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作者:言归正传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‘贫道的阵也破了!快走!不要恋战!’

    ‘贫道今日与你们同归于尽!’

    ‘让小妹走!小妹走!咱们杀了十个也够本!走啊金光!’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‘金灵圣母,你可还要对贫道无礼?可是觉得贫道不能打杀了你?可笑。’

    ‘准提!你动她们试试!我赵公明今日与你不死不休!’

    ‘哼,不成圣终究蝼蚁。’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长庚快走,你挡不住他们!”

    “长庚你走啊,老哥拖累了你,老哥甘愿入劫!你走行不行!”

    “接引!准提!你们来杀我!来杀我啊!”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迷茫。

    迷茫的天空,模糊的大地,悬浮在头顶的太极图充斥着整个视线,而在太极图上方,一左一右两座宏伟身形仿佛能镇压这片虚空。

    金光圣母左手颤抖着,握住身旁的短剑,想喘息却被强横的威压压的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活下来,她为什么要活下来……

    身周缠绕的阴阳气息,那正在对抗两个圣人攻势、已是摇摇欲坠的熟悉身影。

    互相搀扶,却已经近乎无法动弹的师姐,带着哭腔不断大骂的师兄……

    肩上的伤口,倒在远处、挣扎想站起来的阐教弟子……

    都是因为我吗?

    是因为我吗……

    是因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前。

    “各自应敌!互相照应!”

    听到大哥这般话语,金光圣母道心一沉,已是明白他们败局已定。

    那突然出现的莫名法力,不只是定住了连环阵的灵力流转,就连他们十绝阵各自阵法本身的威能都削弱了三分。

    是二师伯出手吗?

    还是阐教有潜藏的高手,南极仙翁吗?

    金光道心略微有些凌乱,大阵之中已是闯入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她立自警醒,抬头看去,金光阵中道道金光闪耀,无数金镜折射出层层金光,罩向入阵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般金光,既可伤仙躯、又可伤元神,但对方只是轻哼半声,一道圆罩出现在对方周遭,道道金光被对方稳稳当下。

    是杨戬?

    金光圣母自法阵中央站起身来,心底倒是略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此刻杨戬看不到她,她却能观察杨戬的一举一动,立刻调动更多金光对杨戬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杨戬修有**玄功,肉身堪比先天灵宝,此前闯阵,他就在十绝阵内转了一圈,十绝阵无一可伤他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大哥将杨戬诱出了大阵,生怕杨戬窥破十绝阵之秘,坏了他们的阵基。

    这是被他们十个列为最为难缠的对手,比那些阐教二代弟子都要麻烦许多。

    而今杨戬出现在她的金光阵,最起码其他阵中压力会小许多。

    金光圣母一声轻喝,嗓音自四面八方响起:

    “杨戬!你还不束手就擒!”

    场面话,纯粹的场面话,此刻金光圣母手中都有些冒汗。

    她身形娇小,穿着打扮也是短裙薄衫,但此刻杀气凌凌,也是颇有威势。

    杨戬道:“我已寻到破阵法,还请师叔束手就擒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!”

    金光圣母冷哼一声,刚想说什么话,道心突然一颤。

    远处,一方大印遮天蔽日,将化血阵整个压垮。

    又有一面阴阳镜折射黑白两道光束,照穿了落魂阵的迷雾。

    这!

    失去连环大阵,他们在十二金仙面前如此不堪一击吗?

    金光圣母一颗芳心已是乱了,她急急催动各处铜镜,大阵内金光漫漫,却完全无法伤到杨戬分毫。

    这就是**玄功吗?

    金光圣母咬牙催动自身法力,她还抱着一丝奢望,想将杨戬困住,立刻去驰援其它大阵。

    忽然间,侧旁传来赵江的怒吼声:

    “贫道的阵也破了!快走!不要恋战!”

    地烈阵处,灵宝**师祭起的宝剑蔓出万丈剑芒,将那如莲花般涌起的地火径直斩断!

    赵江身陨,地烈阵破。

    紧跟着。

    烈焰阵、红水阵、红砂阵!

    “快走!能走几个是几个!”

    “金光退!杨戬对你还没杀意!”

    “贫道今日与你们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金光圣母目中划过少许茫然,于法台上后退半步,又立刻咬紧牙关,燃起元神、拼尽一切朝杨戬催动金光。

    杨戬微微皱眉,右手虚握、三尖两刃枪随金光环绕迅速凝成,向地面轻轻一顿。

    噹!

