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啥叫度日如年?

    对于灵娥和混沌钟钟灵来说,这段时间是真的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不敢出小琼峰,不敢妄自议论,不敢哆嗦,不敢喘气儿……

    本来对道祖到来持淡定态度的灵娥,感受过了道祖那种来自生灵层次的压迫感,也开始焦虑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道祖和自家师兄像是在神游中激斗,吃了一餐饭后,就在林间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氛围还略微有点,祥和。

    混沌钟下,灵娥看着面前‘透明’的钟壁,小声问:“师兄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好像没事,”钟灵的嗓音带着满满的不确定,“但又好像有事,此时来看,介于有事和没事之间,我们不过去,是无法确定他有事没事。”

    灵娥禁不住一手扶额,“这都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几百个日夜了吧,他们似乎在等什么,”钟灵啧了声,“没看出来,你师兄是真的厉害,道祖这般狠人都要和颜悦色。”

    灵娥小声道:“那有可能是师祖很喜欢师兄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钟灵轻吟几声,“你师兄的均衡大道,就注定了他和天道存在最基本的对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灵娥思索一阵,“要不,我去请玉帝陛下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多生事端,”钟灵叮嘱道,“玉帝陛下不过道祖的弟子,你去找他又有何用?靠他跟道祖求情吗?

    此时玉帝的立场十分尴尬,他的权柄是道祖给的,如果因为你师兄跟道祖闹翻,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时候,喊玉帝陛下不如请太清圣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,可以去找太清老师吗?”

    “笨呀你,太清圣人那么强,如何看不到道祖在这?”

    混沌钟从内壁探出了一只灵力凝成的小手,在灵娥脑袋上敲了下。

    “等着吧,说不定等会儿他们就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灵娥继续看着面前的透明钟壁,注视着林间茶室的情形,略微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毫无征兆地,李长寿与道祖同时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李长寿睁眼看向面前沙盘,道祖嘴角露出淡淡微笑,却并未睁眼。

    沙盘所显,南赡部洲中部区域,一只只光点从各方汇聚。

    周伐商之事,已然开始。

    大商八方雄关重兵把守,大批商军精锐此刻却在攻打东部各路诸侯,已是将姜家势力近乎打穿。

    姜桓楚之子姜文焕对周国求援,周国武王姬发召集诸侯于朝歌城会盟,商国四面防守,压力骤增。

    李长寿凝视着沙盘之上所显的商国诸关卡,静静观察各路动向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。

    各路诸侯大多无功,甚至北路诸侯还发生内讧,有部分诸侯再次对商国效忠,也得到了商国国君的接纳。

    而在西路,周国虽有大批阐教仙人相助,但自身兵力并不算雄厚,虽连破两雄关,但兵力损耗严重,也无法继续推进。

    阐教仙人比较重视自身‘清誉’,大多只是出手对付一些混杂在商军之中的炼气士;

    便是杨戬、哪吒、雷震子这般,有将职在身的阐教弟子,也只是在冲阵时履行一名凡人武将该有的职责。

    此时,天帝之女、太白之徒龙吉公主,已是入了周营,专门负责协助杨戬、照顾小哪吒,平日里参加参加战前小会,因名头太过吓人,寻常也没人敢去招惹。

    惧留孙之弟子土行孙、清虚道德真君的弟子黄天化、杨任,也已接连入周军军营。

    那土行孙善土遁,但品性有些不端,此前还看上了商军阵营中的一名女将,靠着仙法俘虏了过来,想着晚上逍遥快活。

    杨戬、哪吒、雷震子听闻此事,顿时一阵皱眉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土行孙第一次这么干了。

    那龙吉公主更是有些怒意,直接搬出自家师父的敦敦教导,说动杨戬与哪吒一同出手。

    杨戬用变化之法,将一只木雕化作妖娆女子模样,哪吒打晕土行孙,将土行孙与那木雕假人放在一起,龙吉公主直接拿出了两种师父给的丹药。

    心火烧给那土行孙内服外用,仙兽绝性丹控制药性后发。

    那一夜……

    不好说,很复杂,人性的光辉和兽性的黑暗不断交织,最后绽放出的恶之花朵又急速凋零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土行孙像是换了个脾性,看到敌方女将直接痛下杀手,没有半点留情,军中见到龙吉公主等女仙,也是正眼都不瞧。

    圣贤时刻·永驻版。

    商军一方,因太师闻仲之死,看似缺了截教仙的支持;

