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,商宫,大王殿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帝辛已不再年轻,虽犹在壮年,但此刻坐在王座之上,魁梧的身形已有些佝偻,一夜之间更是多了许多白发。

    十数名大臣坐在两排矮桌后,各自保持沉默,一句话也不敢多说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帝辛沙哑着嗓音问了句:

    “来信否?”

    王叔比干起身道:“大王,西岐距朝歌路途遥远,烽火传信也需……”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

    殿外忽有将领疾奔,入殿门则抱拳高呼:

    “太师闻仲率军攻破西岐城,然南北两路诸侯叛军恰好赶来,将太师围困于西岐城内。

    太师……力战而亡。

    后军已归各处关隘,尊太师之命,行防卫周国之事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太师为何!”

    “陛下,老臣愿领军讨周!”

    众大臣面色大变,有几人甚至慌了心神,起身太猛碰翻了矮桌。

    帝辛闭目、默然无语,身体轻颤了几下,却并未有任何失态之处。

    等殿内安静下来,帝辛方才开口,气息不免有几分颤抖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太师进言,拿给诸位爱卿。”

    侧旁立刻走来几名甲士,将怀中抱着的竹简,挨个放在各位大臣面前。

    帝辛道:

    “太师身陷西岐,临终托梦,献救国六策。

    除却第一策之外,其余五策,各位爱卿商议出个章程。

    太师言说,令罪责归于他身,寡人何甘,商有何罪?

    朝歌城为太师之陨缟素十日,臣民同悼,有违者斩。

    王叔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,”比干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你暂代太师对内之职,命飞廉暂代太师对外之职,各处征战暂且停息,寻一二小国赦免,彰显大商仁义。

    王叔你有七窍玲珑心,机敏聪慧商人皆知,名望也是如今王室最高的一人。

    你来纠寡人之错,写一篇谏言奏表,可随意骂寡人之过错、之不足,寡人自会顺势认错。”

    帝辛有些无力地一叹:

    “太师说,咱们没有走错路,只是用的法子不对、目的不明,太过激进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平日里太师说这些,寡人自是不信,寡人如何能信,可太师临终托梦,寡人还有何话可说?

    罢,各位细细品味太师之言,寡人暂回宫内歇息。

    今后,大商少了一根砥柱,又有方外之士欲图谋不轨,祸我大商江山社稷,前路茫茫,国运多忧,寡人欲定祖宗基业,还需各位全力相助。

    太师倒了,大商,不能倒。”

    那前几日还是意气风发的大王站起身来,带着血丝的双眼凝视着下方十多位重臣,随后叹了口气,负手走向高台侧旁,走出偏殿。

    众臣齐齐行礼,各自端起面前竹简,细细看着其上所刻字迹。

    摘星楼。

    帝辛身形陷在软榻中,双目有些空洞,沉默着不知该如何言语。

    侧旁有玉人款款而来,一双柔荑轻轻摁在帝辛肩头,轻声唤着:“大王,您莫要太过操劳……”

    “爱妃,让寡人安静一阵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妲己忙后退半步,对帝辛微微欠身,一步三回头地离了此处寝宫。

    她并未走远,就在侧旁华池的池边软榻上歇息,散出少许仙识,关注着那空旷楼阁中,帝辛坐在那如同泥塑般的身形。

    封神台,闻仲静静站在东南方向的角落中,凝视着此地乾坤外围的淡淡云雾,许久不动。

    远处,那大殿中欢歌不断,为闻仲‘接风洗尘’的仙宴,已成了某截教大弟子的歌喉诗力展示环节。

    醉酒当歌,人生几何。

    而闻仲这个被接风的主角,此时却已无人关注,总归不免有些萧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,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三仙岛,云霄闺阁中,那倚靠在窗前凝视着楼外玉像的仙子,闻言收摄回心神,扭头对端着美酒而来的琼霄温柔一笑。

    云霄柔声道:“在想大哥在封神台过的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能有差了?”

    琼霄掩口轻笑,调侃道:“现如今,咱们大哥定是无比神气,把那第六圣人斩了,天庭还不将他当宝一样供着?