    大阵各处微微震颤。

    “哼!”杨戬鼻尖发出一声轻哼,额头竖眼突然睁开,一道暗金色光亮照向那一重重铜镜。

    几乎瞬间,各处铜镜倒映出杨戬之神眼,也倒影出那暗金光芒爆发的瞬息。

    乒——

    哗哗几声,阵内数千铜镜同时炸裂,一处处支撑铜镜的木架、藏在地下的阵基,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痕,随之彻底炸碎。

    金光阵,破。

    这就是广成子选杨戬破此阵的主要因由。

    金光圣母低头喷了口血,立刻握出一把利剑要对杨戬杀去,但面前人影晃动,一抹银光亮起,数重残影重叠!

    杨戬已是站在她面前,右手持枪、向前轻轻一推,溅起了少许血花。

    三尖两刃枪刺破了金光圣母的肩头,随着杨戬收枪,又带出一股血箭。

    玄力封禁金光元神,杨戬看了眼金光圣母,淡然道:

    “自行去封神台报到,只要心底甘愿接受天道束缚,封神台可允肉身进驻,等同身死。”

    金光圣母眼底光芒一颤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怜悯吗?

    “杨戬!你何不杀了我!”金光圣母低声喊着。

    杨戬却仿佛没听见一般,转身朝来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金光阵外围灵气在迅速消散,显露出各处情形,还有几处大阵在大战,其内的‘天君’都已发现了杨戬饶过金光圣母之事。

    天绝阵中,秦完立刻喊道:“金光快走!去封神台!活着总比身死要强!”

    “让小妹走!小妹走……”

    轰鸣声中,天绝阵、风吼阵、寒冰阵几乎同时坍塌。

    正此时!

    一道剑光亮起,对金光圣母当头斩落,却是丝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杨戬眉头微皱,脚尖轻点,身形宛若撕裂乾坤,做出向前举枪轻刺的动作,枪尖掠过一重重灰绿光影,将斩向金光圣母的长剑挡飞。

    天绝阵方向,此刻带着少许伤势的文殊道人眉头轻皱,淡然道:

    “杨戬师侄,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对手,”杨戬看向文殊道人,冷然道,“我已许诺让她自缚去封神台,师伯莫要让我失信。”

    文殊皱眉道:“谁允你擅自做主?这是杀我阐教仙的强敌!”

    “那十人不是各位师伯师叔让他们来送死的吗?”

    杨戬将三尖两刃枪拄在身旁,英俊的面容略微扬起,神眼闭合,但自身却有着淡淡的威严,身上的战甲倒映着太阳星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手下败将,自当由我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哼!那封神台是你说开就能开的?”

    “太白星君特许,杨戬有三次免杀之权,即允杨戬手下三个败将肉身去封神台,金光圣母是其一,不可吗?”

    文殊面露怒色,皱眉道:“清源妙道真君好大的官威。”

    “若说官威,你当称我一声元帅。”

    “杨戬!”文殊快步向前,指着杨戬骂道,“你莫要太过分!”

    杨戬低头看了眼金光圣母,淡然道:“师伯若是觉得不妥,我这就押送她去封神台,若师伯执意出手。

    杨戬,愿一战奉陪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好了!莫要让人笑话!”

    广成子自侧旁现身,皱眉道:“杨戬退下,此是大劫时,劫运也需生灵高手陨落来填平,你文殊师伯并非是为了泄愤,金光今日身死,明日咱们阐教就可少死一人。

    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杨戬皱眉看向广成子,淡然道:“大师伯,杨戬此前的话既说了,就没有收回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杨戬,”玉鼎真人叹道,“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杨戬下意识攥紧三尖两刃枪,随后缓缓呼了口气,并非再多说什么,转身走向军营方向。

    文殊冷哼一声,此时自是下不来台,提剑走向金光圣母。

    金光圣母注视着杨戬的背影,有些费力地站起身来,对着杨戬做了个道揖,转身面对文殊。

    哪怕仙力被封,犹自提起了手中短剑,脚步有些虚浮地踩空了下地面。

    “一切,都是为了我阐教少陨。”

    文殊冷冷地道一句,隔着数百丈远祭起宝剑,剑指随手一划,剑光就要划开金光圣母那雪白脖颈,血色就要浸染金光穿着的浅白短裙。

    金光紧紧抿着嘴,一言不发,目中已是死寂。

    兄长;

    公明师兄;

    金光之前,给你们多添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轻喝,自身法力毫无征兆地解禁,金光圣母愣愣地看着眼前停下的剑光,看着那只握住剑刃的葱白纤手微微用力,那把剑直接被捏碎……

    叮铃铃的轻响声划过。

    一袭金纱缓缓飘落,十绝阵废墟上凭空多了一道身着长裙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身后飘着淡淡的道韵,空中还有残存的道韵,能描绘出她此前极快赶来的轨迹。

    长发缓缓飘舞,修长身形傲然而立,一双凤目扫过文殊道人,后者却下意识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凶威凌厉,威压惊人。

    截教,金灵。

    “我本不想现身,”金灵圣母淡然道,“我此刻本也不便现身,但阐教各位,是否做的太过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金灵圣母扭头看了眼金光师妹,眼底目光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“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金光轻声喊着,“您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去封神台,”金灵圣母淡定地道了句,抬手就要去拉金光的胳膊。

    广成子身影闪烁,出现在金灵面前百丈外。

    赤精子、文殊道人、普贤真人、慈航道人,立刻赶向广成子身后。

    广成子道:“道友既已现身,不如今日就切磋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也想留我吗?”