    可申豹这几年,在各处仙岛不断劝众仙不要去跟阐教火拼,导致很多截教仙上头,零零散散赶来南洲,也汇聚了一大批劫灰。

    为阻住周军前进路线,帝辛将负责防卫朝歌城的数十万兵马调去了西侧。

    帝辛御驾东征,想尽早结束东面的征讨,全力收拾周国。

    大商如同到了死劫,而平定东、西伯侯,就是大商渡劫的关键。

    凡俗战火四燃,大劫之力在一名名仙士折损下,缓慢却不断地消退。

    帝辛东征,极大的鼓舞了商军士气,东部各路诸侯不断退缩、防御,似乎一两年内就会彻底被帝辛收服。

    大商的路越走越宽,而诸侯的路,渐渐有点堵了。

    小琼峰上。

    李长寿凝视着沙盘上的种种情形,目中流露着少许思索,却没有半点胜券在握之感。

    相反,李长寿已看到了帝辛前路的大坑。

    只能说,御驾东征看似高明,实则却让帝辛远离了商国权力核心之地;暂代国政的王叔比干,若是断案判案自是一绝,但威慑感略显不足。

    一时间,朝歌城内暗流汹涌,而这暗流几乎要直接走到明面上来。

    对于一些有心之人,如今也已是他们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若让帝辛平复了东部之地,诸侯声势衰退,周国就算有方外仙士支撑,恐怕也不是帝辛的对手。

    除非仙士不顾规矩,直接屠杀凡人。

    “长庚为何没有半点欢颜?”

    道祖含笑问:“如今局势对商国一片大好,你第二阵似也是要赢了,可是有什么觉得不对之处?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叹道:“此时商国胜算不过三成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胜算的预测太过消极,”鸿钧道祖温声道,“许多事完全可以乐观点估计,也不必将所有事都做最坏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突然问:“师祖,您觉得,帝辛这个人皇如何?”

    道祖答曰:

    “凡俗中,确实算是人中龙凤,若是生在上古,譬如轩辕与蚩尤之战时,也能大展拳脚。

    他此前九十九世都在贫道注视之下,他本性如何、骨子里带着什么脾性,贫道自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生在了凡俗,且还是大商末命。

    长庚你觉得帝辛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一般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站在商国的角度而言,虽无太多过错,但也没什么建树。

    就比如,他要清洗掉姜桓楚对朝歌城的影响,授意费仲尤浑配合妲己陷害姜王后时,他虽想让自己心狠,将姜王后所生嫡长子、次子尽数杀掉。

    但终究是犹豫了,让殷洪殷郊有被比干搭救的机会。

    对于他所处的环境而言,想让自己狠辣些却狠不起来,这就是他的一大败笔。

    当然,此事失了仁义,只是从大商内外交困的角度去分析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,”道祖笑道,“你就是太过严苛了些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了笑,继续凝视着沙盘中的朝歌城,很快就道了句:“不过有一点,我是挺欣赏帝辛。”

    “哦?哪一点?”

    “骨气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

    “虽然帝辛这个人皇,骨子里优柔寡断,做事眼高手低,被人吹捧就膨胀,但他自登位到现在,始终有着一份傲骨在。

    弟子当年化身朝歌城的大史,他已自闻仲口中知晓了弟子能帮他们,但弟子拒绝了一次,他就不再多提。

    甚至女娲庙见我时,也只是几声问候。

    而今,妲己想必已经将阐截之争都说给了帝辛,帝辛却没有一次,主动去找截教求援。

    更让我对他钦佩的是,他此时还在恪守祖训,自始至终没有对他的老师闻仲,提过自己修行、服用丹药延寿之事。

    这就是凡俗人皇的傲骨。”

    道祖缓缓点头,笑道:“自负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了笑,继续凝视其内局面,问道:“若此阵弟子输了,师祖可是会直接取木公性命?”

    鸿钧道祖言道:“自不会,只是会在大劫后安排些劫难。

    昊天如今是三界主宰,贫道隐居幕后,自是要顾念昊天这天帝的颜面,不会直接动他的爱臣。”

    “那弟子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拱拱手,此时恰好看到代表了帝辛的金色光点,自东部快速回返朝歌城,禁不住轻轻一叹,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九成是输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夜,滚滚的马蹄声自朝歌城东城响起,惊扰了不少熟睡的凡人。

    清冷了数月的大王宫灯火通亮,摘星楼上再次挂起了明亮的灯盏,宫中最得宠的妃子正在梳妆台前收拾妆容。

    不多时,有宫娥向前禀告:“娘娘,大王先去了殿中召集诸位大臣议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妲己抿了抿嘴角,禁不住埋怨一声,将手中那纸片扔到了一旁,“大王要来了再喊我,先睡了。”

    周遭宫娥各自答应一声,服侍妲己去榻上歇息。

    大王宫,一处偏殿内。

    帝辛坐在王座上,抬手扶着额头,脸上带着浓浓的疲乏,却强打着精神,听下方诸大臣言说各处军务政务。

    比干说完了朝歌城的情形,略有些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帝辛道:“王叔有话直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,是否自边关调来些兵力?”