    好像听大师兄说,大哥现如今已是天道序列第十,姐夫也刚天道序列第九哩。”

    云霄含笑摇头,衣裙飞舞间已是到了矮桌后,注视着那清澈的酒水又是一阵出神。

    琼霄眨眨眼,也没多问,端起酒杯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片刻后,云霄轻笑了声,又小声道:

    “三妹你说,这到底是他都安排好的,还是出了变数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琼霄不由歪了歪头,轻吟几声,“不好说,看当时的情形,好像是一怒就杀了第六圣,但姐夫那个人老谋深算。

    嗯哼!

    深谋远虑,做事尽在布置安排,走一步能看到后面九百九十九步,若说是真的一怒上头就杀了第六圣,这圣人也未免太好杀了些。

    应当是早有准备,而且那二十四诸天岂是说演化就演化的?

    还有那天道序列,姐夫忙碌了数百年,又是搞龙族,又是帮地府,把天庭硬生生拉到了如今的位置,才得了个天道序列第十。

    大哥现如今在天道中的权柄只是稍次于姐夫,比那补全六道轮回体系的地藏都高。

    这绝非说做就能做到。

    也就大哥还傻乎乎地觉得姐夫冲冠一怒为兄弟,这肯定都是姐夫的算计呢。”

    云霄略带嗔怪地看了眼琼霄,正色道:“寿都是为了救大哥,才会去谋划这么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小妹说错了话。”

    琼霄一双妙目笑成了月牙弯弯,“姐你这还没嫁过去,已是不让妹妹说他不是了。

    唉,什么姐妹情都是假的,这么多元会的陪伴也是虚的。”

    云霄一时说不出什么,倒是觉得妹妹说的有道理,自己确实是冷落了两位妹妹,一颗心都在牵挂天上那仙神。

    “此为姐姐之过,”云霄轻叹了声,“但姐姐对此,也有些无可奈何,情之一字酸酸苦苦,又有诸多妙处。

    你若是以后能寻到意中人,自是可有所体会。”

    琼霄做了个鬼脸,抱怨道:“姐姐你把调子起太高了,我们怎么去寻意中人嘛。

    姐夫这种奇人,怕是难找第二个喽。”

    “他其实并非奇人。”

    云霄仔细想了想,巧目依依、嘴角含笑,目中流露着少许欣慰欣喜,明明是先天大能,此刻芳心却一下陷入了云深不知处。

    “他只是,一些想法与众不同,一些念头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他所相信的道理,能让我仔细思虑,每每都能有所得。”

    言说中,云霄纤指端起酒杯,在唇边轻轻抿了一口,又柔声道:“此时我只想等大劫过了,能与他相携相伴,不必再忍受这般不可见之苦闷。”

    琼霄:……

    姐姐这已是,差不多没救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接下来大劫会如何运转,”琼霄看向窗外的云雾,“总觉得,这大劫好像跟咱们所想的不一样呢。

    天地间虽然一片肃杀,但少了许多煞气,而且只局限于咱们跟阐教。

    远古、上古那大劫才吓人,漫山遍野都是生灵,杀的难分难解、天地随时都可能破碎。”

    云霄道:“但凡死伤都非好事,莫要盼着什么大场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琼霄答应一声,手肘抵在矮桌上,侧身对着窗外一阵出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几条对策能帮商国,又能帮商国多久?

    李长寿很难去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他其实有一点骗了闻仲,哄他说,如今天地局势有所变化,自己需要商国国君多抗一段时间天命。

    其实……

    斩了第六圣,导致天地间生灵之力退潮,大劫之力消散了许多,阐截两教对大劫的态度已经有所转变。

    南洲俗世的王权更迭,虽对天地运道依然无比重要,但对于李长寿和道祖之间的博弈而言,已是没了什么分量。

    李长寿之所以出手,单纯就是想看看,天道、道祖如何破局,从而加深对天道和道祖的理解,能增加一缕胜算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阐截合流,这事当真让人有些不知该如何下手。