    金灵圣母嘴角微微一撇,将金光的胳膊松开,转身、现出八臂法身,手持龙虎如意、四象塔、飞金剑,掐莲花印、日月印、星辰印。

    接来日月星辉,惊动十万里灵气。

    她长发飘舞,双目被染成金色,便是广成子与赤精子也感受到了似有若无的道境压力。

    截教第一女仙,金灵圣母!

    “一战。”

    广成子双眼微微眯起,手托番天印,与金灵圣母身形同时消失,只留下了两道残影随风消散。

    空中突有灵气翻涌,层层云雾被一股强横的气浪吹散,露出澄澈的天穹。

    两道流光于空中急速对撞,番天大印横压空中,又被一只玉如意的虚影直接撞翻!

    赤精子手持阴阳镜,低声道:“我去助师兄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言罢身形掠空而起,一黑一白两道光束翻转天穹,互相追逐碰撞的身影化作了三个……

    但不过少顷,赤精子与广成子齐齐被压制!

    两道者联手,两件极品灵宝,番天印、阴阳镜,竟被金灵圣母压着乱打,毫无反手之力!

    文殊、普贤、慈航对视一眼,身形即刻冲去云上,各自祭出法宝,于外围牵扯金灵圣母注意力。

    金灵圣母低声嘶吼,嗓音透出一股决然,大道威压震慑不知多少仙凡!

    碧游宫,通天教主突然睁开双眼,身形划开乾坤直接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碧游宫殿内,赵公明有些神不守舍,与多宝道人低声言说几句,就退去了大殿角落。

    他运转着李长寿交给自己的口诀,一缕心神有些费力地挪去了罗浮洞的纸道人处,仙识散开,却没有看到自家夫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之前不是还在这?

    赵公明微微皱眉,道心莫名颤了几下,立刻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多宝问了声。

    赵公明目中划过少许思量,笑道:“无事,我挂念金灵那边,回罗浮洞看看,稍后再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多在金灵师妹身旁照顾吧,”多宝道人笑道,“咱们也都没孕育过子嗣,也没啥经验,你可要细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行的,”赵公明笑了笑,身周出现二十四颗光点,化作流光远远飞走。

    多宝道人揉了揉自己疲倦的面容,对面前几位师弟师妹道一声:“再试试,看能不能打开云镜,咱们最起码也要看清楚十绝阵此时的情形。”

    无当圣母道:“准提出手斩断了那片乾坤与外界的联系,咱们怕是只能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多宝叹道:“秦完他们怕是已被破阵身陨,十二金仙可不好对付……唉,师尊说的不错,外出就是劫难。”

    东海之上。

    赵公明紧紧皱眉,全然没有之前那般淡定。

    准提之前现身,圣人道韵笼罩了岐山附近万里之地;

    夫人不在洞府;

    十绝阵必然要被破……

    金光与自己曾有过一段不合适的岁月,虽什么也没发生,但依旧算是关系紧密。

    且夫人与自己此前提起过,还生过气。

    突然,赵公明感受到乾坤道则传来的轻轻震颤,而震颤的来源……

    赵公明双目瞪圆。

    圣人道韵!两股圣人道韵!

    自家师尊与二师伯的圣人道韵在对碰!

    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这般?!

    赵公明心底泛起了不详之感,身周二十四颗星辰光芒大作,身形比之前快了不知多少倍,朝着南赡部洲的岐山急赶。

    不要过去,千万不要过去,那个提灯就是准提,圣人已经现身,十绝阵成了对截教仙的陷阱。

    ‘你还怀着身孕!’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金灵!放开他!你想如何!”

