在天庭中做许多有意义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”李长寿露出几分轻笑,拿了一只宝囊递给有琴玄雅,“这个收好,算是我临别赠礼。

    跟我来,我先简单说下发生了何事,以及你要做何事。

    你需要去杀一人,绝对不要犹豫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声中,李长寿驾云带着有琴玄雅直落九天,此刻,却已是不知不觉到了朝歌城附近。

    李长寿做了个手势,点出一面云镜,与有琴玄雅一同看向镜内情形。

    云镜所显的正是朝歌城的大王宫前,有一座临时搭建木台。

    鼓声如雷,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十多面大鼓隆隆作响,一圈又一圈商民将高台围了起来,注视着高台上的那些人影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断头台。

    一名老者坐在几面大旗之前,身着紫色官服、面露倦色,却是周国太师姜尚。

    姜尚正前方,那姿态绝巅、美貌无双的女子跪坐在那,被仙绳重重困缚,此刻双目空洞、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正是妲己。

    一名武将向前,不敢多看妲己,朗声道:

    “太师,现已查明,此乃帝辛之妖妃!祸乱朝纲,做诸多酷刑,罪不容恕!还请太师即刻将她问斩!”

    姜尚却是眉头微皱,扶须轻吟。

    “太师!”

    台下,那土行孙跳脚大喊:“此妖女当杀!”

    侧旁传来一声轻斥,却是踩着风火轮刚赶来朝歌城不久的小哪吒,没好气地骂了句:

    “你吵吵啥?轮到你说话了?”

    土行孙挤了个难看的笑容,低头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姜尚问:“妲己,你可知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罪。”

    妲己冷冷回答着,依然是头也不抬,嗓音虽轻,却能让此地所有人听清。

    “我若认罪,便是给大王抹黑。

    大王乃商国中兴之君,雄才大略、果敢坚毅,为大商付出了一切。

    你们不过是借着仙人势力卑鄙取胜,可杀我、却不可辱我,可斩我,却不可为我定半个罪。

    你们不配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妖妇!”

    那武将怒目而视,立刻就要抬手拔剑。

    姜尚却做了个制止的手势,注视着妲己。

    一旁又跳上来了个武将,面容英俊,身形修长,提着三尖两刃枪,自是杨戬。

    杨戬淡然道:“太师,不如就此成全妲己,送妲己去封神台与帝辛团聚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,”姜尚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一旁突有周臣高呼,“应当先定罪!”

    杨戬看向那周臣,反问一句:“定罪与否,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那周臣喊道:“此乃帝辛之宠妃,害死德行高尚的姜王后,必须定罪,不然不足令天下人信服!”

    妲己低着头道:

    “姜后勾结父兄,意图谋反,私下更是给姜桓楚书信,让姜家做出威胁朝歌城之势。

    大王清理姜家,不过是为国政。

    若姜后当真德行高尚,又何必以父兄之势胁迫大王?”

    那周臣定声道:“妖言惑众!不知廉耻!老东伯侯那是何等德高望重!岂能容你这般污蔑!”

    杨戬冷眼看去:“今日但凡在此地的,就不要提廉耻二字。”

    “督粮元帅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何意?”

    杨戬将头盔取下,甩到了那周臣脚下,“如今周国已得了天下,武王凝聚了人皇、天子气运,师父之命已然完成。

    我,天庭清源妙道真君,说周国赢得不光彩。

    你可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你!你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杨戬冷眼注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那周臣一甩衣袖,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“杨戬师侄、杨戬师侄,”姜尚连忙起身做和事老,“莫要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姜尚还未安抚下来杨戬,那边哪吒又跳了出来,喊了声:“我也不干了!反正活干完了,这就回去找我爹爹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、这!”

    姜尚顿时有些无奈,他道:“还未论功行赏,怎得就这般儿戏辞官……”

    正此时,忽听一声轻笑,自侧旁天空中,有道身着火焰长裙的女仙驾云而来。

    火灵圣母。

    且听火灵圣母淡然道:

    “贫道就打了个盹儿,阐教已是攻下了朝歌城,当真厉害。

    只是也不知,这十数万周军,到底是用了什么灵丹、什么妙药,今后寿元又剩几何。

    阐教为了赢,就算对付凡人君王,也是真的手段尽出呢”

    姜尚皱眉看向火灵圣母,也知这应是截教的高人,朗声道:

    “仙子说错了,是我周国大军攻下了朝歌城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吗?”

    火灵圣母淡然道:“其他贫道不想多管,今日就想看看,你们是如何给妲己定罪,妲己又有何罪?