    理论很丰满,行动很骨感。

    难就难在,如何让二师叔与三师叔接纳自己的理念,并推广到了阐截两教中。

    道祖肯定不会坐视不管,通过各个途径对道门施压、分化。

    这才是自己此时所面对的最大难题。

    湖边草屋中,李长寿双手插在长发中,注视着面前摆着的数十枚玉符,一会儿将玉符摆成个蛇形,一会摆出个‘积木玉屋’。

    无论他如何思考,阐截合流想要完成,都必须先去除掉道祖的因素。

    即,必须先把道祖抹杀,才可将阐教和截教从大劫中捞出来。

    这难度也未免太高了点。

    道祖是第六圣吗?能被自家老师随意几巴掌就打的差点跌落圣位。

    关键是……

    他就跟上辈子蓝星打游戏时一样,你要想打这个大怪,最起码也要大怪亮出血条吧?

    打得过打不过还是一回事,如今道祖合道天道,道祖就是天道。

    自己总不能杀到紫霄宫,大喊一声:

    ‘师祖,亮血条吧!’

    估计道祖直接凝聚天地之力,就算不能杀‘遁去的一’,也能把自己震成半身不遂,找个阴暗阴冷的角落一塞。

    道祖之所以一直不对付自己,其实另有所图,那牵扯到他们之间最深层次的博弈。

    李长寿屈指一弹,面前的玉符哗啦啦散落在桌面上,被他手指随意拨弄。

    照当前这般思路,阐截合流必须发生在大劫之后,成为保全道门气运和教义的重要手段,让道的理念不至于在天地间消散。

    那就是下个阶段的博弈内容了。

    阶段?

    不错,李长寿将与天道的博弈,划分为四个阶段。

    第一个阶段是蓄力期,起始于封神大劫之始,师父齐源挂掉。

    当时自己需要实力,且需要足够的道境,堪破天地、天道、道祖的诸多隐秘,完善自己的斗争纲领,制定后续计划以及各类备用计划。

    第二个阶段是隐忍期,起始于自己征服鲲鹏号方舟。

    自己当时,反天这种话提都不敢提,想都不会想,一门心思提升实力,暗中接纳浪前辈遗产,其实就是些道祖的命门、天道的漏洞。

    第三个阶段,那就是战术迷惑期,起始于自己安排完哪吒。

    那时,吸纳了杨戬、哪吒的变数,李长寿已经成了最大的变数,当时就是一门心思搞潜伏,天天把逃离洪荒挂在嘴边。

    反正真真假假、假假真真。

    这个阶段的李长寿,不可避免的跟天道产生对立,但尽力迷惑天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就处于战术迷惑期的后期阶段。

    李长寿基本已确定,再有五到十年,封神大劫全面收尾,必然有圣人大战爆发,自己也就必须与天道直面相对,进入第四个阶段。

    仔细斟酌、综合分析后的适度反攻。

    道祖下一步会干什么?

    其实道祖已没什么可做的,就跟李长寿此时一样,各自的布局已完成,静待事情得出结果,再将结果导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。

    等着吧。

    道祖不动,自己就不动。

    道祖只要一动,自己胜算最少就能再提升零点一成。

    于是接下来这几年,李长寿过的颇为悠闲,也是他本体最为活跃的几年。

    他会去月宫辅导嫦娥们舞姿,也会跟木公、月老这般老臣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会去凌霄殿旁听一下朝会,就站在高台之下首位,吓的一些老臣说话都有些哆嗦。

    他培养了一个团队,将‘直播’铜镜的炼制之法交给了天庭,顺便定下了‘绿色直播’的条条框框。

    他关心起王母娘娘的身体,送了几颗从老君那里顺来的孕灵丹,让玉帝陛下早日凑起七龙珠、啊呸,七仙女。

    他还会去南洲走走看看,在凡俗的土地上漫步半日,在高山流水间歇息些时日。

    甚至,还带着灵娥又去逛了两次坊镇,语重心长地告诉灵娥,今后一段时间,怕是想来这种地方玩乐都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去得最多的地方还是封神台,把封神台打造成了‘教学·娱乐·吃喝玩乐’于一体的仙神培训机构。