    岐山,高空中。

    阐教数位高手呈包夹之势,将金灵圣母围在空中。

    广成子左肩带着剑伤,赤精子胸口凹进去了一片区域,普贤与慈航也是各自带伤。

    更远处,阐教十二金仙与阐教众仙面色颇为难看,一个个都在注视着被围住的金灵圣母。

    此刻,文殊被飞金剑抵在脖颈,元神已被封禁,浑身被仙绳困缚,成了金灵圣母的‘人质’,而金灵圣母此时虽并未带伤,但气息有些混乱,法力有些不继。

    若非自己状态受了影响,她也不会用这般方式。

    金灵圣母淡然道:“我饶过文殊性命,换我金光师妹性命,且送金光师妹去封神台,此事就算了断,如何。”

    广成子目中划过几分恼怒,但不断颤抖的左臂,提醒着他眼前这个截教内门大弟子、截教女仙之首,是何等强横。

    当断不断反受其乱,广成子看了眼还在军营中站着的玉鼎真人,冷哼一声: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金灵圣母也不含糊,随手将文殊扔向了阐教仙。

    广成子打了个手势,众阐教仙虽面露不甘,却也并未多说,各自朝着军营落去。

    金灵圣母看向下方的金光,出声道:“师妹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嗓音多了几分温柔,也带着难以掩去的疲倦。

    “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金光颤声喊着,刚要驾云飞上去,一股威压毫无征兆地突然降临!

    金灵身形自云头一沉,立刻抬头看向空中。

    那里,一名老道提灯而立,目中带着毫不掩盖的杀意,一言不发,左手拍出一掌,压向金灵!

    “西方教!”

    金灵牙缝中挤出一声怒斥,却是丝毫不惧,身形包裹着金光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法身光芒大作,宝物对空中飞射。

    “米粒之辉。”

    提灯老道用淡定的嗓音如此说着,打出的掌影忽然由虚淡变得无比凝实,如山岳、似天崩,蕴含无边法力,似能横压一切生灵。

    数道宝光撞在这手掌掌心,却将这大掌不断抵住。

    提灯老道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他自是有各种斗法的法门,但圣人出手,若非最简单的招式,那未免太过瞧得起这些蝼蚁。

    可此时,金灵圣母法身自下而上冲来,将那大手几乎撞散……

    “金灵圣母,你可还要对贫道无礼?可是觉得贫道不能打杀了你?可笑!”

    提灯老道收起掌中宝灯,掌心现出七宝妙树,对着金灵圣母轻轻一扫。

    七彩光芒如彩虹般充盈在天际,化作七道流光砸向金灵。

    金灵祭起的众宝物,触碰到这彩虹流光就被封灵性,正面抵御连瞬息都无法阻拦。

    七道流光交错、环绕,化作一颗彗星般,与金灵圣母高举的八臂正面对碰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金灵圣母低头喷出大口鲜血,面容煞白,法身瞬间被封禁,身形被打的向下猛降,却又不得不将所有能控制的法力护持在小腹周围,自身硬抗。

    轰鸣声中,金灵圣母砸在十绝阵中。

    大地上出现了一条条纵横交错的‘道则显影’,如同大地的脉络,尽数拦下了金灵圣母的撞击之力。

    这是天道在护持大地,以免生灵涂炭。

    “师姐!”

    金光大喊了声,立刻朝金灵圣母飞扑,却被金灵圣母抬起的左手拦下。

    金灵圣母微微吸了口气,用手背擦干嘴角鲜血,自大地的浅浅坑洞中慢慢站起身来,抬头凝视着空中的老道。

    此时提灯老道已现出本体,手托七宝妙树,静静盘坐在空中。

    圣人,准提。

    不等金灵开口说话,准提手中宝树对金灵再次刷了下来。

    金灵圣母目中燃起金色火焰!

    “金灵,今日贫道就与你清算覆我西方山门之因果。”

    “来啊!”

    金灵圣母低喝一声,长发有些凌乱,但目光宛若杀神。

    金色火焰蓬勃而起!

    准提双目半垂,手中七宝妙树绽出金银宝光,随着准提轻轻刷动,炸出漫天星辰,对着方圆数十里大地轰砸而去。

    地面现出了红蓝交织的方格,大地脉络再现,金灵圣母身形再次跃起。

    金光几乎咬破了自己下唇,提剑欲要跟上去,却发现此时自己身处圣人威压之中,身形刚一动就跪伏在地。

    金色火焰被漫天流光炸回。

    哪怕有天道加持的大地,在金灵圣母身影正下方的三丈范围内,也被打成了一堆碎屑细沙……

    待光芒过后,金灵圣母单膝跪在地上,左手拄着飞金剑,右手捂着自己小腹,目中是愤怒、是怒火,也是一种悲哀与痛苦。

    ‘孩子……当娘的孩子很倒霉吧。

    可娘就从来没服气过,就从来没在怕过。

    娘对不住你们,可娘从没后悔过。

    圣人又如何!

    圣人又如何!’

    金灵圣母浑身浴血,却在轻颤中慢慢起身,目光依然凶狠,长剑满是沟壑。

    “若我早生十元会,何来你们西方圣人道果!”