    你们若不知,贫道一直在大商做将领,也可做个证。

    妲己虽是奉命来作乱,却并未干涉过帝辛做出什么决断,你们与帝辛争位,帝辛已自刎于摘星楼上,你们何必再为难这般女子?”

    有周军将领道:“这妲己敬献诸多酷刑!这便是洗不清的大罪!”

    “商本就有诸多酷刑,”火灵圣母道,“帝辛以酷刑震慑超纲,又不是害人取乐,上酷刑的也是那些商国权贵。

    这些权贵平日里的所作所为,去地府的十八层地狱更惨,不过是提前享受罢了。”

    杨戬注视着火灵圣母,道:“道友可是来救妲己?”

    “贫道与妲己素不相识,只是瞧不过眼,特来说几句,”火灵圣母淡然道,“你们要杀她,不如就此动手。

    没看出来吗?

    她此刻一心求死,只愿去找自己的道侣。”

    “夫妇!”哪吒小声道,“凡人是叫夫妇。”

    火灵皱眉道:“可她也算妖族炼气士。”

    忽有清渺嗓音自高空传来:“妖族女子占据人族身躯,本就是一条大罪。”

    火灵抬头看去,不由得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那里,广成子左手背负在身后,右手托着一枚大印,身形正缓缓而落。

    火灵身周乾坤依然被禁锢。

    “火灵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“广成子!”

    火灵头上现出火焰凝成的长冠,一身长裙火星点点,妙目中带着几分怒意:

    “你此次做的如此之绝,当真不怕遭了天谴!”

    广成子手中番天印骤然放大,火灵身周乾坤出现了一层无形壁垒。

    这十二金仙之首徒冷声道:

    “既如此无礼,莫怪贫道心狠。”

    言罢,广成子正要祭出番天印,那火灵圣母呼吸都有些凝滞。

    杨戬微微皱眉,向前朗声道:“大师伯,如今封神劫难已不必两教厮杀!”

    哪吒终究还是有些孩童心性,此时还没进入怒气状态,也不敢开口说话,只是担心地看向火灵圣母和杨戬。

    “杨戬,哪吒,你二人退下。”

    广成子淡然一句,番天印光芒大作,对火灵横压而去。

    杨戬身形一跃而起,却是没有半点犹豫,一拳砸向番天印!

    金光之死,教会了他一件事。

    想要坚持自己的信念,那就遵照自己的信念而行,不可有一丝一毫的犹豫!

    广成子眉头紧皱,立刻就要对杨戬点出一指!

    而就在这一瞬。

    杨戬身形突然顿住,撞到了一面无形地‘空气墙’;那番天印诡异地朝高空飞射,且飞速由慢转快,又在极短的瞬间化作一道流光!

    广成子面色划过几分愕然,抬头看向空中,刚好看见自己的大印化作山岳般大小。

    但这山岳之巅,一道有些模糊的身影负手而立,似乎毫无用力地跺了下右脚。

    炸裂之声此起彼伏,番天印各面出现了一条条缝隙!

    下一瞬,这大印伴着漫天闷雷声,竟在高空轰然破碎!

    那炸开的无数碎屑,诡异地悬浮不动!

    而那道踩碎了番天印的身影微微闪烁径直消失不见,一股气息却出现在广成子身后。

    广成子嗓尖颤动、灵觉乱颤,立刻高声大喊:

    “长庚师弟!

    此事另有隐情,还请听为兄解……”

    ‘释’字根本来不及出口。

    背后!

    就在广成子背后!

    乾坤裂开一条缝隙,一只大手抓了出来,直指广成子脊背。

    广成子身周仙光爆涌,转身甩出数道流光。

    然而,几道流光轻松穿透了那只‘大手’,大手立刻显露出了其内纸浆的色彩。

    纸人!

    广成子突觉脖颈一凉,旋即元神被封、神魂被困,最后的感知,就是被人摁住脖颈提了起来,随手甩向了地面。

    ‘长庚师弟不是应当,被师祖所困……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乎同时,朝歌城一处华贵的府邸中。

    前一瞬还满面春风的微子启,此刻竟是额头挂满冷汗。

    一把宽刃长剑抵在微子启脖颈上,就听得半声冷哼,那长剑随之划过,带起了一抹殷红。

    “此子,不得入祠。”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我真没想重生啊》 《万族之劫》 《剑来》 《大奉打更人》 《地球第一剑》 《洪荒二郎传》 《临渊行》 《三寸人间》 《龙族1·火之晨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