    虽然多是跟赵公明喝喝酒、聊聊天,期待下金灵圣母产子后,那两个小家伙会是何等的可爱。

    不过,金灵圣母想在大劫之后再行生产之事。

    先天大能就是这般奇妙,不必遵循凡人的规矩,子嗣在自己身体内孕育的越久,其出生的起点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没法比没法比,惹不起惹不起。

    南洲商国的变化,李长寿没去仔细观察,大概看了几眼意思了意思。

    他给闻仲的那几条计策,闻仲就照本宣科,复述给了帝辛。

    闻仲的死,对帝辛触动很大,也让帝辛直观承受了来自于仙神对凡人的压力。

    帝辛身边还有个‘圣母宫叛徒’。

    他与妲己感情越深,妲己对他就越发顺从,甚至说出了阐教、截教、仙人劫难等等,本不该对凡俗人皇言说之事。

    帝辛为此消沉数月,但当他颁布一系列新政时,精神再次被填满。

    这次的新政,各路诸侯最初并未放在眼中,大抵都觉得商国已是日薄西山,闻仲之死就是商国败落的前兆。

    新政中,帝辛废了十数酷刑,弱化株连之事,加强了刑与法的细则。

    减轻部分赋税,对于主动释放奴隶的商人,给予一定钱帛鼓励。

    建立军功体系与百姓勋章体系,对于行善、除恶、忠孝的商人——商国子民,给予相应的嘉奖。

    若有奴隶救助商人,该奴隶可获自由。

    此前连续十年种粮的奴隶,可获得一块偏远地区的土地。

    对年老体弱的商人,定期进行慰问……

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实行新政的同时,帝辛还对外张贴告示,言说了自己一系列举措的目的——继承先祖之志,建立一个全新的大商。

    老有所依、幼有所倚,重仁义、重德行,定规矩、画方圆。

    帝辛还在朝会上说出这般话语:

    帝辛完全放弃去拉拢那些反叛诸侯,调运兵力镇守各处,并集中优势兵力,先解决东部最大的姜家祸患。

    如此,不过几年,大商局势意外地再次稳固了下来。

    朝歌城内反对帝辛的声音越来越小,众老臣开始思索生存之道,商人越发踊跃进入商军之中,各地粮草源源不断运送往边关之地。

    与之相对,周国联合诸侯,集合众诸侯兵力,于孟津之地举行了人族俗世第一次阅兵大事,召来数百诸侯,大军连绵无期。

    众诸侯歃血会盟,共尊姬发,姬发称武王,目光锁定最为富裕的商地。

    背后自是有阐教不断相助,甚至不少诸侯,都是受了阐教仙的游说,方才选择加入周国阵列。

    帝辛新政;

    孟津会盟。

    不过几年,凡俗人族已彻底分成了两大阵营,且帝辛一方依然占据着优势。

    同样,因为截教更改策略,大幅度降低了对商的支持力度,截教与阐教这几年只有十数名仙人火拼赴死,封神台毫无长进。

    天道会如何行事?

    道祖会用哪种办法收束封神大劫?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也略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这日,他自木公仙府驾云而出,回返自己的太白宫、小琼峰,刚踏入太白宫的殿门,李长寿突然感觉到一股道韵自九天之上滑落,径直朝小琼峰落下。

    眼一瞪,李长寿身形唰的一声闪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晦涩至极的道韵!

    这玄妙无匹的气息!

    还有乾坤天地出现的奇特涟漪!

    李长寿身形几次闪烁,窜入自己布置的大阵,冲到了丹房外围的阵法之内,于那只木牌前现出身形,皱眉看向了前方的林间‘会客室’。

    一名身形魁梧的道人站立在木牌前,好整以暇地打量着木牌上的字迹。

    宽袍、长发、道箍……

    草屋中,被混沌钟套住的灵娥;

    灵兽圈与湖泊内,那些不断颤抖的灵兽、灵鱼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迅速调整了下表情,向前快走几步,朗声道:

    “师祖,您来怎么也不提前告诉弟子一声,弟子好打扫打扫,各处规整规整。”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我真没想重生啊》 《万族之劫》 《剑来》 《大奉打更人》 《地球第一剑》 《洪荒二郎传》 《临渊行》 《三寸人间》 《龙族1·火之晨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