    准提似是被触怒,手中宝树光芒大作,道道流光对金灵圣母悍然砸落!

    金灵举剑,自身法力爆涌开来!

    天地之外,某处满是扭曲的乾坤之中,通天教主双眼满是血丝地看着面前的中年道者,手中剑影翻飞,却被中年道者不断挡回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就当我求你,让我过去斩了准提!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轻轻皱眉,只是摇头,手中玉如意点出漫天青光,将通天教主剑影尽数拦下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自是知道两者实力接近,若元始天尊不放行,他斗数百年才可寻到胜算。

    此时正自金灵圣母要去抗准提最后一击。

    准提挥动七宝妙树,此时竟是毫无留情,目中已是有抹杀这般高手后的快意。

    “二哥!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瞠目欲裂,“金灵还有孕在身!她还有身孕!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微微皱眉,目中划过少许犹豫,闭目轻叹,背后浮现出盘古幡的虚影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莫怪贫道心狠。”

    通天教主突然冷静了下来,鼻翼轻轻跳动,长发向后飘舞,青萍剑发出轻轻剑吟,诛仙四剑于身周盘旋旋转,左手已并起剑指。

    他已不再多说,身形向前,目中无波无澜,剑锋却似是要划破这乾坤的囚禁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面色无比凝重,盘古幡的虚影直接凝实,却做防御至宝来用,撑起了一道道开天道韵。

    乾坤之外!

    那一束七彩流光将金灵圣母的身形吞没!

    金灵圣母身周法力迅速被耗尽,眼看就要粉身碎骨,小腹突然出现一蓝一紫两点星光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两道婴孩的虚影出现在金灵圣母左右,他们同时抬头看向准提,各自攥拳、咬牙,撑开两层薄薄的光芒,却在七彩流光中坚持了瞬息。

    天空突然变成了夜空,一紫一蓝两颗大星横空,爆发出璀璨之极的光点。

    凌霄殿中,一直在看着这一幕的玉帝豁然起身。

    四御!

    四御之星!

    金灵圣母腹中孩儿是紫薇勾陈四御帝星!

    玉帝身形立刻就要冲向面前云镜,此时帝星护母,却只能坚持一瞬,如何能挡得住圣人一击!

    紫霄宫中,那魁梧老者已是皱眉并起剑指,立刻就要朝着下方点出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息!

    比玉帝降下的天雷更迅,比道祖要点出的一指更疾。

    金灵圣母侧旁乾坤突然裂开,一道身影从中窜了出来,随之将乾坤裂缝拉上,让身后追来的数名灰袍老道纷纷扑空。

    窜出的身影已是闪到了金灵圣母身前,背对准提,先是凭肉身截断那七彩光柱,背后阴阳二气迅速交织成了太极图虚影,将这道光柱尽数吞下。

    “长庚……”

    金灵圣母轻唤一声,身形无力地向后仰倒,却被一股仙力包裹,温柔地推到了侧旁。

    来者抬头看向云上,太极图张开,罩住方圆十里之地。

    他衣袍有些裂缝,气息略微有些起伏,此刻抬头凝视准提,目中流露出少许嘲讽。

    不是李长寿又是何人?

    李长寿扭头看了眼金灵,又看了眼那金光,随后看向了军营中的杨戬和玉鼎。

    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轻轻一叹。

    他理解金灵明知准提圣人在此地,还忍不住现身。

    金灵此前说的那几句话,都是在说送金光去封神台,但阐教仙退了,西方教二圣人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些无法控制的变数吧。

    但杨戬是自己教出来的,他做了选择,且这个选择合情合理,自己就当去支持。

    “准提圣人,”李长寿淡然道,“今日到此为止吧。”

    准提目中满是厉色,“李长庚,你在和谁说话?”

    “西方教二教主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金灵圣母怀中婴孩乃是天庭注定的四御之星,为二阶正神神命,你可是想与即将完全崛起的天庭作对?”

    准提沉默一阵,淡然道:“金光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金光已可入封神台,”李长寿看向准提,“杨戬乃天庭元帅,且被陛下看重,赐予了三次免杀之权。

    我作为封神主理人,今日当接金光回天庭。”

    “金灵、金光,你都要带走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李长寿双眼微微一眯,目中却是丝毫不让。

    准提手中七宝妙树略微举起,李长寿肩头已现出玄黄塔,一缕缕玄妙道韵在身周环绕。

    七宝妙树划落,一道七彩彩虹凭空凝成,如长鞭、似长枪,对李长寿横压而去!

    李长寿身前太极图黑白光芒大作,塔爷的灵觉一阵狂骂。

    正面相抗!

    “准提你敢!”

    东方传来一声大喝,水蓝色光芒染过了天边。

    赵公明!