    比干正色道:“而今朝歌城守军不多,若有人生事,防卫调动将会颇为吃紧。”

    “宫中不是还有诸多侍卫,”帝辛皱眉道,“如今各路都有诸侯作乱,周国仰仗那些方外之士屡屡进犯,若无足够兵力恐怕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朝歌城墙高城坚,也不必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这般,让飞廉征调些商民青壮,填补城防所用。”

    又有大臣道:“陛下,先祖祭典在半个月后就可备好,您之后可要立刻回返东面?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帝辛缓声道,“寡人亲征,我大商将士奋勇杀敌,屡战屡胜,形势一片大好。

    再有半年,东部就可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那时大商之危只剩西面姬发小儿,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这次寡人回返朝歌城,一是稳定大局,二是为祭奠先祖。

    不过祭奠先祖的场面不必太大,宰些牛羊祭祀就是了,让那些女巫们也别闲着,该用就用。

    如今大商正是与叛臣大战时,诸位先祖定也不会介意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臣等遵命。”

    “哈——”

    帝辛打了个哈欠,下方诸老臣见状就要告退,却听帝辛道:“负责各部粮草兵甲调动的几位爱卿留下,与寡人仔细禀告这几个月的用度。”

    几位老臣躬身命令,比干与诸位大臣告退离去。

    大殿中烛火不断跳动,王座上那越显老态的大王,虽面色疲倦,但目中精光一直未退。

    小琼峰上,李长寿依然是闭目端坐。

    倒是鸿钧道祖此刻双目半睁,饶有兴致地注视着南洲局势,似乎在看着什么欢乐之事。

    南洲中部,周军东征大军中营。

    几位姬姓将领躬身告退,武王姬发的大帐再次冷清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旁有宫娥向前,为武王脱下盔甲,这位中年面容的‘大王’,很快就躺在了床榻上,目中满是忧愁。

    情况,为何跟阐教仙人们说的有些不同?

    不是说大商没几年运道了吗?为何如今却又有了中兴之相?

    帝辛东征,东路姜家崩溃速度之快,远超各路诸侯预料。

    而今多数诸侯心中都有了疑虑,假若大商能在短时间内收服东部六百城,定有不少诸侯再次对大商效忠。

    姬发对这般情形,早已是见多不怪。

    他如今是姬家的大家长,周国内外也都是姬家掌控,各路诸侯几乎都是这般情形。

    宗亲为信。

    很多大家族在必要时,是可以牺牲大家长,来换取整族的荣华。

    这些诸侯如果再次投诚大商,自是有各自的手段……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姬发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阐教仙的规矩也太多了些,自己求一粒丹药不给,言说直接让仙士参战也不肯,还对他这个周王的言行有诸多要求。

    还真是请回来了一群祖宗。

    这些话也只是心底说说,姬发自是明白,周国如今全靠阐教支撑。

    此前的国力,先是被北伯侯崇侯虎折腾去了小半,又被闻仲连续西征消耗了大半。

    这次东征若是输了,他们周国也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‘最后的机会了。’

    “大王,大王!”

    帐外传来几声呼喊,姬发即可坐起身来,抬手握住了枕边长剑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大王,阐教仙士广成子大人求见!”

    广成子?

    姬发顿时来了精神,“快请!”

    帐外应了声是,广成子径直驾云入了大帐,云上还带着一名身着锦袍的老者。

    姬发整理了下衣冠快步而出,向前对广成子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广成子开门见山,正色道:“大王,如今正是伐商之时,帝辛已回朝歌城准备祭祀先祖之事。

    大王可率轻骑奇袭朝歌。

    到时,城门自开,可径直掩杀去帝辛宫中,一举定乾坤。”

    姬发不由皱眉,看着广成子那认真的面容,想看这位仙人是不是在说笑。

    奇袭……朝歌城?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我真没想重生啊》 《万族之劫》 《剑来》 《大奉打更人》 《地球第一剑》 《洪荒二郎传》 《临渊行》 《三寸人间》 《龙族1·火之晨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