    还是怒不可遏的赵公明!

    “准提!你动她们试试!我赵公明今日与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二十四颗水蓝色大星闪耀,赵公明身形翻转,定海神珠震出无边浪涛的巨响!

    似有无边巨浪自东方镇压而来,朝准提横压!

    地面之上,李长寿顶着太极图一跃而起,离地焰光旗护在金灵金光头顶,却只留下了一个透明的轮廓。

    准提圣人眉头紧皱,手中七宝妙树刷出道道宝光,着重要刷落赵公明的定海神珠。

    赵公明却轻喝一声,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归于体内,身形飞速暴涨,一巴掌拍向准提宝体!

    准提飞起一掌。

    李长寿隔着太极图打出一拳,拳影卷起两股黑白气息正面攻向准提。

    准提的圣人法力此时彰显无疑,七宝妙树对拳影滑落。

    只见!

    赵公明携定海神珠之威,与准提正面拳掌相对,乾坤剧烈震颤,如破碎的琉璃境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。

    终究是赵公明法力不如,身形倒飞、张嘴喷血,无尽波涛炸散,自身道韵也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但下方,夹带先天至宝太极图之威的拳锋,却将七宝妙树打飞,拳锋直直打在准提宝体之上!

    李长寿那身形一闪,遁法之道发挥到极致,趁着乾坤一不注意,出现在了准提身后。

    乾坤尺,进三,斩!

    这太清弟子长袍飘舞,无锋的乾坤尺划破乾坤,将准提瞬间吞没!

    侧旁赵公明已强压伤势反杀而回,手中握住当年燃灯的那把乾坤尺,定海神珠之力倾注其上,两套先天极品灵宝竟在共鸣,在不断共振!

    其威,竟不在先天至宝之下!

    赵公明含怒出手,美髯染血、战甲鼓胀,又是一条沟壑自他手中乾坤尺绽放,朝着陷入虚空裂缝的准提横压而下!

    这天地仿佛都在颤鸣!

    准提此时自是大怒,七彩宝光闪烁,背后宝轮闪耀出夺目亮光,竟将那虚空沟壑照亮。

    他,已是亮出自身绝技,浑身染上了一层偏黑的金光。

    丈六金身!

    天道之力扫过,天地裂缝瞬间闭合,准提已从坐姿化作站姿,身周光芒不断闪耀!

    李长寿与赵公明眼神交汇,两道身影突然一正一反,围绕准提极速盘旋。

    准提打出漫天掌影,七宝妙树绽出一束束流光。

    李长寿掌托太极图,阴阳气息左右扰动,包裹在赵公明身上。

    赵公明凭定海神珠之力,仿佛借来二十四大千世界之力道,此时又有定海神珠加持,与准提掌影相对竟暂时不弱下风!

    周军大营。

    玉鼎真人目中燃烧起两团火焰,与杨戬、哪吒几乎同时向前踏出半步。

    一旁广成子却抬手将玉鼎拦了下来,低声道:“西方教毕竟是我们盟友。”

    玉帝面色有些犹豫,杨戬冷哼一声,提着三尖两刃枪向前。

    哪吒嘴角一撇,淡然道:“大师伯,你挑盟友的眼光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但随之,哪吒被太乙真人拉住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“你有**玄功吗?”太乙真人骂了句,“逞什么能,这是圣人!”

    杨戬轻轻吸了口气,额头神眼光芒闪耀,身形化作一抹金光掠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天庭战将杨戬,参上!”

    然而,杨戬始终是实力差了些,**玄功就算大成,若没有更深的理解,也无法参与这般大战。

    他只是向前凑了凑,就被准提一掌拍下云端,砸在了金光圣母不远处。

    但此时,就在杨戬冲天而起,准提分神的一瞬!

    李长寿找准机会,身形在空中数百次闪烁,右手剑指点在准提后脑,打的准提向前踉跄两步,低头喷出一口圣人血!

    众仙皆惊!

    准提更是大怒!

    赵公明欲要乘势追击,准提双目染上金色,一拳砸在赵公明拳锋上。

    就听得咔咔几声,赵公明左臂竟寸寸断裂!

    这犹不算完,高空之中突然有两道亮光闪过,对赵公明横砸而来。

    李长寿目中神光一闪,左手对准赵公明,向下用力一拽。

    赵公明身周乾坤凝固成一只方格,与地面附近的‘方格’置换!

    乾坤置换!

    李长寿身影闪烁,托着太极图、顶着玄黄塔,将准提后续攻势稳稳拦下。

    高空中的两道亮光砸落,却是两道光束,被太极图勉强拦下,但李长寿也被直接压回了地面附近。

    地面上,天道凝成的大地脉络一层又一层,方圆百丈内的大地已是碎到不能再碎。

    李长寿轻轻吸了口气,面色无比凝重。

    赵公明左臂空空荡荡,张口喷出一口鲜血,此刻竟已是身受重伤,勉强站起身,拦在金灵圣母身前,又被金灵圣母抬手扶助。

    空中,云雾生成,凝成了百丈高的圣人法身。

    西方教,接引!

    “师弟,未免太难看了。”

    接引淡然道了句,准提道人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散去金身、恢复长袍,盘坐在云端,身周生出无边云雾,凝成了百丈高法身,与接引一左一右,坐在天穹。

    接引朗声道:“今日只清算赵公明与金灵圣母,结我西方教弟子之因果,不伤天庭仙神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他,在阻止自己老师现身?

    “长庚师弟,”金灵圣母低声道,“你走吧,我们夫妇挡他们,师尊应该是被二师伯挡下了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苦笑了声,看着金灵,颤声道:“你冲动个什么劲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”赵公明握住金灵手掌,“就是对不住咱们孩子,我陪你,怎么都陪你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我老赵没用。”

    金灵圣母眼圈一红,差些没有绷住。

    乾坤被圣人道韵锁死,他们若妄动就会陷入更被动的局面,想在圣人面前逃遁,比接下圣人正面一击的难度要大百倍。

    李长寿负手轻叹,头顶太极图道韵再次浓郁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引法身打出一道流光,太极图瞬间被压下,但李长寿抬手硬顶,身形勉强不动。

    接引法身左掌下压,太极图再次被压下,李长寿双手擎天,浑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,身形猛的一沉。

    “哼,不成圣终究蝼蚁。”

    准提冷笑了声,法身打出一掌,压向李长寿头顶太极图。

    两圣之力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身形几乎被瞬间打落,低头喷出一口鲜血,身形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**玄功!

    大道均衡!

    金灵圣母出声喊道:“长庚快走,你挡不住他们!”

    李长寿犹自不动,深深吸了口气,玄黄塔出现在自己脚下。

    无边灵气朝着他汇聚而来,但太极图却无法向上半寸。

    圣人掌影再落!

    接引准提齐齐出手!

    李长寿浑身冒出金光、血光、紫光,身形有一瞬被打的佝偻,却在扛过之后,再次将太极图撑起来。

    杨戬躺在血泊中,此时睁眼看着那道身影,目中燃烧着火焰,但近乎破碎的躯体却完全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玉鼎真人紧紧攥拳,但一旁文殊道人低声说着,圣人不会杀李长庚。

    赵公明带着哭腔呼唤着:

    “长庚你走啊,老哥拖累了你,老哥甘愿入劫!你走行不行!”

    “接引!准提!你们来杀我!来杀我啊!”

    “我赵公明还不起你这份恩!你不如让我死了!李长庚!李长寿!”

    李长寿双手在轻轻震颤。

    接引道人突然开口:“金灵今日不必死,赵公明一命即可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眼中燃起光亮,想将金灵圣母推开,却被金灵圣母死死抱住右臂。

    一直被圣人道韵压制的金光圣母,突然握住了手中的剑。

    为什么,圣人就可以肆意定下旁人命途。

    为什么,二师伯要帮西方教不帮我们。

    为什么,我们道门就要互相厮杀……

    “一切因我而起,还请圣人老爷放过我师兄师姐!”

    金光圣母看向杨戬,突然捂嘴哭了出来,目中满是痛苦。

    我如果早死一点就好了。

    我之过……

    我之过……

    “我之过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豁然转身,想伸手去救,此刻却没有半分余力,身形更是被太极图压的在半空单膝跪下。

    他只见……

    金光圣母左手握着剑,剑刃划过了脖颈,原本跪坐的娇小身形向后仰倒,元神自破,脖颈鲜血流淌,身形在细沙堆上缓缓下沉。

    “啊,啊!”

    杨戬嗓尖颤抖着,只能无力地双手砸地。

    他素不相识,却出离了愤怒,双目中的火焰点燃了身周血泊。

    她之过?

    李长寿目光有些凝滞。

    上方那浩瀚无边的压力再次撞来,他身形不断颤动,却突然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抬着头,看向圣人,看向九天。

    接引和准提下意识停手,被李长寿此刻眼神看的有些皱眉。

    圣人感知中,竟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“她凭什么说是她之过?

    回答我!

    她凭什么!说是她之过!”

    李长寿质问着,嗓音颤抖地质问着。

    天地间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准提突然有了退意,但这退意又让他有些恼怒,冷然注视着李长寿。

    李长寿突然自嘲的一笑,目中划过几分悲凉。

    他想不顾一切,想暴露底牌,想把用来对付天道的底牌拿出来,放在这里,怼死眼前这两个圣人。

    但他还保存着理智,甚至此刻已开始下意识计算,自己今日该如何才能帮赵公明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李长寿突然打了自己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空明道心散掉,李长寿苦笑了声,左手张开,对准赵公明。

    情绪均衡。

    一瞬,李长寿双目瞪圆,咬紧牙关,头发一根根飘起,拳头几乎攥出鲜血。

    绝望、愤怒、悔恨、痛苦!

    赵公明承受的分给他一半,却已是让他想要不顾一切,想要拼死一搏。

    可!

    ‘圣人不可死。’

    ‘是啊,圣人不可死,六圣在平衡天道之力,死一个圣人天道就可彻底压过生灵,被天道吞噬一个圣人,天道就会彻底失去制衡。’

    ‘所以最强圣也不会去抹杀最弱的圣,哪怕后者不断去触怒前者。’

    ‘所以圣人可以为所欲为。’

    ‘所以圣人可以将生灵看做蝼蚁。’

    ‘所以圣人可以没有底线,可以没有原则,没有任何条件,就决定其余生灵的生死。’

    ‘这不是一样的吗?’

    ‘天道是为了维护天地安稳,所以天道可以禁锢生灵,所以天道可以镇压人族圣母,天道可以算计一切,拨弄一切。’

    ‘对生灵而言,没有公平,没有正义,没有自由,没有希望。’

    ‘圣人当真不可死吗?’

    ‘六圣不是早已经无法制约天道了吗?’

    ‘封神大劫结束,天庭彻底大兴,天道也会借此完全压制住六圣,不是吗?’

    ‘或早或晚不是吗!’

    ‘既然是这样,既然是这样!’

    ‘圣人为什么不可死!’

    ‘我师父就是个浊仙,他什么都没做过,就因为名字叫齐源,就非要被金乌一口喷死!去成为齐国之源姜子牙!’

    ‘燧人氏为何要承受着无尽痛苦,也要在湖底凝视着天道!为什么到最后拼死镇压天道意志,还要跟我一个后辈道歉!’

    ‘圣母为什么要被钉在那片虚空中数个元会!为什么已经连一句揭露天道的话都不敢再说!’

    ‘封神大劫为什么就必须道门自相残杀!’

    ‘金光为什么就不能肉身去封神台!’

    ‘生灵为什么要遵循天道给的剧本,凭什么要去承受所谓的宿命!’

    ‘为什么!又凭什么!’

    ‘你们,凭什么高高在上!就凭自己活的老,就凭你们是上古的赢家,就凭你们没脸没皮,就凭你们可以没有人性!’

    ‘这样的洪荒!

    这样的天地!

    不要也罢!不存也罢!’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老师!

    弟子还有三个后备之算!我还有另外三个最后拯救生灵的办法!”

    李长寿突然仰头高喊,看着苍穹,死死盯着左侧那圣人的法身,咬紧牙关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圣!我要杀西方教二圣!

    一切后果我来背负!我来解决!我来承担!

    但今天,我要杀圣!”

    噹——

    混沌钟的声响响彻九天,紫霄宫中的老道皱眉凝神。

    而在接引、准提两尊巨大的法身头顶,一张太极图缓缓铺开,笼罩乾坤,隔断岁月,无穷无尽、无边无际的威压挥洒而下,让准提与接引勃然变色。

    通天教主摁住了剑柄,有些失魂落魄地看向十绝阵残墟中,那个浑身被金光包裹、慢慢站起身的身形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闭上双眼,此刻只是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天地息声。

    九重天上有老道自云中盘坐,枯瘦的面容上带着几分慈爱,微微睁开的双目流露出几分欣慰。

    “可。”

    太极图突然变得凝实,笼罩住李长寿与赵公明头顶,高空闪过少许亮光,混沌钟悬浮在赵公明面前。

    李长寿祭起玄黄塔、握住乾坤尺,右手划开乾坤,拽出小戮神枪。

    向前凭空踏出一步,道袍开裂,一股股气息冲天而起,额头已燃起三重火焰。

    燃元神之力。

    燃元神。

    燃玄体精血。

    刺耳且轻微的摩擦声中,他身周脚下的乾坤如同琉璃镜出现层层裂痕,光线在他身周扭曲,天地似乎要出现破洞。

    李长寿抬头看向那两道已收起笑意与狰狞的圣人法身,目中已只剩冷漠。

    “天道,护好你的天地。”</div>


热门小说推荐: 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》 《我真没想重生啊》 《万族之劫》 《剑来》 《大奉打更人》 《地球第一剑》 《洪荒二郎传》 《临渊行》 《三寸人间》 《龙族1·火之晨曦